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325章 【小师姐的危机】
    荒域极大极荒凉,气候变幻莫测,百里不同天,此处飞沙走石,百里外可能连热风都没有。

    而这一刻的方剑吟,却希望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只可惜,唯有灼热干燥的尘风猎猎吹。

    如果此时温如仪寻来,恐怕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是方剑吟:一袭白衣已变成脏而皱的灰衣,浑身上下是到处是裂口,露出渗血的肌肤,满头满脸都是灰沙,棱角分明的面孔被汗水与血迹冲刷出一条条印痕,看上去极为狼狈,只有一双细长的眼睛依然闪烁着锋芒逼人的锐利。

    修真者要抵御风沙其实很简单,放出真元护罩就行了,保证点尘不染,不过这也就意味着灵气不断流失。方剑吟灵根壮硕,不差这点灵气,然而眼下他却连这点灵气都省,显然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危局。

    方剑吟的对手同样是两个人,没错,是人,不是妖——至少从外形上看不出是妖。

    然而方剑吟却清楚知道,这两个并不完全是人,他们是妖,半妖。

    两个半妖都一般高,一个很壮硕,一头蓬乱的头发像狮鬃,眼神狂野而嗜血,他双手执着一把像锯子的锯齿巨剑,足有一人高、半人宽,剑锋是一齿齿森寒的倒钩状齿锯,其上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

    另一个则长得很怪异,头发、眉毛、睫毛、嘴唇全是白色,给人一种病态的苍白感,双瞳是妖异的浅灰色,看上去好像白化病一样。他的左半边脸长着片片鳞纹,乍一看像纹身,只有当阳光映照在鳞纹上闪闪发亮,才能确认其实是鳞片。他手持一根儿臂粗的长鞭——仔细看哪里是长鞭,根本就是一条黑质白斑的长蛇,铲形的蛇头上端长着一颗乌黑的肉瘤,鲜红的信子吞吐不定,咝咝作响。

    “你很强,一定是人族选战者中的天骄,我们两个联手都不敢说能留下你……不过,你被黑头咬了一口,今日注定跑不了了,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刚开张就吃下了一个人族天骄。”白化半妖彬彬有礼抚胸致意,道,“能扼杀一位人族未来强者,深感荣幸。我是腾蛇一族的白斯礼。”

    另一位雄壮如狮的半妖则咆哮道:“死在山君一族未来的妖圣泰猖手里,你这人族小子才是荣幸!”

    方剑吟原计划是引开两个妖族强敌,以便让温如仪及其余几位队员逃生,只是没想到对手如此强大,诱敌变成陷敌——陷入敌手,正如白斯礼所说那样,他跑不动了。

    他的半边身体已经麻木,表面如常,但在他的感觉里,半边身子变成了木头,能敲出笃笃响声的木头。

    修真者不敢说百毒不侵,但一般能毒死凡人的毒物对这个群体完全无效。且不说毒物咬不破他们坚逾玄铁之身,就算有伤口,毒液顺伤口侵入,真元一转,就能尽数逼出。

    然而方剑吟被这只叫“黑头”的异蛇咬了一口右臂,就“半身不遂”,此蛇之毒可想而知。实际上这还是方剑吟没被咬中要害,加上他的真元浑厚及时逼毒,否则就不是半身了……

    方剑吟知道今次危险了,因为他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硬杠,然而眼前这两个半妖绝对是黑白宗试炼弟子中的精英,每一个的修为都不低于他。所以他现在是打打不过,跑跑不了,唯一能做的只有拼了!

    面临如此绝境,方剑吟的眼神依然冷冽锐利,一如他手里吞吐不定的丸剑剑芒。

    白斯礼将蛇鞭甩在沙碛地上,微微顿首致意。

    泰猖拔出插在地上的锯齿巨剑,缓缓高举过顶。

    热风劲吹,却吹不动沉重的气氛,决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不远处正巧有一支小队走过,看到这边打斗,纷纷看过来,可能是看到居然是“人族内斗”,便停下脚步,似在辨认。

    泰猖脾气火爆,吼道:“不管你们是人族还是妖族或是别的什么族,都给我滚!”

    不成想他这一声咆哮,反倒把这支小队招来了。

    小队走近,人数不多,只有四个,但白斯礼与泰猖却脸色难看,因为来的是人族,而且其中居然有两个四转,一个五转,一个六转,全是御修级高手。这四人要是加入进来,绝对会带来极大的变数,尤其是领头那个灵境六转,其气息之强大,比眼前这个天骄级的方剑吟更强。

    “你们……半妖!”为首之人竟是公孙敖,他脸色同样难看,“你刚才说什么?”

    泰猖虽然知道惹了眼前这人会有麻烦,却绝不想落面子,刚要反呛。

    突然宫维扬失声道:“你……你是方剑吟!”

    方剑吟苦笑,单手致礼:“六殿下,见笑了。”

    “你就是山海域第一天骄方剑吟?”公孙敖剑眉一扬,甚感意外,毕竟方剑吟眼下的模样实在太狼狈,与英姿勃发的天骄形象相差甚远。

    龙馥儿一探手,白嫩的玉掌上便出现一根二尺玉棒,她举起玉棒就要冲,却被公孙敖伸臂拦住:“你干什么?”

    龙馥儿奇道:“当然是帮忙啊!”

    公孙敖冷哼:“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

    龙馥儿心下生恼:“你……”

    “知道我是队长就好,我没动手你急什么?”公孙敖盯着方剑吟,内心飞快权衡出手的得失。

    身旁的虞子元传音道:“能在修真如云的山海域拿下第一,这个方剑吟的实力很强,而且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比公孙你年轻得多,潜力可畏啊!”

    公孙敖面皮一抽,年龄是他的痛点,在上域十八麒麟子里,他的年龄差不多是最大那个,也是公认潜力最差那个……假以时日,这个方剑吟还真有可能追上他。

    宫维扬看到公孙敖的迟疑,讶然道:“表弟,你这是……”

    公孙敖正不知如何措词,突然一阵心悸,猛抬头,正触及那个白化半妖一双浅灰冷眸,眸子里仿佛涌动一圈圈漩涡……

    公孙敖脸色倏变,一拉虞子元与宫维扬:“走!”

    龙馥儿怒了:“你干嘛——你竟然见死不救!不战而逃!枉为麒麟子!什么狗屁麒麟子,就这点胆子,鼠崽仔还差不多……”

    在她的怒骂声中,公孙敖三人已跑得不见踪影。

    于是场上就只剩下二人二妖。

    “好,二对二,很公平。”白斯礼瞳仁里漩涡渐渐平复,笑顾泰猖,“你选哪个?”

    泰猖一言不发,挥剑冲向方剑吟。

    白斯礼大笑着一抖长蛇,扑咬向龙馥儿。

    龙馥儿这才注意到这“鞭子”什么玩意,小脸都绿了,惊声尖叫:“是、是、是蛇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