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婿崛起韩三千〕〔全球巨导〕〔巨星从影视学院开〕〔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重回五零当军嫂〕〔恶魔微笑〕〔医武赘婿〕〔悍女种田撩夫日常〕〔九零福妻好难追〕〔天使与恶魔的较量〕〔从特种兵开始崛起〕〔豪门隐婚:惹上腹〕〔我真是大富豪赵权〕〔我就是神级大佬〕〔通天武仙〕〔锦缘绣程〕〔打穿steam游戏库〕〔盛世医凰:腹黑夫〕〔凤凰诏〕〔宿主总是爱掉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之神秘大佬求别闹 105 这男人,竟然主动牵他下车?(3)
    黎棠月等车子开到聂庭轩家别墅大门外的时候,就叫醒了在她的按摩下睡过去的聂庭轩。w..

    聂庭轩睁开眼睛,看着上方的脸蛋,才发现自己枕在她腿上。

    黎棠月朝他扬扬唇,问:“头还痛不痛?”

    “不痛。”聂庭轩完就坐了起来,并下意识整理着身上微皱的衣服。

    黎棠月看着这么认真的他,突然恶作剧的抬起手拉住他的衣摆,在他看过来的时候,笑眯眯的:“你的衣领有点皱。”

    果然,聂庭轩下意识抬手去摸衣领。

    黎棠月在他好看的手指碰到衣领的时候,抬起手抓住他的手指,嘻嘻笑着:“我骗你的。”

    聂庭轩用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她,也不把手指收回去,随意的问:“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黎棠月下意识点头,“要,我去药园子里面采点药材带回去用。”

    聂庭轩点点头,这才用眼神示意她把他的手指放了。

    黎棠月放开他的手指。

    聂庭轩先一步下车,下车后朝她伸出手。

    黎棠月看着伸向自己的手,以为出现了幻觉。

    这男人,竟然主动牵她下车?

    聂庭轩这时一脸认真的开口:“把你的包给我,我帮你拿下来。”

    黎棠月:“……”

    这人太坏了!

    下车后,黎棠月一本正经的对跟过来的保镖们:“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我,我去拿几本英语资料就回去。”

    “是,姐。”

    黎棠月这才和聂庭轩一起朝大门内走。

    管家站在那里迎接两人:“少爷,黎姐,你们回来了。”

    黎棠月朝他打招呼:“管家叔叔好。”

    “黎姐,晚好。”管家问:“黎姐饿没饿,需不需要给你准备一点宵夜?”

    “要。”黎棠月这才发现自己很饿了,不过她又加了一句:“你等一下,我去药园子里面采点安神的草药和着宵夜一起做给聂庭轩吃。w..”

    完就快步朝药园子里面走了。

    聂庭轩并没有跟上去,而是边朝别墅的客厅走边听易德汇报。

    “少爷,下午三姐又来了一次,找你有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三姐没,她要当面和你。”

    聂庭轩朝他抬抬手,“去看看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是。”

    易德走后,聂庭轩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对方很快接通,他:“琴今天过来找了我两次。”

    也不知道对方和他了什么,他很快就挂了电话。

    易德一走出客厅,就被唐勇拉住。

    唐勇先是看了看四周,才做贼般的低声把黎棠月对他家少爷的‘不敬’全部和易德了一遍,完后问:“易德,你黎姐这么放肆,竟然还敢占少爷的便宜,少爷为什么不排斥她?”

    易德用唐勇看不明白的眼神看着他,并问了一句唐勇听不懂的话:“你有没有对一个女人产生好感?”

    唐勇抬手绕绕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从十几岁就跟着少爷,哪里来得及喜欢人。”

    “那你就别问了。”

    “为什么?”

    “因为缘分是个解释不清的东西。”

    易德完就朝后园走了,留下唐勇在那里继续饶头。

    黎棠月见易德过来,就把采好的安神草药给他:“你先去让厨师做宵夜吧,我再采点草药。”

    完她提着篮子就朝另外一边走。

    等她采好草药回到客厅的时候,夜宵刚好做好。

    聂庭轩已经坐在餐桌边等着她。

    黎棠月把药篮子递给易德,对他:“帮我把这些草药用一个不透明的袋子或者盒子装起来,谢谢。w..”

    “好的,黎姐。”

    黎棠月走过去坐下,看了一眼面前的宵夜,很满意的开动起来。

    边吃她边:“我明天就过来给你的长辈做美容品,保证两天内做出成品。”

    到这里,她又问了一句:“要不要我多做点出来,到时候你可以送给你的其他亲戚?”

    “不用,我到时候只陪着我的外公在长辈面前露一面就行,其他人我暂时不方便见。”

    黎棠月有点意外:“为什么不方便见?”

    聂庭轩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

    黎棠月莫名其妙。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聂庭轩不多见这边的其他亲戚,真正的目的是在保护她。

    黎棠月在医学界没有名气,年龄又,除了聂庭轩相信她的能力以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相信。

    聂家人很护短,如果黎棠月被他们知道,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各种试探。

    他答应了帮黎棠月保密身份,肯定要到做到。

    黎棠月见聂庭轩没有的意思,也不是很好奇,就没有再问。

    吃完宵夜快要接近十一点钟,黎棠月提着她采的药草对聂庭轩:“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

    完想了一下,又:“药园子里面有一种止疼的药草,你要是半夜头疼,可以摘点含在嘴里。”

    “好。”

    黎棠月这才放心的离开聂家。

    当她回到黎家别墅的时候,就见杨桂芝正在客厅里面等着她。

    “月你回来了。”杨桂芝见她回来,立即松了一口气的忙迎上来。

    黎棠月朝她点点头,随意的问了一句:“杨璐还没回来?”

    “嗯,璐璐他们学生会今晚聚餐,晚了就直接住在学校宿舍。”

    “哦。”黎棠月并不是很关心的应了一声,抬步就朝楼上走。

    杨桂芝忙叫住她:“月,你饿没饿,要不杨姨去给你做点宵夜。”

    “不饿,我去睡了。”

    黎棠月完就朝楼梯边走去,在上了两梯楼梯后,突然停下来问杨桂芝:“爸爸今天早上走的时候有没有把那块血玉带走?”

    “没有,文博把血玉放在家里比放在公司安全,明天上午他再回来拿。”

    “哦,知道了。”

    黎棠月快速上了楼。

    回到卧室,她发短信问了一下黎柒男女猪现在在哪里。

    黎柒很快回道:秦玺带着苏紫悠开房去了。

    黎棠月:把他们的地址发给我。

    黎柒很快发送过来一个定位地址。

    黎棠月看着上面的地址,嘴角露出一抹算计的笑:“哼!这边派人来教训姐,你在那边却想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做梦去吧。”

    完她快速调出秦夫人的电话,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伯母,对不起,我没有帮你看好秦玺,他让人把我引开带着苏紫悠离开了(哭的表情包)。

    发完短信,黎棠月幸灾乐祸的笑了。

    “呵!看不把你憋死。”

    接着把手机朝床头柜一放,转身就朝浴室走。

    她相信,当老白莲看见这条短信的时候,肯定会第一时间想方设法把秦玺叫回去,不定秦玺不回去,老白莲还会亲自去抓人。

    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黎棠月洗完澡出来并没有马上睡,她把带回来的那些草药捣鼓了一下,就又是一个多时以后。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半。

    在她准备睡觉的时候,刚好窗子外闪过两道车灯。

    车灯很快熄灭。

    黎棠月走到窗子边把窗帘掀开一点缝隙朝外面看了一眼,这一看,嘴角又扬了起来。

    “杨璐啊杨璐,你和杨桂芝今晚不回来,却过了十二点以后突然回来了……呵呵,有意思。”

    黎棠月看着杨璐打电话叫了一个佣人给她开门,等门开后接着快速朝别墅里面走,就放下窗帘离开窗边朝门边走去。

    走到门边,她把卧室里面的灯关了,再把门打开一条缝。

    很快二楼走廊上传来放轻的脚步声,杨璐在走到她的卧室门边时,竟然还停顿了几秒。

    过了一阵,她的脚步一转,直接朝三楼楼梯口走去。

    黎棠月等脚步声听不见后,才把卧室门打开,打着赤脚慢慢的跟了上去。

    毫无意外,杨璐去了黎文博的书房。

    黎棠月站在书房外,猜测着这个女人想要偷什么东西或者做什么。

    黎棠月在书房门边站了一会儿,正要推开门进去把杨璐逮个现形。

    这时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阔别已久的奶音:“注意注意,这是重要剧情,请不要戳穿她哟~”

    “喂喂……”黎棠月想问剧情到了哪一阶段,但是脑海中突然又恢复了平静。

    她不悦的抿紧嘴。

    转身就朝楼下走,但是不让她戳穿杨璐,难道她就没有办法了吗?

    ------题外话------

    推荐友文:《臣服吧乖》海鸥

    费尽千辛万苦才把老婆追到手的楚家主,醉酒后逢人便,是他家乖倒追的他。

    知情人闻言,低头轻笑。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很快就把这话传到楚太太那。

    当天晚上,楚家主百年不遇的发了朋友圈。

    图:一只单膝跪地的老狐狸。

    文:虚伪的我是这场战役的俘虏,甘愿为你臣服!求老婆大人有大量不要再跟我一般见识。

    一条朋友圈引来无数损友点赞。

    甚至还有损友留言:论楚家主今时今日的的家庭地位,带孩子、吃剩饭、老婆若是出去浪他还得负责拎包刷卡!

    楚家主迅速回击:吾之乐岂是尔等单身狗所能理解的。我人生唯一的乐趣就是宠老婆,看不惯你来咬我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书之神秘大佬求别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