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315章 【一拳了事】
    吃饭?我叫你谈事,你居然要吃饭?不怕刚吃饱就被打得全吐出来么!

    覃师弟不是一般的恼火,立马追赶,在前殿回廊拐弯处终于赶上,伸手就扣向罗霄后颈:“姓洛的,叫你站住听到没有……”

    一把扣空,随后脖子一紧,反而被罗霄搂住,顿时呼吸一窒,面孔涨紫,待要挣扎,小腹挨了不轻不重地一拳,丹田处的真元尽数震散,灵根都被震出裂隙,身体发软欲瘫,再无反抗之力。

    而从广场远远看去,两人搂颈勾肩,似乎还挺亲热。

    卢品松在罗霄掉头就走时,脸色便沉下来,一直死盯着他的背影。只有他看到了覃师弟的动作,只是他也没看清原本应该搂人的覃师弟怎么被搂了?好像有什么不对……不好!

    覃师弟被那罗霄往白玉栏杆旁一放,粗看似俯身观景,细看却是上半身软叭叭挂在栏杆上了。

    卢品松火速冲上前殿回廓,五指一张,五道半透明指芒激射寻丈,笼罩住罗霄周身左右,不得闪避。

    罗霄根本不躲,同样五指张开迎向卢品松,指掌屈张一握,便将那五道凌厉得足以洞金穿石的指芒尽数掐灭。

    啪!两人双掌相交,罗霄一手扣住卢品松,另一手握拳,再次击向对手丹田。

    卢品松化掌为爪欲格,之后连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爪掌与对手拳头一碰,真元顿时溃散,爪子被打折,空门大开。对手拳势未尽,不轻不重轰在他的丹田,什么护体真元,什么修真者强横肉身,统统被这一拳打成豆渣。

    接下来卢品松也被摆成同样造型,从背后看去,这对师兄弟就像在俯栏观景,亲密交谈。

    然而卢品松之前的追击动作那么大,谁看不见?只是没人能料到,灵境二转的卢品松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交手,居然一个照面就跪了,恐怕北邙宗弟子实力第一的许幽都做不到这样吧?

    许幽惊怒,远远便大喝:“洛天风,你找死!”

    随即施展出连隐隐为当代年轻弟子第一人的方剑吟都自承不如的鬼魅身法,疾追而上。但等他赶到时,罗霄却只剩个背影了。

    许幽如果光顾追人不顾师弟,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这个首席弟子的形象就扣分了。不得已只能忍住气,先察看一番两个师弟的状态。还好,只是灵根受到震荡,真元涣散,无法聚力,休整三五日就能恢复。

    再抬头,罗霄早没了踪影,要不要追到膳食室去?

    许幽正犹豫,突然一个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彻宫内外:“大郑宫内,禁止私斗,北邙宗两弟子擅自启衅,警告一次,若有再犯,驱逐出宫。”

    这下许幽及北邙宗众弟子再不敢妄动,连连告罪,将卢、覃二人扶将下去。

    大殿内,唱完黑脸的铁尊者对黑尊者道:“此子如何?”

    黑尊者点点头,他这一动,全身肥肉包括双下巴都在抖:“不错,确实有五转的实力,而且懂得控制事态不越底线,有实力亦有手段,确实是可造之才。”

    铁尊者道:“既如此,就把他与神霄宗方剑吟二人定为山海域首席弟子,如何?”

    黑尊者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那方剑吟尚未完成灵根重塑……”

    铁尊者道:“据辛长老说,灵根重塑,就在今日。”

    就像罗霄因身份敏感,就允他隐藏一样,特殊人物特殊对待,方剑吟是唯一一个没有完成灵根重塑而入选的。方剑吟天生四灵根,就差一个土灵根,他要是只求上品土灵元,以神霄宗的底蕴,费一番手脚还是能弄得来的,但是方剑吟心气极大,非极品不要,这就难办了。

    也不能说方剑吟心气太高,像他这样的天生灵根,要达到完美融合,最好就是用极品灵元,上品灵元就差了点。方剑吟是剑修,对大道完美的追求极为执着,绝不容半点瑕疵。原本早在试炼之前已与玉坤门商定下一枚极品土灵元,没成想误坠绝灵岛,几乎到手的极品土灵元被罗霄生生抠了去。

    此后神霄宗数次三番与玉坤门相商,希望再拿出一枚极品土灵元,但被玉坤门拒绝,实在是这等宝物玉坤门自个也是奇缺。

    直到黑铁尊者出现,上域选战开启,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大郑宫左配殿里,玉坤门长老阮士宾珍而重之将一个玉匣交给神霄宗长老辛如风,道:“幸好这大郑宫灵气近乎于上域,否则我都不敢将此宝放在区区一个玉匣里。”

    辛如风郑重接过,连连点头称是,他当然知道,极品灵元都是需要大量上品灵石蕴养,否则灵元极易逸散,造成品质降低。如果不是在大郑宫交接而是在宫外,起码得用一个玉鼎才能盛放了。

    辛如风身后的方剑吟合袖一鞠到地:“多谢阮长老、温师妹及玉坤门诸君成全。”

    阮士宾携温如仪郑重回礼,道:“此番上域之行,还望方师侄多多拂照我玉坤门弟子……”

    方剑吟再拜:“阮长老言重,神霄宗与玉坤门千年之谊,岂有不帮扶之理?”

    双方说得道义满满,实则是利益交换,玉坤门赠宝,方剑吟庇护,这是共赢之举。谁也不知道此次选战改在上域进行是为什么,有无危险,有一个实力拔尖的人物护着,就能最大程度保住玉坤门的元气,这绝对值得付出一枚极品土灵元。要知道玉坤门的元气是六大宗门中最弱的,实在损耗不起。

    这边两宗门结盟,而另一边右配殿里,天一宗长老宋玄清正仔细听着韩炼讲述白天北邙宗二弟子之败,脸色阴晴不定,道:“你与少白晚膳时与这个叫洛天风的近距相谈,都不能确定他是否易容吗?”

    韩炼果断摇头:“此人绝对没有易容,但感知不到他的气息,似有秘术遮掩。虽可疑却难断言……弟子无能,无法判定。”

    秦少白、严铁等人也一致认同:“弟子无能,无法判定。”

    “兹事体大,宁枉勿纵。”宋玄清思虑再三,断然道,“我会把此事通报太上长老,由他老人家定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