刚刚更新: 〔凌依然易瑾离〕〔陆欣然〕〔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重生之金融之皇〕〔窝囊废物的上门女〕〔云倾北冥夜煊全本〕〔宝藏神豪〕〔玄阳仙尊〕〔最佳上门女婿〕〔至高神秘〕〔六零医妻有空间〕〔盖世〕〔斗罗之道行〕〔御九天〕〔江北顾珩奕〕〔系统要我培养偏执〕〔从野怪开始进化升〕〔喜欢本大爷的竟然〕〔吾乃仙宗一炮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6章 惊天一战(四) //
    !

    阿图鲁一指鬼厉次,柳尘缘见鬼厉次的身边有一立着的长矛,长矛之上有一头颅,柳尘缘一阵疑惑和恼气,他说道:“这人如此做法,也太过分了些。”柳尘缘自幼就熟读百书,心知就算是敌人,只要战罢,胜者一方都会敌方士兵的遗体往往都是礼敬有加,决不会加以戏弄和侮辱。

    当年楚庄王与晋国大军在邲地展开激战,以争夺中原霸权,此战最终以楚庄王的完全胜利而告终,算是报了当年楚成王时期与晋国在城濮之战战败的大仇,为此部下纷纷请愿,要楚庄王用晋军士兵的遗体建立京观(按:京观,古代为炫耀武功,聚集敌人的尸体封土而建的高冢),以彰显楚庄王的赫赫战功,却被楚庄王拒绝了,此后的古人虽多战,但是胜利者对敌人尸体极少有不敬的行事。

    柳尘缘本不愿意参与瓦剌内部的这些事情,但是此时鬼厉次的这种做法,让柳尘缘心里对鬼厉次登时有了不满,他捡起地上的一把大刀,对阿图鲁道:“大哥,此时再战,白马先锋只会全军覆没。这头颅就让柳尘缘去取。”

    阿图鲁心道:“这千军万马之中哪有这么容易。”但是看柳尘缘的样子,也不想是说笑,

    阿图鲁道:“尘缘兄弟,此话当真?”

    柳尘缘道:“自然当真。柳尘缘定将那头颅给大哥你拿回来。”

    柳尘缘斩杀了几人,又道:“大哥,想你现在还不知道,大汗为了救你,已经折损很多,你们白马先锋若是不出去,恐怕大汗手下的士兵损伤更多。”话说完,心里暗想着李成梁的骑兵为何这么厉害,柳尘缘对此实在是搞不明白。

    阿图鲁身为白马先锋的首领多年,他心里无论如何都不想让白马先锋全军覆没。

    阿图鲁此时毫不犹豫道:“所有人,随我突围。”阿图鲁见此时的白马先锋之人只有不到八百人,且已经极度疲累,在得到了柳尘缘的承诺后,他也去不管这鬼厉次跟前只剩下最后一拨人了。

    阿图鲁对阿里木道:“这是查干巴拉的遗体,你负责带出去。”说着便带领士兵开始向外冲杀。

    柳尘缘见阿图鲁带领士兵突围,他斩杀了几名敌人,顺势低头一看,地上正好有一把长剑,原来这白马先锋之人虽然多以使刀,但是仍有一些人使剑。

    柳尘缘俯身拿起来剑,顺手将达到往一敌兵身上掷去,那敌兵一声惨叫,倒地而死。柳尘缘见士兵涌来,追击孤身一人在此,眼下就只有自己面对这千军万马了,柳尘缘忽然感到一股畏惧之意,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绝境。

    那鬼厉次不想这阿图鲁居然会带着白马先锋之人半途而走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撒敦铁木尔打算让最后一拨人马跟白马先锋同归于尽的计划,就此全部落空。只有柳尘缘一人往自己这里冲杀俄而来。

    恍然间,鬼厉次心里明白了忖道:“对了,这人定是要此脑袋的”。他又一想,“此人有多大能耐,居然敢只身前来,莫非此人是查干巴拉的兄弟不成,既然是查干巴拉的兄弟,那也不用畏惧,其武功比查干巴拉好不了多少。”

    想到这里鬼厉次对“风火铁木”四将中仅剩的火将和木将道:“你看那人奋不顾身想着这里杀来,所以那人定是这家伙的兄弟,他定是来要这头颅的,现在你们报仇的机会来了。”

    火将对木将道:“你看,此人的武功可是不弱。”

    木将道:“一人一边,看他怎么应付。”火将和木将二人没有再多言语,把刀而出,依次向柳尘缘而去。

    只见柳尘缘使出《天穹剑法》来,面对蜂拥而上的敌人,他就像直扑猎物的苍鹰,手中长剑挥舞,凡是碰到的兵器都被柳尘缘的长剑斩断。这《天穹剑法》的最高层次与《千秋诀》剑法相似,都能使手中的长剑变得无比坚硬,然后将敌人的兵器劈斩而断。柳尘缘虽然武功极高,但是此时心里也不免紧张,暗想自己刚才怎么就夸下了这海口?鬼厉次一箭射出,这对柳尘缘来说并不难,柳尘缘武功内力极高,一些看似极快的东西在其眼中并不如斯,柳尘缘伸手便抓住了鬼厉次射来的长剑,心里更是恼火,骂道:“如此之事你居然也做?”说完心里开始恼怒鬼厉次。

    柳尘缘将《天穹剑法》使出,每招每式无所不用其极,敌人虽然说毫不畏惧,奋拥而来,仍被他杀出一条血路,往鬼厉次所在的方向靠近了十几步。

    柳尘缘对鬼厉次道:“你这家伙,若是害怕了,现在可以逃。”鬼厉次大怒而带着嘲讽道:“逃?我知道你想要这人头,但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有本事你就来拿去。”

    这正是柳尘缘所要的,柳尘缘虽然武艺高强,但是自知在乱军之中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万一鬼厉次带着那头颅藏于大军之中,柳尘缘自问无法取回那头颅,所以他才出此言相激,让鬼厉次不好离开太远,而鬼厉次果然上当了。

    然鬼厉次并不觉得自己上当,因为他压根就不认为柳尘缘能够突出重围来。

    这白马先锋若执意要走,任谁都是阻拦不住的,白马先锋的士兵在阿图鲁的带领之下很快突了出来,众人越过了木栅栏,找到并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却见李成梁的骑兵横亘在前。阿图鲁道:“白马先锋,随我上。”白马先锋的士兵们在此发出了“呜呜呜”的吼声,阿图鲁等人就要上前冲杀,却见原来李成梁的大军主动撤退了。原来李成梁知道白马先锋的厉害,虽然此刻白马先锋已经筋疲力尽,李成梁也不敢有一丝轻敌之意。而此时格根也准备要倾全军之力全力出击,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之下,李成梁是不会迎战的。

    李成梁撤退之时扭头对撒敦铁木尔而鬼厉次道:“李成梁该回去了。”说着马上带着手下之人返回戚继光坚守的那座城池之外。戚继光道:“成梁兄,你可要进来?”

    李成梁回道:“继光兄弟,此时你不用打开城门,刚才我是因为腹背受敌,所以才没有迎战,现在我身后是城池,我就在此等待,让他们尽管来就是了。而你只要坚守住了这城池就好。”

    巴图对格根道:“大汗,此时李成梁等人已经撤退,我们要不要追击?”

    格根道:“李成梁之所以如此行动,那是因为他腹背受敌,眼下他背靠城池,我们若是强行攻之也难以取胜,况且若是这般,腹背受敌的反而是我们。”

    巴图道:“这个李成梁,还真是老辣。”格根道:“否则他们怎么敢凭借着一万人马跟我们对峙,自然是有恃无恐,我们此时必须将这两部人马消灭了再说那李成梁。”

    阿图鲁带领白马先锋回到格根的身边,道:“白马先锋此战战死千二百人,请大汗治罪。”

    格根道:“我不是说过了么,今日事情是我的过错,今日若白马先锋之人没有攻城,如今也不会有此惨重损失,这是本大汗的过错。你们已经十分劳累,快去歇息,此时由本大汗亲自应对。”

    阿图鲁扭头一看,家柳尘缘在阵中冲杀。

    阿图鲁道:“大汗,此时还有最后一层木栅栏,只要拆除了它,我们的骑兵就可以直冲而去,敌人的兵马算不得什么。”

    格根道:“阿图鲁你放心吧,此事巴图已经去做了,你们白马先锋所有人安心去歇息就是了。”遂明巴图前去攻杀。

    柳尘缘这时采用杀几人就大步上前的打法,几番下来,就见柳尘缘的这个打法效果十分显著,很快就杀到距离鬼厉次二十米的地方。火木二将持刀而来,一左一右攻击柳尘缘。此时其他士兵纷纷闪开,围堵在鬼厉次跟前。

    这时柳尘缘被火木二将围攻,柳尘缘手中的长剑连续两招使出,使出天穹剑法中的“崇山君”一路剑招,这一路剑招十分凶猛,火木二将手中的大刀被柳尘缘一剑斩断,火将的左手被利剑顺势劈去,木将则是立死当场。

    柳尘缘习练的《体心九诀》到了第六层的“入魂”,这一层是在少林寺之时达成的,这一层旨在“去招”,意思是指能够轻易出招化解敌人的招式,但是使出的招数不会伤人,此时在这十分危险的关头,柳尘缘心有所悟,明白了《体心九诀》第七层的含义,这《体心九诀》第七层旨在“杀招”,柳尘缘在境地之下,体内的潜能被逼了出来。

    那断去左臂的火将歇斯底里地想柳尘缘而去,柳尘缘一剑而下,火将的脑袋被斩落在地。他愈战愈勇,手中的长剑每一招使出,都有敌兵倒下,其招式之狠辣让人不敢靠近,无人能够挡下一招,柳尘缘生生将对方杀得不敢上来。

    鬼厉次见手下士兵不敢靠近柳尘缘,下令道:“不得后退,违令者斩。”

    其实柳尘缘并非好杀之人,他此时心里对自己的表现也感到奇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招式一出,便难以控制。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因为不了解这《体心九诀》的特性罢了。

    原来柳尘缘习练的《体心九诀》尚未到达第八层境界,这《体心九诀》是一门运使内力真气并形成相应招式,让心体气合一的的高深武学,分为九层,第一层为入体,旨在悟招,简而言之就是要知道如何运使真气;第二层是为入定,旨在通招,其含义就是要是自己的真气运行通畅;第三层是为入静,旨在破招,意思是要根据敌人的招式,马上想出相应的克制的对方的招式来;第四层是为入神,旨在立招,其意是要使出招式,第五层是为入念,旨在出招,此时便是主动出招,第六层是为入魂,旨在去招,意思是指能够轻易出招化解敌人的招式,但是使出的招数不会伤人,较第五层为被动。柳尘缘之前在少林寺的时候就已经习练至此,这第七层是为入气,旨在杀招,看出敌人破绽而不留情杀之。

    此时柳尘缘到达第七层的境界,柳尘缘出招受体内的真气牵引,所以柳尘缘有好几次不远出招太狠也控制不住。但是只要习练了第八层便可以消去这一弊端。

    第八层是为入意,旨在悔招,习练到此便是空前绝后了,除了天穹派的祖师以外,再无人到达第八成的境界。第九层是为融招,这前八层个个独立,从未有人窥探过这一境界。

    在一边观战的格根见柳尘缘在敌阵中冲杀,感到无比奇怪,他对阿图鲁问道:“那人是谁,怎么只身一人在敌阵之中拼杀,莫不是我白马先锋之人。”

    阿图鲁道:“大汗,那是我的结拜兄弟。”

    格根道:“此人是汉人,对不对?阿图鲁心下一愣,转而平静地回答道:“原来大汗对阿图鲁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

    阿图鲁以为格根会生气,不料格根满言赞叹柳尘缘,道:“此人的武功果然很厉害,在千军万马之中居然能够血战许久而不败阵,阿图鲁,你这结拜兄弟可愿意到本大汗的麾下来。”阿图鲁支吾了一阵,道:“我这兄弟生性不喜束缚,恐怕不会归于大汗。”

    格根笑了笑,道:“此人的武功与你如何?”阿图鲁道:“我这兄弟武功过人,多年之前阿图鲁就没有胜过他,此时再见,阿图鲁自认实难胜过之。”

    撒敦铁木尔见巴图带领士兵冲杀而来。

    而此时木栅栏只剩下最后一层了。

    撒敦铁木尔对鬼厉次道:“鬼厉次,对方大军又来冲杀,你剩余的兵马在此归我统领,我去负责抵御。”

    鬼厉次想也不想就道:“好。”

    撒敦铁木尔见柳尘缘在军阵中冲杀,已经杀死了鬼厉次手下不少士兵,心知此时让鬼厉次放过柳尘缘,然后与自己一道去抵挡敌兵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这么打算。此时巴图大军越过了木栅栏,因为有木栅栏的缘故,巴图的士兵都下马徒步而来,撒敦铁木尔则指挥手下骑兵对此来回反复地冲杀。

    巴图道:“其后士兵,给我将这最后一层给拆除了。”

    戚继光正凝视这一场惨烈的激斗,忽然瞥见了在一处站立的花楚楚,戚继光心下一惊,寻思道:“尘缘兄弟那里去了?”

    再看远处的战场,那在敌阵中拼杀之人的身影好像就是柳尘缘。

    戚继光对城墙之下的李成梁道:“成梁兄,你看吗,那尘缘兄弟是不是被困在敌阵之中了?”

    李成梁听了十分奇怪,不解道:“这怎么可能,尘缘兄弟怎么会在敌人的阵中?”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