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0章 无功而返(四)*.
    !

    李庆扬道:“既然不在那就算了,我们进去找个朋友。”这店小二做这一行多年了,别的本事不多,但他这认人的本事可是极强的,南来北往的客人他只消见上一面,就能够记得清清楚楚,哪怕这人多年不来,其依然记得明白。只听他笑着说道:“二位在说笑了吧,你们二人可是第一次来我这里,也不是这附近的人,里面怎么会有二位的朋友呢?”李、邓二人见店小二一语说穿,顿觉尴尬无比。然店小二仍是笑口问道:“二位是不是真的找掌柜的谈生意。若是如此,虽然掌柜的这几日出门了,但是我可以代其做些小主的。”

    李庆扬道:“既然掌柜的不在,那就不必了。”店小二道:“看来两位是信不过,我说二位客官既然只找我家掌柜的谈生意,那最好是在此住几日,我想掌柜的明日就回来了,二位眼下是否要住宿,或者是让人去准备饭菜吃酒?”

    李庆扬道:“你也不看眼下是什么时候,我们此时不需要住宿,也不要吃酒。”店小二道:“真是奇怪了,既然要找掌柜,我也说了掌柜明日回来,你们也并非这附近,为何来此不住宿也不吃酒,那你们来此干什么?我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来的,我们只招待客官,既然不住宿不吃酒,那就请走吧!我还要歇息哪,你们两人还真是奇怪,莫非是来此讨吃喝的,真是……”这店小二心里认定这李、邓二人身上五千,是个讨吃喝的主,所以一脸不屑并啰啰嗦嗦了一大堆,那邓秋成终忍无可忍,伸手拔出长剑,抵在店小二的脖子上,恐吓道:“我们只是来此办事,你可不要啰啰嗦嗦的,不然我取了你的性命。”

    店小二哪里受得起这一吓,立刻就昏了过去。邓秋成不料自己这么一吓就将店小二给吓晕了,道:“这也太胆小了些。”

    李庆扬道:“不管他,我们跟上去。”两人来到门外,就听见秦若烟说“我就是你亲生母亲。”的这句话。两人往下续听了一会,那邓秋成皱眉道:“你听她们在说什么?那柳尘缘居然是她的孩子,那就是说他是帮主的孩子?”

    李庆扬也听到了秦若烟的话,想起当年与柳尘缘的种种过节,心里不寒而栗,因为若真是如此,到时候柳尘缘自然会归于其父亲汪直帐下,然后柳尘缘要对付自己可以说是容易至极之事,再说此人的武功极其高强,自己对其根本是无可奈何。

    李庆扬仍是不信,道:“这怎么可能?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是不是他们在搞鬼?”邓秋成道:“说真的我也不怎相信,我们继续往下听,看这是怎么回事。”两人不在多少,细心听着屋子里的对话。

    秦若烟道:“你就是我多年苦苦期盼的孩儿,我怎么会认错,姑且不说你左手的胎记,你左耳背上还有三个连续小痣,花楚楚,你去看是不是?”花楚楚来到柳尘缘的身后,看了其左耳,对秦若烟道:“不错。”柳尘缘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花楚楚,花楚楚知道柳尘缘心里的疑惑,道:“师兄,看来她就是你的亲生母亲。”柳尘缘目不转瞬地看着秦若烟,心头思绪万千,脑海对于母亲的影子却都是阳荷侍的样子,自己怎么也无法将自己母亲的样子想成眼前这美貌艳丽的妇人。

    柳尘缘心里自问道:“她就是我的母亲,是真的?假的?可是眼下不应该是假的,可是我却一点也不高兴,这是怎么回事?”秦若烟道:“孩儿,我可否问问你那养父母的名讳?”柳尘缘道:“我父亲姓徐,讳正,母亲姓阳,讳荷侍。”

    秦若烟心下一惊,道:“那徐正是当代豪侠,你母亲可是当世神医。也只有她们,能够将你照料得这么好。”说完心里一阵自怜,柳尘缘不称徐正和阳荷侍为养父母,可见其对徐正和阳荷侍是当亲生父母看待。秦若烟想起自己师从名妓樱姬,虽然卖艺不卖身,但从事之事在世人眼中本就是下贱的,眼下兴许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吧。

    柳尘缘问道:“既然你是我亲生母亲,当年你为何要抛弃我呢?”

    这个问题秦若烟早就知道柳尘缘会问,她从头到尾跟柳尘缘说了这事情,道:“当时我本是一个卖艺不卖身的歌姬,后来遇到了一拿男子,他的名字叫做汪直。”柳尘缘听到秦若烟说到“歌姬”,心里暗道:“怪不得她打扮得如此艳丽。奇怪,她兴许真是就是我的亲生母亲了,可是我怎么一点也不开心呢?”

    柳尘缘想起养母阳荷侍,只觉得只有阳荷侍才应该是自己的母亲,其文静雅庄,对自己十分爱护,且阳荷侍的日常穿扮可不似秦若烟这般,面容也没有这样艳丽。但自己就是觉得养母阳荷侍比秦若烟好得多了。此时秦若烟继续说道:“当时你父亲还是个大户人家,后来也不知道除了什么变故,我生下你后,却长时间没有见到他,我当时不知道的了什么病症,大病了一场,许多大夫都治不好,我自觉不久于世,又不想让你呆在我身边可怜,便在山中将你放流了。”

    秦若烟涕泗横流,显然是十分后悔当初的行事。柳尘缘却不觉得有什么背上,反而微微笑道:“那你又怎么想起我这孩儿了?”

    柳尘缘此时只觉得大为窘迫,心里莫名地希望秦若烟最好是不要与自己相认。柳尘缘顿了一顿,说道:“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兴许你不记得了,或者是你记错了,又或者这是个巧合,我根本不是你儿子,你说是不是?”

    秦若烟终是哭了出来,心道:“他终究是嫌弃我这个母亲出神卑贱,这话听来就是不愿意于我相认。”一边的花楚楚对柳尘缘的话语大感不解,道:“师兄,此时证据凿凿,又怎么会错?她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师兄你为何不认自己的亲生母亲呢?莫不是嫌弃她之前是个歌姬?奇怪了,这个有什么好嫌弃的?”扶桑习俗与汉人不同,他们对于歌姬一类的艺姬往往不会有任何偏见和歧视。

    而柳尘缘并非嫌弃生母秦若烟的出身,他只是一时无法接受此事,只希望眼前发生的只是一个玩笑,只是一个完全虚假的事情而已。

    秦若烟道:“好孩儿,你认不认我不打紧,总之你就是我的孩儿,这是真真确确,无可辩驳的。”秦若烟此间的神情有些恍惚,自语道:“嘉靖六年末,我就怀了你,你生于嘉靖七年闰十月初一夜,生辰八字是戊子癸亥己巳乙亥,当时你身上还有一个长命锁。”柳尘缘听了心里惊骇不已,秦若烟说的话丝毫不假,看来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秦若烟一边摇头一边喃喃地说道:“这一晃就过去二十多年了,可恨我自己,可恨我自己。”花楚楚对柳尘缘出言相劝道:“师兄,此人就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若是不认,岂不是个不孝之人。”柳尘缘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叹了一口气道:“眼下如此,我怎么能够不认,只是事发突然,我一时难以接受罢了。”说罢跪在地上且磕了三个头,道:“孩儿柳尘缘拜见母亲。”

    秦若烟大喜不已,道:“好孩儿你快起来,快起来罢!是母亲对你不住,母亲对你不住哩!”说着将柳尘缘扶起,将其紧紧抱着,痛哭道:“我的孩儿,不知道那日受了多少苦头,幸好上苍垂怜,让你平安无事。”

    柳尘缘道:“母亲,眼下我是认了你,但是有四件事孩儿不知道怎么办。”

    秦若烟道:“我的好孩儿,你有哪四件事情就快说出来,母亲我一定会全力帮你的。”

    柳尘缘道:“这三个事情兴许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办。”柳尘缘叹了一口气,说道:“第一件事,既然我的父亲是汪直,那么我自是他的儿子,可是我对其做法心里实在恼恨。毕竟他是人人愤恨的倭寇首领。”

    秦若烟笑道:“这事好办,你既然对其恼恨,那大可以不去认他。”然她心里却想道:“汪直毕竟是他父亲,这样终究不好。可是眼下我又能怎么办?”柳尘缘道:“第二件事,柳尘缘不知道能不能相劝与他,让他不做这倭寇首领?”

    秦若烟苦笑道:“这个母亲不好骗你,我觉得若要其不做这倭寇首领,恐怕谁也不成。”

    柳尘缘道:“第三件事,若是柳尘缘与生父为敌,这让他人如何去说柳尘缘?”

    秦若烟道:“那我们就不管此事。”柳尘缘道:“生父犹在却不认,柳尘缘怎么说也是不对。”

    柳尘缘道:“第四件事情,柳尘缘本就有养父母,此时又遇到了亲生母亲,这以后当如何相处?”

    秦若烟道:“这个就随你,但我身为生母,自是希望你能够跟我一道生活。”柳尘缘一连说了四件事情,而秦若烟每句话都说得十分真诚,柳尘缘心里对这个生母再也也没有之前那般嫌弃和不喜。

    柳尘缘道:“母亲,你说此时到底要我怎么做?”秦若烟道:“刚才你说的好,有胜负而不认自然是不对的,眼瞎我们就去找你生父汪直。”却见柳尘缘无动于衷,

    秦若烟道:“当然,你若不想就罢了。”

    柳尘缘道:“母亲,柳尘缘一下子遇到这诸多事情,心里无所适从,母亲你说此事慢些可好。”

    秦若烟道:“你说好就好。”柳尘缘说着在一边坐了下来。秦若烟和花楚楚知道柳尘缘此事心里烦乱,都不去出言打扰。

    且说此时在距离关着花楚楚的屋子二里外的一个屋子里,汪直就在此间歇息,黎明过后,其悠然醒来,却见身边无人,那秦若烟还没有回来,汪直心下纳闷这秦若烟怎么而去看花楚楚这么久还不回来?他来到关着花楚楚的那个屋子外,只见雷衡一人在外站着。汪直道:“夫人还在里面?”

    雷衡不料汪直会这么快醒来,以往汪直日不过午都不会起身,所以此时语塞,支支吾吾。汪直皱眉道:“你支支吾吾是干什么呢?夫人她人呢?”

    雷衡不知道怎说起,只是道:“还请帮主恕罪。”汪直讶然,道:“恕罪?事情怎会如此,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说着环首四顾,“那邓秋成和李庆扬他们人呢?”雷衡在心里把此事捋了捋,然胡把实情告知汪直,后道:“不过帮主你放心,那邓秋成和乐园已经暗中跟去了。”汪直道:“你们这么做法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雷衡道:“雷衡愚钝,还请帮主明言告知。”汪直道:“你们在何处找来花楚楚。”

    雷衡道:“在一客栈里。”

    汪直道:“所以花楚楚回去定是回那客栈找那柳尘缘,因为柳尘缘是找不到花楚楚,又不敢离开客栈太久,所以他只能留在客栈里等候,花楚楚绝顶聪明,知道柳尘缘一定在客栈中,所以此时他们就在那客栈里,你居然连这都不清楚?”

    雷衡急忙道:“帮主教训的是。”

    汪直道:“既然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们一道去看看,想办法将那柳尘缘擒住就好了,事情这样也算是变得简单了。”雷衡马上按照汪直所说,集合了人马后立刻就往柳尘缘所在的客栈赶去了。

    且说那戚继光让柳尘缘在客栈里等候,以免花楚楚回来找不到,然后自己就带着人手去找花楚楚,戚继光、彭近岳和网心柯三人分头找寻,相约一个时辰后在客栈外等候,这三人分头而去,虽然找了许久,但是却找不到花楚楚,而且还没有获得半点线索,三人劳而无获,治好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返回客栈外碰头。

    戚继光问彭近岳和网心柯情况,两人皆说无获。网心柯道:“这花楚楚这样子被人掳去,其身份定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彭近岳听了不由一惊,道:“你说的对,看来这花楚楚并不简单。”戚继光听懂两人的话里的意思,网、彭两人的言外之意不过是让自己不要趟这浑水而已。

    戚继光道:“此时姑且不说,我们没有找到花楚楚,眼下应该回去跟尘缘兄弟说一声,他估计等得焦急,也说不定花楚楚已经回来了。”

    众人返回客栈,却见那店小二昏迷未醒,戚继光等人立刻警觉起来,戚继光道:“小心,此处已经有恶人前来了。”

    戚继光让网心柯在照看店小二,自己则和彭近岳两人上了楼,看见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正在柳尘缘的屋外专心地偷听着。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