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美人持刀〕〔仙魔三国大玩家〕〔陈雅芝〕〔后坤〕〔长夜行〕〔帝宠商妃〕〔上门霸婿〕〔墨爷,夫人又开场〕〔重生之药医千金〕〔捡到一只始皇帝〕〔侯门贵雀儿〕〔从杀猪开始修仙〕〔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傻王爷又丢了〕〔农门直播间:山里〕〔王爷,太后娘娘有〕〔一胎六宝,重生妈〕〔透视神医〕〔我能升级避难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3章 情势所迫(三)&.
    !

    这个时候只听见一个声音传来,道:“好啊,今日就在这里办了此事。”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身材矮胖之人前来,他脑袋如和尚一般没有毛发,手中拿着一大铁球,身后跟着几十人,这些人手中皆拿着样式古怪的兵器。此人便是花楚楚的哥哥松浦石一郎。松浦石一郎对花楚楚道:“妹妹,你总算没事,你知道吗,家里出事了,我现在要找你一道回去。”

    花楚楚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松浦石一郎道:“此时先不说。”说着对汪直道:“感谢大人派人前来告知妹妹下落,此时就让松浦石一郎帮大人解决了此事,也算是回报大人。”

    柳尘缘看着松浦石一郎的光头,不由得想起了少林寺,继而想起了天信大师,当时天信大师就是因为这些人而死,天信大师对自己有再造之恩,此时正好为其报仇。柳尘缘心下一股火气直冲脑际,恨不得将眼前这些人全部杀死,方才解了心头之恨。

    只见他突然就大怒起来,道:“既然今日你们全都在此,那柳尘缘就来一道领教了。”说着就一掌使出,往松浦石一郎打去,松浦石一郎不想柳尘缘说动手就动手,想要出招已经来不及,只是自觉地把手中的大铁球抬起,护住自己的心胸。

    柳尘缘一掌打在铁球上,那大铁球反撞向松浦石一郎的心口,这一掌力道极大,松浦石一郎身子根本控制不住,他一直退后,直到身子撞到了一个柱子上才停下来。这大铁球将其撞得肋骨生疼,胸闷气短。松浦石一郎快速喘气,力求马上平复。

    柳尘缘身手极快,手掌连连,将松浦石一郎的手下人打得四处横飞。如今柳尘缘的武功已是极强,加上这一下的气势已经威震了所有人,所以他在片刻之间就打倒了十几人,而很多人都没有出招相抵。

    柳尘缘看向松浦石一郎道:“当时你们大闹少林寺,少林寺的天信大师也就是因为你们而死的,柳尘缘身受少林寺之恩,今日你要向他报恩,柳尘缘也要向少林寺报恩。我很奇怪,对于这些事情,你们扶桑人为何要在此掺一手?”

    柳尘缘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汪直。松浦石一郎正在调息,没有回答柳尘缘的话,但已经暗暗做好了防备,以防柳尘缘动手杀来。不想柳尘缘没有出招,反看向汪直,其有了喘息之机,马上松了一口气。

    柳尘缘对汪直道:“你和继光兄弟的事情先不说,先说我们的事情吧。且不说柳尘缘当年就是少林寺弟子,只是对于天信大师的恩德,我柳尘缘就不敢丝毫忘记,今日柳尘缘就为少林寺,为天信大师报了此仇。”

    只听一边的邓秋成道:“公子,帮主怎么说是你的亲生父亲,他怎么说也不愿和你为难,此时你怎么还要对其为难呢?”

    李庆扬道:“公子,你若如此作法,实在有违天理伦常不是?”邓秋成和李庆扬见柳尘缘满脸杀气,便一同对柳尘缘出言相劝。

    柳尘缘道:“是么?你们杀人放火多行不义,难道这些事情就符合天理伦常了么?”

    秦若烟道:“尘缘,你如此就是不孝啊。”

    雷衡道:“不错,就算你不认我们帮主为父亲,但是之前帮主不是说了不与你为难么,你便是对待一个普通人,此时也应该要不与其为难,柳尘缘,你当有此道义不是?”

    柳尘缘冷笑道:“我不会认他这个父亲,所以此刻就没有什么孝与不孝的事,至于道义之事,那只是对于常人。对于恶人,柳尘缘才不会对其讲什么仁德道义。”

    汪直道:“既然不讲道义,那好。”其说着指着戚继光对松浦石一郎道:“你们对付这写人。”然后手指着柳尘缘,道:“此人就交给我们了。”

    戚继光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今日我又是并肩作战了。”说话之间长枪使出,手中的长枪呼呼,往松浦石一郎劈头盖脸地打去。那网心柯大声叫道:“对付倭寇在哪里不是对付,大家上啊,杀了这些倭人。”他口中大声叫嚷,手舞大刀跟戚继光的身后就冲了上去。

    彭近岳以及其他的士兵共十几人同时向松浦石一郎等人攻去。这些都是长年跟随戚继光的士兵,人数虽少,但是武艺较一般士兵要高,此时虽然是混战局面,但是他们一同而上却不显得混乱。松浦石一郎见戚继光等人虽然只有己方之人的一半,但是在气势上却不输,且极有章法,一看便知这些人平时可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战力不同一般,他和戚继光过招继续,便用扶桑语提醒手下之人不要轻敌。一边的秦若烟对花楚楚问道:“那人是你的哥哥?”花楚楚道:“是,是不是觉得我哥哥跟我长得不像?”

    秦若烟点了点头。花楚楚道:“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虽然同父异母,但是一直对我极好,我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但是她们都生病夭折了,家里除了几个哥哥,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在家里他们都对我很好。”

    秦若烟听了花楚楚的话心里更是庆幸,她庆幸自己只有一个孩子,却能够无恙在此,花楚楚的父母生了那么多女儿,却只有花楚楚一人活下来。想到这里,秦若烟更加感恩苍天对自己的厚爱了。

    却说此时汪直在与柳尘缘交手,汪直所学的内功心法与柳尘缘所学的一致,两人的身手极快,之事明眼人一看就直到汪直与柳尘缘还差了一些,但是在花楚楚和雷衡等人看来,这两人的武功是平分秋色的。

    柳尘缘虽然恨透了汪直,但是因为汪直毕竟是自己的生父,所以他并不想打伤汪直,柳尘缘将所有怒气发到了雷衡三人一击其他的人的身上。

    雷衡、邓秋成、李庆扬三人的武功本就差柳尘缘极多,且此时柳尘缘的身份又是汪直的儿子,他们自然不敢全力相斗。柳尘缘每每杀来,首要考虑就是躲避。

    李庆扬被柳尘缘一掌打出,他心下一骇,便要快速躲避。只见柳尘缘这一掌打在了李庆扬的右手臂上,李庆扬手中的长剑就要落地,在长剑还未落下之时,柳尘缘伸手一抓,将长剑抓到了手中,然后顺势再出一掌,将李庆扬打飞而去。李庆扬跌落翻滚几圈才职,口中一添,吐出了一口血来。

    柳尘缘朗声说道:“我并非他的儿子,你们为何要有顾忌,下来我可不会留情了,这一掌我可是留了情面,不然你还有命在。”汪直对雷衡和邓秋成骂道:“看你们做的什么事,做什么好人,别人可一点都不领情。”说着便对手下人道:“上去,谁伤了他,我重重有赏。”那些人一听汪直这么说,眼睛顿时一亮。

    要知道汪直身为碧海帮的帮主,平时小小的赏赐便是百两的金银,眼下说重重有赏,这些人还不暗自垂涎,却忘记了自己有没有将柳尘缘打伤的本事。柳尘缘挥剑而出,将前来敌人狠狠地杀去,一连斩杀了好几人。

    雷衡对邓秋成道:“你我左右上去,记住,我们的剑招越快越好。”两人拔剑而上,柳尘缘将天穹剑法施展极致,“当当”两声,雷衡和邓秋成两人手中的长剑被斩断了。柳尘缘本就是要取雷、邓两人的性命,此时两人的长剑被斩断,柳尘缘不作停留,招式左右再出。

    汪直大喊一声道:“柳尘缘,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不管你柳尘缘如何做法,我汪直终究顾虑你是我的孩儿,并不打算与你为难,而如今这般行事,看来你我是永远没有父子情分了,今日在此明说,你是不是想向我表明此意,是不是?”

    柳尘缘“哼”了一声,回道:“意思你已经说出来了,柳尘缘就是要如此。”

    汪直说道:“苍天在上,在场之人也可以为证,不认生父的这等天打雷劈之事是他柳尘缘做出来的,我汪直没有什么不对之处。柳尘缘,你可真是我的好孩子。”柳尘缘道:“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可不是你的孩子。”

    汪直道:“你柳尘缘不认我,但我却要认你,今日除非你打死我然后离开这里,否则我这个父亲你今日是认定了。”

    柳尘缘怒气上头,大喊道:“那好,那我就打死你,然后离开这里。”说着长剑使出,往汪直攻去。

    秦若烟道:“柳尘缘,他是你父亲,你怎么可以如此,这是天杀之罪啊,你会遭天谴的。”柳尘缘道:“他才不是我父亲,我怎么会遭天谴?他罪恶满盈,天若有眼,那么该遭天谴的是他。”

    柳尘缘虽然说话不断,但是手上的剑招却是连连而出,将汪直打得只有躲闪之力。

    汪直道:“说的好,你眼下以长剑对付一个赤手空拳之人,真是威武极了。”汪直见柳尘缘的剑招是在惊人,自己深受招式已经使出极致,堪堪与柳尘缘的剑招相对,汪直知道柳尘缘的内功远远高于自己,长此下去,自己必定败阵。所以他才说了此话嘲讽柳尘缘,激其放下手中的长剑。柳尘缘听他语气带有嘲讽,便收招而回,继而将手中的长剑扔在地上,道:“莫说我恃器欺人。”

    汪直道:“好,像个男子汉,今日你这个儿子我是认定了。”

    柳尘缘扔掉了长剑,只用拳脚攻向汪直,柳尘缘没有学过多少拳脚招式,此时全凭心想而出,《体心九诀》是一门运使内力真气并形成相应招式,让心体气合一的的高深武学,分为九层,柳尘缘习练到了第七层的境界,这第七层是为入气,旨在杀招,看出敌人破绽而不留情杀之。汪直处处躲闪,在柳尘缘看来便是处处破绽,其实柳尘缘自己的招式也是破绽极多,因为此时柳尘缘到达第七层的境界,柳尘缘出招受体内的真气牵引,所以柳尘缘有好几次出招之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惯性态势,只是其速度实在太快了,虽然露出破绽,但是这个时机转瞬即逝,汪直有时发现了这反击的时机却难以行之。

    陡然间两人就已经过了百招,汪直发现柳尘缘的招式根本没有套路,也没有重复,心下奇怪万分。

    汪直深知所有的武功招式一旦连连不断地使出,就一定会有重复招式,各个招式的衔接一定会有其套路规律和破解之道,但柳尘缘的招式本就是应汪直的动作适时而出,所以只要汪直没有重复的守招,柳尘缘就没有使出的招式。

    且说戚继光等人在与松浦石一郎等人打斗,戚继光见松浦石一郎等人手中的兵器实在怪异,有的人按着铁链,有的人拿着匕首,有的人拿着好像是拍马用的软鞭。拿刀剑之人虽有却不多。戚继光实在想不出这些人拿着此种兵器有何作用。

    戚继光长枪挑刺,刺杀了一人。又见好几人呲牙咧嘴而来,戚继光的长枪最适合在沙场上冲杀,一旦陷入贴身肉搏的境地,这枪法就不好使出的,威力自然大大减弱。戚继光有意快速出招斩杀一人,好以此来威慑敌胆。

    殊不知道松浦石一郎这一干人等,全都都亲手杀过人,目睹死尸乃经常之事,此刻戚继光这般行为,反而起到了反效果,这一帮人就如疯子一般猛杀而来。

    戚继光只能将长枪使得更猛,不想自己招式越是威猛,敌人的狂叫和猛攻更盛,戚继光枪法纵横,大厅中血肉横飞,打斗惨烈,不想反而激起了敌人的杀意,纷纷往戚继光围堵而去。松浦石一郎道:“此人斩杀我不少兄弟,先杀了他。”

    彭近岳和网心柯两人眼见此时的局势不对,戚继光成为敌人的目标,两人也不去考虑己方之人死伤过半,大喊道:“护卫将军。”说完各自持着单刀,分从左右而去,护在戚继光的左右。戚继光的先祖乃明朝的开国将军戚祥,本任朱元璋的亲兵,跟随其多年。

    洪武十四年,跟随傅友德、蓝玉远征云南时阵亡,子孙因此世袭武职明威将军。网心柯和彭近岳令人一直都是其门下之人,网、彭两人的先祖从大明立朝开始,至今都是戚家忠心耿耿的门客,不管此时戚家家境显贵或是没落,一直都跟随在旁,网、彭二人自幼谨遵家训,对戚家忠心耿耿。

    所以此时网、彭二人见戚继光有危险,立刻不顾一切保护在其左右。那松浦石一郎对一瘦子道:“那些人先交给你了,其余之人跟我围住这三人。”那瘦子道了声“此事简单。”就领命独自而去,他手拿铁刺,往那些想要相助戚继光的士兵杀去,这瘦子手中的铁刺迅厉,招式古怪,且那些士兵夜不多,只有五人而已,他很快就将那些士兵全部斩杀了。然后返身加入攻杀戚继光三人的战阵中。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