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2章 情势所迫(二) //
    !

    戚继光的这一枪本是要刺向汪直的小腹。招式和速度拿捏准确,让汪直避无可避,不然汪直也不会赞叹其好枪法,然汪直这一招也等于是食言了。汪直道:“现在开始与你过招。”说完便全力应对戚继光的招式。戚继光被汪直的这一下弄得心静不已,想起了柳尘缘战前的警告,他不敢有半点轻敌之意,长枪刷刷而去。汪直闪过了戚继光三枪,马上就退开两步,心下暗暗惊异,这戚继光的枪法极强,攻势之凌厉让人观止,刚才躲过的这三下,自己已经是使出了八层的功力了,其暗想道:“以此人的枪法,击败我手下这些人不成为题,眼下我必须将其彻底击败才行。”

    汪直再躲戚继光三招,见彭近岳持刀架在邓秋成的脖子上,汪直故意激怒戚继光道:“你难道是畏惧我,待会三十招会后莫非要拿我的手下加以要挟,是不是?”

    戚继光循着汪直的眼光看去,道:“我戚继光才不会如此,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了此人却又如何?”,说完立刻对彭近岳道:“放了他。”

    彭近岳听戚继光命令,将大刀从邓秋成的脖子上拿下。汪直继续道:“你这枪法实在太烂,十招已过依然伤不到我一丝一毫。烂极,烂极了。”戚继光果然大怒,枪法使得更猛,一边的柳尘缘一眼就看出了戚继光的枪法受了怒气的影响,此时已经没有刚才的流畅完美,且显现的破绽是越来越多。

    柳尘缘对戚继光道:“继光兄弟,他是在故意激怒你,你可千万不要上当了。”戚继光将汪直逼开,平复了心情,笑道:“怎来如此手段。你就是这么一个人。”

    汪直见戚继光反呛自己,道:“你要记清楚了,你还有十五招,过后老夫可就要还手了。”戚继光道:“好,那就再接我十五招。”但见戚继光的长枪使出,枪头带出的白光一闪,戚继光的长枪已然刺到汪直的眼前。

    汪直快速转身,来到了戚继光的身边,此乃一招“险山行”,然而此时他遵守之前让戚继光三十招的约定,所以没有出招,不然戚继光就会被其此时以一招击败。戚继光心下骇然,幸好这还是三十招之内,不然可就麻烦了。汪直心里其实正叫苦不迭,这一招本是要等着三十招后使出,无奈戚继光的枪法凌厉,让自己提前使出这一招来。

    戚继光见了汪直的这一招,心想若其不守让自己三十招的约定,那自己刚才就败阵了。眼瞎还有十招,当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戚继光想罢,当下长枪挑起,往汪直的小腹疾刺而去。此时戚继光使出的招式显得快速却十分保守,不求伤人,只求不败。他知道汪直道身法迅捷,不使出如此招式恐怕过了三十招后自己将难以抵挡汪直的反击。

    汪直向后退去,冷笑道:“好刁钻的招式。”

    一边的柳尘缘看着戚继光的打法,料定在三十招之内伤不得汪直,但过了三十招后若戚继光还是如此招式,那汪直对戚继光也难说有胜算,因为其根本近不了戚继光的身子。此时秦若烟来到柳尘缘的身边,花楚楚也跟着而来。

    秦若烟道:“你和你父亲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柳尘缘看着花楚楚,问道:“这些事情是你告知我母亲的。”花楚楚道:“她问我,我总不能欺骗她。”柳尘缘看着秦若烟道:“母亲,孩儿是不会把《洗髓经》告诉他的,况且我也不会认一个倭寇首领做父亲,即使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秦若烟道:“血浓于水,怎么说他都是你父亲,尘缘啊,要知道你这样行事就是大逆不道,你可不能如此啊!”柳尘缘道:“母亲,难道你要柳尘缘认一个对百姓烧杀抢掠的倭寇为父么?柳尘缘实在不明白,孩儿不认这样的父亲如何是大逆不道了?”

    秦若烟奇怪道:“烧杀抢掠,你父亲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我和他相处这几日,从来没有见他如此。”柳尘缘气苦道:“母亲,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他不做,那是因为他手下人在替他做,那些恶事哪里需要他这个首领亲自而为呢?”

    此时听见汪直道:“戚继光,眼下三十招已经过去了,你若是需要人来帮你,现在大可以找个帮手助你,我可以稍等你片刻。”戚继光道:“我才不需要人相助。来吧!”说着长枪扫刺,让汪直难以靠近自己。

    汪直道:“好。”汪直这一招实乃以退为进,他料定戚继光不会找柳尘缘相助,所以才会这样说话。柳尘缘道:一下就看穿了汪直的心思,他对秦若烟道:“母亲你看,他这么说话,就是反向逼迫继光兄弟不求助我,此等居心实在险恶,可见其平时行事是多么阴险毒辣。”秦若烟根本不认同柳尘缘的说法,道:“我的好孩子,你没有与你父亲有过片刻接触,怎么可以这样去说他呢?”

    柳尘缘不明白秦若烟为何总是为汪直说话,他不想再与秦若烟争论,所以没有回话,只是看着汪直与戚继光的打斗。

    戚继光此时虽然嘴硬,但是也知道自己武艺不如汪直,心中暗叹柳尘缘眼力过人,自己还没有与汪直过招,其就凭借汪直的几下动作,就料定其武艺不输自己了。

    戚继光为保自己不败,枪法使得更加快速,汪直徒手与之周旋。汪直先前本想三十招过后,自己在几招之内就一定将戚继光打败,压线你啊看来却没有那般容易,戚继光的枪法使得密不透风,自己连续拆了好几招,也没有机会靠近,刚才自己使出了“险山行”一招,已经使戚继光心有忌惮而对此全心戒备,他不敢让自己靠近一步,长久下去就是平手之局。

    戚继光虽然使出的都是守招,但是他知道以汪直的本事,自己若是不屡屡变招,只会让汪直看出破绽,继而马上就会有破解之法。

    戚继光聚精凝神,手中的长枪来回变化反复,汪直有意攻去与戚继光谨慎肉搏,但戚继光的枪法使得天衣无缝,汪直就是无法靠近。

    两人斗到百招之后,戚继光突然收招,道:“你一味抵挡,我看还是不斗了吧,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这么一个人而已。”戚继光的心思自然不是如此,而是为了让汪直认平手,毕竟自己的枪法一直使出,终究会气短力竭。汪直怎能不懂戚继光的心思,他不假思索地道:“你的枪法的确很厉害,但是接下来我在三十招之内不能打败你,便是我输了,我立刻离开这里,你收这样如何?”戚继光没有回答,此时他立刻出枪且毫不思索,显然是认可了汪直的说法。戚继光的枪法虽然快速凌厉,但是守招来回使出,终究是有限的,而汪直早已经看出戚继光的伎俩,其不过是以迅速至极的枪法来压制自己快速的身法,以达到不让自己靠近的目的,所以刚才汪直一直在故意前行,假意全力靠近戚继光,从而逼迫戚继光不断出招,然后借此机会观察戚继光枪法的破绽。

    戚继光的枪法虽然厉害,但威胁最大的只是枪头罢了,汪直正要破解,不想其却突然守招了说了那些话,反而让自己哭笑不得,不得不说出要在三十招内击败戚继光的话语来。

    一边观战的柳尘缘听汪直言语,不由一阵揣度,接下来的几招来回,柳尘缘就知道汪直已瞧出了戚继光枪法的破绽,只要避过了戚继光的枪头,那么其后戚继光的枪法威力就会大减。戚继光的枪法虽然很快,但是若较以速度,汪直还是更胜一筹的。汪直此时就如柳尘缘所想的那样,快速避过了戚继光的枪头,然后立刻乘虚而入,一掌打向戚继光的心口,这一击下去,汪直必胜无疑。

    此时汪直和戚继光交手只有十六招,距离约定的三十招还要十四招,戚继光已然是豁了出去,他快速将长枪收回,柳尘缘一眼看出戚继光是想要以自己承受汪直的一掌为代价,然后再一枪刺向汪直。但是戚继光却没有细想,因为汪直的那一掌是先出的,这一掌打在戚继光的身上之后,戚继光才出招反击,那个时候汪直早已经退步而去了,所以戚继光的这一招只能扑空。在电光石火间,柳尘缘快步闪出,来到戚继光跟前,汪直一掌打出,眼看就要打中戚继光的身上,不想柳尘缘突然出现,替戚继光挨下了这一掌。

    汪直一掌击中柳尘缘的心口,这一掌力道极大,显然是想要一击取了戚继光的性命。柳尘缘即使内功深厚,也不免感到气荡心悸。汪直这一掌实实打在柳尘缘的心口上,柳尘缘体内的真气自然生出反应,汪直觉得手掌一震,退了十几步方才稳住。

    汪直道:“柳尘缘,此时你出手相助,是不守定下的规矩哟!”

    柳尘缘道:“此战胜负已分,他不是你的对手,这个结果你满意了么?”说着对戚继光道:“继光兄弟,此事你先不管,我来就是了,”戚继光道:“我们是结拜兄弟,此事戚继光怎么能够不管呢?”

    柳尘缘道:“兄弟的心意尘缘心领了,他此刻要找的人是我。放心,我一人能够应对他。你先走吧,你有要事在身,先去报到再说。”

    汪直冷笑道:“柳尘缘,你以为这里可以有人轻易离开么,我告诉你,这里谁人也走不得。”说着一声号令,汪直伸手的手下人将戚继光等人围了起来。戚继光道:“尘缘兄弟,你看此时我就是要走也走不得了,我们就在此大战一场吧。”

    此时那店小二已经醒来了,他见此状况,马上就明白要发生的事情了,他慌慌张张地前来相劝道:“大家可不要在这里打起来,你们有什么事情到外面说可好啊,毕竟这里是客栈,是做生意的地方,可不是你们解决恩怨的地方,外面有很多空地深林,你们到那些地方,怎么随便都好,快去吧,快去吧可好?”

    汪直本就烦闷,此时听店小二说个不停,心里更烦了,其左手凌空一甩,一股掌气打向店小二的面门。店小二被这一股掌气打得鼻血流出,但他捂着鼻子仍是在说话,道:“你这人,我不认识你,你怎么来我客栈了,还出手伤人,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不要在这里打起来啊,把东西打坏了可就不好了。要不你们先赔钱,只要钱赔够了,我对掌柜的也算有交代,不然我就去报官了,你们各位说这样好不好啊……”其后的话没有说出,是因为李庆扬走去其身边,然后拿着刀柄猛力一击其脑门。这店小二非习武之人,哪里受得了这一下。

    只见他身子摇摇欲坠,踉踉跄跄了几步后,倒在了地上。

    李庆扬拿出一锭金子放在店小二的身边,啐道:“东西弄坏了,我们自然会赔给你,一点都不会少,你可否不要那么切切查查的。”说着让两人将店小二抬到一屋子里去了。

    秦若烟走道柳尘缘的身边,对汪直道:“你可知道,这就是你我丢失的孩子。”秦若烟说罢,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戚继光看秦若烟的样子,并不像说谎,他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此事可是真的。”

    柳尘缘对汪直是一脸的不屑,淡然回道:“我可不会认他。”戚继光听柳尘缘这么回答,心知此事就是如此了,然其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柳尘缘到底经历了多少曲折之事。汪直心下的惊讶根本无法形容,一会才道:“若烟,你刚才说的话可是真的?”

    秦若烟道:“当然是真的他身上的印记独一无二,我怎么会认错?”汪直看着柳尘缘,心里五味杂陈:“秦若烟身为母亲,在认孩子这一点上她自然不会错。

    然眼前这武艺高强的柳尘缘,他真的是我的孩子么?哎,这世上的事情实在是难以预料。可是看他的样子,未必会与我相认。但无论他认不认我,我总要认他的。”此时李庆扬和邓秋成两人走来道:“见过汪家大公子。”

    柳尘缘无比厌烦地道:“你们说什么呢,我才不是什么汪家大公子。我父亲才不会是这样一个恶人。就算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也不会认他。”

    柳尘缘想起了当年王艮之死,就是因为汪直的手下雷衡等人。其心里越想越恼怒,继而对汪直直骂道:“你也是汉人,却做这杀人放火,为虎作伥以及倭人走狗的不齿之事,我柳尘缘怎么会有你这样父亲。”此话说出,汪直听得是面如死灰,说道:“既然连你也认为我是倭人的走狗,那好,今日你不认我就罢,我也不逼你认我这父亲。但你怎么说也是我儿子,我不会为难你,你走吧。”说着对戚继光道:“但是此时你却不得走,因为今天你我的打斗还没有分出个高下来。”

    戚继光道:“我不会走,我本就要去俞将军出报到,想来就是为了东南倭寇之事,此时遇到了你,就在此办了此事。”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