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满级大佬重生变团〕〔煜翊凌芸〕〔农门婆婆要修仙〕〔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史上最强小神医〕〔仙宫〕〔战龙归来林北苏婉〕〔我的钱庄连异界〕〔大叛贼〕〔超级王者萧阳〕〔叶昊郑漫儿〕〔江可心霍景琛〕〔至尊神婿〕〔萧阳叶云舒的〕〔龙王殿萧阳〕〔神域帝宗〕〔龙王萧阳〕〔绝世医妃风云菱〕〔开局拥有百亿年修〕〔萧阳龙王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第29章 第一世界番外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从监狱探视出来的王婷妹,坐在出租车上,眉头紧皱。

    看着手机通讯录上“赵骄月”三个字,不知道该不该拨过去。

    五年前,谢耀祖和李阿梅涉嫌买卖人口和涉黑,各自被判二十五年。

    从那以后,王婷妹就开始奔波打点,想找关系减刑。

    要是不减刑,李阿梅会老死狱中,谢耀祖身体彻底垮了,活不活得到刑满都难说。

    王婷妹找赵家要过无数次钱打点,结果帮她的人被查办,所有钱都被没收,减刑的事根本没苗头。

    谢耀祖刚被抓的时候,杨母和她姐妹还总来闹,不给钱就堵门不走,闹了一年才消停。

    刚喘了口气,谢贵宝又喜欢上赌博,整天泡在地下赌场,见到她就要钱。

    她只好继续找赵家要,几万到十几万都有,到现在,钱是越来越难要了。

    “早知道不该闹僵,借他们的关系肯定能帮耀祖和婆母,还能把贵宝送去国际学校。”

    一开始,谢贵宝不满她离开赵家,厚着脸皮跑去国城认亲,结果发现他的待遇根本比不上两个姐姐。

    他不过是摸了一把小保姆的屁股,就被赵骄月派人丢出门,大半夜都没处去。

    他受不了这种委屈就回到老家,反正有钱在手,回来还能被人捧着。

    最近谢贵宝又让王婷妹打电话要钱,半死不活的谢耀祖和李阿梅也是一个意思。

    王婷妹很犹豫,她不想和逼她离婚、还绑她儿子的赵骄月联络。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贵宝,王婷妹立刻接起来。

    “贵宝,你在哪儿呢?”

    谢贵宝今年十八,长得牛高马大,嗓门粗大,跟王婷妹说话从来没有好语气。

    “钱要到了吗?我急着用。”

    “你是不是又去赌了?”

    “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回家做饭再说。”

    “贵宝!”

    劝阻的话还没说出口,电话就被挂断,王婷妹匆忙赶回家,一开门就看到儿子沉着脸坐在客厅。

    为要钱的事,他不止一回破口大骂,有两次还动了手,让王婷妹又急又难过。

    “钱什么时候到账?”

    “我没打电话。那边说你再赌的话,以后就不给钱了。”

    谢贵宝噌地站起来朝王婷妹冲过去,血红的双眼中充满愤怒。“你跟他们说什么实话,你有病啊!”

    “贵宝,妈都是为了你,你爸和奶奶还在监狱,他们身体都不行了,以后有的是花钱的时候......”

    王婷妹看到他比平时更怒的表情,莫名有点害怕。

    谢贵宝听后像疯了一样,把桌椅摔了七零八落,扯着嗓子大吼:

    “丧门星,他们都是被你害的,要不是你和赵家闹崩,我怎么会比那两个赔钱货过得差!”

    听到他提起两个女儿,王婷妹也来了气。

    “人家天生贱得慌,能讨好赵家人,我有什么办法?你以为赵家人是什么好货色?他们让我跟你爸断绝来往,让你改名改姓,你爸和你奶奶怎么办?”

    谢贵宝心里只惦记钱,指着她鼻子问道:“少tm废话,再问你一句,打不打电话要钱?”

    王婷妹正为两个赔钱货考上国外顶尖大学不爽,语气也强横起来。

    “不打!你爱赌就赌个够,总有一天,那两个小畜生要骑在你脖子上拉屎!”

    本来想激励他上进,没想到听到这话,谢贵宝一把拽住她头发,将她摔向墙壁。

    砰——

    一声沉重的闷响后,王婷妹软哒哒地靠着墙壁坐倒在地,头在雪白的墙上拉出一条刺目血痕。

    谢贵宝心中一惊,跑过去摇了摇她,只见她紧闭双眼向下栽倒,后脑勺汩汩冒血。

    “妈?”

    谢贵宝声音发颤,伸出手在王婷妹的鼻尖下停留片刻,然后猛地缩回,站在原地呆愣了十分钟。

    他没有打电话叫救护车,也没有报警,而是直奔卧室,把衣服和不多的钱塞进行李箱,慌慌张张跑出了门。

    -

    赵家气氛正好,赵骄月和赵霄难得同时清闲,最重要的是,赵夏梦和赵秋思都从国外回来了。

    自从改过名字,姐妹俩的小日子就越过越好。

    姐姐赵夏梦心志坚定,活泼开朗,对金融方面很有天赋,很早就开始在公司处理要事。

    妹妹赵秋思经过治疗,不仅能说话,还说得比谁都好,参加国际辩论会都拿了第一。

    姐妹俩都在国外进修,她们打算一毕业就回来,陪在身体渐渐不好的赵骄月身边,让她开心一些。

    “你们几个都才二十多岁,偏喜欢看新闻,还不如我,整天还知道刷刷短视频。”

    赵骄月无语地看着三张严肃的脸,盯着国际新闻看得津津有味,这么沉闷,她现在可懒得看。

    不一会儿,国际新闻结束,电视里传出女主播字正腔圆的声音。

    “一名男子欠下巨额赌债,杀害生母后畏罪潜逃,现警方正在追捕中,以下是详细消息。”

    四人眼神定在电视屏幕,震惊不已,新闻里的画面,分明就是谢家。

    老旧的出租屋里陈设简陋,可见王婷妹要到的钱,要么花在打点上,要么花在谢贵宝身上。

    否则这五年来要的钱,早能去市区买上大房子,过上滋润生活。

    “关了吧。”赵骄月看到刺目的血迹,语气沉沉。电视屏幕黑掉的时候,她垂眸掩饰住眼中悲哀,迈着沉重的双脚走上楼。

    赵霄沉默片刻,看向两个小不了几岁的外甥女,缓缓站起身。“我去安排人手尽快把他抓到,你们出门多带保镖。”

    赵夏梦和赵秋思齐齐点头,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个从不施舍母爱给她们的母亲,竟然死在她全身心爱着的儿子手中。

    讽刺,又可悲。

    “秋思,别想了,我们上去陪陪外婆。”赵夏梦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做不到毫无感觉,但确实没有更多的悲痛。

    赵秋思叹了口气,和她一起向二楼走去,姐妹俩手拉着手,仿佛什么都不能让她们分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