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20章 楚楚可怜(四) //
    !

    杉原龙记道:“好小子,看你年纪比我至少小个十几岁,不想武功这般惊人,真是不错。”他生平打斗是败给上泉信七,其余再无败绩,不料眼下这松浦石一郎能够与自己过招数十。松浦石一郎嘲讽道:“我还有一点不错。”杉原龙记道:“什么?”

    松浦石一郎道:“那就是我从未投降或臣服于别人。”杉原龙记听得粗松浦石一郎这番话显然是在嘲笑自己,他大怒不已,大刀横起,两人再次血斗。

    柳尘缘见两方士兵杀的是血肉横飞。

    杀声震天动地,刀光闪烁,寒光凛凛,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地上就铺满了士兵的尸首,那士兵的断手断脚处处都有,柳尘缘亲见一伤者在痛苦呻吟,却被敌兵挥刀斩首。柳尘缘虽然看多了士兵们的互相杀伐,但是此时也看得心惊,此战可谓是异常惨烈。柳尘缘心道:“两军士兵彼此之间这般狠辣的打斗,可是见所未见。”

    汉人的士兵在作战时,即使对敌人仇恨在身,也不会这般做法。

    柳尘缘想罢看着花楚楚,那花楚楚紧要嘴唇,正看着战场形势。雷衡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这战场之事可不比武林争斗,即使有再高的武功,恐怕也难以给变两军的既定形势。”雷衡看着两军交战,暗忖松浦川十这一方虽然士气满满,但是敌人士兵实在太多,恐怕难有胜算,所以此时才出言相劝柳尘缘,意在让柳尘缘不要参与此事。

    柳尘缘知道雷衡心志已经动摇,道:“你们要走就走,此时我是不会走的。”雷衡来到柳尘缘身边,小声而道:“尘缘兄弟,这样值得么?若是担心师妹,我们将其带走就是。”柳尘缘看了看一边的花楚楚,道:“眼下胜算不明,你们却打了退堂鼓。”

    雷衡还想再劝,柳尘缘示意雷衡不要多说,道:“战场形势千变万化,一瞬的战绩就有可能完全改变战局。凭借我们四人的武功,到时候即使不能改变战局,自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是么?”

    雷衡和李庆扬邓秋成三人目目相视,雷衡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留下来。”毕竟不管怎么说,只要柳尘缘不走,雷衡就不敢走,因为他万万不敢把帮主的儿子一人留下来,而且还是这么危险的战场上,且此时若是能够相助松浦川十打败上泉信七,对于碧海帮可是大大有利的。

    此时忽然看见松浦川十亲自摇旗,李庆扬问道:“这是什么号令?”花楚楚道:“是收兵的号令。”那松浦石一郎正在于说一两句话打斗,见松浦川十下令收兵,便带领士兵全数退回,此战出兵千人,损失三百。

    对方战死多达三千,这全是那火枪和火炮的功劳。松浦石一郎返回营中,松浦川十道:“你受伤了。”

    松浦石一郎道:“没事,只是皮肉之伤。”松浦石一郎大声说道:“第一战我们杀敌三千,我们以一敌十,这战绩实在了不起。”众士兵大呼起来。松浦石一郎见柳尘缘四人在一边观战,他走来对柳尘缘道:“此战若是成功,你们回去后,千万代我谢过汪帮主。”

    柳尘缘道:“此战战果可谓辉煌,如此一定能够击败上泉信七。”

    松浦川十道:“不错。”说完对花楚楚道:“楚楚,你跟他们一起去谢过汪帮主吧。”柳尘缘一愣,这下他明白了,即使头阵取胜,松浦川十对于此战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他表面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花楚楚和自己四人一起离开而已。

    花楚楚也明白父亲的心思,道:“父亲,此时女儿不走,女儿也不能走。”

    柳尘缘道:“松浦大人身为大军之首,为何会有这悲观想法,这对军心来说可是极为要命的。”松浦川十道:“并非我悲观,而是这火枪火炮可能用不上了。”

    柳尘缘听得心下一惊,不自觉抬头一看,只见天上黑云滚滚,雷声渐起。想来自己刚才一直关注战场,没有注意天气的变化,柳尘缘只觉得面上点点凉意,此时天下起了淅沥小雨。

    松浦川十道:“那上泉信七不是傻子,他一时半会不会攻来,势要等着雨下了再来。”柳尘缘心下一凛,卡莱上天是在相助上泉信七。

    此时上泉信七也立刻下令收兵,道:“我们士兵死伤太多了,姑且收兵。”说着对织田中一道:“你准备上阵。”

    织田中一道:“是。”此时杉原龙记回来,他大是不满,强忍怒火对上泉信七问道:“大人,为何要收兵,我又没有败阵。我还要将松浦川十那人头给斩下来,大人,只要战下去,我们一定取胜的。”

    上泉信七道:“杉原君,你征战多年了,行军打仗难道一定要等败阵才收兵么,你连这道理都不明白?”

    杉原龙记被上上泉信七这一句话给噎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话来。一会才道:“这么说来上泉大人是认为我杉原龙记迟早会败阵?”

    上泉信七道:“你自然不会败阵,我只想不死伤太多的人手,现在你明白了么?”

    杉原龙记叹了一口气,毕竟上泉信七说的有道理,杉原龙记道:“大人说的不错,杉原龙记此番死伤是有些大了。”上泉信七道:“刚才敌人士气正盛,眼下你当重整兵马,待会你要去相助织田中一。到时候再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杉原龙记本以为上泉信七是在责怪自己,眼下看来并不是,而是作战谋略。杉原龙记笑道:“是。”说着便下去集整人马。

    上泉信七对沟口九鬼道:“你知道我为何收兵么?”沟口九鬼道:“天降大雨,松浦川十的火气就不灵了。”

    上泉信七点头道:“不错,此乃天助我也。这杉原龙记只会蛮干,这可不行。”说完看着远处松浦川十的军营,十分得意地道:“松浦川十,我看待会你如何应对。”说完对沟口九鬼道:“沟口君,眼下我有一件事情要你亲自五完成。”沟口九鬼道:“大人请说。”

    上泉信七道:“你去劝降。”沟口九鬼听罢,暗忖自己此时要去劝降,说不准就被对方给射杀了,但他不好说自己心里害怕,只能硬着头皮道:“好。”

    此时天降小雨,看势头将要逐渐变成大雨。松浦川十应为战事匆急,没有及时准备好足够避雨的遮盖来给火炮遮挡雨水,倒是火枪尚可一用。

    松浦石一郎将上就包扎后,就走出营帐,只见沟口九鬼等好几人骑着马缓缓而来。松浦石一郎道:“父亲。”

    松浦川十明白松浦石一郎的意思,他摆了摆手,示意不要王东,然后只让众人做好准备,并不打算出击。

    松浦石一郎不解而道:“父亲?”松浦川十却没有再理会。那沟口九鬼居与这行人之中,这行人来到居大营五十步的地方停下,沟口九鬼道:“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听着,我家大人有话,只要诸位投降,我们家大人全都放过你们。”

    沟口九鬼以为自己的这句话说出来,松浦川十的军心一定会有所动摇,当有一些左顾右盼,无心再战。

    哪里知道过了好一会,敌人也没有什么异常动静。沟口九鬼心下略奇,再道:“难道你们要顽抗到底么?”沟口九鬼自然不知道因为松浦石一郎昨天的一席话,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早已经断了投降之念,皆认为是上泉信七斗战不过二使出的诡计。

    其中就有一位将领大喊道:“斗不过就使出着诡计来,回去告诉上泉信七,要战就来,这般少来,莫不是心虚害怕了?”

    这将领说罢,众人就发出一阵哄笑。

    拿松浦川十搭弓射箭,一箭射中了沟口九鬼的左肩。

    沟口九鬼惨叫了一声,应箭倒地。松浦川十大声道:“快滚回去吧。”

    松浦石一郎却带着几个近侍突然冲出营地,杀向沟口九鬼。沟口九鬼早已经吓坏,他匆忙上马,对随行的人道:“拦住他们。”然后只顾自地往回策马奔逃。拿些人间沟口九鬼自己先走,哪里还有心阻拦松浦石一郎,也跟着而去,只是回头向松浦石一郎等人射出几记冷箭。

    松浦石一郎冷不防小腹中了一箭,幸好没有伤及性命,松浦石一郎咬牙拔箭,紧追不舍,斩杀了两人后,见那沟口九鬼等人已经归阵,这才停下返回。

    松浦川十看了看一边的柳尘缘,心想若非此人昨天的办法,今日沟口九鬼这番话极有可能使得手下士兵军心动摇。

    沟口九鬼回到营地,上泉信七见沟口九鬼受了伤,道:“怎么回事?”

    沟口九鬼道:“是松浦川十那老家伙。”

    上泉信七大怒,道:“看来他们是要死战到底了。”说完让随军大夫给沟口九鬼拔除沟口九鬼身上的箭头。那大夫将沟口九鬼肩上的箭头拔出,沟口九鬼因不堪其痛而昏迷过去。上泉信七让人将其抬下。一会那大夫前来告知:“沟口九鬼的伤势没有大碍,只是需要一些时日去养伤而已。”

    上泉信七满脸怒气,两军交战想来不斩来使,这松浦川十实在过分,其暗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对他客气了,此时上天助我,看他松浦川十如何应对。”想罢下令道:“此时天降大雨,是相助于我们,传令下去,一会所有人全部集合,准备对松浦川十的最后一战。”上泉信七的大军很快就集合起来了。

    织田中一与杉原龙记并列于阵前。织田中一道:“杉原君作战勇猛,织田佩服。待会一战,我将全力助你斩杀松浦川十”杉原龙记见织田中一说的诚恳,并无嘲笑之意,他笑了笑道:“可惜我没有攻破敌阵,待会你我一道,势要一举灭掉那松浦川十,。”这两人先后归附上泉信七,都想有所表现,平日常有勾心斗角,关系多有隔膜,此时面对松浦川十这强大难缠的对手,两人的隔膜此刻已经完全消释。

    织田中一颇知杉原龙记,此时他的心里最恨,刚才一战自己损失了三千余人,若不能亲手杀了松浦川十,实难解他心头之恨。

    柳尘缘向远处高地的敌阵中望去,见远处有一人骑着战马,身着黄色铠甲,即使在大雨中也显得十分显眼。柳尘缘寻思道:“看此人这个模样和在军阵之中的位置,定是那上泉信七了。”

    柳尘缘正在寻思,忽然能听见松浦石一郎道:“父亲,此时还是我上阵吧。”柳尘缘一看,原来松浦川十已经集合了两千人马,准备上阵与上泉信七做拼死地一搏。此时听松浦川十道:“我的好儿子,你没有看见么,敌人这阵势就是要倾尽全力大举进攻,眼下你受了伤,唯有为父上阵才是,你且休息一会,待会为父一旦不济,你便上阵。”

    花楚楚来到父亲跟前,道:“父亲难道忘记了么,眼下我们不可战败,所以我们大可退守城池,等待天晴时候再战。”

    松浦石一郎道:“不错,父亲,我觉得妹妹说的不错。此时我们大可以先退守城池,然后再作打算。”松浦川十道:“对于此事,为父并非没有想过,只是我们一旦退守身后的城池,上泉信七可能会围城不打,如此一来我等迟早会败于他手。”说着看着敌阵,道:“此时不可再多说。”

    柳尘缘道:“松浦大人,我们四人也与你一道。”

    松浦川十道:“汪帮主能够支持我们,已经十分感谢了,你们四人还是先离开这里,以免殃及你们。”说着不再理会柳尘缘四人,肚子带领两千人马严阵以待。

    柳尘缘看向敌阵,上泉信七已经下令士兵展开攻击,那些士兵有的骑马,有的步奔,口里嚷嚷而来,一场决定松浦家族命运的大战就此开始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