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327章 【手撕鬼修】
    龙馥儿看上去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娃,但白斯礼却不会有半点轻视,因为妖族里长这样却手段强横的家伙太多了,更何况这“小女娃”还是灵境五转修为,虽然气息还不太稳固,明显是刚晋升不久,但若不是他这等“太保级”的妖族强者,绝对压不住。

    然而一交手白斯礼就发现,他还是低估了这小女娃,就在他眼睁睁情况下,小女娃凭空消失,长蛇咬了个空,随后脑后突兀出现一根玉质棒子,若不是他反应快,脑袋就得开花——他的狗头再硬,也硬不过一件高阶法器。

    白斯礼大吃一惊,不是惊于龙馥儿的匿形,这样的匿形妖族中的树妖更绝,他早已见惯不怪,修真者辨识人并不完全靠眼睛,更多是靠感知,然而偏偏对方的气息竟然极其微弱,在这绝灵之地几乎感知不到,骤然不备之下几乎吃大亏。

    幸好,白斯礼手里的武器与众不同,这是一件活武器,而且蛇类对生命的辨识既不靠眼睛,也不靠气息,而是类似热成像。于是龙馥儿那对于人类无解的隐形与敛息术,在这条黑头面前,无所遁形。

    很快,龙馥儿也遭到与白斯礼一样因措手不及而吃了大亏。

    白斯礼是几乎,而她是真的吃了大亏。

    当龙馥儿裹着真元的白光玉棒终于砸中那条讨厌的黑头时,笑容还没绽开,冷不防黑头竟然随棍游动,快逾闪电咬向她的手腕。

    龙馥儿惊骇之下,不管不顾,一下扔掉玉棒,饶是如此,也被黑头的毒牙蹭了一下食指,硬度不在真玉之下的的指尖,沁出一滴血珠……黑色的。

    于是步了方剑吟后尘的龙馥儿也开始逃亡。

    白斯礼却不紧不慢,循着缠绕手臂的黑头指引,不远不近吊着。

    如果不是风沙渐紧,加上龙馥儿时不时施展匿形之术,老早就被追上了。即便如此,半个时辰之后,当龙馥儿感觉整条手臂已经麻痹,而这麻痹感随着自己急剧运动不断向心腔侵蚀,她就知道今次完了。

    龙馥儿在此过程中已经服用了宗门解毒灵药,然而却没什么用,或者说效果微弱。于是她只能不断吸收灵石,补充真元消耗,同时试图逼出毒素。只是毒素侵体,在没有对症灵药的情况下,指望真元驱毒显然不靠谱。

    当麻痹感接近心腔时,龙馥儿终于放弃努力,跌坐在几丛枯黄的野草上。

    “至少我的血肉能滋养这几簇野草,灵根自爆后说不定会让这里成为一片绿洲……”意识陷入模糊的龙馥儿开始胡思乱想,风沙灌了她一鼻子,呼吸更困难,加剧了她晕厥速度,“不对、不对,这毒如此猛烈,我的血肉肯定也含毒,说不准就把这几丛生长不易的野草毒死了……”

    模糊中,隐约看到一个人穿透尘雾走到自己面前,虽然看上去是重影,但那人手臂上嘶嘶吐舌的长条形黑影,还是让她辨认出来是收取自己性命的敌人。

    “把我的白玉棒交还宗门。”龙馥儿很想大声说,并且想举起二尺玉棒,然而现实是她肿胀的舌头非但说不出一个字,连手都举不起来。

    在她昏死过去之前,似乎又看到了一个人影,很熟悉的感觉,不是感知,也不是气息,而是直觉。

    “不,我一定眼花了,那是妖人的重影……不、不会是小师弟……”

    随后身体一歪,人事不省。

    白斯礼站定在龙馥儿身前,手臂上的黑头张开森森蛇口,两颊鼓起,嘶嘶有声,但白斯礼却没有动,也没让黑头下嘴。

    “你的气息收敛方式跟她很像,却比她高明得多,看来是同门吧。我能不能问问,这种敛息之术从哪里学来的?”白斯礼边说边慢慢转身,看到身后那个年轻得超乎想像的少年,灰瞳剧缩,盘旋于手臂的黑头也把身躯弯成弓形,嘶嘶声极为急促。

    白斯礼与宠灵心意相通,强烈感受到那种惊惧警告。只是他想不明白,这少年的境界顶多与他相当,而他已是六转巅峰,这少年不过新晋六转,为何黑头会发出警告呢?

    罗霄知道,对方是起了疑心,心下有了决定,道:“我告诉你来源,你是不是就能拿出解药?”

    白斯礼失笑:“解药?这是异种羽蛇,传说为腾蛇之后,坚韧无比,玄兵难伤,其毒天下无解——非要解的话只有一个办法,剖腹取胆,服食可解。你觉得,这样的解药,我会给你么?”

    罗霄点头:“明白了。”

    然后他就出手了,时间不等人,还有人急着解毒呢。

    狂风裹着黄沙,呼号翻腾,天地一片混沌,两个相距数丈的人也只能看清模糊人影。

    罗霄根本不抬头,低垂眼皮,只以感知锁定那条羽蛇,蛟筋一甩,发出噼啪劲爆响声,狠狠抽向羽蛇。

    白斯礼嘴角噙着冷笑,有心与这少年较劲一番,同样将羽蛇甩出,迎向蛟筋。然而令他措手不及的是,羽蛇飞到半途,竟然惊慌缩回,仿佛遇到天敌。

    “天敌?这是……不好!”随着那条“长鞭”迫近,白斯礼也油然生出一股被压制的心悸感,顿时醒悟这怕不是什么长鞭,而是蛇类高阶灵兽的筋索,所以才会对他及黑头产生威压,大惊之下正要动作,却没想到对手速度惊人,整个身体仿佛变成一片轻羽,借着风势一下飘到跟前,手一伸捏住黑头七寸,稍稍发力,啪地一声,黑头的三角脑袋被脆生生捏爆。

    白斯礼凌乱了,这怎么可能?徒手捏爆羽蛇的蛇头,这是只有仙修者才有的能力,他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手里软趴趴的长长蛇身被一股大力抽走,白斯礼才回过魂来,脸上鳞片突然耀眼亮起——对腾蛇一族来说,这就相当于人类愤怒而胀红了脸。

    在鳞片亮光映入罗霄眼瞳的同时,白斯礼的灰瞳也开始变化,一圈圈漩涡浮现,仿佛深不见底的深潭,吸引着人的魂灵一点点陷进去……

    罗霄神魂一颤时立马感知不对,霍然惊醒——换做任何一位修真者怕都得认栽,但罗霄完全不同,他在神魂方面“久经考验”,镇魂仙镜对神魂的冲击比白斯礼这一招强多了,几番锤炼之下,他的神魂比一般修真者凝炼得多,白斯礼这一记神魂攻击,非但没能伤其魂,反而将他惊醒。

    “你是鬼修!”罗霄大吃一惊,不敢迟疑,仙人掌悍然出动,扣住白斯礼小臂及羽蛇之躯,发力一扯,随着血光迸射,尖啸如泣,一条修长惨白的手臂连同长长的无头死蛇,一并被罗霄生生撕扯下来。

    漫天风沙中,只隐约见到一路飙洒的血线向戈壁深处延伸,转眼便被黄沙淹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