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徐福〕〔沈知心傅承景诱爱〕〔极品透视民工〕〔游戏副本供应商〕〔霸爱成瘾:穆总的〕〔在不正常的地球开〕〔一人之万恶之源〕〔极品赘婿肖宇〕〔乡村妖孽小村医〕〔猎魔手记〕〔无限之怒血进化〕〔网游:我的宠物能〕〔游戏王者〕〔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湛廉〕〔叶昊郑漫儿绝世赘〕〔夏浅墨夏侯楚煜〕〔逍遥龙帅〕〔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签到从捕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单恋是最痛苦的东西 5.你是第一次见她,我却见了千百遍
    . ,最快更新单恋是最痛苦的东西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二少有疾,病名单恋最新章节!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摆在顾倾城眼前,她就会明白了。虽然方才的声音没有那位冷,可是眼神却如出一辙。她刚刚的眼神就像今日在自己礼服间镜前四目相对的那位的眼神一样,如寒潭冰窖,高高在上睥睨一切。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弗洛桑顿,她是不是在骗我,我见都没见过这件裙子。”

    叶雨妍抖着声音。

    顾倾城随意瞥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她。

    谢吟雅忙把叶雨妍拉到一旁,怕她继续丢人,低声提醒道,“是真的,她没骗你,那就是弗洛桑顿,而且仅有三件,c城只有她有。”

    没过一会儿又有几人围到她们身边,“你没见过的弗洛桑顿多着呢,她可是‘弗洛桑顿的公主’啊。”

    “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丢人事小,你可能再也穿不了弗洛桑顿的礼服了。”

    “你以后别犯蠢了,如果看到你没见过的礼服出现在她身上,那十有八九是弗洛桑顿了。”

    “啊!气死我了!凭什么她就是‘弗洛桑顿公主’!”

    叶雨妍一想到刚刚自己没见识的愚蠢样子就气得要吐血。

    “雨妍,你别生气,其实我还有一个好办法。”

    谢吟雅在叶雨妍耳边细声说道。

    “快说,什么办法?”

    “我敢肯定,上个月弗洛桑顿先生亲手完成的那件礼服她一定没有,那可是唯一一件。只要你能穿上那件礼服,再举办一场盛大的聚会让大家都知道那件礼服是你的,什么‘弗洛桑顿的公主’不就是你了吗?”谢吟雅越说越激动,“而且你想想,她那么喜欢弗洛桑顿,看见唯一一件被你穿在身上,不得气得不行,嗯?”

    叶雨妍大吃一惊,低声道,“你是疯啦还是失忆啦?你忘记那件礼服被祁严卿买了吗,我怎么能穿得到啊。”

    “傻啊,怎么穿不到了?祁严卿买了也是给女人穿啊难不成他还自己穿。”谢吟雅撞了撞她的胳膊,“让他喜欢上你,做他的女人,不就可以穿了吗?”

    “有道理。”

    叶雨妍捏紧了手,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不过你行动要快,”谢吟雅指着远处靠在落地窗边喝红酒的顾倾城,“她现在是祁严墨的女人,别让她近水楼台先得了月,如果她向祁严墨撒撒娇让他从祁严卿手里买走你就没机会了。”

    “嗯,这我当然知道,我那么好看,让祁严卿喜欢上我不是什么难事。”

    叶雨妍昂起头,调整好姿态大步迈进聚会中心,马上许多名流小姐围了上去。

    顾倾城看在眼里,端着酒杯走到人少的一边,不再是中心的她行动起来轻松很多。

    叶雨妍向她炫耀一笑,可惜顾倾城正背对着她,再怎么嚣张的笑都落不进那人眼里,她又气得不行,仰头将杯里的酒喝尽。

    这个聚会除了叶雨妍多次抛来炫耀高傲的眼神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两位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在她身后说“哟,还真当自己还是当年那位顾大小姐了”之外与以往的聚会没什么不同,顾倾城环抱手臂看向落地窗外,身后欢声依旧,眼前夜色渐浓,她突然想离开了。

    打开手机的通讯录,她能联系的人很少。

    指尖点在祁严墨的名字上,那边很快就接听了。

    “严墨,我在叶家,如果方便的话来接一下我。”

    “好。”

    等了很久终于听到的声音竟有些疲惫,他稍微想了一想便猜到了什么,随即剑眉蹙起,迅速拿走搭在椅背上的西服外套下了车库。

    顾倾城挂断电话,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她面前时她正坐在离叶家有一段距离的路边围栏上,弗洛桑顿礼服折出的好看褶皱修饰出一双又长又匀称的正悬空晃荡的腿,挂在玲珑脚趾上的高跟鞋摇摇欲坠,露出圆润可爱的脚后跟来。

    车里的男人目光如水,他举起手机框住坐在高高路灯下的顾倾城,“咔嚓”的一声在安静空间里像扔进河谭之中的石子,激起圈圈波纹又消失不见。

    他下车便感受到一道目光,他被她从风吹起的发丝到锃亮的皮鞋好好打量了一番。

    走向她时愈发觉得那是披着金色薄纱的公主,公主似乎酒喝多了又吹了很久的风,看到他时只会傻笑。

    一直到他托着她的脚将高跟鞋穿好,她才出了声,“祁严卿?严墨让你来的?”

    “顾倾城,这么多年你还是分不出我和我哥的声音。”

    “嗯?”

    她愣了一下,没来得及反应。

    “走吧。”

    祁严卿也不知道她穿着这身礼服怎么到那么高的地方去的,只好一手撑在栏杆上一手环住她的腰将人抱下来,牵得好好的走到车旁。

    顾倾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边系安全带边想,或许是她打错了吧,一些蹊跷的地方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一道低沉迷人的声线吸引了去。

    “为什么去叶家?”

    “叶雨妍办了一场聚会。”

    “你可以不去的。”

    “都亲自家里来了。”

    顾倾城想起了今天早上叶雨妍那个如果她不同意就马上剥她一层皮的眼神。

    “对了,那件礼服看见了吗?”

    祁严卿看似随口问问。

    “看见了。”

    顾倾城当然知道他说的是挂在特制柜子里的那件弗洛桑顿礼服。

    “喜欢吗?”

    “何止是喜欢,爱惨了啊。”

    顾倾城弯起眉眼,睫毛扇子像藏珍宝一般将璀璨的双眸隐藏得很好,可笑意依然溢出眼角。

    祁严卿死死握紧方向盘,才没让自己吻上那瓣无声地诉说着爱意的红唇。

    如果她表达对祁严墨的爱如同她对弗洛桑顿这般直接热烈,或许他早就可以放下她放过自己了。

    “你怎么得到它的?”

    顾倾城特别好奇,毕竟是唯一一件而且那么多名流小姐夫人虎视眈眈。

    “拍卖。”

    “哇,我不在的那几年都那么好玩了?真有趣,不过也是他的风格,怪人一位。”顾倾城了然,突然又一顿,“它该不会抵得上我半个礼服间吧。”

    “嗯。”

    祁严卿答得云淡风轻,顾倾城觉得那就是他当时一掷千金的模样。

    “那么贵重,我不能要。”

    顾倾城知道自己礼服间里的件件都是价值可怖的怪物。

    祁严卿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眼底来不及掩饰的喜爱他怎会看不见,“就当作是我的歉礼吧,如果我没有把顾叔叔赶出c城,那在拍卖会上与众夫人小姐博弈的便是你,你也一定会把它带回家的。当年你们走得快,我一句对不起都来不及……顾叔叔还在怨我吧。”

    顾倾城温柔地拍着他的背,以前他每露出伤心难过神情时她都会这么做,“没有,他说能被你当成对手他很开心。”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我那样做是因为把顾叔叔当成对手。”

    “对啊。”

    顾倾城是没有想到,那个一直在她身旁与他们一起玩着高级过家家一起长大的邻家弟弟是个商业奇才。

    见他渐渐暗淡的眸光,她脑海中不禁浮现那日祁严墨的话,不知真假,“莫非……还有其他的原因?”

    “你不会想知道的。”

    祁严卿没有否认。

    顾倾城想,她大概是问不出来了,不过也罢,父亲都放下了,她也没必要为几个原因耿耿于怀,她还有更耿耿于怀的事情,“我今天在我的礼服间出现幻觉了,我看到以前的我穿着礼服站在大镜子前面,又美又冷真实得可怕。”

    祁严卿见她格外严肃的样子,忍俊不禁,“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她或许是心情不好吧。”

    “你是在帮她解释吗?”

    顾倾城听后,毫不犹豫给了他一记白眼。

    “当然,你是第一次见她,我却见了千百遍呢。”

    祁严卿轻轻勾了勾薄唇,顾倾城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她像在看一场不知什么题材的电影,正播放到男主角让女主角心动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