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332章 【捡来的法宝】
    羽域并不是一片死地,依然有人类生存,哪怕被修士们称之为荒域,也只是大半区域被戈壁荒漠覆盖,南半部分还是有人烟存在的。而且这面积广阔的荒凉之地上,依旧不乏绿洲,大大小小分布于荒域沙漠,数量多达上百。

    四族之战进入十二天之后,绿洲便成为争夺的焦点,频繁发生战斗。

    此时,某处不起眼的小绿洲边,一场惨烈的血战已进入尾声。

    血战发生在人族与精怪之间,精怪是四只号称十八支系精怪中个体战斗力最强的山罴,猛一看很像棕熊,浑身披毛,身高两丈,腰围八尺,执着骨槌、狼牙棒等重兵器,一家伙轰下来,打在地面,泥沙飞溅,草皮乱飞,直接就是一个可以横躺埋人的大坑,若是落到人身上……地上横尸着三个人族修真者的尸体就是下场。

    别看它们的兵器原始,但这骨槌用的是高阶灵兽的骨骼所制,而人族的灵器、法器,还要收集这类骨骼将之炼入,方才能成就一件件灵兵。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骨器的杀伤力,真不比法器差。

    杀到现在,山罴死了一只,而人族战殁三人,余下三人对三罴,顿时就吃力起来。

    三个人都是罗霄的熟人,他的“队友”公孙敖、宫维扬与虞子元。而战亡的三人,则是这段时间多支人族队伍被覆灭或打散之后,陆续加入公孙敖小队的散兵游勇,这还是公孙敖不想多收人以免目标过大,容易招来各方打击。于是挑挑捡捡了三个三转实力的弟子组成新的小队,而现在,这几个实力偏弱的家伙成为消耗这几只山罴的牺牲品,为公孙敖三人争取到胜机。

    胜负转机就在于公孙敖,因为只有他还能打得有来有往,其余二人都是吃力。当然,如果他要强行打破目前的相持状态,必定要付出一定代价,少不得要受伤。

    公孙敖暗恨,原本以他的实力,区区一个皮厚的准五转精怪何至于把他逼到这个程度?全是因为刚进入战场时,被一个阴毒的家伙打了一记暗器,伤到了左肺。创伤疼痛这些还是其次,主要是此后运转真元到手太阴肺经处便有凝滞之意,真元无法运转完整大周天,这使得他打出的真元每一击都只有平时的一半水准,实力直接掉到五转以下……

    对于实力大损的公孙敖而言,再怎么说这几只山罴都有四五转的综合实力,想无伤杀敌绝对做不到。但他必须打破眼下的相持状态,否则再打下去他没事,宫、虞二人却难扛得住。一旦这两人完了,他的小队也就完了,只靠他一个人,遇到强敌时,所有的危险都得自己扛。

    “就拿你来试一试吧。”公孙敖低喝一声,突然翻手,右手指掌间夹着一物,快逾闪电拍击在山罴毛茸茸的肚腹——为什么是肚子?因为公孙敖的高度就只要山罴的腰部。

    山罴号称精怪族群战力第一,不仅在于它们的力量,更是因为其肉身强横,它们的皮毛天然有削弱真元之力的奇异效果,在这方面,它们的远亲妖族也有类似能力,只是各族群不同,削减的效果也各有不同。

    山罴在这方面的防御力无疑是最强的,因此当它看到这个打架时只能抵着头的小家伙根本没运转真元,就这么“裸掌”打来,差点嗤笑,浑不在意,借此机会挥舞大棒,封住公孙敖后路,决意一击重创对手。

    山罴并没有怀疑什么,因为在荒域这绝灵之地,许多修真者战斗时都很节省真元,不敢随意乱放,因为真元一放就会被这方天地吸收,削弱,十成之力打到敌身只余五成。这也是为何牛逼哄哄的修真者在战斗中大量伤亡,明显“变脆”的原因。

    砰!这一掌的确没有放外真元,不轻不重打在山罴肚腹,山罴咧开的嘴越咧越大,不是笑,而是嚎叫!

    “嗷——”

    随着一声惨嚎,山罴捂肚跪地,手里的大棒握柄都被捏得开裂。

    这样的良机如果不抓住,就枉为麒麟子了。

    砰砰砰砰砰!

    公孙敖绕着山罴疾走,连击五掌,每一掌都蕴含着本源真元之力,每击一掌公孙敖的脸色就白一分,而山罴脸上的血色就浓一分。五掌打完,公孙敖顾不得真元亏虚,急速后退。

    山罴死死盯住他,一动不动,突然胸、腹、腰、背四处炸开四个碗口大的血洞,鲜血如泉喷涌,看上去就像扎破了口的血袋子。最后是嘭地爆响,天灵盖炸碎,红白之物喷射满天……

    公孙敖急忙取出两块上品灵石,快速吸收恢复,稍有好转,立即收好灵石,走近山罴尸体,手掌张开,以真元一吸,从其肚腹间以吸出一枚血淋淋的尖锐东西。擦去血迹之后,露出真面目——竟是罗霄遗失的那枚蛟牙!

    公孙敖早就感知到这枚蛟牙的不凡,否则也不会将之留下。他心里做过一次对比,四五年前他曾被一个仇家用高阶法器同样伤到肺部,却也没像这次这样严重影响真元运行,从这点可以看出,这颗像是某咱灵兽牙齿的东西,威力堪比准法宝。

    于是便在山罴身上一试,果然一击得手,无伤毙敌。

    只是看着这枚强悍的准法宝级暗器,公孙敖既欣喜又困惑,因为他感到这东西的威力减弱了不少,如果是当初那不知名的家伙打出之时,以这山罴漫不经意之状,光是这一击就能直接爆了这只山罴,根本用不着他损耗本源打出那五掌。

    “难不成是这绝灵之地造成了灵气流逝?”

    公孙敖并不知道,他确实猜中了真相,蛟牙里蕴含的仙力虽然极微弱,但固性却比普通灵气强出何止百倍,任凭这方天地狂吸,流逝也极为缓慢。但再慢,十几天过去,也衰减了不少,故此威力大减,等再过十来天,仙力所剩无几,这枚蛟牙也就从准法宝跌落为中阶法器级别了,连公孙敖的防都破不了,更别说是山罴。

    接下来公孙敖再次祭出准法宝,轻松毙杀另一只山罴,之后三人联手,把最后一只山罴干掉,匆匆收拾战利品后迅速离开。

    而周围窥视的山妖鬼怪,都是知晓山罴的可怕,眼见这三人几乎没怎么受伤就干掉同样数量的强敌,一时忌惮,只能眼看着这几个人族离去。

    同一时时,若站在浮空飞舟上俯视,可以清楚看到,如公孙敖与山罴这样的战斗,几乎发生在每一处绿洲。人与人战,人与妖战,妖与妖战,还有精怪乱战……绿洲浸成红洲,清水染成赤水。

    原本是沙漠旅人的活命源泉,此刻却变成了杀戮战场,死亡之地。而无数的鲜血渗入沙地,被奇异之力凝炼成精血,一丝丝、一缕缕,汇成一股股赤流,向大漠深处渗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