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幻之战神归来〕〔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都市仙尊洛尘〕〔超级大美食商〕〔林凡〕〔最似阳光照流年顾〕〔顾九夭〕〔逆道天尊〕〔慕安歌〕〔楚菲〕〔我娘子天下第一〕〔陈宁宋娉婷的最新〕〔陈宁宋娉婷〕〔暗黑神尊〕〔战龙临门陈宁宋娉〕〔镇天神婿〕〔少帅临门〕〔王牌神婿〕〔我,成了祖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5章 月夜战书(三).
    !

    汪直见柳尘缘使出和贾一德一样的招式,心下吃惊,遂以为这柳尘缘是有目过能记的本事,汪直暗道:“看来尘缘的武功根基,是十分扎实的。”那雷衡三人亦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柳尘缘为何会这些招式。

    贾一德心中一惊,道:“你怎么会知道我武功招式?”一转念间,立即恍然大悟过来:“莫非你也遇到了那个疯癫的和尚?”

    贾一德见柳尘缘只不过二十来岁,若是和自己一样遇到了那疯和尚,自己年纪较大,习武自然较久,料想柳尘缘若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那么其武功再如何高超也不至于高于自己,自己也不用去畏惧柳尘缘。贾一德见柳尘缘不语,误以为柳尘缘是默认了此事,当下微笑道:“这么说来我们的同门师兄弟了。”

    柳尘缘忽然大怒道:“谁跟你是同门师兄弟。”说着对汪直道:“父亲,”

    原来柳尘缘误以为贾一德是在骂孤广城是疯和尚,殊不知贾一德说的其实是那郑铮而已。郝仙石和贾一德心中皆到这柳尘缘叫汪直是父亲,那么就不可能是那疯和尚郑铮的徒弟了,自然也不是自己的同门师弟。

    郝仙石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柳尘缘道:“事先我们要讲清楚,若是你们输了,就马上将碧海帮的三十几个兄弟安然送回来。若是我输了,那我们就给你们赎金。你们两人一起来就是了。”

    贾一德率先来攻,一记“绝魂冲刺”的拳招打出,柳尘缘轻轻闪过,贾一德拳头击中了一立柱,发出了一声闷声,可见其威力之大。柳尘缘长年习武,此时已经将自身的武艺和真力融合,身法和步法相调,草原一战之下,其对相搏打斗之事心里已经无所畏惧,所以此时反而游刃有余。

    柳尘缘道:“功夫不错,你这是‘绝魂冲刺’你也来试一试。”说着身子略微后退,突然急冲而去,正是贾一德刚才所使的“绝魂冲刺”,贾一德惶恐之间堪堪避过,继而看见柳尘缘的拳头打在其身后的一个小鼎之上,这小鼎虽然没有千斤,但两三百斤还是有的,仍是被柳尘缘打得滑动了十余米方才停下。此时不仅是碧海帮众人瞠目结舌,几乎惊掉了下巴,就连汪直也瞪大了眼睛,暗暗大赞柳尘缘的武艺。

    贾一德感到柳尘缘的这一拳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都远在自己之上。贾一德回头看了看郝仙石,两人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都明白这柳尘缘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

    郝仙石笑道:“刚才你说我们不是同门师兄弟,此时为何要用我们同门的招式呢?”一边的雷衡大声骂道:“用什么武功招式不行,你们这样说法,恐怕是胜之不武了吧?看来你们用言语挤兑他人的功夫也是不差啊!比你们的武功强得太多了。”

    雷衡一语中的,说中了郝仙石的想法,郝仙石没有贾一德善言,刚才他一看柳尘缘使出的招式,就知道自己和贾一德两人没有击败柳尘缘的绝对把握,所以就用言语相激,让柳尘缘用其它招式来对,这般兴许还有可能取胜。

    柳尘缘怎么会不明白郝仙石的用意,他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道衍兵术》里的武功。郝仙石道:“好。”说着与贾一德一同而上,柳尘缘眼见两人拳头杀到,柳尘缘认得那郝仙石使出的是“寒花初放”,而贾一德使出的是“梅花落雪”,这两招式一上一下,封死了柳尘缘的进退,若是普通人,这一记根本无可避过,但是柳尘缘的身法极为快速,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以快速的身法躲避,这是唯一的破解之道。

    柳尘缘将轻功使到极致,也不出一招一式,而是用刚才雷衡对付两人的办法,柳尘缘食指轻点,先是依次点在贾一德左手的“孔最”、“曲池”、“天府”三个穴道,然后在点到郝仙石右手的“外关”、“四渎”、“小海”三个穴道,两人被柳尘缘这一下弄得手臂发麻,柳尘缘双掌轻轻推出,迫使两人退步而去。

    柳尘缘也不紧跟,反而收招站立。

    柳尘缘道:“你们输了。”雷衡已经看出了柳尘缘的意图,只是因为自己实力有限,难以将想法化作现实,他赞道:“尘缘兄弟,好样的。”说着对郝仙石和贾一德道:“你们还不认输么?”

    郝仙石道:“什么认输,你这是什么武功招式?莫非是其它门派的‘江郎才尽’?”贾一德道:“什么‘江郎才尽’,我看是‘狼狈逃窜’才是。”

    此时不仅是雷衡看出了郝仙石和贾一德已经败阵,一边的汪直也看得清楚,他见着两人还在嘴硬,便对柳尘缘道:“尘缘,你使得招数太怪异,那些人见识短浅,可不认得,既然别人不认输,那就继续斗下去就是了。

    既然别人臭不要脸,那你就不要给脸了,热脸贴着冷屁股的事情做了可是很难受的,此时不是么?。”汪直也在故意出言讥讽,同时暗示柳尘缘要好好地去教训这两人。

    柳尘缘没有料到这两人会不认输,要知道刚才自己劲力稍大一些,这两人的手臂就要好几天都难以动弹了,柳尘缘听了汪直的话,摇头苦笑,对郝、贾两人道:“那好,我就先出招了。”说着胡乱使出一招,向两人打去。贾一德见柳尘缘这招式平平,且直上而来,其铁拳一拳击出,继而拳头变爪,抓住了柳尘缘的左肩,贾一德心下大喜,这一抓虽没有千斤之力,但自问还是能够将柳尘缘的手臂给卸下来,贾一德哈得意地哈哈一笑,道:“这回是谁输了?”此时郝仙石也要杀到,料想柳尘缘无论如何也要败阵了。

    哪知柳尘缘的内功远远高于贾一德的估计,贾一德正要施力,却感到自己根本无法奈何柳尘缘,贾一德剑柳尘缘不吃自己这一抓,此时郝仙石就要打来,他连自己看都不看,贾一德心下怒火生气,尽了全力狠猛一抓,只觉得柳尘缘的肩膀生硬,自己指骨生疼。其实这就是柳尘缘的办法,先定住贾一德,让郝仙石误以为自己被制住,继而毫无防备地出招相攻。只见柳尘缘右手打出一掌,正是《北斗龙元功》里的“玉衡掌”,柳尘缘不想取郝仙石的性命,只出了三层内力,这一掌实实打在郝仙石的胸口,郝仙石觉得自己的胸口就如中了闷棍一般,他吐出一口血,向后飞去。

    贾一德趁机给了柳尘缘胸口一拳,柳尘缘猛一发力,挣脱了贾一德的铁爪。贾一德见他吃了自己全力一拳却像无事一般,不由得暗自惊异柳尘缘的内力。此时他不敢纠缠,立刻退出了九步之外。

    若是平时,柳尘缘面对此情形就会马上收手,但是刚才贾一德不肯认输,所以柳尘缘就想要其亲口认输才行,柳尘缘当头就是一掌拍去,这一掌乃是是《北斗龙元功》里的“天权掌”,这“天权掌”迅猛无比。贾一德心下大骇,他脚下奔跨,尽全力避开了这一掌,柳尘缘这第一掌扑了个空,他微微一笑,继而又是一掌拍出,乃是“天枢掌”,贾一德无可奈何只得继续游走闪避这一掌。

    柳尘缘左右出掌,他出掌的速度极快,片刻之间就打出了几十掌,柳尘缘不想取贾一德的性命,只是想要以掌法消耗贾一德的内力,继而逼迫贾一德当场认输。柳尘缘掌法不断,汪直等均看得瞠目结舌,毕竟柳尘缘使出的掌法连汪直都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那邓秋成对雷衡悄声说道:“师兄,今日我们算是见识到了尘缘兄弟的武功,你说这江湖上还有比其武功更高的么?”

    雷衡道:“尘缘兄弟的武功的确了不起,今日看来是胜算在手了。”

    贾一德步履渐慢,柳尘缘突然不再出掌,反而是快步而上,那贾一德一位柳尘缘会继续出掌,已经做好了躲闪的准备,不想来参与突然快步袭来,一愣神之间柳尘缘已经杀到,自己避无可避,胜负就在这一晃之间,柳尘缘依次点在贾一德左手的“孔最”、“曲池”、“天府”三个穴道,柳尘缘有意加大了力度,让贾一德的左手不能一阵痛麻,柳尘缘已经决意痛打落水狗,他就要伸手抓住贾一德的左肩,就在柳尘缘还要出招的时候,贾一德用尽全力闪避一边,道:“停手吧。”

    柳尘缘也不再追击,他马上收手,问道:“现在你可是真正认输了么?”

    贾一德虽然满是不甘,但此时胜负明显,也不好再嘴硬,回道:“碧海帮确实是藏龙卧虎,今日算是输了,我等心服口服。”汪直道:“既然你当场认输,且输的心服口服那之前的约定可算数?”

    贾一德哈哈一笑道:“当然算数。”说着服气了郝仙石,道:“明日他们就会安然无恙地回来。”说完两人缓步而去。

    汪直来到柳尘缘的身边,拍了拍柳尘缘的肩膀,赞道:“我的好儿子,今日你是立下大功了,若没有你,今日之事恐怕就难办了。”

    柳尘缘问道:“父亲,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汪直道:“我只是略微知道他们是巨龙帮之人,之前被大明所击败,其他的详细我也不清楚。”柳尘缘道:“父亲已经答应一个月后的交战,所以对方之事还是要清楚才好。”

    汪直道:“当然,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我想到一处去了。”说着对毛海峰道:“你跟着他们前去,将那三十几个兄弟带回来。”

    毛海峰道:“是义父。”说着就要前去,汪直道:“慢着,还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好?”

    毛海峰道:“义父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汪直道:“你打探一下这些人的底细,特别是那许帮主,我想知道此人是什么来头。”

    毛海峰道:“是。”说着便马上带周达以及其他几十人,追上贾一德和郝仙石,贾一德误以为毛海峰带人前来阻拦,道:“你这是什么阵势?”

    毛海峰道:“奉帮主之命与你们一道前去,将三十几个兄弟给带回来。”

    贾一德道:“同坐否?”毛海峰道:“我碧海帮有的是船,走吧!”毛海峰等人开了一条船,跟着贾一德和郝仙石的船而去了。

    且说毛海峰行船半日,终于来到了巨龙帮所在的地方,这巨龙帮所在是一不大不小的无名海岛,岛上有木制的房屋,海面上皆是巨龙帮的船只,这些船只倒是不大,不像碧海帮的船只为了长途旅行运送货物,最小的船只都比这巨龙帮的大上两三倍。

    因为是以运送货物为主,所以每条船只安排了两至三人而已,不然被巨龙帮抓来之人将不止三十余人。靠岸之后,贾一德对毛海峰等人道:“你稍等片刻,我去通报帮主一声。”毛海峰等了一刻钟的功夫,一人前来道:“帮主在光明堂等候,可以前去了。”

    毛海峰等人跟着这人来到光明堂外,见那堂门之上写着“光明堂”三个大字,毛海峰心下好笑,暗道这海匪行事难道也称得上光明么?

    毛海峰来到光明堂内,看见大堂正中坐着一人,其身后站着四人,毛海峰暗道这正坐之人定巨龙帮的许帮主,而那身后的四人定是这许帮主的得力干将。

    毛海峰想的不错,这就是巨龙帮的许帮主许海,其生的虎背熊腰,面容黑粗圆犷。毛海峰不卑不亢道:“这位想必就是巨龙帮的许帮主了。”

    许海道:“你们的赎金呢?”毛海峰道:“他们难道没有许帮主说么?”许海道:“当然说了,但是你们可不能一点也不拿,毕竟这三十几人在这里不能不吃不喝,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毛海峰道:“不会吧的三十几个弟兄可不是自愿来着不吃不喝的,许帮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毛海峰针锋相对,许海身后的四人纷纷骂道:“混账,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对我们帮主出言不逊?”

    许海对毛海峰的言语也不生气,他反而示意这四人不要说话,继而对毛海峰道:“这四人是我东南西北四猛将,生性鲁莽,言语不当支出还请你不要见怪才是。”原来这四人本是一方海匪,后来被许海逐一击败,都归附了许海门下,许海的巨龙帮日渐壮大,这四人可是立下不少功劳,后来徐海就设置了左右护法,分别是郝仙石和贾一德,又按照设置了四将领,这东将名为韩筹,南将是简布,西将是柯遥,北将池连。

    东将韩筹道:“帮主,此人出言不恭,当要教训一番,否则我们巨龙帮的脸面何在?”简布道:“韩筹说的不错,帮主,就要好好教训此人。”

    许海道:“行了,你们懂什么,不要再多说,否则帮规行事。”许海如此,再无人叫嚷。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