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97章 无功而返(一).
    !

    这时巴图带领的士兵与敌人对杀,而负责拆解第三层木栅栏的那些士兵已经此时顺利完成,这时候一位士兵大声地喊道:“大汗,这阻拦已经被我们破去了。”

    这一声就如平地惊雷,格根手下那些隐忍许久的士兵士气雄雄,就等格根的一声号令了。格根对手下的所有士兵的心思怎能不知道,他没有多说,只简单说道:“杀了他个,所有人跟我杀去。”

    此刻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的大军的士气极度低落,此时的弓箭也几乎用完了,原先的四万兵马只有不到三万人,而格根的大军虽然损失较大但尚有八万之众。

    此时鬼厉次已经不愿意在与柳尘缘计较,下令集合兵马,将查干巴拉的人头丢给柳尘缘,然后变来到撒敦铁木尔身边,道:“怎么回事?”

    撒敦铁木尔道:“那三层木栅栏被他们生生拆除了。”鬼厉次心下惊然,因为真正的厮杀就要开始了,但是他脸色十分镇定,对手下士兵训话道:“我们今日的成败就在这最后一战了,大家随我来。”手下士兵士气重起,跟着鬼厉次冲杀而去。

    柳尘缘拿到了查干巴拉的人头,他从一具尸体上撕下了一块布,然后将查干巴拉的人头包裹起来,忽然听见喊杀声冲天,他扭头一看,看见格根的、带领大军往敌阵冲杀而来,士气可谓逼人。

    柳尘缘对查干巴拉的人头道:“白马先锋的大英雄,我现在就带你回去。”说着返身而回。且说那格根带领大军一阵厮杀,直将敌军杀得彻底溃散。

    撒敦铁木尔面对己方士兵的颓势,不得不持刀压阵,道:“今日唯有战死,不得后退。”虽然如此,然其大军颓势已成,并非如此就能够一举挽回。格根为了一鼓作气彻底击败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的大军,他命令巴图带领三万骑兵再次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在这一攻势结束之后,鬼厉次的杀蛇石头被彻底遏制,而格根再次带领五万大军而上,格根如此打法,总算是完全击溃了对方的士气和军阵。

    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手下的士兵有生者此时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万人。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两人无可奈何,此时只有死命突围方为上策。时间已过正午,经过这一阵连番地攻势,敌军彻底溃败,格根与麾下的士兵都感到无比的兴奋,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胜券在握了。格根见撒敦铁木尔等人在突围,便大声喊道:“你们还是投降吧?因为这草原是没有你们藏身之地的。”

    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没有回答,此时喊杀声一片,想来是因为没有听见。格根的手下士兵本就对撒敦铁木尔等人有着一肚子火气,此时见起如此狼狈,心里大感痛快。尽管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两人指挥士兵在拼命突围,他们虽然还能够凭借利箭以对格根的士兵造成杀伤,但是因为手中利箭已经基本用尽,所以此时这一打法收效甚微。

    柳尘缘全身而退,安然来到阿图鲁跟前,将以布包裹的查干巴拉的人头拿给阿图鲁,道:“白马先锋英雄的头颅回来了。大哥,我总算没有食言。”

    阿图鲁道了声“好兄弟。”便将查干巴拉的人头交给一个士兵,道:“务必将查干巴拉的尸体收好,到时候我们要将他好好安葬。”那士兵领命而去。

    花楚楚走过来道:“师兄,想不到你的武功如此厉害?当时你就不害怕。”柳尘缘小声道:“怎么会不害怕,现在想起都害怕死了。”说完暗忖若不是其后的格根大军前来攻击,面对鬼厉次等士兵的猛烈围攻,自己恐怕无法再坚持一刻钟。

    就在这这时,只见一记冷箭射来,正中花楚楚的右肩胛骨,原来是撒敦铁木尔个鬼厉次下令射箭突围,不想一记冷箭飞出战阵,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花楚楚。

    柳尘缘大惊失色,他急忙抱着花楚楚,道:“师妹,没事吧。”

    花楚楚满脸的痛楚,道:“师兄,花楚楚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伤,花楚楚会不会死?”

    柳尘缘道:“当然不会。师妹,你先忍着。”说着手握着箭柄,突然猛地发力,将利箭拔了出来。

    花楚楚痛得叫了一声,泪水流出,接着气喘不继,昏迷了过去。柳尘缘一探气息,知道花楚楚是因为疼痛过度而昏迷,并无大碍。

    阿图鲁道:“尘缘兄弟,她怎么样?”柳尘缘道:“大哥,我师妹受了伤,为了救她我现在要离开了。”

    阿图鲁道:“尘缘兄弟,我看此时你最好还是先给她输送真气才是,不然对她身体多有不好。”柳尘缘见花楚楚昏迷,阿图鲁说的也有道理,便打坐给花楚楚输送真气。阿图鲁为防止还有冷箭射来,命人一圈围着柳尘缘和花楚楚。

    此时在城墙之上,戚继光等人正在观战,那彭近岳对戚继光道:“公子,你仔细看看,我觉得那人好像就是柳尘缘,而那女子好像就是花楚楚。”

    戚继光早就看到了这一切,他的心下正奇怪,网心柯又说道:“这柳尘缘怎么和敌人一道了?”听网心柯说完,戚继光的心里不由一阵揣摩,暗道:“我明白了,尘缘兄弟定是在帮助他的结拜义兄。”想完后又忖道,“尘缘兄弟真是重情重义,也不在乎其结拜义兄是瓦剌人。”

    且说此时格根大军正在围杀撒敦铁木尔等人,那阿里木等人见胜券已经在握,战局不可能发生扭转了,就对阿图鲁道:“将军,我要为查干巴拉报仇,就在此时。”

    其余的士兵也道:“将军,我们也要为查干巴拉报仇。”阿图鲁见众士兵纷纷请命,心下豪情再起,因为他也是这番想法,阿图鲁上马道:“走。”经过了半个时辰的激战,撒敦铁木尔而鬼厉次的大军几近全军覆没,阿图鲁等人带兵前来格根的身边,阿图鲁向格根请命道:“大汗,这两人交给我们白马先锋吧,士兵们总要出这口恶气。”

    格根久经沙场,对此怎能不知,道:“好。”阿图鲁一声令下,白马先锋立刻就摆好了攻击的阵型,迅速对被包围的敌军发起最后的攻击。

    阿图鲁杀入敌阵,无人能当,他对这十步外的撒敦铁木尔和鬼厉次道:“今日我要亲手取了你们的性命,斩下你们的人头。”撒敦铁木尔见大势已去,回道:“今日天意如此,是你们胜利了,可是阿图鲁你大话了。”

    阿图鲁斩杀好几人,再进几步,道:“怎么大话了?”撒敦铁木尔道:“你大可以斩下我的人头,但是我这性命不能是你取走。”说罢拔刀自刎。鬼厉次见撒敦铁木尔自刎,他可没有撒敦铁木尔的雄气,他惶惶不已,有些不知所以。

    此时阿图鲁见撒敦铁木尔自杀而死,不知道怎么地也不想再多杀戮,他喝令手下之刃停止杀伐,对鬼厉次道:“鬼厉次,现在你可要投降。兴许大汗会放过你的性命。”鬼厉次道:“只要大汗饶恕,我现在就投降。”

    阿图鲁显然看不起鬼厉次,他冷笑一声,继而大声说道:“所有人,只要你们放下兵器,大汗一定饶过你们的性命。”

    此时鬼厉次的兵马已经没有斗志,他们纷纷丢下兵器,不想再战。

    阿图鲁策马来到格根面前道:“大汗,此时他们已经投降了。”

    格根笑道:“既然你说了投降不杀,那就不杀他们。”阿图鲁道:“那鬼厉次还请大汗定夺。”格根道:“当然也是饶恕。”说完就然巴图传达自己的话,巴图大声传令道:“大汗有令,赦免所有人的罪过。”说完后,鬼厉次一方的士兵欢呼不已。

    那鬼厉次扔下兵器,赤手徒步来到格根的面前跪拜道:“鬼厉次多谢大汗的不杀之恩。”

    格根道:“我们自相残杀,无论如何也是我瓦剌受损,今日不战,亦是为了我瓦剌,可不是为了你,你鬼厉次身为部落首领,此后当恪尽职守,不得再起造反之心,否则便杀无赦。”鬼厉次急忙弓手跪拜,道:“大汗胸怀大量,鬼厉次伺候不敢再有异心,此后为大汗之命是从,忠心耿耿。”

    格根对阿图鲁叹气道:“阿图鲁,今日一战,我瓦剌共十四万大军,战死了七万余人,损失过半,看来这南下征讨之事恐怕需要往后几年了。哎,悔不听你之言!”

    此时夕阳就要西下,格根命令一部分士兵掩埋了尸体,集结剩下的七万兵马来到城池边,对李成梁喊话道:“李成梁,他日我们再战吧。”

    李成梁挑衅道:“眼下你有数倍与我的士兵,我只有区区不到万人,怎么此时却不敢来与我作战?”李成梁知道这些士兵血战一天,已经十分疲累,格根不会再战了,所以才敢说这样的话。

    格根道:“你们汉人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记住,今日你李成梁杀我瓦剌之人,此仇我格根在有生之年一定会来报的。十年之后,我们再战。”

    李成梁道:“好,十年之后,我们再战。”格根道:“记着,这是你我之约,此约格根必赴。”格根说完对手下士兵下了班师号令,带领大军北返。此战对格根来说等于是无功而返,还折损了过半兵力。

    城墙上的戚继光见格根下令班师,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对网心柯和彭近岳道:“此战似有上天护佑,不然他们自相残杀而死的士兵对我城池攻来,胜算难说。”

    网心柯指着远处道:“公子你看,他们停下了。”

    戚继光看去,心下一惊,难道是格根打算再战么?此话倒是彭近岳先说出来。

    戚继光道:“这十年之约是格根亲口说出的,他应该不会这样当众食言的,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戚继光说的不错,那格根并没有马上离开,并不是想要返兵再战。而是想在北返之前先解决那阿图鲁和柳尘缘之事。

    格根骑马来到柳尘缘和花楚楚跟前,而此时那花楚楚已经醒来了,柳尘缘见格根前来,就对花楚楚道:“师妹,你先到一边。”

    花楚楚对于眼下的情况一看便知,也不用柳尘缘多说就到一边去了。格根对阿图鲁问道:“阿图鲁,此人是你的结拜兄弟?”

    阿图鲁道:“正是。”

    柳尘缘道:“见过大汗。”

    格根道:“你家什么名字?”

    柳尘缘道:“在下柳尘缘。”

    格根道:“我们不是第一次见了,阿图鲁你胆子真大。”阿图鲁明白格根的意思,道:“大汗恕罪。”格根道:“柳尘缘。你可愿意跟我走。”柳尘缘道:“柳尘缘不知道大汗的意思。”格根道:“那我就直说了,你的武功高强,今日可说为我瓦剌立下大功,加上又是阿图鲁的结拜兄弟,跟我回去吧,高官厚禄少不了你的。”

    柳尘缘道:“柳尘缘不需要这些东西,谢谢大汗的美意。”格根道:“看来你是不愿意了?”说罢对阿图鲁道:“阿图鲁,给我杀了他。”

    阿图鲁心下一惊,道:“大汗,既然柳尘缘不愿意,我们又何必强人所难?”

    格根道:“此人是汉人,我想知道你是忠于我还是看重这个汉人?”

    阿图鲁心下一个咯噔,忖道:“看来大汗是要尘缘兄弟来试探我。”此时格根又说道:“阿图鲁,此时你是要如何?”

    阿图鲁见格根一脸严峻,急忙道:“阿图鲁当然是忠于大汗的。”格根道:“那你就杀了他。”这是阿里木道:“大汗,柳尘缘今日帮助了我们,他是立下大功的,我们不应该这样对一个功臣,再说柳尘缘的的确确是一个英雄,我们白马先锋之人都很敬重他,希望大汗开恩。”阿里木说的很对,柳尘缘仅凭千军万马之中夺回查干巴拉的头颅就已经神的白马先锋之人的认可了,何况其武功确实卓绝于众人。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