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青不知岁月老〕〔从流量到影帝〕〔我的1982〕〔入骨暖婚〕〔背叛:妻子的谎言〕〔透视小民工〕〔缠绵入骨:总裁好〕〔老婆大人有点拽〕〔九零空间福运妻〕〔张小花的秘密〕〔地球最后一条龙〕〔废世子他又暖又狠〕〔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恋爱吗竹马先生〕〔九八年暖又甜〕〔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饲养全人类〕〔无敌继承人〕〔申老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杨尘凌雨瑶 第十二章惊邪剑
    奇书网 .qsw. 最快更新万年只争朝夕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惊邪剑

    这在旁人眼里威严无比的吴山河,竟是哭得悲痛欲绝,像是走散了多年的孩子,在此刻见到了父母,一瞬间,感情崩溃……

    “好了好了。”

    杨尘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都几万岁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让旁人看见了还不笑话你?”

    “不,在义父眼里,小鼻涕永远是小鼻涕!”吴山河认真的说道。

    “你现在可不是小鼻涕,而是整个武者协会的会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杨尘静静的看着他,似笑非笑。

    听到这话,吴山河身躯一震。

    低头不敢说话。

    犹如一个犯错的孩子。

    这么多年来,吴山河最怕的就是杨尘这个表情,每一次他都会感觉心惊胆战,不敢直视对方的双眼。

    “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杨尘笑道:“倒是要谢谢你,这武者协会本来是我当初提起的设想,却没想到被你给实现了。”

    杨尘叹了口气:“看来,你们真的是长大了。”

    吴山河眼中涌出泪水,流露悲伤。

    “老大、老二还有老四呢?”杨尘突然问道。

    八万年前,杨尘曾经收过四个义子。

    吴山河排名老三。

    “老大六万年前就归隐了山田,与他的夫人隐居去了,被后人称之为医圣,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慕名而去……不过义父也知道,老大他鬼得很,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吴山河摇了摇头,苦笑道。

    “这倒符合他的性格。”杨尘失笑一声:“四个孩子中,也就老大最淡泊名利,我的一身医术,也全被他学了过去……”

    “是的,老大在医学上有极高天赋,不像我们……”吴山河苦笑一声。

    “你们也有你们的优点。”杨尘摇了摇头:“继续说。”

    吴山河点了点头,道:“老二四万年前创立了炼丹公会,现在身处中州,毕竟那里是炼丹公会的总部。他现在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炼丹公会会长了……”

    “老四这几万年一直醉心修炼,和老大差不多,也是云游四海。不过江湖上还是能够听到他的传说,据说他已经成为大帝,整个沧澜大陆也罕有敌手,外界称他叫明尘大帝……”

    听着吴山河的诉说,杨尘的面庞上,渐渐流露出追忆之色。

    梦回八万年前。

    仿佛面前出现的,不再是武者协会……

    而是一间破旧的小木屋。

    他手持一根木棍,追着四个调皮的小孩,把他们打得嗷嗷直叫。

    现在,这四个小孩都长大了。

    一个成为了当世医圣……

    一个成为了明尘大帝……

    一个成为了武者代表……

    还有一个,成为了炼丹最强……

    “你们,都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需要我保护的人了。”杨尘笑了笑,看向吴山河,道:“你呢?小鼻涕,依照你的实力,不应该待在这种小地方吧?”

    听到这话,吴山河眼中又是涌出泪水:“义父有所不知,八万年前你突然失踪,我们四个兄弟像发了疯的一样找你。可是找了你两万年,还是没有半点消息,老大便隐居去了……”

    “再后来,老二和老三也是纷纷走了,我又找了你一万多年。然后偶然间路过了这个帝国,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吴山河捎了捎头,老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没想到,我这一走,竟给你们造成这么多麻烦。”杨尘叹了口气:“小鼻涕,对不起……”

    吴山河抬起头,错愕的看着杨尘。

    八万年了,这是杨尘第一次对他们说对不起,一种心酸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吴山河老泪纵横。

    “义父不用说对不起,是我们没用才对。”吴山河看着杨尘的面庞,说道:“倒是义父,你怎么变成这模样了?”

    若非是刚才那一句“小鼻涕”,吴山河是绝对无法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当年那叱咤风云的星尘大帝!

    “发生了很多事,一时半会讲不清。”杨尘叹了口气,道:“另外,我回来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要提起,明白吗?”

    杨尘看了一眼吴山河。

    眸子里寒意肆射。

    对方浑身一震,立刻点头称是,不知不觉,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

    不管多少年过去了,不管对方是什么模样,亦不管对方现在是否强大。

    只需要一个眼神……

    吴山河就能吓得魂飞魄散。

    这种恐惧,在八万年前,早已深深地埋进了吴山河的骨子里。

    “另外,我今天见到你孙子了。”杨尘站起身,似笑非笑道:“很傲气的一个小伙子,叫吴京是吧?”

    “是。”吴山河连连点头:“没想到义父已经见过他了,若是他给义父造成了什么麻烦,我立刻让他向你磕头道歉!”

    “诶,我又没说他不好,你急什么?”杨尘嗔怪道:“再说,以后他还是我同学呢,你这样做,让我以后在学校怎么见人?”

    “学校?”

    吴山河一愣,不可思议的道:“义父,你在天星学院上课?”

    “怎么,有问题吗?”杨尘笑道。

    “不,没有。”吴山河呐呐的道,心里却是古怪无比,脑子一时间都有些转不过来了。

    曾经的最强大帝竟然去上学了?

    这说去了,谁会信?

    “不过,义父不用担心,说起那天星学院,我在里面也是有股份的。”吴山河笑了笑,说道:“当初创建天星学院的时候,我曾在里面入了百分之七十的股,说起来也算是个股东吧……若是义父有什么需求的,还请跟小鼻涕直说。”

    “我确实有个需求,不过不是关于学校的事。”

    “义父请说。”

    “我要取走惊邪剑!”杨尘眯了眯眼,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他现在差一件称手的兵器。

    惊邪剑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义父请跟我来。”吴山河点点头。

    他不问杨尘要惊邪剑做什么,也不问杨尘为什么要惊邪剑,作为他的义子,吴山河从来不会过问杨尘的事情。

    只要他喜欢,把整个武者协会送给他又有何妨?

    二人穿过武者协会的走廊,随后进入一个储物间中。

    刀枪剑棍,很多武器。

    吴山河走到储物间尽头,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只听“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蓝色的光芒突然从那储物间的墙壁内涌了出来。

    一个暗门,出现在了储物间的墙壁上。

    其内,是一把精致的宝剑。

    吴山河将其拿出,放到了杨尘的手中:“这惊邪剑跟随了我数万年,如今到了义父手上,也算是它最好的归宿。”

    “好剑。”杨尘掂了掂,吐出两个字。

    刀锋犀利,不长不短,每一寸铁都造得极到好处。

    一股汹涌的灵力,从剑中涌出,似乎想要反抗杨尘,嗡嗡嗡的剧烈颤抖。

    “安静。”杨尘吐出两个字。

    此话一出,那先前还剧烈颤抖的惊邪剑,立刻安静下来,乖巧无比。

    “此剑我收下了。”杨尘将惊邪剑收入储物袋中,说道:“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吧。”

    “义父不在这过夜吗?”吴山河问道:“武者协会地方大,房间还有不少,我可以立刻安排下人做些义父喜欢吃的菜。”

    “不了,下次再说吧。”

    杨尘摇了摇头,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纸,放到了吴山河怀中:“这是惊邪剑谱的最后三式,之前没有给你,现在我把他交给你。”

    “多谢义父。”吴山河恭敬的行了个礼。

    “嗯。”杨尘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是直接向着协会外面走去。

    吴山河立刻跟上,一直送他到门口,整个过程都毕恭毕敬。

    一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吴山河才松了口气,不知不觉,冷汗早已打湿了后背。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和义父说话时,还是如此胆战心惊。”吴山河心里喃喃一声,苦笑不已。

    “会长,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一个守卫好奇的问道。

    “他?”

    吴山河眉头微挑,含笑道:

    “一位当世真正的传奇!”

    ……

    回到李家的时候,天色已晚,杨尘直接向着住处走去。

    然而走进房间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熟人。

    他一身黑袍,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边,见到杨尘的一瞬间,立刻站起身,满脸恭敬。

    此人,不是炼丹公会的柳一水么?

    “柳先生,你怎么来了?”杨尘好奇的问道。

    “柳大师今日来是找你有事相谈。”杨山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你小子放学跑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来?让人家柳大师等这么久,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使不得使不得。”柳一水连忙说道:“能够等杨大师已是我的荣幸,又怎么能让杨大师和我道歉,杨老前辈可千万使不得啊!”

    杨山是杨尘的父亲,柳一水又称杨尘为大师,所以也就连带着帮杨山改了名字,称其为杨老前辈。

    不过杨山是个粗人,何曾听过这样的称呼?

    一时间,也是感觉变扭无比。

    “柳大师别这样,尘儿他哪里是什么大师?要我说,他就一个小兔崽子,要是哪里得罪了柳大师,您就给我抽他!”杨山笑了笑,说道。

    听到这话,杨尘哭笑不得。

    到底还是亲爹啊,对付起儿子来果然够狠。

    不过这也让杨尘有些感触。

    前一世的时候,杨尘父母都是普通人,很早就死了,所以后来杨尘也就独自生活了数万年,对于父母的印象已经很淡。

    如今再次听到杨山这样的话,他也是感动异常。

    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杨山触动。

    “柳先生,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路上有事情耽搁了,让先生久等。”杨尘抱了抱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