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23章 去而复返(三).
    !

    柳尘缘道:“师妹,你多保重。”说着策马而去,花楚楚目送柳尘缘,直至走远消失。

    一天后,柳尘缘四人回到了海上,船上的大厅见到了正在饮茶的汪直,汪直见四人回来,眉头紧皱,问道:“我只是让你们护送货物给松浦家族的人,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花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回来?”

    雷衡将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汪直,汪直听罢大喜道:“此时做得极好,有松浦家族的牵制,上泉信七无论如何也不敢乖张。”

    雷衡道:“此战公子立下大功,若非公子,恐怕松浦家族早已经被灭族了。”

    汪直看了看柳尘缘,道:“自从你来了,什么事情都变好了,来,待会就给你们接风洗尘。”汪直让人准备酒席,此时听见周达和毛海峰前来,周达道:“帮主,事情已经办好了。”汪直对毛海峰道:“许海的底细都清楚了?”

    毛海峰道:“查了这么写日子,此人的底细都清楚了。”

    汪直道:“今天真是那我们边吃边说吧。”

    酒桌之上,毛海峰对汪直说起了许海的底细,道:“那许海本是一介书生,后迫于无奈而成为海贼。”

    汪直道:“看来此人和我一样,都是书生出身。”

    毛海峰道:“只不过此人与我们全然不同,此人并非以贸易为主,而是打家劫舍为生,之后还纠结了一批匪盗,逐渐坐大。”

    汪直道:“可惜朝廷有海禁政令,不然那许海也不会如此猖狂,就算是做了打家劫舍的士气,但只要到了海上,那里还有性命之忧。”汪直所言不假,因为朝廷有片帆不得下海的禁令,所以导致许海极为嚣张,他时常在光天化日之下让手下人去抢盗百姓,官府派兵前来之后,他就一走了之,官军对此也是无奈,久而久之,许海等人更加猖獗,他还四处征讨,征服了海上多处盗贼。连汪直也知道了此人,后来一次行恶,被官军埋伏,至此被狠狠教训了一番,许海手下之人猝不及防,这一下可是死伤惨重,靠岸的那些船只几乎被官军焚烧殆尽,许海逃到海上后一连几月都不敢上岸,其实许海有所不知,这次埋伏并非针对他,而是其他海贼,只是他运气不好,入了官军的包围了而已。此事汪直也有耳闻,不过当时与之没有交集,汪直也只是觉得此人连累了自己的名声而已。在这几个月中许海遇到了上泉信七派来的使者沟口九鬼,沟口九鬼指出了一条财路,变是如汪直一般,行贸易之事。许海当时说此事并不是不可,只是自己还没有那么多的船只,其不敢说自己的船只被朝廷官军焚毁了。沟口九鬼便说上泉信七会全力支持,上泉信七很快就给许海支持了百余只船只,许海如沟口九鬼说的那样,他先征讨海上各处盗贼,巧合之间收了落魄的贾一德和郝仙石,实力已经提升不少。再收了东南西北四将,实力顿时大增,开始觊觎汪直的碧海帮了。

    听到这里,汪直道:“怪不得那许海会如此嚣张,原来是有上泉信七的大力支持,”说罢又道,“由此也可以看出那上泉信七是不甘受制的,他种种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我们没有料到而已。”

    毛海峰道:“义父,眼下距巨龙帮的约定还有九天,我们当要提前安排部署。”汪直道:“那是当然,你看了巨龙帮的战船,你说说敌我的不同。”

    毛海峰道:“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巨龙帮的船只较小,我们的船只较大。”汪直道:“柳尘缘,你说我们那些船只适合作战?”柳尘缘道:“我觉得与巨龙帮作战,船只不宜太大,也不宜太小。”毛海峰道:“不错,我觉得宝龙号,宝凤号,宝腾号,宝远号,宝云号还有宝祥号最适合作战。只要将火炮和枪支装备,巨龙帮的船只将不堪一击。”

    柳尘缘不熟悉海战,此时听他们在讨论海战之事也没有多大兴致,反而觉得疲累,他跟汪直说要歇息后,就走回自己的屋子,柳尘缘刚刚走到屋子内,忽然两只玉手捂在自己的眼睛上,一个刻意变得苍老的声音传来道:“猜猜我是谁?”

    柳尘缘怎么能不知道是谁,他微笑道:“当然是真姐。”

    易真真咯咯一笑,身子轻盈一转来到柳尘缘面前,故意板起脸责怪道:“看你风尘仆仆的样子,还是扶桑的打扮,说,你这一路上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柳尘缘脑海里想起了自己给花楚楚治伤之时,看到的花楚楚的美背,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柳尘缘就暗暗责骂自己不该这样想,花楚楚可是自己的师妹。易真真见柳尘缘若有所思,一点气脑门,道:“你在想什么哪?”柳尘缘回过神来,来故作惊讶来掩饰刚才的心思,道:“真姐说的坏事是什么坏事?”

    易真真道:“缘弟你这般好看,你到了松浦家中难道没有人服侍你?”柳尘缘闪过花玲珑和花莺莺的面容,道:“自然有人服侍。”开说出口就觉得出言不妥,易真真嗔道:“你也是个好色之徒,你可是汉人,怎么这些事情就入乡随俗了。”

    柳尘缘这才明白过来,道:“没有没有,她只是服侍我穿衣服而已,其他事情什么都没有。”易真真笑道:“缘弟并非一般人,有其他女子喜欢你也是平常之事。”说着身后一探柳尘缘的怀中,拿出了那花楚楚送的手帕,道:“果然有女子倾心于你。”柳尘缘奇怪而问道:“真姐怎么突然说这些话来了?”

    易真真道:“有人要见你,好好歇息,明日一早我们就去。”

    柳尘缘洗漱了一番,易真真给柳尘缘备了换穿的衣服,晚饭过后,柳尘缘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柳尘缘和易真真两人悄悄下船上岸,策马经过港口,行了一个时辰的路途,进入一深林中,深寂的幽林内走了半个时辰,见有一茅居,茅居外的木门上写着“思崖局”三个汉字,茅居外阡陌齐整,居一旁的花儿不像是野生的,而是人专门如此布排。

    易真真一把拉着柳尘缘的的手,轻轻道:“那人就在里面,想来等你等得久了,我们走吧。”

    柳尘缘有些犹豫,问道:“真姐,我们进去干什么,在扶桑我有没有认识的人,里面的人到底是谁啊?”

    易真真微嗔道:“缘地你怎么如此扭捏,难道见一个人比你在千军万马中还难过么?”柳尘缘心下一愣,易真真难道知道自己与上泉信七大军作战一事?寻思间柳尘缘顺着易真真来到了屋子外,此时一个身着干练的女婢走出来,见易真真手拉着柳尘缘而来,浅笑微鞠道:“你们来了?”说完看那看柳尘缘,道:“夫人一直在等你,快进来吧。”

    柳尘缘心下迷茫,那女婢见柳尘缘一脸茫然,微笑道:“公子不必如此,诸多不解但你只要进去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么。”

    柳尘缘暗道自己没有必要过于拘谨,然后潇然一笑,对易真真道:“走吧。”柳尘缘中国前门,看见一个大院,这茅居在外直观而看是有些简陋小居,其实占地较大,只是处于这深林的缘故,使得内外的感觉全然不同。柳尘缘看见有十几个年轻的女婢在正忙碌。有的菜摘洗果蔬,有的在织布,柳尘缘一愣,这扶桑之地居然也有这织布的玩意。

    柳尘缘闻到了烧香的味道,心道:“莫非这家主人是信佛的?”那些人见柳尘缘两人跟走来,也不奇怪,继续各顾各的活计。其中一个女婢示意两人道:“夫人在这屋子里。”

    柳尘缘和易真真一道顺着指引走进那一间屋子,只见一面容极为秀美的中年女子正坐在茶几边斟茶,见柳尘缘和易真真前来,微笑道:“两位请坐。”柳尘缘一听这女子的汉语说得极为纯正,道:“夫人是汉人么?”

    那女子微微笑道:“祖上确实是的。”

    柳尘缘道:“夫人的祖上是汉人?那夫人为何会在这里?还有,还有,夫人您为什么要见我?”

    那女子道:“我知道你满心的疑问,真真也是,对不对?”易真真道:“夫人说的是,不知道夫人怎么就让人找到我,让我把缘弟带来?”

    那女子道:“我一一来说吧,我祖上本是大宋皇族,当年蒙元南下,就由一部分大宋皇族迁到了扶桑,而一部分皇族则留在中土,和大宋军民一道,抵抗蒙元的进攻,怎奈大宋气数已尽,大宋军民死守崖山不成,最终被灭了。”

    柳尘缘道:“我现在算是明白这里为何叫做思崖居了,想来是思念崖山战死的大宋皇族和臣民。”那女子继续道,“不错,我便是大宋皇族后裔,姓赵,名依依。”柳尘缘道:“夫人祖上定是历经辗转才到此,看来是上天有心护佑大宋皇族,让大宋皇族得以在此延续。”赵依依道:“后来我们祖上漂洋过海,来到了扶桑,开始在此生息,不想祖上之人得知崖山之败后,复国之心日盛,他们与当地扶桑人联合起来,想要复兴大宋,不到一年后,祖上之人见时机已经成熟,就要西渡,哪里知道当时的皇帝忽必烈得知了此事,下令集结几十万的大军,准备跨海攻伐扶桑,企图将大宋皇族后人斩尽杀绝。”

    1274年,元世祖忽必烈得知了一部分宋朝皇族东迁扶桑,于是就下令大军进攻扶桑。起初一切顺利,然天不作美,海面突然刮起了强风暴。

    狂风巨浪决定了这一场大战的结果,元世祖忽必烈的第一次远征以失败告终。1279年,崖山之战后,元世祖忽必烈为了荡平大宋皇族,与此后一年对扶桑的战争。

    此次战争派出了十五万大军,然在这次战争中,忽必烈的大军再遇到了风暴,十余万人葬身鱼腹。此后元世祖忽必烈再也没有派兵进攻扶桑。

    此事柳尘缘并不知晓,他问道:“后来如何了?”

    赵依依道:“忽必烈两次派出大军进攻扶桑,但是两次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风,扶桑人称之为神风,不想此后扶桑人已经对我祖上之人开始不满,认为我们是灾星,若非有神风护佑扶桑,扶桑早已经成为忽必烈治下的土地了。所以扶桑人开始离弃我们,最后彼此之间还发生了打斗,继而发展成了战乱。”

    柳尘缘道:“这事情的发生确是始料不及。”

    赵依依道:“而我们唯一的盟友便是当时极为弱小的松浦家族。到了吾父亲一代,已经再无反元之心,开始崇信佛学,归隐之心渐起,携带妻儿来到此处,只要依靠祖上留下的金银财宝,几辈子也花不完了。你做的么,我的母亲便是松浦家族的松浦圆子。”

    柳尘缘道:“原来你们和松浦家族是亲家。”

    赵依依道:“前些日子与上泉信七的大战,没有你那松浦家族就荡然无存了。”

    柳尘缘苦笑道:“这终归是众人拼死作战,奋勇杀敌的功劳。”

    赵依依道:“这场大战我自然在一旁注意着,我见你你武功高强,一定能够完成父亲的心愿。”柳尘缘道:“不知是什么心愿。”

    赵依依道:“去祭祀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之墓,这是父亲至死都想要完成的心愿。”说完让人拿出几锭金子,和一本族谱。

    赵依依道:“只要将这族谱在其墓前烧了,就完成了父亲的心愿了。以告大宋皇族后人安在。”柳尘缘道:“此时不难,为何独要柳尘缘去完成?松浦家族之人不能么?”赵依依笑道:“之前我见他们到中原去,也确实有这心思,但当我想去拜托他们的时候,就发生了如此情况,松浦家族还有谁人能够拜托?”

    柳尘缘沉思道:“是啊,那上泉信七虽然战备,但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之后双方还会征战不断。”赵依依道:“当时你们打败了上泉信七后,我就让人四处打听你的事情,得知你是碧海帮帮主汪直失散多年的儿子,且与易真真两情相悦,所以才会让见她,让他带你前来。而且我还得知你与花楚楚是师兄妹,这么说来我们也有些许关系,此事只好让你去了。”柳尘缘心道:“此人打听他人底细的功夫还不差,连这都能够查的出来。”

    赵依依似乎看出了柳尘缘的心思,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金子银子打发不了的。”柳尘缘笑道:“夫人善洞人心,拉车的心思都被你看穿了。”

    《奇峦摘星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