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4章 月夜战书(二) //
    !

    贾一德继而拿出一张纸,照着纸上的字一一说道:“碧海帮主,今闻双方合作无成,此事不成,倒也不怪,但世上之事,乃强者居之,此乃昭昭天道,你我一个月后,角逐海波!”这贾一德本就生得尖嘴猴腮,此时说话又故意阴阳怪气,那汪直听罢,立时大怒不已,知道这许帮主是有备而来,其早就料到自己会不答应此事,所以早早将战书写好了。

    汪直喝骂道:“你们二人胆敢不把我碧海帮放在眼里,气焰如此嚣张,来人!”贾一德道:“汪帮主何必动怒,如此未免有失帮主的身份?”

    汪直由大怒转为冷笑道:“是么?你们胆敢如此,我要是不把你们砍了,那才有失我帮主的身份。”

    贾一德道:“要杀我们也可以,在一个月后,我们好好打一场,汪帮主在战场上擒住我们,然后再杀了我们,那样才有面子不是。”

    汪直哈哈一笑道:“如此说来,我如今要是杀了你,倒是显得我汪直小器和胆怯了,好,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现在我就放你们一马,到时候我们战场相见。”一边的柳尘缘本想提醒汪直,其手下还有三十余人在对方手中之事,网不可因为动怒而害了手下的弟兄,但不想此时汪直突然改变主意了,柳尘缘只好在一边继续看着。

    那贾一德道:“这么说,汪帮主是应战了。”

    汪直道:“回去告诉你们许帮主,一个月之后,我一定会取了他的人头的。”说完突然大声而恨恨地道:“送客。”雷衡等人示意郝仙石和贾一德两人赶快离开。

    郝仙石道:“汪帮主,郝仙石还有一事要与商量。”

    汪直道:“什么事情?”

    郝仙石道:“帮主一直生气,倒忘记了自己的兄弟。”汪

    直这才想起自己手下的三十几个弟兄还在对方的手里,汪直道:“我怎么会忘记,你们到底想要如何?”

    此时那贾一德怪声怪气道:“要知道这些人没有死,可是费了我们不少的粮食,买粮食要花不少钱的呀,可是花了我们好几万的银子。”一边的柳尘缘见这人如此说话,心下很是不顺,其敢如此全是因为其手里有那三十几个兄弟,眼下就是明摆着要勒索钱财了。柳尘缘心道:“按照父亲的脾气,此事定不会答应。”汪直的脸色果然很难看,不想此时李庆扬倒是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今日你们以人质来要挟勒索,来我碧海帮很是显了一把嚣张气焰,看我不收拾你。”

    李庆扬说着便拔出长剑,一剑往贾一德的脖子上刺去,意在取了贾一德的性命。只见贾一德的身手极为迅捷,他快速地躲过了李庆扬的这一击,李庆扬转而将长剑刺向郝仙石,李庆扬本就对郝仙石有气,尤其是刚才郝仙石骂他是狗,李庆扬对此一直气愤难平,此时也正好借此撒气。

    只见郝仙石食中二指夹住了李庆扬的长剑剑尖且极为牢固,李庆扬手持剑柄丝毫动弹不得,那贾一德见状,快速来到李庆扬的身后,凌空就是一脚往李庆扬的脑袋踢去,李庆扬脑袋受了贾一德的这一击,整个人神情有些懵懂,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上。

    邓秋成拔剑而上,贾一德道:“那就来吧。”说罢迎上去,身子猛然一侧,左拳击打在邓秋成持剑右手的“合谷”、“偏历”两个穴位上,邓秋成被贾一德这一下弄得连剑也抓不住了,“哐当”一声,长剑掉落在地上。

    汪直对李庆扬和邓秋成道:“你们二人退下去。”李、邓两人心里虽然恼火,也不敢违逆汪直的指令。两人虽然退到一边,但是脸上尽是气愤之情。

    柳尘缘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两把长剑,分别递给李、邓二人。李、邓二人道:“有劳公子了。”

    柳尘缘安慰两人道:“这两人武功招式极为怪异,两位因此败阵也不丢人,你们大可不必为此动怒。”

    李庆扬对柳尘缘苦笑道:“让公子你见笑了。”

    柳尘缘道:“何见笑之有。”那郝仙石见状,便有意取笑李、邓二人,道:“既然是练剑之人,可是你们连剑也抓不稳,枉练了这么多年的剑术。”汪直道:“看不出来,你们的武艺确实不错。”

    贾一德哈哈一笑,对汪直道:“多谢汪帮主的夸奖。我知道汪帮主纵横多年,今日之事定让汪帮主很是愤愤,心里怒气难平,要不这样吧,今日你们碧海帮之人若是能够了我们二人,那三十几位碧海帮的弟兄我们就立刻送回。当然,若是碧海帮帮中无人,尽是孬货,汪帮主大可以亲自前来赐教我二人。”

    贾一德知道汪直的武功厉害,所以此话就是让汪直不好出手,因为一旦出手,就等于折损了碧海帮的赫赫声名。

    柳尘缘心道:“此人定是知道父亲的本事,不然也不会如此,以让父亲不好亲自出手。”

    那一边的雷衡冷笑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这么来吧,让你看看我碧海帮的本事。”

    贾一德道:“好,你大可以再找一人相助你。”雷衡道:“不必了,你们二人一道来就是了。”雷衡长剑使出,攻向两人。

    雷衡刚才在李庆扬和邓秋成两人于之大都的时候,其在一边留心观战,心知这两人的武功一快一慢,贾一德是先发制人,郝仙石则是后发制人,且二人的招式十分诡异,如此二人自己是难以击败的,但是贾一德击败邓秋成的时候,其用的是击打穴位之法,这让雷衡心里一个激灵,暗想此时自己的长剑唯有攻取两人的身上要穴就可取胜,不必与之纠结招式。此时是贾一德率先出招,郝仙石则是在其后不懂,雷衡长剑簌簌,也不管贾一德的招式如何,一旦其正面面对自己,就攻击他的“人中”、“天突”、“紫宫”、“膻中”、“鸠尾”、“中脘”、“关元”等要穴,若是贾一德背面值,则是攻击其“大椎”、“身柱”、“神道”、“至阳”、“中枢”、“命门”、“阳关”等穴道。贾一德见自己不管怎么出招,雷衡都是以剑剑尖对自己的身上要穴,根本不顾死活。

    贾一德屡屡被逼停转而换其他招式,其对郝仙石道:“此人的打法你看见了没,还不快来帮忙。”雷衡逼得贾一德如此,那邓秋成和李庆扬看得大是解气,道:“好,看他还嚣张否。”观战的碧海帮帮众也一齐喝彩。贾一德嘴上也不饶,骂道:“喝个什么彩,你们都以为他能够取胜么?”此时郝仙石也来围攻雷衡,雷衡也不纠缠,只要不让郝、贾二人形成前后围攻的态势自己就不会败阵。

    一边观战的柳尘缘心道:“看来这雷衡是想要以刺对方的身子要穴来应对两人的奇怪招式,这武功的速度不及之时,这也算是一种办法。”

    柳尘缘看着贾一德和郝仙石的招式,两人招式似的越多,柳尘缘就更加疑惑,眼见这两人使出的拳脚武功,皆是和《道衍兵术》中的拳脚招式极为相似,刚才那贾一德就逐一使出了“望尘追迹”、“空中楼阁”、“飞云穿连”、“月色千山”四个招式是一实一虚,一实一虚的循环招式,以此来迷惑雷衡,只不过雷衡虚实不吃,以死相搏,而贾一德却不敢以性命相搏,所以他对此只能躲闪之外,对雷衡的打法根本无可奈何。

    柳尘缘的记忆过人,而且还完全习练了《道衍兵术》,其中的招数他记得清清楚楚。至于郝仙石和贾一德如何学过这几门功夫,柳尘缘自是无法知晓,但看这两人运用这拳法、脚之法,那显然就是《道衍兵术》的套路。

    柳尘缘暗道:“看这两人的武功招式,莫不是这两人学过《道衍兵术》?”

    其实这郝仙石和贾一德本是两个市井无赖之徒,后来两人遇到一癫僧,这癫僧本是出自富贵人家,本名郑铮,这郑铮出生于富家,每日生活无忧,却不曾想好好的日子突遭变故,一日家中强盗遭劫,郑铮全家尽被强盗屠杀,那日一位郑铮正好不在家中,所以此劫后家里唯其一人存活,这郑铮埋葬了家人之后就流落在街头,他为了报仇只好隐姓埋名,辗转多日后最终拜入少林寺门下,他每日练武苦苦,因为其进入少林寺之时向少林寺隐瞒了自己的家事,所以少林寺之人对其也没有多虑,只是当其是一个极为喜好武艺之人,这等人和事在少林寺的众位弟子中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为奇。所以这郑铮就在少林寺苦练了十余年的武艺,武艺大进,在其进入少林寺第十二年的某一天,少林寺之人突然发现这郑铮不见了踪影,多日之后也不见回来,时间一久,也不念这事了。

    原来这郑铮是找那些强盗寻仇去了,他自认自己的武功已经足以斩杀那些强盗,所以就来了个不辞而别。郑铮找到并如愿杀尽了这伙强盗,他还将这些强盗的人头带到家人的墓地之前去祭祀,这十几年的隐忍和憋屈,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如今一朝得释,郑铮过度狂喜,不想突然间体内真气逆行,开始走火入魔了,这郑铮本就是怀着满心的怨恨之气在习武,这本是习武大忌,其能够进入少林寺习练十几年的武艺而无恙,已经是万幸了,加上复仇后的过度狂喜,两者相冲,就此使其走火入魔,开始变得疯疯癫癫起来,后来郑铮遇到了郝仙石和贾一德。这两人本是市井无赖,但是见了郑铮这疯和尚,不知为何心里突发善心,两人好好照顾了这郑铮几日,郑铮虽然疯癫,但是心里对着两人极为感谢,一日清醒的时候只好教导两人一些身法和武艺,以作报答。

    这郑铮因为家人被害,他长年在少林寺里习练的皆是一些狠辣实用的的招式,这和道衍圣僧选取狠辣实用的招式进入《道衍兵术》的原因完全不同,但是殊途同归,使得柳尘缘误会二人学了《道衍兵术》之中的武功。在郑铮的指点下,郝仙石和贾一德两人学的了一些上等武艺。那郝仙石身子厚壮,学得下盘坚实的法门,而贾一德身子较为轻盈,所以其轻功习练得十分了得。但两人的拳脚招式基本是一致的。

    此时但见两人仍在围攻雷衡,雷衡渐渐难以招架,就在一刹那间,郝仙石迟滞了雷衡一招,贾一德顺势而去,一拳打中了雷衡的左胸,要不是雷衡的长剑护着中宫,使得贾一德不敢直攻其胸口死穴,要不然这一拳足以要了雷衡的性命。

    雷衡虽然被这贾一德的这一拳打得身子退后,但是贾一德并没有想要放过雷衡的打算,他凌空而起,一脚就向雷衡飞踢而去。柳尘缘快步而出,快速地来到雷衡的身后,顺势将其拉到一边,此时贾一德一脚踢来,柳尘缘伸手抓住贾一德的脚踝,向上顺势一甩。贾一德空中翻腾一圈后稳稳落地。

    即便如此,碧海帮之人都知道雷衡已经败阵。贾一德看着碧海帮的帮众以及李庆扬和邓秋成两人,放声大笑起来,道:“你们怎么不喝彩了?”说罢对汪直道:“汪帮主,看来你们碧海帮真是无人了,不如这样,只要汪帮主肯赐教几招,不管胜负,我们都将那三十人送回碧海帮,那赎金我们也不要了,汪帮主,此事对你可是稳赚不赔的,你看如何啊?”

    贾一德极尽羞辱之能事,若汪直动手,则是承认碧海帮无人,若不动手,就得交赎金,此时汪直无论进退,都不得好。此时碧海帮中的最强之人雷衡被打败,碧海帮众人都有些丧气。

    柳尘缘道:“《道衍兵术》的中的武功再习练一些身法,的确是难以被击败,但是并非不败的武功,你们二人今日已经出了风头,还要咄咄逼人?要知道逼人太甚,终究是不好的。”郝仙石和贾一德不知道柳尘缘口中的《道衍兵术》是什么,郝仙石道:“什么《道衍兵术》,你说什么呢?”柳尘缘心知这《道衍兵术》从永乐朝开始就被禁了,这两人不跟承认也不奇怪。柳尘缘攻向郝仙石和贾一德,他逐一使出那四个招式,口中也逐一说道:“‘望尘追迹’、‘空中楼阁’、‘飞云穿连’、‘月色千山’。”

    柳尘缘招式使出,立刻收手,对两人道:“我说的可对?”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