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6章 月夜战书(四) //
    !

    许海说完对毛海峰道:“今日见你便如见了碧海帮,看来我可不能小觑你们碧。我这两人可是本帮的左右护法,武艺在本帮之中是最高的,但是他们连你碧海帮的汪帮主的儿子也斗不过,可见你们汪帮主的武功是如何惊人了。我巨龙帮向来说话算话。”

    许海说着一拍手,那被巨龙帮抓来的三十几人出现在大堂之外。许海道:“你们走吧,一个月后,我们再战场上相见。”说完示意毛海峰等人可以安然离开。许海手下之人虽然不满,但有帮主的号令在,皆不敢妄动。

    毛海峰出了光明堂,这个时候两人走来,拱手对毛海峰说道:“莫其宗、郭子律让给碧海帮丢脸了,请公子处置。

    ”这莫其宗、郭子律平时是这十三条船上货物的负责人,如今发生之事使得这十三条船上的货物差点被全部劫走,两人惴惴不安,此时立刻就向毛海峰请罪。

    毛海峰哪里会在这里处置两人,道:“如何处置你们自有义父在,此时此地不宜说这事,大家还是快点回去吧。”众人开始乘船返回,半个时辰后,郭子律和莫其宗发现毛海峰所乘的船航行的方向不对,两人正在纳闷,毛海峰长年在海上,不至于连方向都弄不对,两人正在纳闷的时候,一人走来对郭子律两人道:“公子刚才让我转告两位,说是帮主有要事交代必须完成,所以我们还是先回去,不要等他了。”

    郭、莫两人这才明白过来。两人站立甲板片刻,郭子律问道:“你说帮主或如何处置我们?”莫其宗听罢苦笑道:“此事毕竟不全是我们的过错,帮主定不会责罚我们的。”

    郭子律道:“你忘记了么,上次一位大风,帮中有人丢失了一船货物,帮主立刻下令杀了那人。”莫其宗道:“因为那人没有尽责而导致货物丢失,不然帮主怎么会生气而杀了他。”说完后又道,“可是谁清楚呢?毕竟我们虽然没有不尽责,但可以说是给碧海帮丢了脸面,哎……”

    郭子律和莫其宗两人看着毛海峰的船只,心里开始担忧起回去后,要如何跟帮主交代这事。

    郭子律和莫其宗两人回到了船队之中,两人自问担负罪责,于是立刻就前去见汪直,并让汪直责罚。汪直见两人和货物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言语完全出乎郭、莫两人的意料,汪直道:“此事是那些人存心而为,与你们无关,放心我是不会责罚你们的,我还要好好赏赐你们。”郭子律和莫其宗两人诚惶诚恐地问道:“帮主不罚已经是开恩了,我们二人哪里有什么功劳,能够要帮主赏赐?”

    汪直道:“你们有三个功劳,其一货物没有丢失,其二人手安然回来,其三这些人中没有一人背叛我碧海帮,这全都是你们的功劳,我身为帮主当然要好好赏赐你们,不,要赏赐回来的所有弟兄。”

    当天晚上,汪直让人准备盛宴,汪直心情大好,宴会之上大赞郭子律和莫其宗等人,也大大赞扬了柳尘缘一番。汪直吃一堑长一智,宴会散去后,让人夜晚执勤,以免有人再来偷袭。

    且说许海也准备了一场酒席,来迎接郝仙石和贾一德等人的回来,与会者还有那东南西北四将领,共七人。

    宴会之上,那郝、贾两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皆道自己无功,许海道:“你们能够安然回来就是大功了。”说着喝下了一杯酒,“你们与汪直的儿子过招,却毫无胜算,之前你们跟我说的简单,此人到底是谁,怎么之前没有耳闻?”

    郝仙石看了看贾一德,因为只有他与柳尘缘过招最多,最有发言权。贾一德道:“汪直之子汪尘缘武艺确实了得,无论身手招式还是内功修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比我们二人高出不止一等。”贾一德只听和雷衡和汪直叫柳尘缘的名,不知道柳尘缘的姓,所以自然就以为柳尘缘的名字是汪尘缘。

    许海道:“你们的年纪与汪直仿佛习武也已经二十余年,帮中你们二人的武功也是最高的,而且你们当时还是两人联手,却被一个小辈胜过,看来此人武功极高,到时候我们需要多加注意此人才是,最好能够将其除掉。”许海语气中略有责备之意。

    南将简布道:“但凡是武艺极高之人,江湖上都会留下名头命好,这汪尘缘到底是谁,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就如突然间冒出来一样。”郝仙石叹气道:“我们让帮主失望了。”许海见此时气氛不佳,便哈哈一笑道:“不怪不怪,来,饮酒。”

    酒过三巡后,忽然一下人前来道:“帮主,上泉家族的使者到了。”

    许海道:“马上请见。”原来这许海之所以能够在海上横行,最终成为一支能够与与碧海帮相抗的力量,很大原因就是有着上泉家族的支持,这上泉信七也不是庸人,他见汪直无意于自己真心合作,反而对松浦家族十分亲近,在汪直的扶持之下,久而久之松浦家族定会起势,继而威胁上泉家族。

    在这种局面下,上泉家族就等于是以一敌二了,所以上泉信七便想着像汪直一样,扶持一股势力,以削弱汪直的海上势力,而一海匪头目许海进入了上泉信七的眼界,松浦家族虽然势力逐渐强大,但是上泉家族终归是势力最大的家族,上泉信七全力支持许海,提供了大量的船只和兵器,在许海被大明水师击败后,上泉信七立刻建议许海先消灭其它海匪,等实力做大之后再向大名挑战。

    许海接受了上泉信七的建议,他从小到大逐一扫灭海上的其它海匪,成立了巨龙帮,而本不是海匪却一直在海上做贸易活动的碧海帮最终也成为了许海的目标,而这正是上泉信七需要的结果。

    因为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巨龙帮和碧海帮相斗,那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许海根本不知道这些,他一直对上泉信七感恩戴德,有时许海也会怀疑,也去问了上泉信七,为何要这般大力支持自己,上泉信七只是说许海一旦成了海上唯一的船队,那就要将海上贸易的利益分一杯羹来。许海虽然是聪明人,但是上泉信七说的话可谓是合情合理天衣无缝,毕竟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也不会做,若是上泉信七什么也不要,许海定会起疑心,所以许海此后对此再也没有多想。

    此时上泉信七派来了使者,许海自然不敢怠慢。那这使者名为沟口九鬼,是上泉信七的心腹,他前来光明堂,许海立刻迎上,道:“欢迎大驾光临,不知道上泉门主何事让你前来。”沟口九鬼道:“我家门主让我问一问许帮主,是否要准备对付碧海帮了?”

    许海道:“不错,一个月之后,就是我巨龙帮与碧海帮一决雌雄的时候。”

    沟口九鬼道:“好,我家门主也在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毕竟门主多年支持你们,也希望你们能够有所回报。”许海道:“那时自然,碧海帮垄断了海上贸易,只要灭了碧海帮,我们就是仅此一家,到时候自然会与上泉门主五五分成。”沟口九鬼道:“好,我这就去回去禀告门主。”

    许海道:“门主派你前来,一路辛苦,我们正好在此酒宴,你也来一道吧?”

    许海与沟口九鬼打交道多年,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沟口九鬼道:“今日不必了,时间紧迫,我还要回去复命,就不和你客气了。”沟口九鬼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许海等人重归酒席,许海对郝仙石和贾一德问道:“你们两人作为本帮的使者,前去见到了碧海帮的船队,你们说说一个月后的我们和碧海帮的约战可有胜算?”郝仙石道:“当然有,且是大有胜算。”

    许海对贾一德道:“你也是这么认为?”贾一德道:“此时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已经想过,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许海对郝仙石道:“你从细而说。”郝仙石道:“那碧海帮的船比我们的船大得多了,至少有我们船的四五倍之大。”北将池连问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如何有胜算?”西将柯遥也道:“不错,这样我们科不占优势。”

    许海道:“你们不要话听一半,”说着对郝仙石道:“你继续说。”

    郝仙石道:“大有大的缺点,小有小的好处,碧海帮的船有三缺点,其一,碧海帮的船确实很大,但却不是战船的设置,其二,船大灵活性就会不足,其三,据我所知碧海帮之人从未经历海战,对此经验极为不足。帮主,你说我们有什么可畏惧的?”

    许海听罢,点头道:“左护法就是左护法,这事分析得在理。”东将韩筹道:“如此说来我们的确是大有胜算。”贾一德举杯道:“来,为月后之战我们的胜利干杯。”酒席散后,许海命令巨龙帮的人手开始操练,以应对一个月后与碧海帮的约战。

    再说郭子律和莫其宗等人回来后,汪直设了酒宴安抚。酒宴间汪直喝的大醉,第二天起来,汪直和秦若烟一同到甲板上走走,他心里算了算航行的时间,估计第二天就要到扶桑的太平港口了,这时候柳尘缘和易真真走来,柳尘缘道:“父亲,你找我们?”汪直看了看柳尘缘和易真真,微微笑道:“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易真真的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如意郎君了。其实之前我本想撮合你们,不想你自己先把事情办好了。”秦若烟道:“是啊,真真这些年也没有看上一个男子,如今这般是最好不过了。”

    汪直对柳尘缘道:“婚姻大事需要父母之命,此时我和你母亲没有什么意见,此事我看就定下了如何?”

    柳尘缘和易真真都被说得不好意思,那柳尘缘此时已经面红耳赤,根本没有细听父母之言,只是本能地再点头,暗想自己已经和易真真同房的这见事自己可是谁也没有说过,定是易真真跟母亲说的,弄得此时那么尴尬。

    柳尘缘看向易真真,只见易真真也是满脸羞涩的红晕,柳尘缘本想轻声质问,此时也不了了之。汪直继道:“本来我是准备在这些日子里给你们二人准备好婚礼之事的,但是眼下帮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你们的事情不得不有所推后,待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为父马上给你们准备婚礼,你们二人觉得如何?”柳尘缘道:“父亲说的对,此事还是留待以后再说,毕竟眼下还有大事要做。”

    汪直看向易真真,问道:“真真,你呢?”易真真道:“有义父此话就够了,真真多谢义父了。”

    这时雷衡、李庆扬和邓秋成三人走来,柳尘缘知道汪直有事情要安排,于是和易真真道一旁去看海景。

    雷衡对汪直道:“帮主找我们来有事?”

    汪直道:“估计明日正午我们就要靠岸,在这之前我需要你们三人前去办一件事情?”

    雷衡道:“帮主尽管吩咐就是。”

    汪直道:“我要你们三人提前而去,暗中告诉松浦川十,让他明晚与我相见。”

    雷衡道:“这么说帮主是决定要支持松浦家族了?”

    汪直道:“不错,但是此时不好让上泉家族之人得知,明白么?”

    雷衡道:“帮主放心,我们不会让人发觉的。”其后便让人开了一只船,率先前去了。柳尘缘和易真真一起看着无边海面,柳尘缘对易真真道:“这么久待在船上,我还是第一次,之前听人说乘海船的时候身子可能会极为不适,这天我到没有觉得如何。只是刚开始会有些眩晕,但是一时半刻也就好了。”

    易真真道:“缘弟如此算是很好了,你可知道本帮的一些帮众,他们第一次上船的时候便不断呕吐,可说是寸步难行哩,经过了好些日子调理才没事,我都搞不懂为何那些人乘船会如此。”

    柳尘缘道:“这海上生活其实倒也十分舒坦,只是每日生活基本如一,不免有些枯燥。”汪直来到柳尘缘身后,正好听见两人的谈话,他笑了笑道:“尘缘,明日我们就会到岸了,到时候上岸后你就可以随本帮帮众去喝喝花酒,解解你的枯燥烦闷之气。”

    此话一出,柳尘缘脸上一红,不知道如何往下接话。汪直则被身边的秦若烟狠狠掐了一下,秦若烟嗔怪道:“哪有这么对儿子说话的,真是为长不尊。”

    汪直哈哈大笑起来,此时一下人走来道:“帮主,可以用午饭了。”

    汪直哈哈再笑,不再开这玩笑,道:“走吧,今日捕了几条大鱼,我们去好好品尝吧!”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