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307章 【驾云而来】
    突然,骷髅男推案而起,瞬闪到窗前,直钩钩盯住天空,眼里的鬼火急剧跳动。

    黑衣下属正茫然不知何事,蓦然感觉心悸心慌,浑身发软,只想跪下……然后他就真跪下了。

    “那是……”骷髅男死死盯住天空,然而天空什么都没有。

    与此同时,比斗场上,各宗派长老也罕见的露出惊慌之色,四处打量,不断放出感知,却什么都搜索不到。只有七转以上的真修,才把目光投注向天空……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比斗场上,正值韩炼出场,对手是大司马夏侯震之子夏侯远,灵境四转。韩炼同样已突破四转,彼此境界相当。但韩炼可是天生三灵根的天才,越级挑敌视为寻常。夏侯远只坚持了不到二十招,就被风铃剑乱了神智,一剑刺倒。

    这会韩炼正要上前补上一剑,而观斗台上的夏侯震指甲陷入肉中,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法阻止。

    韩炼剑尖凝出一蓬光焰,正要刺向夏侯远,突然没由来一阵心悸,真元涣散,剑尖那蓬光焰砰地一下自行湮灭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韩炼怒视观斗台上的夏候震,只有他才会这么做,竟然干涉比斗,这是要引发国战么!

    然而下一刻,一股威压从天而降,一下把韩炼压趴在地,无力撑起。

    韩炼紧攥住剑,怒目圆睁,嘶声怒吼:“夏侯震,你……”

    吼声戛然而止,不是因为无力,而是看到周围倒了一大片,连夏侯远都被压得吐血,这明显不可能是夏候震的手段,他也没这么大的手笔。

    “究竟是怎么回事?”几乎所有人都在发出这个疑问。

    观斗台上,两人突然飞升而起。

    一个如烟花旗火般冲天飞升,离地数十丈,这个高度已乎相当于登上一座小山峰。但那人却仰首望向天空,拱手道:“陆离国宫飞羽,恭迎尊使。”

    一个则正好相反,像踩着空中阶梯,一步步登高,并越登越高,轻易超越宫飞羽,仿佛走入云端一般,微微欠身:“天一宗上宫极真,恭迎尊使……嗯,来的可是黑铁尊者?”

    下方的人们大眼瞪小眼,这天上啥都没有,两位大人是对空气说话么?

    突然,有人眼睛凸出,很快,所有人都瞪圆眼睛,定定盯着天空上的一朵云。

    没错,就是一朵云。

    一朵毫不起眼的云团,突然翻涌滚动,似有神物翻腾,九离城上空这一片天空顿时风云突变,仿佛巨龙欲行云布雨。

    突然从云团里升起两个巨大的虚影,一胖一瘦,高冠深衣,光芒万丈,令人不敢逼视,远远看去,好似神人下界。

    一时间九离城居民惊呼声如山呼海啸,或心悦诚服望空而拜,或无法承受威压不得不拜,举目望去,满城尽是屈膝人。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跪拜,灵境七转以上的真修勉强能扛住这恐怖威压,只是尽皆折腰。

    能够昂然拱手或微微欠身致礼的,只有天一宗上官极真、陆离国宫飞羽、神霄宗狄破锋、玉坤门王佑道、北邙宗唐圣通等人。而这几位,都是最顶尖的强者,也就是九转以上的修真宗师。

    天色变幻仅持续了半刻时便散去,随着异象消散,两个巨灵光影也渐渐缩小,最后没入云团。光影消失的一瞬,云团炸开,两个与巨灵光影极为相似的胖瘦人影霍然现身,脚踏云朵,缓缓降落,未语先笑,声如雷鸣,轰传百里。

    “这选拔战还没开始,你们这就开打了?不错不错,山海域修真者很主动、劲头很足嘛。”说话的是笑眯眯的胖子,脸庞身躯无一处不圆,腆着大肚腩,衣带都束不住,只得敞开胸衫,露出白花肥肉,一袭高古深衣,竟让他穿出浓浓的市井味。

    瘦老者则是衣冠严整,狭长的面孔冷肃如铁,负手俯视比斗场,但凡被他眼神扫过之处,瘫倒一片,个个脸色煞白,浑身冒虚汗,仿佛大病一场——而修真者,早已百病不生了的。

    最后目光落在上官极真身上,才稍稍收敛气势,开口道:“是上官师侄啊,一甲子不见,你倒还精神……只是,这是什么情况啊?”

    山海域绝对能挤身前三的至强修真者上宫极真,居然被他称为“师侄”,这人的岁数与辈份……想想就令人倒抽一口凉气。

    上官极真一脸尴尬,欠身道:“黑尊者、铁尊者,此事说来话长……”

    看着天空中上官极真恭谦解释,下方玉坤门这边,全赖有王佑道拂照才没出丑的温如仪,仍未能从这惊人的威赫中回过神来,忍不住轻声问:“黑尊者,是那个白胖胖的……”

    “禁言!”玉坤门太上长老王佑道狠狠瞪着这位宗门掌珠一眼,眼见温如仪一脸委屈、楚楚可怜,心下不忍,低声咕哝道,“人家是姓黑,所以叫黑尊者,明白不?”

    远处客栈中,骷髅男已经离开窗边,尽管距离够远,终究不敢现身于窗前,因为他对这两个一出场就展现出神迹的人再清楚不过:“九大上宗之碧谛馆,丹变二重修仙者,执役长老黑大白,执律长老铁布衣。而所谓尊者,是中域修真者对上域来使的尊称。”

    至于他们此行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十年一度选拔战。

    下域有天骄之战,中域怎可能没有?既然有小升初,就一定有初升高,这是一环扣一环的联动机制。只是选拔主体不一样,下域一般是在古国里选,而中域则多在宗门里选。而且在时间上会错开,先举行下域天骄之战,再举行中域选拔战,主要目的是让下域入选的骄子们也能观战,激发其雄心,影响其心志,在这些下域种子心里印下,上域强者至强,不可战胜的心理,以达到更长久的统治。

    皇朝万年,诸国皆服,除了实打实的高端实力,这种种手段策略,潜移默化之功不可没。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这么一来,这一宗一国还怎么拼个五劳七伤?”

    到手的功劳就这么飞了,骷髅男郁闷地一拍桌案,案上的战况统计报告顿时燃起幽幽绿火,眨眼成灰,桌案表面光滑如故,竟半点不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