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保镖〕〔五个孽徒都想争夺〕〔邪帝狂妃:鬼王的〕〔全能虎爸〕〔第一豪婿〕〔上门兵王〕〔唐妩〕〔快穿游戏加载中〕〔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全球领主时代之我〕〔游戏里的BOSS们到〕〔朕真没想败国啊〕〔贵妃娘娘路子野得〕〔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全职法师之全职召〕〔狂少〕〔铁血兵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大明第一吏〕〔亿万婚宠: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6章 谋约不成(二)*.
    !

    汪直道:“按说我们杀人放火,那敌人自然是不少的,可是如此一来,为何还有人主动加入我们呢?”柳尘缘不解道:“主动加入你们?不知道此话怎说?”汪直道:“我告诉你吧,除了俞大猷以外,其他所谓剿灭倭寇的官军无不是杀良冒功的匪徒,仅此而已。”

    柳尘缘道:“你是说那些官军为了领取功劳,不是对你们发起进攻,反而去屠杀百姓,那些活着的人就来到了父亲的手下?”

    汪直笑着喝完了一杯酒,点头赞许道:“你果然很聪明。”柳尘缘道:“既然如此,父亲你们以什么为生?”

    汪直道:“以贸易卫生。”一边的雷衡解释道:“帮主做的是贸易之事,就如当年的郑和一般,只是不如郑和那样做折本的生意,我们可没有大明朝廷那么富有。”汪直道:“扶桑的所有贸易都是我负责,你说我以什么为生?”柳尘缘道:“你们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对,可是朝廷为什么要下令剿灭你们呢?”

    汪直道:“我想是因为朝廷早有海禁。我们虽然违了这个政令,但是我们没有害人,我们只想与大明的百姓交易货品,不想朝廷之人不分青红皂白,对我们的人痛下杀手,那我们就干脆反之,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做什么杀害百姓的事情。周达,你说是不是?”周达道:“是,帮主说的不错。”

    汪直对柳尘缘道:“此人叫周达,他的父母是平常百姓,但是就是被那些所谓的剿灭倭寇的官军给杀了。”

    周达道:“公子有所不知,所以对帮主有所误会了,沿海一带有的百姓被屠杀,他们的子女为了复仇,就加入了倭寇的阵营,的确有小股倭寇对百姓烧杀抢掠,当时我们帮主从来没有让手下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秦若烟道:“尘缘,我就说你尚未了解你父亲,就那般说法,确实不对。”

    汪直道:“尘缘,你若不信为父,觉得是为父在骗你,你跟我回去后,大可以看看。到时候你就自然明白了。”柳尘缘道:“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我就应该跟继光兄弟说说。”汪直道:“戚继光他若是一个正直之人,他自然会明白其中之事,你也无须告诉他这些事情。”柳尘缘道:“看来是柳尘缘错怪父亲了。”

    汪直道:“此时你可是信我了,怎么说也是我的孩儿。子曰‘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别人怎么说我无所谓,只是我的孩儿不得如此。”众人喝了一个时辰,这顿酒菜才结束。汪直因为十分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在秦若烟的搀扶之下到屋子里睡去了。雷衡也让柳尘缘早些休息,第二天一早还要赶路。

    汪直一行人在这一路上扮作探亲的百姓,不引注目十分低调,且行路也不急,一路上悠哉悠、游哉,这样一来他们的赶路就显得较为缓慢了。这一行人走了十几日的山路,终于来到长江边上,他们乘着小船东去,直走了两日的光景,便回到了海上。

    这日傍晚,汪直等人终于出了江口,小船行在海上缓缓而行,不到一个时辰,柳尘缘就看见一大队海船在等候,为首的一艘大船迎接而来,这艘大船船长约莫五十丈,船头上的一男子道:“义父黯然回来,毛海峰特来迎接。”

    柳尘缘等人乘坐的是小船,他抬头那大船上的毛海峰,只见他生的十分英俊,身材修长,其身着锦缎,显是富贵人家的子弟打扮。毛海峰的身边站着一个容貌美丽身形苗条冰清玉润的女子,其身着狐裘,柳尘缘觉得这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汪直等人上了船,那女子到:“见过义父。”汪直对柳尘缘介绍道:“这位是你义兄叫毛海峰。”然后对毛海峰道:“这是我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说完指着那女子道:“这位则是你的义姐易真真。”柳尘缘这才想起来,当年自己在船上救过她,柳尘缘道:“你是易姐姐,我叫柳尘缘,姐姐可还记得?”易真真想了一下,哦了一声,喜道:“原来是你?你叫柳尘缘是不是?”柳尘缘道:“不错,这些年过去了,想不到易姐姐还能够记得。”

    “当年若不是你相救,我早就被那些官军擒住了。”汪直道,“想不到你们居然还见过面。”周达走来,对易真真道:“真真,这是我给你买的东西。”易真真一看周达拿着的东西,一脸嫌弃地道:“你这是什么玉石?”

    周达道:“你有所不知,此乃鸡血石,向来名贵的很。”

    易真真这才颜容舒展,道:“是么,那我就收下了。”柳尘缘看了看周达,心里暗笑不已,看来那周达似乎很喜欢易真真,且很怕易真真生气。

    易真真忽然对汪直道:“义父,你看尘缘的打扮,这路上衣服也不给其换身衣服。”汪直一拍脑门道:“这是我疏忽了,这一路上只管赶路,忘了这茬子事,易真真,这事情就交给你打扮了,你最会这类事情了不是?”

    毛海峰道:“义父一路辛苦,海峰准备了洗尘宴,待会就可以开始了。”

    易真真道:“大家风尘仆仆的,快去洗洗身子,换身衣服,然后就可以开怀畅饮了。”柳尘缘在易真真的带领之下,来到了了一间屋子。易真真道:“尘缘,你的屋子就在这里。”其说着就离开了。柳尘缘走进去,只见这屋子的装饰无比奢华,在一边有一洗浴间,易真真走了过来,她手中拿着一件一看便是十分华美的衣服,易真真道:“待会会有下人拿来热水,你洗好了就穿上这件衣服。”说着走了出去。一会见两个下人抬来了一大桶热水,柳尘缘让他们出去,然后自己一人泡在热水中,柳尘缘从未体验到如此的舒坦,心想人最舒服的事情,不外乎是能够洗上这一通热水澡了。

    柳尘缘美美地享受了一阵才起身,柳尘缘穿上了易真真拿来的衣服,穿好后,听到易真真在门口道:“尘缘,你好了么?我可否进来。”

    柳尘缘道:“好了。”说着走去将门打开。易真真一看柳尘缘,登时愣住了,她眼中看见了一张极为削俊明秀的脸,穿上了这一身衣服,更显得英气逼人,只是脸色有些憔悴,也许是长时赶路的缘故。

    柳尘缘见易真真一直在打量着自己,笑问道:“易姐姐,你总说怎么了?”易真真回过神来,俊俏的小脸一红,低声回道:“没、没什么。”心中却说道:“义父本就生的英俊,也只有他能够有这般英俊的儿子。”

    易真真缓了缓道:“我们该去参加宴会了,你不知道在哪里,我专门来带你去的,我们走吧!”说着大方地拉着柳尘缘的手走到了大厅处。

    来到大厅,汪直等人已经坐下了,汪直见柳尘缘来了,对身边的秦若烟微笑说道:“你肯我们的这个儿子,生得是多么英俊。”此时一人走来道:“帮主,正好是西南风。”

    汪直心情大爽,道:“立即启航,我们乘着这大好时机前去扶桑。”柳尘缘见参加宴会之人蛮多的,众人此时均已入座了,柳尘缘坐在一处,左边的是汪直,右边则是易真真,再往右下去是毛海峰,左边是雷衡、李庆扬和邓秋成。

    其余之人在大厅处就坐,那周达就在其中。这宴会中有专门的乐师在吹奏曲调,大厅中还有舞女在翩翩起舞,那些舞女全是瓜子脸,个个长得身材曼妙,引人赏目。这当中的气氛轻松而喜悦,那汪直心情大好,对毛海峰夸赞道:“海峰,这宴会准备了许久吧?我知道你花了不少的心思,做得不错,辛苦了,来,为父敬你!”汪直举杯,毛海峰举起杯子道:“这东西要到岸上来来回回地准备,确实没有那么容易,谢义父的夸奖。”

    此时雷衡道:“今日帮助十三多年的儿子回来了,可喜可贺,大家来为帮主干一杯。”众人纷纷附和痛饮。

    汪直忽然一怔,纵使在这嘈杂的环境里,汪直仍然感觉到有一步履缓缓行走而发出的声音,这声音极小,显然对方已经小心翼翼地掩藏住了自己。汪直知道有高手接近,汪直正要说话,柳尘缘却先说道:“父亲,好像有人前来,他就在大厅外,从这人的步履来看,他的武功定然不弱。”

    汪直心道:“我只是知道有人前来,但还不知道此人到底在哪里,你居然可以断定是在大厅之外?真是了不起!”易真真见柳尘缘说这,奇怪道:“哪里有人?”毛海峰也感到奇怪,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汪直示意大厅里的所有人停下,大家见汪直的手势,都停了下来。汪直大声说道:“是哪位高手,不必躲躲藏藏,你快请进吧!”只听到一声音道:“汪帮主内功过人,居然知道老夫来了。”说着只见一人走进大厅里,柳尘缘一看,此人居然就是孤广城。柳尘缘道:“师父,你怎会在这里?”

    孤广城道:“说来话长了,对了,你的那东西我已经送回天穹派了,这事情为师算是帮你办好了。”

    柳尘缘道:“多谢师父。”

    原来孤广城到了天穹派之后,就开始寻找柳尘缘,他一路周折,不想却遇到了戚继光等人,戚继光想柳尘缘说起了柳尘缘的事情来,还说了柳尘缘的父亲是汪直等等言语,孤广城听了心下琢磨,想以柳尘缘的性子,一定不会六亲不认,所以柳尘缘就会跟随汪直前来,汪直等人最快的速度便是乘船,所以很有可能在长江口出现。而汪直是帮主,他的手下也就会在长江口附近接应。孤广城这般盘算,于时来到长江口。此时正好又遇到毛海峰到岸上准备什么吃喝的,孤广城扮作了一无业厨师,遇到了正在买进食货的毛海峰等人,毛海峰一行人虽然扮作商人,但是孤广城马上就注意他们了,他暗中跟随,细听毛海峰一行人的言语,越发确定柳尘缘就会到此,孤广城来到毛海峰的人马之后,对毛海峰一直说道:“天生大厨,奈何无业,若无业兮,如何觅活,悲哉哀哉!”

    毛海峰见孤广城一直跟随,口里说说有辞,心下奇怪,停下脚步对孤广城问道:“听你所说,你本业是个是厨师?”孤广城道:“没错。可惜遭遇贼人,眼下流落至此。”毛海峰道:“我们的厨师一直只是那几人,眼下也想多个厨师换换胃口,我们一行人正好要吃无午饭,你来施展一下你的初一如何?”孤广城道:“那还是容易的很。”

    孤广城少时在学武之前层学过厨艺一段时间,不想眼下派上了用场,他三下五除二就准备了一桌饭菜,也并非其厨艺多好,只是一直吃着出自船上的那几个厨师的饭菜,久了不免有些腻了,此时吃孤广城所做的饭菜自然觉得味道一新。毛海峰等人孤广城跟着毛海峰等人上了船。

    孤广城对柳尘缘道:“没有想到你这徒儿居然有这么一个父亲,那这样事情就好办了。”说着手指一捏,旁边两米处周达的座位上的酒杯凌空飞起,来到了孤广城的手中,孤广城一口喝下了这杯酒,道:“真是美酒佳酿。一般人可是喝不起啊!”说着对柳尘缘道:“为师今日来是有事情,不过此事与你无关。你在一旁不得乱问。”

    柳尘缘道:“是师父。”孤广城对道:“,你可认得我?”汪直道:“怎么能够不认得。”汪直当年趁着孤广城受伤,然后从童小双那里得到了《未了体心经》,汪直还清楚记得自己当时嘲笑孤广城像一条受伤之犬。此时那汪直脸色暗沉,心想这孤广城莫不是前来寻仇的吧,他对毛海峰喝问道:“看来来者不善啊,我问你,此人是怎么上来的。”

    毛海峰一直不敢看汪直,此时汪直生气,他战战兢兢地走出座位,来到汪直跟前一丈处跪下道:“义父,当时孩儿上岸买办食货,遇到了此人,当时孩儿只以为此人只是一个厨师,就想要带上船来,不想他是这般人物。”

    此时孤广城缓步走来,坐在汪直对面三丈的位置上,道:“怎么,不给我一些酒菜么?”汪直害怕孤广城在这饭菜酒水中下毒,便暗自运功,发现并没有不对之处,孤广城一看就知道汪直在做什么,笑道:“放心,我不会在其中下毒,我肚子也饿了,也要吃点东西,我怎么会自己害自己呢。”他走到大厅之中,皱眉说道,“怎么,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么?”

    汪直示意下人给孤广城安排吃食的小桌子。桌子摆上来后,孤广城也顾不得那么多,自顾自吃喝起来,口中赞道:“真是好酒好菜,不错不错。这才是待客之道。”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