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3章 月夜战书(一)&.
    !

    且说当时汪直见鬼二和伸三带树一的尸体离开之后,睡意全无的他让柳尘缘陪其在船头站着。

    汪直道:“明日就要到岸了,看这时间,明日正好是那些扶桑人人等我前去供货的日子。”

    柳尘缘道:“不知道父亲一般买卖什么货物?”

    汪直道:“你应该知道前朝的郑和。”

    柳尘缘道:“此人当然知道,此人七下西洋,扬大明国威。”

    汪直道:“你父亲可没有朝廷支持,我到西洋去,主要是用大明的瓷器茶叶跟洋人换来火枪,然后再卖给那些扶桑人,当然,一些瓷器也会卖给扶桑人,但是扶桑人可没有西洋人那般多的金银,大多数的瓷器都卖给了那些西洋人。”

    柳尘缘道:“看来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不然父亲也不会如此。”

    汪直道:“不错,可是明日我却有些为难,要知道那上泉和松浦可是父亲的两大客户。”柳尘缘知道汪直为何为难,道:“父亲是不是想说今晚发生的事情是那上泉家族的人做的?”

    汪直不想柳尘缘如此聪明,道:“不错,我是扶桑这条线上唯一的货船,到时候不管是松浦家族之人还是上泉家族之人,都会来我这购买所需的货物,看来你也知道是谁人是此事的主谋,那尘缘你说说,对于此事我当不当跟上泉家族的人明说了?”

    柳尘缘道:“若是到那时候,我想此事父亲还是最好不直说,只要点到为止就好。”

    汪直微笑地看着柳尘缘,继问道:“你的想法和我的完全不一样,你说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柳尘缘道:“父亲想要撕破脸皮,无外乎是碍于自己的面子,但是父亲如果不说却能够最好地去获取利益,一来那上泉家族之人并非傻子,其见父亲点到,就知道父亲已经看穿了此时,此时是在对上泉家族网开一面,我想他们以后绝不会再有此事了。二来有那松浦家族之人与之抗衡,只要父亲在货物的供给上有所偏私,那么松浦家族最终会击败上泉家族。到时候父亲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好,这样不是很好么。”

    汪直哈哈一笑道:“你说的很对,再说这样也算是帮助了你师妹,不错不错。”

    柳尘缘笑了笑,说道自己的小师妹花楚楚,自己确实有意相帮,只是不好明说罢了。此时汪直似乎已经想好,道:“我准备就按照你说的办。”

    忽然一声“大事不好了”传来,柳尘缘和汪直同时扭头看去。

    只见这时毛海峰匆匆忙忙地走来道:“义父,大事不好了?”

    汪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这么紧张?”毛海峰气喘吁吁,言语嗫嚅,道:“义父,我们有十几只船的货物被劫了,好连同被带走了几十个弟兄。”

    汪直一听登时大怒,喝骂道:“看看你们做的这是什么事?”毛海峰头都不敢抬,道:“今天白天的时候一场暴风雨使得大家过于劳累,而且此事之前也从未发生过,大家不免失了警觉。所以对方趁着夜色,劫持了我们十三条船,这让我们损失可是不小。”汪直听到“损失不小”四个字,再怒道:“你知道就好。”

    毛海峰被骂的战战兢兢,他拿过一封信,道:“义父,这是对方留下的一封信。”汪直不耐烦道:“他们居然还留下了信件,这不是挑衅事什么?你快念。”

    毛海峰就着月光念道:“今夜子时,使者前来,共商大事。”

    汪直道:“此人是在给我下马威么?我倒是想看看这些人要干什么,毛海峰你传令下去,大家做好准备,就在此船大厅等候对方派来的使者。”毛海峰急忙下去了。

    柳尘缘道:“父亲,看来那些人是有备而来的。”

    汪直道:“他们是谁,为何要如此。”

    柳尘缘道:“他们是谁这不清楚,但是他们为何如此,父亲应该知道。”汪直看了看柳尘缘,苦笑道:“我还真的不知道。”

    柳尘缘道:“父亲这般,获利极多,他人怎么能够不眼红,那些人如此不外乎想要分一杯羹而已。父亲的势力极大,由此观之,对方的势力也不小,他们自问在实力够与父亲叫板。”汪直笑道:“看来我这儿子很聪明,那毛海峰可不及你。待会我们一道去看看。”柳尘缘道:“好。”

    汪直道:“今日若不是你,恐怕易真真就要被掳去,你可是立下大功了。”柳尘缘笑道:“一家人此乃本分之事。”

    汪直意味深长地笑道:“那易真真和毛海峰是义女义子,论亲疏自然不如你亲近。那易真真也到了当嫁的年龄了。”

    柳尘缘听动了汪直的话里之意思,暗想易真真是不是跟汪直说了这事,道:“柳尘缘刚才只是为了相救真姐,并非是要……”汪直打断道:“此乃缘分,你们并无半点血缘,此事有何不可,今日发生之事可是让她心悸,我想你还是快去看看她吧。”汪直说着走开了。

    柳尘缘想起刚才的发生的事情,自己无意间看到了易真真的身子,此时一想心中竟然会有些意乱心热。柳尘缘暗骂自己混蛋,一时间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易真真的屋子。柳尘缘虽然心里犹豫不决,但是却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易真真的屋子外,易真真似乎觉察了脚步声,问道:“是柳尘缘么。”柳尘缘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门外,忽然屋门打开,易真真道:“怎么不回答我。”说着将柳尘缘拉近屋子里,关上门后就紧紧地搂着柳尘缘。

    易真真如此大胆的行为让柳尘缘始料不及,他只是瞪大了眼睛,不知如何。一会,柳尘缘才道:“真姐,你没事吧。”

    易真真道:“若是没有缘弟在,我可不敢想。”易真真搂得实在太紧,柳尘缘想要易真真放开自己一些,道:“真姐,这……”易真真知道柳尘缘要说什么,更是用力地搂着他,把脸埋入他颈下,有些乞求道:“缘弟,刚才人家的身子你都看见了,所以此时我什么都不抛开不计较了,缘弟你抱我起来可好。”

    柳尘缘的颈上被易真真如兰的气息撩动着,他此时已经有些迷乱。柳尘缘将易真真抱了起来,两人心内热火升腾,来到了床上行了一番云雨。

    易真真爱煞柳尘缘,她不顾一切地将身子献出,柳尘缘见易真真真情灼热,心下感动,云雨歇停,两人紧紧相拥。

    柳尘缘故意问道:“你说我父亲怎么会知道此事如此之细呢?”易真真脸红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当时跟义父说的时候,就告诉了我中意你之事。”柳尘缘装作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当时父亲说什么了?”

    易真真道:“义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了笑。兴许是见我终于有了中意之人而高兴吧。”柳尘缘故作沉思道:“你说我们是不是择日办个婚礼?”易真真点头道:“义父就你一个亲生儿子,此事哪里用你操心。”

    柳尘缘脸色黯然,道:“原来真姐之所以看上柳尘缘,是柳尘缘的父亲是碧海帮的帮主。”易真真急忙道:“不是不是。”说着忙不迭送上香吻,再道,“我从没这般欢喜一个人,你还是第一个,我说的是真心话哩。”

    柳尘缘笑道:“那可不,不然真姐也不会那么相信尘缘。”易真真知其说的是那宝石金链一事,她一拍柳尘缘,佯嗔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人家的心思了。还故意这样,害人家担心不已!”

    易真真道:“缘弟,你要去哪里?”柳尘缘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易真真道:“那些人也太大胆了些。哎,我累了,先睡了。”柳尘缘见易真真的样子,想来也只有在自己面前其才会显出这般可爱的模样。

    柳尘缘道:“真姐你先歇息,我上去看看。”柳尘缘说罢温柔地为易真真盖上被子,走出了屋子。

    一晃就到了子夜时分,汪直、柳尘缘、毛海峰、雷衡三人和周达等人都在大厅里坐着等候。汪直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酒水,水果等。这时一人前来禀告道:“帮主,有两人乘船而来。”汪直道:“让他们前来。”不到一刻,只见两个中年男子走来,一个生得身材高壮,剑眉英挺,另一个则是身子瘦削,尖嘴猴腮。这两人来到汪直跟前五步,两人同时拱手而道:“看来这便是汪帮主了。”

    汪直道:“正是,”然后伸手示意两人,“两位请坐吧。”这两人就在安排下就做。

    汪直道:“还不知道二位使者的高姓大名。”那高壮之人道:“在下郝仙石。”那身子瘦削之人道:“在下贾一德。”

    汪直道:“不知道你们主上是谁?”郝仙石道:“我帮帮主汪帮主自然是听过的,许海便是。”汪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许海是何许人也,只是出于礼节道:“略有耳闻。”

    那李庆扬起身道:“帮主,刚说正事了。”然后大步走出,道:“快说,你们把我们的那些弟兄怎么了,不然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郝仙石看也不看李庆扬,只是对汪直道:“汪帮主,此人也太没有礼貌了些,怎么如疯狗一般在狺狺狂吠呢?”李庆扬见郝仙石骂自己是狗,登时火起,拔剑道:“看我不杀了你。”汪直喝止道:“李庆扬,你给我下去,不得对他们无礼。”

    李庆扬心下火气虽盛,却不敢违逆汪直,他恨恨收剑,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神情很是不甘。

    汪直命人逐一倒酒,汪直把酒对郝仙石和贾一德道:“来者是客,有什么事情我们先喝了这杯酒再说。”汪直先一饮而尽,那郝仙石和贾一德也一饮而尽。汪直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道:“古人说得好,‘先礼后兵’,那现在汪直可就要实话直说了,我汪直和你们的许帮主从来没有过节,今日却劫走了我碧海帮的十三条船以及船上帮众三十几人,请问你们许帮主这是要为何啊?”

    郝仙石道:“汪帮主能够从一个纨绔子弟而取得今日的成就,实在了不起,这一点我们帮主可是十分佩服汪帮主的。”

    郝仙石并没有直接回答汪直的问题,反而说了一些牛头不搭马嘴的话。碧海帮之人都看着汪直,不想汪直被叫“纨绔子弟”倒也不生气,他淡然说道:“你们有话直说,大可不必如此拐弯抹角的,来此到底是那般?”

    贾一德道:“这海上的贸易可谓是一本万利,要知道我们巨龙帮也是一大海帮,不如我们合作,这样岂不是更好?只要汪帮主肯听令我们许帮主,那以后我们是财源不断了。”

    这个时候毛海峰来到汪直耳边附耳说了一会,那汪直示意毛海峰下去,然后道:“我碧海帮和你巨龙帮不同,你们巨龙帮之前靠的是打家劫舍发的家,后来被大明给击败了,如今想要如此,只是你们帮主想要另谋一条生路罢了,而且还要我汪直听令于你们帮主,这可是不能答应的。告诉你们帮主,这海上贸易之事你们巨龙帮要做就自己去做,不要跟我汪直搭上什么关系。”

    雷衡道:“帮主说的不错,快把那十三条船给我送回来,还有那几十个弟兄,也要安然无恙地回来。”邓秋成道:“原来你们是因为走投无路才会如此,你以为你们如此,我们碧海帮就会听令就范么,你们帮主真是太天真了。”

    郝仙石一时语塞,这时候贾一德接过道:“这海上的贸易利益极大,看来汪帮主想要独占而不愿分一杯羹了。”

    汪直道:“这是我多年经营下来的,眼下你们帮主突然说要分一杯羹,这怎么可能?”

    贾一德微微一笑道:“汪帮主是生意人,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众人听了不免一惊,这贾一德在话中暗含威胁之意。

    只见汪直也微微一笑,道:“我汪直从未害怕过别人的威胁,就算刀山火海,我汪直也无所畏惧。”郝仙石道:“汪帮主言重了,我帮没有那个本事,算不得什么刀山火海,既然如此,也没有出乎意料,那我们就代我们许帮主向汪帮主下战书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