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21章 去而复返(一)&.
    !

    上泉信七拔刀一挥,大喝道:“即刻冲杀,但凡后退者,一律斩于此刀之下。”

    上泉信七亲自督阵,这士气势如下山猛虎洪洪。

    松浦川十让人以火枪射击,面对这近三万人地冲击,这火枪的威力实在太小。火枪射尽,松浦川十喝令道:“随我来。”说罢身先士卒,策马冲杀入了敌阵之中。

    松浦石一郎也要上阵,花楚楚阻拦道:“父亲是让你守卫好这里,你还不明白,此时万不可全力而出。”

    松浦石一郎叹气道:“妹妹,你看此时的局势难道还不明白,现在已经是个生死之局,还分兵守卫个什么?在敌人过于强大的时候,就算有计策也没有多少作用。”

    花楚楚看着战场,叹气道:“那你就多注意战场,只要父亲难以坚持,就立刻出兵相助。”

    杉源龙记见松浦川十亲自杀来,正与士兵交战,他恨光满目,有意往松浦川十所在而去。织田中一见杉源龙记如此,自是心知肚明,他有一相助衫原龙记,于时在乱军之中策马快速地穿梭而过,率先来到松浦川十跟前。

    织田中一道:“松浦君,何必如此,哪里到这将要全军覆没的地步呢,我看你还是投降吧。”松浦川十道:“投降之事并不是不能,只是我不会投降于上泉信七,我没有想到的是,织田君与杉原君竟然都投靠了上泉信七,我们三者都是一样的,与上泉家族有着世家仇恨,难道你们忘记了祖上与之的仇恨,甘当其手下走狗么?”

    松浦川十此话说中了织田中一的痛处,他一时无法反驳。此时听见一声大喊道:“别跟他废话了。”说完只见杉原龙记从另一侧杀出,一刀刺入了猝不及防的松浦川十的后腰。

    松浦川十背对着杉原龙记,他手持大刀却无法还击,惨哼了一声后就径直摔下马背,倒在地上喘息着。衫原龙记恨恨骂道:“没有那么容易让你死。”说着让人带走松浦川十,衫原龙记想着要好好折磨其一番才让其死去。

    此时松浦川十发生了如此情况,其手下士兵士气反而更盛,对敌人的冲杀更加猛烈,喊杀声也更加撼震。那杉原龙记也不知道松浦川十到底死了没有,只见此时松浦川十手下士兵攻势猛烈,也不好再去细看。

    织田中一见杉原龙记若有所思,问道:“你是怎么了?”衫原龙记邪诡一笑,然后命手下之人带着松浦川十返回放在己方阵中,织田中一道:“是要给上泉大人么?”杉原龙记道:“不,就让他在我阵中。”

    此时松浦川十双眼紧闭,身上的战甲已经被鲜血染红,不知其生死如何。杉原龙记对织田中一道:“你我左右,相互为战。”

    两人各自归阵,带领手下士兵应对对方士兵的冲杀。那织田中一本是不解杉原龙记的意图,此时也想通了,原来杉原龙记是想以此让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感到极为受辱,然后在让那些士兵看到救回松浦川十的可能,这样他们就会不顾一切杀来,如此一来就好一举将其灭之,少了许多麻烦。

    此时沟口九鬼来到上泉信七身旁,他看见了此时的站况,道:“眼下形势对松浦川十极为不利。”上泉信七道:“你并没有看清楚,那松浦川十已经被擒住了。”说着续道,“看来你的伤势不重。只要多些时日就好了。”

    沟口九鬼道:“多谢大人的关心,大人,他们眼下使出的这办法不错。”上泉信七点头道:“主帅被擒,对方自然要拼命地抢夺回去,这样我们就可以一举消灭他们了。看来今日一战,也就如此了。松浦川十,你也不过如此。”上泉信七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些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就是为了抢回松浦川十,此时杉原龙记这般作法,使得这一场血战更是激烈了。

    花楚楚流泪大喊道:“父亲?”此时松浦石一郎就要上阵,柳尘缘知道松浦石一郎的打算,劝道:“不可,你且在此,此事由我来办就好。”

    柳尘缘自忖在战场之上,自己要去决定一场战斗的局势恐怕是做不到,但是要自己去带救出一人,只要自己拼尽全力,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他对松浦石一郎道:“可否将刀一借。”

    松浦石一郎将倭刀递给柳尘缘,疑惑道:“当然,你是要一人上阵么?”

    柳尘缘伸手接过倭刀,道:“我一人足矣。三军主帅,万不可落入敌手。”说着就策马上阵。花楚楚道:“师兄,千万小心。”柳尘缘扭头道:“师妹不用担心。”柳尘缘话虽如此,然他心里却想是着老天保佑,让自己的运气好些,能够顺利地将松浦川十给带回来。雷衡道:“尘缘兄弟,我们一道去吧。”

    柳尘缘道:“此时不宜人多。”说罢一拍所骑的战马,飞驰而去。。

    柳尘缘骑着战马,冲入战阵之中。他也没有什么打法,只是往松浦川十所在的地方杀去。柳尘缘以倭刀使出天穹剑法,并施展极致,要知道那倭刀就算是平常人使出,威力都不可小觑,何况此时被柳尘缘所使,倭刀的威力更是强悍无比,他大刀挥舞,面前的敌兵纷纷被其砍杀,织田中一见此时突然杀出一年轻男子,武功极为强悍,自己的手下士兵对其来说根本视若无物,一时间难以阻拦柳尘缘的攻势。他拿出弓箭,一连几箭射去。

    柳尘缘心灵耳聪,手中倭刀一点再一点,将织田中一射来的冷箭一一点掉,柳尘缘大喝道:“谁畏惧你的冷箭。”柳尘缘本意是让敌人畏惧,但是他忘记了自己说的是汉语,这些人中没有一人能够听懂他所说的话,反而叽叽嘎嘎地一涌而上。

    远处督战的上泉信七见阵地上突然间杀出一人,且此人的武艺实在了得,他仔细一看,此人并非松浦石一郎,他十分奇怪道:“这没想到此时来了一个高手,松浦川十的阵中怎么会有如此好手。”

    沟口九鬼道:“我想此人当不是松浦川十的手下士兵,而是另有他人。要知道松浦川十的手下从来就没有如此招数高手。”

    上泉信七寻思一会,忖道:“看此人的武功招式,并非我扶桑流派,莫非他是汪直的人?”再想想自己的当日有意挟持易真真的做法和汪直的为人,更觉得自己所想极为可能。

    柳尘缘悍然冲杀,那些敌兵难以抵挡,柳尘缘将天穹剑法施展至最高层,倭刀凌厉无比。在这倭刀劈砍之下,就如砍瓜切菜一般,无论是谁都挡不住柳尘缘一招。因为柳尘缘实在太过凶猛了,直将那些士兵杀得肝胆俱寒。柳尘缘大喝一声,策马快进,终于杀到了松浦川十的身边,此时松浦川十正躺坐在地上,那些本来在松浦川十身边的士兵早已逃开了。

    柳尘缘下马,将松浦川十扶起,因为他过于强悍,那些敌兵在这一时间里竟然忘了上来围杀。松浦川十上马后,柳尘缘一拍马屁股,那战马嘶叫一声,往营地狂奔而去,那些敌兵也没有人去阻拦,全然忘记了这是敌我交战的战场。

    那杉原龙记大骂道:“你们在干什么,是怕了此人么?”那些士兵这才回过神来,此时松浦川十已经出了战阵,所以这些士兵全部往柳尘缘围攻而去。松浦川十见柳尘缘舍命救下自己,且还处于敌阵之中,心下感动,回到营阵之后,立刻对手下士兵下令道:“你们务必救下此人。”那些士兵听令,往柳尘缘而去,意在救出柳尘缘。雷衡三人也按捺不住,加入了战阵。

    柳尘缘长刀纵横,靠近者无不立死当场,即使有人对其施放冷箭也奈何不得,此刻天色已晚,上泉信七见柳尘缘武艺太高,且气势太盛,而己方士兵对其已经有了畏惧之意,心道此时再战,也是自己徒增损失罢了,上泉信七虽然极为气恼,却也只能下令手下士兵全部撤退。李庆扬见敌兵退却,大喜道:“敌人撤退了。”

    雷衡来到柳尘缘身边,道:“尘缘兄弟,可有受伤?”柳尘缘摇头,他看着撤退的敌兵,暗叫幸好,若是敌人一直围杀不退,自己的内力终有耗尽的时候。

    敌人撤兵,柳尘缘四人等人回到营地,受到众人的无上欢呼。松浦石一郎来到柳尘缘和雷衡四人面前,立刻跪下,道:“柳尘缘,你们便是我的生死兄弟,以往种种,请多见谅包涵。”柳尘缘扶起松浦石一郎,道:“不必如此。”

    花楚楚含泪而来,道:“父亲受伤太重,似乎不行了。”众人来到松浦川十所在的营帐中,此时松浦川十已经卧倒不起,面色极为惨白。众人跪下,松浦石一郎道:“父亲。”松浦川十道:“不可投降。”说完看着柳尘缘四人,道:“今日谢了,你们快走吧。”说完又看了看满脸泪水的花楚楚,似乎有话要说,却无力言出,之后眼睛一闭,魂归天外了。

    松浦石一郎等人起身,道:“父亲的意思我懂了,父亲你安心去吧。”说完起身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父亲遗言的意思是让你们离开这里,眼下天色已经黑了,且是大雨,我想敌人不太可能出兵,所以此时你们离开最好。”

    松浦石一郎看着花楚楚,“妹妹,你和你师兄一起走。”花楚楚道:“不,我不走。”柳尘缘道:“刚才你不是说我们是生死兄弟么,既然是生死兄弟,此时我们怎么能够离开?”松浦石一郎道:“这是父亲的遗言,我不能违抗。”

    柳尘缘道:“不行,此时我们不能走。”柳尘缘说完看了看雷衡三人,雷衡知道柳尘缘在要自己表态,雷衡道:“尘缘兄弟不走我们自然不走,不错,我们是生死兄弟,此时怎么能够离开。”

    松浦石一郎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那就这样吧。”松浦石一郎说着走到柳尘缘的身后,突然猛力一击柳尘缘的后颈,柳尘缘立刻昏了过去。松浦石一郎拿出一个药丸,塞入柳尘缘的口中。

    花楚楚道:“哥哥,你这是干什么?”雷衡三人面面相觑,雷衡也大惊道:“你在做什么?”

    松浦石一郎道:“柳尘缘是我生死兄弟,我自然不会害他,这里就只有他武功最高,眼下他已经昏迷,他服了我的药丸,会昏迷好多时辰,你们眼下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马上带着柳尘缘离开这里。不然明日我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若是你们不走,一旦敌人攻破我们的营地,昏迷不醒的柳尘缘就只能死在敌人的刀下。”说着看着花楚楚,“我妹妹花楚楚也跟你们一起走,这是父亲的遗言,我松浦石一郎一定要做到,以让父亲安息。”

    雷衡道:“扶桑之中也有这么道义之人。”

    松浦石一郎苦笑道:“快走吧。”说完让人备了马车。这马车有四匹马拉动,且备好了马鞍。

    松浦石一郎道:“这大路就乘马车,小路你们就乘马,这马鞍已经备好了,快走吧。”想来松浦石一郎是不想让柳尘缘等人远路直去,不要回来了。

    雷衡三人在外驾车,花楚楚则和昏迷的柳尘缘在车里。

    夜雨停歇,夜路缓慢。三个时辰之后,柳尘缘才悠悠醒来,柳尘缘的内功深厚,所以松浦石一郎给他服下的迷药效力并不到预期的那般。他觉得脑袋昏沉有些疼痛,见自己正躺在车里,花楚楚则坐在一边,柳尘缘问道:“你哥哥呢?”花

    楚楚正要回答,却听柳尘缘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他为何这么做。”

    花楚楚道:“明日一战,扶桑再无我松浦家族了。”

    柳尘缘见花楚楚满脸忧愁,道:“停车。”说着自己跳下了马车。

    雷衡三人和花楚楚也下了马车,雷衡道:“尘缘兄弟,我们已经走远了。”

    柳尘缘道:“于我碧海帮来说,松浦家族不可被灭,与兄弟来说,不可不讲道义。”说着对花楚楚,“你哥哥对我们可谓道义满满,我等也当助他一臂之力。”柳尘缘说完看着雷衡三人,道:“你们要走便走吧。”

    雷衡三人一时无语,那李庆扬突然道:“我觉得帮人怎么能够帮一半呢,成不成再说,若没有尽力而为,心里终究过不去。师兄你说可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