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成为正道的光是什〕〔我娘子天下第一〕〔虎王令〕〔布衣宁北〕〔都市最强战神布衣〕〔布衣战神宁北〕〔陆晨旭莫晓蝶:萌〕〔莫晓蝶陆晨旭〕〔宁北〕〔郑怀辰白锦瑟〕〔墨肆年白锦瑟书名〕〔龙庭之主〕〔九州战少 宁北苏清〕〔血蓑衣〕〔凤凰珞〕〔宁北布衣〕〔莫晓蝶与陆晨旭〕〔叶辰王佳珧〕〔江湖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0章 碧海连天(二) //
    !

    柳尘缘寻思道:“这到底是谁人把这东西放在我怀中的?”柳尘缘心想自己今日只跟雷衡三人还有周达一起而已,只有周达最近自己身。柳尘缘再想刚才周达主动说要搜身,而汪直没有答应之事。柳尘缘前后思度,更觉得是周达可能最大。

    柳尘缘忖道:“莫非就是他陷害我?可是他为什么要陷害我呢?”柳尘缘想来想去也不明白,暗道:“此时当马上吧这东西还给真姐才是。”柳尘缘这么想,但又一想自己不知道易真真在何处,若是跟别人问起来有瓜田李下之嫌。这东西最好不要过了今晚,柳尘缘左右不是,前后为难,此时让其苦恼不已。

    柳尘缘将那红宝石金链放在怀中,自语道:“我就到外面的栏杆去,看看能不能遇到真姐。遇到了我就马上还给她。”

    柳尘缘走出了屋子,并无目的地随意来到一栏杆处,暗忖自己今日手气已经很差了,今晚运气可不要太差,只要能遇到易真真就谢天谢地了。

    此时已经是夜晚,农历正是十五,众人几乎一天都在抵抗着这暴风雨的侵袭,眼下都已十分疲劳,全都睡去了,柳尘缘看不见一个人出来,心想该不是自己不会遇到易真真了吧?柳尘缘不敢去问,此时心里十分纠结。柳尘缘在倚靠这栏杆茫然伫立这,忽然听见一阵琴声响起,柳尘缘听那琴声动听,心道:“莫非这是真姐弹奏的琴?”又想易真真可是习武之人,应当不会去练这需要专心细致的玩意。

    但想这也不应该是母亲秦若烟谈的,母亲此时和汪直在船顶的屋子里歇息,不可能在此处。

    柳尘缘忖罢轻轻说了声:“是真姐么?”这琴声忽然停下,一女子低声道:“是柳尘缘么?”说完打开了窗户,柳尘缘见是易真真,潇然一笑道:“真姐,真的是你,柳尘缘正要找你。”易真真道:“你居然有事找我,进来说吧。”

    柳尘缘本要犹豫,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如此对易真真多有不好。但想这事情在这里又不好说,只能到屋里去,只要自己行得正,何必在乎人言。

    柳尘缘绕了个弯,来到易真真的屋子门前,易真真将门打开,道:“进来吧。”柳尘缘来到易真真的闺房,房子里点了两根蜡烛。有一琴,一桌,两个凳子。柳尘缘大地方来到那椅子上坐下,道:“真姐先关门。”

    易真真将门关闭,问道:“尘缘有什么事情么?”

    柳尘缘道:“真姐,你信柳尘缘么?”易真真笑道:“你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叫我怎么回答,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尘缘索性拿出那链子,道:“我就直说了,这东西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是谁人放到了我的怀里。”易真真若有所思,然后小声地问道:“尘缘,你今天跟谁人在一起?可有周达在?”柳尘缘道:“有,我跟他们一道赌钱玩。”

    易真真道:“兴许就是他了,此人号称‘一手快’,定是他乘你不注意的时候放在你怀中的。”柳尘缘皱眉道:“可是我跟周达兄弟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这么来做?”

    易真真道:“此人一直恋着我,只是我不喜欢他罢了。他定是见我对你好些,便想要对付你。”柳尘缘道:“此人真是奇怪。”

    易真真道:“我信你不是个偷东西的贼人,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此事?对了,你来这里没有几日,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柳尘缘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到了琴声,暗想除了真姐,这里也无人能够弹出这美妙琴曲来了。”再嘿然而道,“想不到真姐不仅会武艺,还会琴艺。刚才柳尘缘还在犹豫这人到底是不是真姐。”易真真被柳尘缘这一番夸赞,显得不好意思,道:“我这琴艺再普通不过了,哪有尘缘你说的那么好。”柳尘缘指着那金链子道:“柳尘缘并没有说假话,对了,眼下我只是把这事情说给真姐知道,事情说完了,柳尘缘也该走了。”

    易真真道:“尘缘你拿来这东西,姐姐我还没有感谢你。”

    柳尘缘道:“只要真姐相信柳尘缘不是小偷,柳尘缘就感激不尽了。”易真真道:“你初来乍到,连我住哪里都不清楚,这东西怎么回是你拿的。那个周达,我非告诉义父不可。”柳尘缘急忙道:“真姐不可这样。”

    易真真不解道:“为何不可,我可不喜欢这人,此时正好借着事情让义父赶他走。”柳尘缘道:“我看此事还是不说为好,大家在一起,不是抬头见就是低头见,所以心里有了芥蒂之后,大家就不好相处了。”

    易真真道:“你倒是大度,难道你不怕到时候他继续害你?”

    柳尘缘道:“此事过去了,想必他也知道我们没有与他计较,我想其定不会再来害我了。”

    易真真道:“尘缘你的心地倒是善良,若是我此事可不行。”说着拿出一茶盒,“尘缘,姐姐请你喝茶,这个可是扶桑最好的茶,你之前喝过吗?”话一出就觉不该,这茶叶十分名贵,且产地不在明朝,柳尘缘之前怎么会喝过呢。柳尘缘道:“没有。”

    易真真道:“若是喝过了我们就和扶桑的茶,既然没有我们就喝这。”说着来到茶几边,开始煮水泡茶。这时一个丫环小蕊走进来,见屋子里多了男子,心下奇怪不已,要知道易真真的屋子从来不能有男子进来,就算是汪直也须得小蕊去传话,莫不是易真真受到了这柳尘缘的胁迫,对了,看这柳尘缘之前的打扮,就是一个穷酸至极的人,品性定好不到哪里去。这小蕊也是以貌取人,她对柳尘缘道:“你怎么进来了,小姐,这是?”

    易真真喝止道:“难道你长大这是柳尘缘么,他进来我这怎么了?休要无礼,到时候莫要教他人见笑了”小蕊道:“小蕊估计小姐到了沐浴的时间了,所以小蕊才来这里伺候。”

    易真真道:“你先去歇息吧,这里不要你伺候了。到时候我若要沐浴,会去叫你的。”小蕊见易真真的神情没有半点不悦,心里道:“这男子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看来小姐定是欢喜此人,不然也不会如此。”小蕊道了声“是”就走出了易真真的屋子外。

    易真真道:“今晚姐姐就和弟弟多喝几杯茶。”柳尘缘看着易真真在微扇柴火煮水,心中想起了死去的滕碧玉来,柳尘缘心道:“碧玉,你定投胎转世,,当投在一个富贵人家,命途可不要再那么苦楚。”

    柳尘缘看着易真真的背身,享受着眼前平静温馨的氛围。在微火细光中,易真真回眸对柳尘缘笑道:“水就要开了,马上就好了。你可这点这是什么茶么?”

    柳尘缘道:“不知。”易真真道:“这是扶桑最好的茶,叫雨露。”说着开始她介绍这玉露茶来了,“玉露作为日本茶中最高级的茶品,对茶树要求极高,一百颗茶树中可能难有一颗合适的。茶树发芽前二十天,茶农就会搭起稻草,小心保护茶树的顶端,阻挡阳光,使得新芽柔软。将嫩芽采下,以高温蒸汽杀青后,急速冷却,再揉成细长的茶叶。

    虽身为绿茶,但玉露的涩味较少,茶汤清澄,甘甜柔和。这一点茶叶可要不少银子哩,这一点花了我三百两的银子。”

    柳尘缘道:“这么说来柳尘缘是有口福了。”说完暗想着这茶叶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何会这么贵,且自己今天的事情易真真能够相信自己,当是自己去感谢易真真才是,而眼下的事情却完全相反了。

    柳尘缘来到窗口,打开了窗户,此时是夜晚。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柳尘缘心道:“碧玉,你也在看着这明月么?”

    柳尘缘的思绪不由去到与滕碧玉相处的时光里,那些情景一幕幕闪过,滕碧玉对自己的关心无微不至,而自己对其却从未多有关心,此时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这遗憾了,柳尘缘心中暗责不已。水沸声传来,易真真拿着热气腾升的水壶,将水倒入茶壶里,然后斟茶两杯,两人举杯饮茶,易真真问道:“这茶如何。”

    柳尘缘不懂品茶所以对此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出于礼貌地回道:“这茶味道不错。”此时隐约听见一女声传来:“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依。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心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原来汪直和秦若烟的房间在这大船顶上,两人今晚聊得欢喜,汪直就让秦若烟唱起当年两人第一次见面的词曲《玉女摇仙佩》,秦若烟也有了兴致,就温歌了一曲。

    本来他们在这大船的高处,只要有些许海风别人根本就不会听见,但此时海面却出奇的平静,所以这歌声让柳尘缘和易真真听得清清楚楚。

    这秦若烟的声音清美婉动,易真真听得不由得呆住了,道:“这词写得真好。”柳尘缘脸色黯然,道:“这是柳永的《玉女摇仙佩》,想来应该是我母亲所唱。”

    易真真一愣,以为柳尘缘是在意秦若烟过去歌姬的身份,之前汪直曾跟她提过秦若烟的事情,所以她对此略有所知。殊不知这柳尘缘是因为想起了滕碧玉之事才会如此黯然,而非她想的那样缘故。

    柳尘缘叹道:“词人黄裳曾经评价柳永的诗词,说其:‘典雅文华,无所不有。欢声和气,洋溢道路之间,动植咸若。令人歌柳词,闻其声,听其词,如丁斯时,使人慨然有感。’我当时读到此处,心里对黄裳的看法难说是否,而如今的感受确实是如此,这柳永还真是不一般的词人。”

    易真真见柳尘缘眉头紧锁,心里不由得暗暗揣度道:“看他脸色黯然,想来是在意其母歌姬的身份,哎,这世上那个男子不在乎这呢?往下往后就不说这话题了。”易真真不想让柳尘缘一直沉溺于苦楚之中,所以她有意岔开话题道:“尘缘,以后我叫你缘弟可好?”柳尘缘道:“我年纪本就小些,这有何不可。”

    易真真道:“缘弟年纪虽小些,但是学识可是不少,姐姐都不知道那柳永和黄裳是谁人。”

    柳尘缘笑道:“我只是多读了一些书罢了,说不上有什么学识。”说着举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易真真亦举杯一饮而尽,他举起粉袖拭去嘴角的茶水,道:“这茶叶还可以一泡么?”

    易真真道:“当然可以。其实这茶不应该这么喝,不过这里是船上,也不那么讲究了。”说着给了两人面前的杯子里倒上了热水。

    这时候小蕊的声音传来道:“小姐,有人来找。”易真真道:“谁人?”小蕊道:“说是帮助让他来找你的。”易真真对柳尘缘笑道:“义父定是来问那东西究竟找到了没有。”说着对小蕊道:“有什么事情让他在外面说就是了。”

    接着一个男声在外面道:“奉帮主之命,特来询问小姐那东西是否找到?”院子中听得此人的声音就是周达,易真真一脸嫌恶,小声对柳尘缘道:“这人就是周达。他肯定想要进来。”话音刚落,果然就听见周达道:“小姐,本人可否进去。”

    易真真道:“不必了,东西已经找到了,你去告诉义父,是易真真忘记了,东西一直在真真的身上,弄了一出骑驴找驴的麻烦事,请义父恕罪。”

    周达道:“好,既然如此周达就去转达。”说着传来了周达离开的脚步声。易真真道:“此人我就不喜欢,现在发生了这件事情,他更是让我厌恶了。”

    一会,柳尘缘喝下了手中的那杯茶后,对易真真道:“真姐,柳尘缘要去歇息了。”易真真道:“缘弟,你若是懂得很多诗词,有时间可否来教教姐姐。”柳尘缘道:“好,这海上大多无事,到时候柳尘缘会来教姐姐的。”说着就离开了易真真的屋子。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