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保镖〕〔五个孽徒都想争夺〕〔邪帝狂妃:鬼王的〕〔全能虎爸〕〔第一豪婿〕〔上门兵王〕〔唐妩〕〔快穿游戏加载中〕〔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全球领主时代之我〕〔游戏里的BOSS们到〕〔朕真没想败国啊〕〔贵妃娘娘路子野得〕〔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全职法师之全职召〕〔狂少〕〔铁血兵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大明第一吏〕〔亿万婚宠: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9章 楚楚可怜(三)&.
    !

    那花楚楚对花莺莺和花玲珑道:“你们去找马车来,我要去见父亲。”这两个侍女急忙而去。一会,花楚楚就乘着马车前去了。

    那雷衡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你说此时我们是否要离开?是否要相助松浦川十一把?”

    邓秋成道:“只凭我们四人,有怎么能够应对上泉信七的千军万马?”柳尘缘道:“此战也关乎碧海帮,我们不当离开,唇亡齿寒,若是松浦川十被击败,碧海帮的处境也极为不妙。”雷衡三人皆道:“尘缘兄弟说的在理,我们这就去看看。”

    朱温灭唐到北宋建立之间,中原大地经历了整整五十四年的分裂,此时中原相继出现了梁、唐、晋、汉、周五个朝代。同时在这五朝之外,还相继出现了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荆南和北汉等十个割据政权,这十几个政权一般统称“十国”。当时大小统治者的激烈混战,赋役严重,百役繁兴,使得整个社会经济、文化受到极大影响,民不聊生是当时通知和治下的社会常态。这便是中国历史的一个大混乱时期——五代十国。整个五代十国,可以用当时的以为藩镇大将石重贵的一句话去概括,那便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啊,兵强马壮者为之尔。”在一个乱世,谁是强者,谁兵强马壮,谁就能坐拥天下。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军阀藩镇不断混战,这是那时将帅们习以为常的事了。到了公元960年,掌控军权的赵匡胤在陈桥兵变之后黄袍加身,最终灭掉了后周,建立了北宋,开始了统一之路,至此五代十国才走向结束。

    而在扶桑历史中,有一年代与五代十国的情况十分相似,这便是扶桑战国时代。扶桑的这个时代始于十五世纪的应仁之乱,在这个时代,扶桑传统的贵族政治体系逐渐土崩瓦解,土豪、平民甚至是浪人(注:日本幕府时代脱离籓籍,到处流浪居无定所的日本穷困武士,亦称浪士。)都有可能成为一方大名(注:大名相当于中国古代的诸侯),掌握一方军政大权”。应仁之乱后,日本各地大名纷纷崛起,他们之间互相征伐,战火纷飞不断,使得民不聊生。这让百姓痛苦的时代连绵了百年之久。这上原信七与松浦川十的攻战也只是其中平常的战事而已。

    且说上泉信七集合了军队,手下两员大将杉原龙记和织田中一各自请战首阵,上泉信七将手中的三万人马各自一万分与两将,并告知两人鼓声号声之别,两人皆道归附已久,这已经清楚。此时沟谷九鬼前来道:“不好了,那松浦川十做好的准备,想来是消息走漏了。”上泉信七道:“看来那日你派人追击的那士兵没死。”

    上泉信七所说的那个是不便是指花楚楚。沟口九鬼道:“不可能,那是不已经跌落山谷,难不成还活着?”上

    泉信七笑笑道:“这也不定,我方有探子,那松浦川十也有探子。”杉原龙记道:“大人,此战还打否?”

    上泉信七道:“当然要打,若是因为看见对方做好了准备却不打,岂不是让敌人觉得我方怯阵了。”

    杉原龙记道:“大人,就让龙记打首阵吧。”上泉信七没有马上回答杉原龙记,而是对沟口九鬼问道:“你已经打探过了,我问你松浦川十有多少人?”

    沟口九鬼道:“营中不过四千余人,我们突然进兵,就算给松浦川十一天的时间去集结人手,料他也不会到六千人。”

    上泉信七道:“我们有六倍于松浦川十的兵力,此战是我们消灭松浦川十的大好时机。”说罢对杉原龙记道:“杉原君,明日清晨首阵就交给你们,但是有一个要求。”

    杉原龙记道:“什么要求?”

    上泉信七道:“很简单,那就是务必给我取胜。”杉原龙记道:“大人放心,明日首阵,杉原龙记一定会灭掉让松浦川十,不负大人期望。”说罢便走了下去。那织田中一问道:“大人,那我呢?”

    上泉信七道:“织田君不要担心,明日首战无论敌我,士气都旺盛,我料杉原君不会轻易取胜,所以到时候定是一场大战,织田君你我自会有安排,只需等候调遣就是了。”

    织田中一这才眉头舒展,道:“是。”说罢也走了下去。这杉原龙记和织田中一是上泉信七刚刚收服的两位大名,这两人刚刚臣服与上泉信七,此时心里都极想立功以作证明。

    那沟口九鬼正要下去,上泉信七道:“沟口君,我有一事要你去办?”沟口九鬼道:“什么事情?”上泉信七道:“送信给松浦川十。”

    且说柳尘缘四人来到了松浦川十的军队营地之中。营帐内,花楚楚和松浦石一郎就在一边坐着,松浦川十面前有一封书信,便是那上泉信七让沟口九鬼送来的。

    松浦川十一筹莫展,道:“上泉信七的士兵六倍于我们,原来是杉原龙记和织田中一臣服于他,不然此时也敌我兵力断不会如此悬殊。”

    柳尘缘一听,想来这是上泉信七在信中所说的话,如此便是要打击松浦川十以及手下士兵的信心。松浦川十满脸愁容,顺手就将那信扔置于火中,眼看着那信化作灰烬,暗忖上泉信七的兵力太多,不知道明日可否有得一战,说不定己方是不见到对方的兵马,就开始人心浮功进而军心不稳了。

    自古以来战场之上少难对多,此时真不知道该如何才好?松浦石一郎道:“父亲,此事还是先告知手下之人,一面明日一见而毫无准备。”

    松浦川十道:“也好,这是让他们做好决一死战准备。”

    松浦石一郎集结了将领,松浦川十将此事如实告知。那些将领一听,各自都愁眉苦脸,一人道:“这哪里更够一战?”而一人则道:“你这难道是在怕死么?”众人开始分为两派,争论不休。

    松浦川十无奈,只好听任争论,柳尘缘见这些人争论许久也没有定论,他来到松浦石一郎身边,那松浦石一郎见柳尘缘走来,勉强笑道:“让你见笑了。”

    柳尘缘小声道:“此事最为简单,怎么弄成如此,这样下去,军心自然不整,甚至涣散了。”

    松浦石一郎道:“你有办法么?”柳尘缘道:“有的,来我来告诉你如何办。”柳尘缘说着附耳松浦石一郎说了几句,那松浦石一郎脸色一喜,微笑道:“明白了。”

    松浦石一郎忽然大喝一声,道:“不要吵了。此战非战不可?”此时一些人道:“你说此战我们如何取胜?”

    松浦石一郎道:“此战并非是胜败的问题,而是你们不战,要到何处?”那些人道:“投降就好,就如杉原龙记和织田中一他们一样。”

    松浦石一郎道:“可以,但是你们可知道,那上泉信七在信中已经说了,我松浦家族与之对战最久,仇恨最深,只要是松浦家族的手下士兵,即便是投降了也是杀灭的结果。此时你们要如何就如何吧?”那些本来有意投降之人听罢,皆暗自寻思:“此番以及伺候和上泉信七的交战,再无投降一说了,纵然战死,也比被杀了头好得多了。”

    花楚楚听哥哥的话,心知这定是柳尘缘所教,不然松浦石一郎不会想到这一点。

    柳尘缘这一办法极为巧妙,一来那封信已经被烧毁,二来这话说的合情合理。此时所有人都道:“既然如此,便是决一死战,战死沙场又有何难?”

    松浦川十见情况变成如此,心下惊喜,他看了看柳尘缘,点头示意感谢。柳尘缘也点头回意。

    松浦川十道:“各位有所不知道,碧海帮的汪帮主已经给我们准备了许多的火枪火炮,我们没有必要畏惧上泉信七,大家说是不是?”众人此时的士气已经起来了,松浦川十此话一出,群情大振,道:“我等明日誓与上泉信七决一死战。”传下命令道:“明日松浦石一郎率先出阵我来亲自督战。”说罢开始逐一布置任务,让众人牢记明日之打法。

    第二天一早,两军开始列阵,柳尘缘见花楚楚一早就起身,心知其担忧父亲和哥哥的安危。柳尘缘扶着花楚楚来到营帐之外,见远处的敌阵已经列好,且清一色皆是骑兵。柳尘缘道:“敌人士兵果然很多,但是有我父亲给你们的火枪火炮,此战也是大有胜算的。”

    那杉原龙记已经披起战甲,亲率身后的一万大军,向松浦川十的营地攻来。柳尘缘见杉原龙记的此攻阵毫无章法,心道杉原龙记是自负己方的人手众多,自信胜算已定,心里根本无视松浦川十。松浦川十命人先以火枪射击,再加以火炮。

    杉原龙记攻击受挫,乱作一团,互相践踏者不计其数。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见状都大呼不已。

    杉原龙记心下十分恼火,昨晚自己才跟上泉信七保证过,此刻自己的情况就变得如此狼狈,杉原龙记大怒道:“松浦川十,你等着我来,我们在此一决高下!”说着一拉缰绳,那本已经倒地的战马站立而起,此时又是一记火炮射来,落在杉原龙记的战马边上,这战马再次倒下,杉原龙记在地上翻滚,样子甚是狼狈,他索性不要战马,手持大刀,就要向前猛冲。这时候几个士兵拉住他,道:“弓箭手来了,大人不要往前冲。”

    杉原龙记一惊,暗道自己怒火攻心,居然忘记了自己还有弓弩手。他立刻下令手下的哪些弓弩手全部射箭反击。松浦川十的士兵对弓箭已经有所防备,所以杉原龙记的弓弩手并没有给松浦川十带来多大威胁。

    正在远处高地观战的织田中一道:“大人,此人的火炮怎么来的?我们为何没有?”上泉信七道:“是碧海帮给他的,看来那汪直也不是笨人,我找巨龙帮对付他,他找松浦川十来对付我,幸好我自有办法。”织田中一不解,问道:“大人有什么办法?”

    上泉信七道:“待会你要分散兵力,将士兵分为六路,这样他们的火炮和火枪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威力。杉原龙记太急于立功了所以此时弄得这般狼狈,”织田中一看着远处的杉原龙记,道:“大人,我是不是要杉原龙记叫回来?”

    上泉信七哈哈一笑道:“他此时已经气火攻心,他会回来么?还是随他去吧,让他自己回来。”说罢对沟口九鬼道:“沟口君,你可将信件送到?”沟口道:“我没有亲自前去,而是让手下士兵去的。”

    上泉信七笑问道:“你是怕松浦川十将你杀头,是不是?”见沟口九鬼不说话,续道:“你说那封信松浦川十见到了么?”沟口九鬼嗫嚅道:“那士兵回来后,说是送到了,至于到底有没有,这不清楚。”

    上泉信七道:“那士兵没有骗你,他已经送到了,那封信要么使得对方投降,要么使得对方士气大起,你看看对方的士气。”沟口九鬼往沙场看去,看见松浦石一郎带领一千骑兵往杉原龙记攻杀而去,士气可谓高昂。沟口九鬼道:“大人睿智,我实在不及。”

    那杉原龙记本在听见战马群奔的声音,他一抬头就只看见前面的尘土在飞扬游荡,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骑兵。一阵大风吹过,将那尘土吹散,杉原龙记才看清楚那松浦石一郎也不过千人的骑兵而已,松浦石一郎大喊道:“我来拿你的小命了。”

    杉原龙记心下火气正无从发泄,此时松浦石一郎杀来,他正好拿来撒气,杉原龙记大笑道:“让我看看你的本事。”说着手中大刀一会,将松浦石一郎的坐骑的脚给砍断了。

    松浦石一郎倒在地上滚了几圈,他本想斩杀杉原龙记,不想此时却被杉原龙记斩杀了坐骑。这杉原龙记也是长年习武且久经沙场之人,松浦石一郎对其不甚了解,所以才轻敌至此。上泉信七哈哈一笑道:“吹号。”

    这时十几只大号响起。此乃全力进军的号令。

    双方士兵缠斗在一起,有些人跌落马下便是步战,有些士兵仍是在马上冲杀。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初时见到敌方的军阵,心里即使有了准备也不免有些畏惧,但此时两方交锋,初时的畏惧也渐渐地消失了,再战几许,心里反而勇气大增,气势逐渐压过的敌人。那松浦石一郎与杉原龙记打斗正兴,松浦石一郎不想杉原龙记的武功一点也不弱,试想此人既然臣服了上泉信七,如此想来那上泉信七的武功也不会差于他,不然此人怎么会甘心臣服。

    两人此时皆是恶狠的打法,手中大刀猛狠相接,震得两人虎口各自生疼。两人一连恶斗数十招也没有分出个上下来,只是各自受了一些皮肉轻伤。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