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349章 【抉 择】
    碧落台,这个问天宗掌宗专用修炼地,此刻却成了罗霄与凤九歌聊天场所,而掌宗大人袁化罡,则萎顿在一旁,当个看客。

    二人讲述了各自别后的情况,豁然发现,居然颇为相似。

    凤九歌是中了袁化罡之计,被引入黄泉穴,为熔岩法阵所困。如果是在上域,这个法阵虽然强却也困不了他太久,但在中域,天道意志之下,修仙者的实力会被一点点虹吸,最终境界跌落到飞天境。

    凤九歌被囚禁的时间还不算太长,不过三个多月,却已被天道散去数十年之功,直接由青丹境掉到紫丹境了。正如袁化罡之前所说那样,再过得两三年,他就被拉到袁化罡同等境界,到时候,袁化罡就能随心所欲处置他了。

    同样是被困,罗霄与凤九歌的处境却截然相反,后者是掉境界,而前者则是稳固仙体之境,耗费了漫长的百年时间,最终完成由人化仙的龙门一跃。

    当然,罗霄不可能告诉凤九歌真相,只是含糊表示自己被困在一个奇异空间,一直到伤势恢复才得以脱困。

    魔灵呢?

    被仙剑斩灭了。

    那仙剑呢?

    在那个奇异空间里,那是仙剑,自己没有能力驭使。

    那……那个刹羽而归的深寒妖圣又是什么情况?

    很简单,他想搞仙剑,结果反而被仙剑搞了。

    嗯,仙剑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完美掩盖一切漏洞。

    得知了这个不算太坏的结果,凤九歌心情渐好,急切问道:“仙剑所在的异空间,你还能进去不?”

    罗霄摇头:“不能!”

    凤九歌只能叹息,他也知道,这种异空间多半是一个破碎的小世界,无色无相,若是刻意寻找,也许穷尽一生都找不到。但有时就在你面前,只需多走一步就能进入,但你也不知道而错失机缘。

    罗霄不解:“大师兄那么想要进入这个异空间?为了仙剑?可仙剑只有仙人才能驭使,就算是修仙者都不能靠近仙剑千里范围内,更不用说使用了。毕竟这是已觉醒剑灵的完整仙器,而不是之前那只剩个壳子的残仙器。”

    凤九歌不停叹息:“这我也知道,只是,若无此剑,天下何人能制即将出世的魔主?”

    罗霄眼睛瞪圆:“魔主?即将出世?!”

    “对,或许是第五魔神的魔灵殒灭刺激,又或许是魔主与魔神之间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特殊感应,在仙剑斩灭魔灵之时,据传是魔主沉眠之地,极地深渊传来异动,山崩十峰,地裂千里,海啸百丈,暴雨连日。造成一个临近的下域受灾数国,流民百万……”

    罗霄怔住,半晌才道:“这个下域是哪里?”

    凤九歌沉痛道:“我的故园,天镜域。”

    罗霄沉默一会,道:“那也是我的故园。”

    凤九歌惊讶无比:“你也是……你来自哪里?”

    “舞阳国,易水城。”

    哪怕是心事重重,凤九歌也禁不住欢喜,连呼缘分,虽然不是一国,但同出一域,妥妥的老乡啊,更何况现在还成了师兄弟。

    罗霄从来不知道,天镜域居然毗邻令人色变的魔主沉眠之地“极地深渊”。这也就是说,一旦魔主苏醒,首当其冲,受害最深的,就是天镜域!

    罗霄急切道:“魔主什么时候出世?”

    凤九歌摇头:“不好说。也许是一两年后,也许是百千年后——这是八大上宗掌宗前往极地深渊上空观察后得出的一致结论。”

    这时间跨度够大的,而且就算是最糟糕的预判“一两年后”,也不应当算“即将”啊,这凤九歌是不是危言耸听。

    但罗霄却不这么认为,对修士的漫长生命而言,一两年确实极短,一个常规闭关都不止这点时间,当真是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

    这个“即将”或许是很多年后,但种种迹象表明,魔主必定出世,这个事实就像一把悬在人域上空的魔剑,一日不落下,一日令人胆颤心惊;而一旦落下,则是万年浩劫重启。

    “八大掌宗第二个一致结论,就是要避免此番浩劫,只有两个法子,一是求仙,二是求己。”凤九歌神情肃然中带着几分无奈,“求仙是没指望了,万年以降,无人飞升,仙门已闭,金丹者无法成仙,而仙人亦无法下界。所以,这一次,只能靠我们自己,若是能找到仙剑,不管能否驭使,总是一线希望啊!”

    “明白了。”罗霄站起,向凤九歌道别。

    凤九歌讶然:“小师弟,你这是……”

    “我试着去找找,就像师兄说的,总是一线希望。”

    “也好。”凤九歌想了想,从纳物丹里取出一枚玉简,递给罗霄,“这是风之翼修行法门,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罗霄郑重接过,合袖为礼:“谢师兄。”

    凤九歌一直望着小师弟远去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慢慢转过头看向袁化罡:“掌宗,你的余生恐怕要在黄泉穴慢慢悔过了……”

    ……

    罗霄离开擎天峰后,却并没有进入洞天。因为他苏醒后第一时间就试过沟通剑灵,却没有反应,询问燕惊天,后者分析仙剑的剑灵在仙石空间,由于处在两个不同空间,因此除非剑灵主动回归洞天,或者向仙剑发动具有威胁性的攻击,否则剑灵是不会有反应的。

    攻击仙剑?哪怕是仙体,罗霄也不敢这样做,仙剑是仙兵,能屠魔,同样也能戮仙,

    现在看来,要阻止魔主,只有一个办法了。

    而在此之前,他想回天镜域看看,至于境界掉落他并不担心,且不说这方天地要吸仙气比吸真元、真罡、丹炁难上百倍,就算被吸去一些,他随便进出洞天一趟就补回来了。

    这方人间,只要他想,天下诸域,无不可去。

    不过罗霄还没飞出山海域就碰到了一个故人,就是之前遍寻不着的程飞龙。

    很巧,青叶堂的山门所在,正是最通往天镜域的必经之路。罗霄从天空飞过时,正看到下方有的弟子在修炼,有的在演武,有的则在打杂,而程飞龙,就是打杂弟子中的一员。

    以罗霄的仙眼,百丈高空上一扫,就把程飞龙的状态看得清清楚楚。

    屈指算来,程飞龙来到山海域,进入青叶堂也快有三年了。但他的境界只提升了一阶,即七阶朱雀武士,照这样下去,此生能否通灵亦未可知。

    看到那张昔日英武豪迈,沉毅果敢的面孔,如今却憔悴沉默,与众弟子说笑时,那笑容明显缺乏生气,暮气沉沉,英豪气短,令人嗟叹。

    看不到希望,最令人绝望。

    罗霄想了想,身体一旋,化为飞鸟,投入到程飞龙的弟子舍——想知晓那间房子是程飞龙居所,对罗霄而言再简单不过,从气息上就能分辨清楚明白。

    罗霄从洞天里取出一个玉匣置于桌上,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双翅一展,飞出窗外,直穿云霄。

    过了半个时辰,身心皆疲的程飞龙推门而入,目光顿时被桌上灵气如轮的玉匣牢牢吸住,神色惊疑不定。

    身后传来某位师兄的声音:“程师弟,怎么了?”

    程飞龙忙应道:“无事。”

    直到身后脚步声走远,程飞龙在门口等了一会,感知周围并无异状,才小心走进,掩上门,缓步走向桌子。

    程飞龙手指在玉匣盖上摩挲良久,终于定下决心,缓缓打开——刹那间灵气扑面,仅仅只是这一口灵气,停滞许久的七阶境界竟然为之松动,隐隐有突破八阶白虎境之势。

    程飞龙惊喜交集,仔细看去,玉匣里十块上品灵石摆放整整齐齐。

    玉匣内盒盖上只有一行字:“易水故人赠。”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