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徐福〕〔沈知心傅承景诱爱〕〔极品透视民工〕〔游戏副本供应商〕〔霸爱成瘾:穆总的〕〔在不正常的地球开〕〔一人之万恶之源〕〔极品赘婿肖宇〕〔乡村妖孽小村医〕〔猎魔手记〕〔无限之怒血进化〕〔网游:我的宠物能〕〔游戏王者〕〔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湛廉〕〔叶昊郑漫儿绝世赘〕〔夏浅墨夏侯楚煜〕〔逍遥龙帅〕〔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签到从捕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单恋是最痛苦的东西 7.体贴温柔可爱
    . ,最快更新单恋是最痛苦的东西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二少有疾,病名单恋最新章节!

    顾倾城感受到那只被她紧紧握住的手在她问出那句话时顿了顿,而后便是祁严卿将手抽离转身上楼,消失在阶梯折角处。

    长毛猫被她吓到,然后逃走了,她这么认为着。如果没有吓走它,就会陪自己久一点儿了吧,顾倾城顿时后悔至极又有些许失落。

    他选择藏青色的原因会不会关于她呢?顾倾城不知道,毕竟这个世界上喜欢藏青色的又何止她一人,说不定是因为祁严卿自己喜欢。

    多想无益,顾倾城摇了摇头,原本想找一些事情做,当打开新手机看到划不到尽头的文件名时,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好独自闲坐着。

    既然闲来无事,顾倾城又决定把这些时间都用来思索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种种奇怪事情。她打开新手机的通讯录,划了几下找到祁严墨的号码,没有马上拨过去,而是先与自己手机里的那串数字对比了一下。

    对比出两串数字并不一样之后,她用新手机拨给了祁严墨。

    等了许久终于有一道与祁严卿相似的磁性低沉声音传来,那人没好气道,“哟,顾大小姐终于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祁大公子这是怪我咯?”

    顾倾城苦笑道。

    “不然呢?”

    祁严墨反问她,声音里有一丝怒意。

    “我是有原因的,”顾倾城轻轻叹息了一声,“我问你,我留在总统套房里的衣服是你送回给我的吗?”

    “不是,我去的时候房间已经收拾好了,”祁严墨想了想,“我当时遇到一个服务生,她说看见了宋明华先生提着酒店的袋子往外走,所以应该是我弟让他给你送过去的。”

    “这就对了,祁严卿把我手机里你的号码改成他的了。”

    顾倾城一本正经。

    “我之前没给你打过电话?你不会找找通话记录?”

    祁严墨依然一脸薄怒,即使顾倾城看不见。

    “他删了。”

    “……”祁严墨正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然后一头撞在压花玻璃上,她的解释实在天衣无缝得他无从生气,“好,我原谅你了。”

    “你不用太担心,最近他晚出早归的,很多工作都已经交给宋先生了。”

    顾倾城边说着迟来的汇报边躺进沙发里。

    “你回来我就没有担心过他了,”那边传来祁严墨格外爽朗的笑声,“倒是你,最近怎么样?”

    “最近啊,因为崴伤了脚所以在家休养了几天,又花了几天走走停停地熟悉一下新环境,然后不知不觉地把钱用完了。原本想打电话找你给我安排一份轻松点儿的工作,怎么料到是他的号码呢,所以现在就在他身边工作了。”顾倾城举起了宋明华刚刚给她的工资卡在手指间灵活地转,“还没开始工作呢,不过工资卡已经给我了,密码是他的生日。”

    “所以,”祁严墨笑道,“你是忘记了他的生日,想找我作弊来了?”

    “才没有,我没必要作弊吧。”

    顾倾城说着,隔空给他送了一记白眼过去。

    “唉,工作都安排好了,看来他是不想把你送回来给我了。”祁严墨故意长长地叹了口气,“明明说好了等你脚伤好后就让我去接人的。”

    “这么说来我又想起了几件事,我还没怪你呢,为什么不告诉我给我安排的住所是你那。还有后来发生了很多意外状况,不过都被我机敏过人地顺利解决了,你可欠我好大一份谢礼啊。”

    顾倾城纤长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圈,恨不能比划给他看。

    “哈哈,我知道,先欠着吧,有事先忙去了。”

    祁严墨朝那位正在一旁用口型提醒他会议马上开始了的助理点了点头。

    “嗯,去吧。”

    挂了祁严墨电话,顾倾城才发现一堆人在不远处布置着她的办公位置,不好打扰他们,便径自上了楼。

    为了不影响到祁严卿工作,她轻手轻脚地移动到大沙发旁边,又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最边上,自以为他没发现她,就明目张胆地盯起他来。

    落地窗外的余光尽数洒在他身上,那人仿佛尊贵而遥远的天神一般。顾倾城的目光沿着金色的线,一点一点地勾勒出他的完美轮廓。

    当顾倾城的视线悄悄落在祁严卿眼睛上时,她发现他也在看她,那个眼神平静又深沉,如一片亘古不变的湖,波澜不惊。好像她如果没发现,他便会一直看着。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在这里的?”

    顾倾城好奇地问。

    “你上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祁严卿淡淡一笑,顾倾城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他修长食指点着桌面,平静地说着,“我渴了。”

    伶俐如她,自然是懂的。马上起身去茶水间倒来了一杯热茶,杯子握在手心里有些烫,她便轻轻抿了一口。

    “哪里有给上司倒茶自己先喝一口的道理的?”

    祁严卿正了正自己的上司架子。

    “我怕你被烫到啊。宋先生说了,像我们这样做祁总你私人秘书的,要体贴温柔可爱。”

    顾倾城眯起眼浅浅一笑,理直气壮。

    “把‘们’字去了。”

    祁严卿突然命令道。

    “好,宋先生说了,我做你的私人秘书,就应该要体贴温柔可爱。”

    顾倾城只好再说了一遍,微微弯起的眉眼藏在薄薄镜片后面,像只假笑着的坏脾气狐狸。只是祁严卿小时候看故事,刚好把那种狐狸定义成了可爱。

    他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没有刻意避开她喝过的位置。

    祁严卿将杯子放置在桌角,然后把一张椅子拉到自己身边,示意顾倾城坐下。

    她离他不过咫尺,这个距离让顾倾城恍惚之间怀念起自己的小时候。父亲总是让母亲这样坐在他身旁,又不愿意让母亲看太厚字太多的文件,每每她挤进他们中间,都会被父亲拎出来扔给秘书姐姐,还命令秘书姐姐找个理由将她打发了去。

    “你笑什么?”

    祁严卿挑了最薄一个文件递给她,刚好撞见那抹和煦笑意。

    “突然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顾倾城那抹笑意更深,她接过文件,翻阅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