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保镖〕〔五个孽徒都想争夺〕〔邪帝狂妃:鬼王的〕〔全能虎爸〕〔第一豪婿〕〔上门兵王〕〔唐妩〕〔快穿游戏加载中〕〔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全球领主时代之我〕〔游戏里的BOSS们到〕〔朕真没想败国啊〕〔贵妃娘娘路子野得〕〔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全职法师之全职召〕〔狂少〕〔铁血兵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大明第一吏〕〔亿万婚宠: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1章 情势所迫(一).
    !

    且说那戚继光等人寻找花楚楚未果而返回客栈,却见到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在门外专心地偷听着,戚继光正要大骂道:“何许人也,居然敢在此偷偷摸摸?”

    却听彭近岳道:“公子,这两人在此,看来定是恶人。我们便生擒他们,也好问问到底是怎么个回事?”戚继光道:“你我一人一个对付,可行。”彭近岳道:“当然,公子你要小心。”戚继光道:“我看他们武功不强,但你我都要小心才是。”此时李庆扬和邓秋成两人也觉察了身后发生的事,一扭头就看见戚继光和彭近岳两人一人拿着长枪,一人拿着大刀直面而来。两人连迟疑的时间走没有,立刻拔剑相迎。

    四人在客栈二楼的过道中打斗,在这局促的境地下,四人都觉得有些施展不开手脚。特别是拿着长枪的戚继光,只觉处处受制。此时彭近岳和邓秋成打斗,两人转转挪挪只见就到了楼下大厅的开阔地。

    戚继光见状,对李庆扬道:“此处难以施展,我们下去如何?在下戚继光,敢与在下领教否?”

    李庆扬道:“不好。”说着大刀砍向戚继光。戚继光长枪回收,抵挡李庆扬的刀招。李庆扬并非傻子,他自然知道的戚继光手中的长枪最适合在开阔地施展,此处是其刀法施展的最好地处。此时戚继光也不担忧,他与李庆扬交手多招,对其武艺已有了解,自信在开阔地上二十招内足以将其击败。此时戚继光心道:“你不答应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逼你下去了。”

    屋子里的柳尘缘三人听见了屋外的打斗声和对话,柳尘缘听是戚继光的声音,起身道:“是继光兄弟回来了。”说完眉头一皱,“可是这会怎么会有打斗声呢?”柳尘缘三人走出屋子外,就见戚继光和李庆扬,彭近岳和邓秋成两两相斗。柳尘缘道:“继光兄弟,此时是何故啊?”

    戚继光看见了花楚楚,道:“尘缘兄弟,你师妹回来了,怪不得我们怎么也找不到。”此时戚继光和李庆扬相斗,长枪一刺李庆扬的右侧,李庆扬立刻闪躲,戚继光趁势一扫,将李庆扬扫到了楼下。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这两人就是掳走你师妹的恶人,我现在先擒住他。”说完身子一跃,落下楼去,来到了客栈的大厅。戚继光一落地便顺势使出枪法来了,此时的他就如蛟龙入海,手中的长枪挥舞,咄咄逼人的招式将李庆扬打得只有招架之力。戚继光三招连出,打得李庆扬步履踉踉跄跄,戚继光瞅准这一时机,一枪刺挑而出,将李庆扬手中的长剑挑落。李庆扬手中无剑,自知无法与戚继光抗衡,他低身而下就要去捡其那把长剑。戚继光怎会让其将其捡起来,他随即举着长枪抵在了李庆扬的脖子上,让其不得再动手。戚继光如先前所想的那般,在二十招内制服了李庆扬。

    戚继光道:“你也不过如此。”李庆扬无奈道:“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便在此时,戚继光眼光瞥见彭近岳与邓秋成刀剑相斗,而此时网心柯已经拔刀助阵。

    戚继光吃了一惊,这邓秋成居然要用两人联手,眼前这两人定不是敌人中武艺最高者,他立时料到其后定有更厉害的人物,所以眼下更要立刻制住这两人才是。

    戚继光最擅长枪而其次弓箭,对于刀法钻研不及网、彭二人,此时想要出言相助却不得如何说法。

    柳尘缘、花楚楚和秦若烟在二楼处看着此番打斗,柳尘缘道:“你们的战法太乱,上下左右足矣。”

    原来柳尘缘见网心柯和彭近岳两人总是以同路相攻邓秋成,这邓秋成并非武艺多高,网、彭二人明明可以轻易取胜却不得不陷入乱战,缘于两人实在是配合无章,柳尘缘这才出言提醒两人。网、彭二人乃当局者迷,被柳尘缘一语点醒,两人不再一道而进,转而左右上下,分头而进,邓秋成不过十招就败下阵来。

    那邓秋成被网心柯的大刀架在脖子上,网心柯喝道:“怎么,你还不放下手中的剑。”邓秋成不愿也无法,将手中长剑扔落在地,他抬头对柳尘缘拱手道:“公子果然是厉害。”言语中没有一丝不满,却是满心钦佩。

    柳尘缘毕竟是汪直的儿子,不管其如何行事,眼下还是不去罪为好。然后邓秋成对彭网二人道:“若没有上面哪位公子的指点,恐怕你们二人未必胜得过我,你们信是不信?”

    彭近岳道:“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你输了。”一边的李庆扬道:“你们此时虽然制服了我二人,但你们是逃不掉的。”戚继光听李庆扬说话,便料定周围有其同党,他不动声色地四下感察,一时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动静,戚继光眼光看向网、彭二人,二人当然明白戚继光的心思,微微摇头,表明自己此时也没有发现其他异样。

    戚继光见状,心里才放下了一块石头,看来邓、李二人只是单独行动,戚继光淡淡地对邓、李二人道:“请问二位,你们此番行事是为何啊?”李庆扬道:“这是我们帮主的家事,你有什么关系?”

    戚继光对于柳尘缘和秦若烟的事情一无所知,此时听了不免觉得好笑,道:“什么你们帮主的家事,不知道你这话从何说起?”

    邓秋成道:“上面三人,一个是我们帮主的夫人,一个是我们帮主的儿子,一个是我们帮主的儿媳,我们是帮主的手下,你说此事不是我们帮主的家事是什么?不知道这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更不知道今日你们这些人做的事情从何说起?”

    面对邓、李二人的出言反击,不知道其中缘故的戚继光只是哈哈一笑,回道:“真是天大的笑话,尘缘兄弟,你看他们说的什么话,他们如此对尘缘兄弟你说这样的话,实是一种欺辱,真是岂有此理,我先帮尘缘兄弟你杀了他们。”

    此时忽然听见客栈外多人行进的脚步声,一人声音喊道:“客栈里无关人等全部离开。”那些在这里寄宿的人正好也要赶路,刚才还不知道走是不走,此时汪直如此说话,纷纷快步离开,心里可不想惹到麻烦。

    戚继光对网心柯道:“去看看?”网心柯就要领命而去,邓秋成对网心柯道:“不必去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定是我们的帮主前来了。”说着对戚继光道:“你若是杀了我们,那么你们一定会死在这里,我们帮助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此时见汪直和雷衡带着几十人前来。这二十几个人人人都拿着倭刀,将戚继光等人围在其中。

    汪直看着眼下的情况,哈哈一笑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若烟,今日为夫真是要多谢你了,这样可让我省去了不少的麻烦。”汪直说完看着其他人,继道,“既然啊大家都在,那我们就一并把事情解决了吧。”

    戚继光心道:“看来这事情就是此人做的。”戚继光对汪直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如此做法?”

    汪直道言语严峻道:“眼前的事情与你无关,我只要柳尘缘一人,你若是在此参手,休怪我无情。”

    戚继光道:“看你的手下手里拿着的兵器,应该是倭刀,难不成你就是倭寇的首领汪直?”汪直冷哼了一声,道:“你是何人,居然敢直呼我的名讳?”

    戚继光道:“尔乃倭寇,我戚继光堂堂大明的将军,怎么不敢直呼你一个倭寇的名讳?”

    李庆扬道:“大胆戚继光,你竟敢出言不逊,要知道我碧海帮帮主只需举手之间,就能够将你给杀了。”

    汪直孰视戚继光,道:“原来你叫戚继光,好,看你也是一位汉字,今日我们就在此一战,若我胜了,以后你们便不要称我们为倭寇,如何?”

    戚继光道:“就算不叫,你本质也是倭寇的走狗而已。”汪直不想自己以礼相待,戚继光却一点都不领情,他大怒道:“你个王八蛋。”说着其身形一闪,快步来到戚继光的身边。原来汪直杀死陈思盼后,便将这陈思盼带领在这一海帮名为碧海帮,自命帮主。倭人尽被其驱使,在扶桑人人对其恭恭敬敬,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是倭寇的走狗。而戚继光说汪直是倭寇首领本就是带有侮辱之辞,汪直自然心里不快,此时又来一句“走狗”,汪直心中之怒可想而知了。

    戚继光见汪直身形快速,被吓了一跳,只听汪直道:“戚继光,我对你本来不会为难半点,但眼下你实在是出言不逊,为了给你个教训,只好跟你比试一番,让你看看你口中的倭寇走狗是怎么一个人,这么一个人是不是被倭寇驱使的走狗。”

    汪直言语饱含怒气。戚继光向来傲气,怎么会受汪直的威胁,他手中长枪甩,将李庆扬打到一边,对汪直回道:“那就来吧,我便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汪直道:“好。”此时柳尘缘道:“继光兄弟,让我来领教此人?”

    柳尘缘说着从二楼走下,拦在戚继光跟前,转身看着汪直。柳尘缘刚才见汪直的身法,就知道其用的是《洗髓经》的内力法门,虽然戚继光的枪法了得,但绝对不是汪直的对手。所以他才帮戚继光挡下这一阵。汪直从花楚楚的口中知道柳尘缘练就了《洗髓经》,此时见柳尘缘要插手,心下的怒气更生,厉声道:“柳尘缘,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尘缘道:“我知道你现在要找的人是我,何必伤及无辜?”

    汪直道:“他如此辱骂我,我就此伤了他,也算不得他无辜。”说罢心里忖道:“他怎么知道我要找他,难不成花楚楚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柳尘缘道:“你不是想要完整的《洗髓经》么,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打败我,在这之前,你谁也不得伤害。”

    汪直道:“这些事情是你告诉他的吧,是不是?”二楼处的花楚楚知道汪直此话是对自己说的,她低下了头,不敢言语。汪直虽然没有看花楚楚,但是柳尘缘知道汪直是在跟花楚楚说话,柳尘缘道:“你又想要迁怒别人?”

    汪直道:“既然你知道了此事,那么我也不多说,但是我与此人的事情,你不要管,这是两码事。”

    汪直说着指着戚继光,道:“怎么,你是害怕了么,如果你需要别人相助于你,你只说就是了?”

    戚继光冷然道:“我堂堂男子汉,怎会怕你这败类。你要来便来!”汪直对柳尘缘道:“此事你还要管么?”柳尘缘小声对戚继光道:“继光兄弟,此人虽然不拿武器,但是其武功十分了得,你千万小心,不可轻敌大意。”

    戚继光对柳尘缘的话不以为然,暗想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这汪直手中没有武器,而自己拿着长枪,汪直想要取胜就需要近身与自己相搏,只要自己不让其靠近,那么他无论如何也胜不过自己。

    戚继光道:“尘缘兄弟你放心,我看此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未必会输于他。”柳尘缘走到一边,但听汪直对戚继光道:“莫说我欺负你这后辈,如今我就让你三十招。动手吧!”戚继光暗笑,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解下自己三十招,这汪直未免也太托大了些。但是汪直敢如此说话,必有不凡之处。戚继光手中长枪一挑,往汪直打去,这一招极为迅疾。

    汪直刚才在讲话之时左手一直拿着一小玉佩,这本是他的一个习惯而已,此时见戚继光持枪快速攻来,心下一阵惊讶,然脸上仍是笑道:“好枪法。”说着左手立时扔出了那块玉佩,这玉佩扔得极为精准,直往戚继光的枪尖而去。

    戚继光根本不想躲避,依然挺刺而去,“唴”,那玉佩被戚继光的枪尖刺得粉碎,但戚继光也满满受了这玉佩中暗含的力道。戚继光只觉得一股力道透过手骨传入,两手的手臂隐隐生疼。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