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爱暖时光顾暖陆〕〔战龙归来林北苏婉〕〔荣耀归来林北〕〔穿越西游之这个妖〕〔漫威的氪星人〕〔名侦探修炼手册〕〔新界道〕〔君逍遥拜玉儿〕〔我并没有想做东京〕〔我的前任都是气运〕〔我在末世有个孙女〕〔驯化灵兽就变强〕〔鸿天神尊〕〔家里有门通洪荒〕〔火影世界的女装大〕〔我有颗七窍玲珑心〕〔从长坂坡开始〕〔巫女的时空旅行〕〔江湖风云第一刀〕〔电影世界体验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5章 谋约不成(一)&.
    !

    花楚楚与雷衡连连过招,心下想道:“这道衍圣僧是在厉害,我那几日只学到其中的剑法,且时间还不算是太长,眼下就将此人打得如此。若是全部学得了其中的武功,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其实并非花楚楚想的那般,只是她的剑法招式过于刁狠,雷衡一时剑难以适应,此时交手方才连连躲闪罢了。此时听见松浦石一郎对花楚楚道:“妹妹,你这样做法,我们怎么去跟汪大人交代啊。”

    花楚楚道:“此事哥哥你不用交代,花楚楚自己来办就是了。”

    松浦石一郎道:“你要记着,可不得惹那汪大人生气了。”

    花楚楚道:“妹妹知道怎么办。”说罢其对着雷衡又是连续使出三招,不过这剑招已是重复。那雷衡见花楚楚的招式开始重复,道:“这就使完了剑招,看来你的剑法也不过如此,就如程咬金的三板斧。”

    花楚楚不知道“程咬金的三板斧”是何意,道:“剑和斧头怎么能一样。”雷衡没有多说,只是冷笑,向来已经知道如何对付花楚楚了。任何招式都会有破绽,花楚楚的剑招并未纯熟,两招相连的当口不免出现破绽。

    雷衡看准时机,长剑一颤,剑身如蚯蚓一般而去,这一下对准了花楚楚的手指就,花楚楚要么弃剑而去,要么就是手指被斩断的下场。而此刻花楚楚收手已经来不及,所以她只好将手中的长剑撒开,那剑柄碰向了雷衡的剑尖。

    雷衡将花楚楚的长剑打落在地上,他笑道:“刚才让你占据一会上风,就如此骄傲,骄兵必败,知道么?”

    花楚楚败阵,对彭近岳无奈道:“对不起,我帮不到你了。”

    彭近岳道:“谢了。眼下对我来说也不过死而已。”

    彭近岳说完就要举起匕首自尽,却被汪直在其身后点住了穴道。彭近岳穴道被制,匕首掉落在脚下,彭近岳怒道:“你想要干什么?”

    汪直道:“放心,此时你们谁都不会死,因为我要先认回我儿子才行。”

    彭近岳道:“我当然知道你要做什么,可恨刚才我没有自尽而死,眼下成为你的人质。你要以我去要挟别人。”汪直不答彭近岳的话,转对柳尘缘道:“此时还要战下去么?”柳尘缘道:“此时不战,还能干什么?你可知道,我爱妻就是因为你们而死,今日也算是为了我爱妻报仇。”说着长剑挥舞,剑招煌烈。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都不敢当其锋芒,连连退后。柳尘缘一举斩杀了十余人。

    汪直道:“你要报仇?你现在好好地看一看。”汪直说着手一指,柳尘缘循着看去,看到彭近岳已经被擒住了,柳尘缘道:“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威胁我?”

    柳尘缘正在说话的当头,那松浦石一郎趁柳尘缘分心而突然发力,网心柯难以招架其攻势,当了几招就倒在地上,就此被擒住了。

    柳尘缘回过头来,见网心柯被擒,正要相救,汪直喝道:“柳尘缘,此时你要相救却已经晚了,你莫要再动手,否则我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将这三人斩杀。”柳尘缘道:“你想要怎么样?”

    汪直道:“很简单,我只要你诚心认我为父。”

    秦若烟道:“尘缘,他本就是你父亲,此时你还是认了他吧。”

    汪直道:“柳尘缘,我说过,今日你非要认我不可,只要你认了我,我可以立刻让这三人安然离去。”

    柳尘缘苦笑道:“如今看来,终究是你胜利了。”说罢将长剑扔在地上。汪直哈哈大笑,道:“你是我亲生儿子,我是你亲生父亲,我胜了就是你胜了,不是么?”

    柳尘缘摇头道:“没有想到今日我不得不做自己根本不想做的事情。”柳尘缘说话声音低沉起来,似乎在自言自语,只听他喃喃地道:“倘若你和我单独斗一场,我一定能够将你打败。”他这句话大家没有听清楚,倒是听见了前面所说。雷衡、邓秋成和李庆扬三人大喜,柳尘缘这样说话,就等于是说其将要认汪直为父亲了。

    雷衡道:“恭喜帮主。”然后对柳尘缘道:“公子今日能够与亲生父亲相见,真是可喜可贺。”

    秦若烟道:“尘缘你还不行大礼。”柳尘缘对汪直道:“只要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与你相认。”

    汪直道:“这有何难,但说无妨。”柳尘缘道:“第一件事,你要让这三人离开,还要将这些人安葬。”汪直道:“没有问题,你的第二件事呢?”

    柳尘缘道:“以后不得再干杀人放火的勾当。”

    汪直道:“看来你道听途说了不少事情。此事我也可以答应你,第三件事快快说来。”柳尘缘道:“我要给妻子滕碧玉设一灵位,这三人要在其灵位之前磕头三下。”

    雷衡道:“此时我三人可以答应,公子对此不用担心。”汪直道:“你看,此刻这三件事情全部都答应了。”

    柳尘缘听汪直和雷衡答应得爽快,跪下道:“父亲大人在上,柳尘缘见过父亲。”说着磕头三次。汪直见柳尘缘如此,大为欢喜,道:“起来起来!”说着快步走去,将柳尘缘扶起身来。汪直对网心柯道:“你们走吧。”

    松浦石一郎等人让开一条路,网心柯道:“尘缘兄弟,我们后会有期。”汪直道:“一路走好,希望我们再见的时候,不会是敌人。对了,往东二里地,就由一个大夫,你们快去看看吧。”

    网心柯道:“多谢好意,我家公子没有性命之忧,我们可以弄好。”说着这三人就走出了客栈。汪直随后在这小镇上找来一木匠,这木匠也是技艺了得,不到半个时辰就制了一牌位,上面写着“滕碧玉之灵位”,雷衡三人逐一给灵位跪拜。

    汪直道:“以往的事情就此作罢,我们谁也不要再提了,可好!”汪直见柳尘缘默默无言,只好劝道:“我知道你的心情,那人毕竟是你妻子,也是我的儿媳,我对此也感到难过,但此一时彼一时,之前的事情全是误会,既然是误会就让其过去,男子汉,当勇往直前,过去的事情不必纠结,现在大家已经不是敌人了,当解开心结,坦诚相对不是?”

    柳尘缘微叹道:“事情已经如此,柳尘缘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汪直拍了拍柳尘缘的肩膀,道:“这样便对了,身为一个大丈夫,何患无妻。”说着让木匠将灵牌拿去烧毁,汪直继续劝道:“”柳尘缘本想带着滕碧玉的灵牌,但汪直此时如此也不好多说,只好回道:“谢父亲开导。”汪直笑这一拍柳尘缘的肩膀,道:“这才像是我汪直的儿子。”

    汪直十分高兴,那秦若烟亦是如此。汪直对柳尘缘道:“我们这就返回。”众人走了半天就是下午。汪直心里高兴,不愿再多赶路,当下就让雷衡去准备酒饭,要与柳尘缘好喝一顿。

    雷衡等人去准备酒饭,而秦若烟就和汪直问柳尘缘这些年的事情,柳尘缘毕竟刚刚相认,话难投机,秦、汪两人问一句他就答一句。此时花楚楚和松浦石一郎走来,花楚楚道:“师兄,花楚楚要与你告辞了。”

    汪直道:“你们有事,还是快些回去。”松浦石一郎道:“汪大人,为何一直不问刚才的事情?我妹妹她……”

    汪直打断道:“这个我已经和尘缘说过了,此一时彼一时,她本是尘缘的师妹,帮助其做事天经地义,我怎么能够怪罪她呢,尘缘,你说是不是?”柳尘缘道:“此一时彼一时,父亲说的极是。”

    花楚楚道:“既然汪大人不怪罪,那花楚楚就放心了。”柳尘缘问道:“你是回扶桑么,是家里有急事么?”花楚楚点头道:“师兄,有些事情花楚楚要跟你单独说。”柳尘缘和花楚楚来到独处。花楚楚也不顾男女之别,主动抱住了柳尘缘。柳尘缘吃惊花楚楚的主动,但心里不起丝毫尴尬窘迫,他问道:“师妹,你定是以为我们以后无从见面了是不是?”

    花楚楚松开柳尘缘,道:“师兄一直十分聪明,花楚楚的心思你从来都是知道的。”

    柳尘缘道:“师妹你定还有话跟师兄说,是不是?”

    花楚楚道:“师兄,花楚楚趁着闲,抄录了《道衍兵术》,你说花楚楚可以带回扶桑么?”

    柳尘缘道:“你既然要,定是有用,师妹你想要如何就如何,是不必问我的!”花楚楚道:“花楚楚谢过师兄。”

    柳尘缘道:“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花楚楚道:“此事说来可就话长了,师兄,他日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柳尘缘道:“好,我们他日再见。”柳尘缘剑花楚楚紧咬嘴唇,不解道:“师妹,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花楚楚似乎下了决心,道:“师兄,楚楚确实还有事情要说,但是先说了,你可不得生气啊。”柳尘缘微笑道:“师妹直说,师兄怎么都不会生气的。”花楚楚道:“师兄有所不知,其实花楚楚刚开始有很多谋划,都是想要算计师兄的,计划也如常而行,可是楚楚这些日子一直跟着师兄,慢慢的也不知道自己谋划个什么了。”

    柳尘缘笑道:“是么,我都不觉得你有什么谋划,你不是都跟我说了么?”

    花楚楚说的是那日汪直让自己去想办法,从柳尘缘口中取得《洗髓经》中最后一部分的那件事情,此时花楚楚也不想多说,因为柳尘缘已经和汪直相认,个中事情自己还是不要多说为好。

    花楚楚听柳尘缘这么说,也笑着道:“只要师兄不怪,具体之事不说也罢了。”此时松浦石一郎走来,道:“妹妹,我们要走了。”

    花楚楚多有不舍,道:“师兄,告辞了。”花楚楚摆手与柳尘缘告别,她跟着松浦石一郎离开,渐渐消失在暗色之中。柳尘缘看了好久,那秦若烟来到其身边问道:“尘缘,你是不是喜欢你这师妹?”

    柳尘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算是喜欢吧。”

    秦若烟道:“我也喜欢着女子,你看她对你言语暖暖,举止温文尔雅,他若是与你一起那是最好了。”柳尘缘道:“母亲,尘缘说的这喜欢并非那样的喜欢,娘你懂不懂?”秦若烟笑道:“娘是过来人,怎么能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你不懂,男女之间只要破了一层纸,这两个还不是一样的么?”

    晚上,雷衡已经让人准备了一桌好饭菜。桌上有雷衡三人和汪直、秦若烟、柳尘缘共六人。六人围坐,汪直叫来一人,那人叫做周达,汪直道:“周达,你也坐下吧。”

    周达道:“谢帮主,说着就坐在李庆扬身边。”汪直见菜已经上齐,对柳尘缘道:“尘缘,你可会喝酒?”柳尘缘道:“会喝酒,但是饮得不多。”

    汪直道:“那就喝上两杯吧,两杯可行?”柳尘缘道:“两杯柳尘缘还守得住,三杯就不得而知了。”汪直哈哈一笑,道:“那就两三杯吧!”汪直等人一起喝了三杯,而柳尘缘只喝了三小口。汪直本就喜欢饮酒,这点酒根本不起酒意,他看着柳尘缘。

    柳尘缘道:“父亲是不是有话要说?”汪直点头,道:“尘缘,有些话为父就在这里直说了。”柳尘缘道:“好。”

    汪直道:“说话之前你我先喝下一杯,为你我在此相认。”汪直举杯与柳尘缘相碰,汪直一饮而尽,柳尘缘也一饮而尽,那就是烈酒,辣得柳尘缘非常难受,但终究忍住下去。汪直道:“你之前说的第二个要求是让我、为父以后不得再干杀人放火的勾当,是不是?”柳尘缘道:“是,若是父亲你不能答应,柳尘缘就不会相认。”

    汪直道:“我的孩儿,我也没有必要骗你,实话跟你说吧,那杀人放火之人不是我们,而是其他人。”柳尘缘道:“人言倭寇之乱,怎么不是你们。”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