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87章 这一清一浊
    “很简单呀,帮你找回密码,然后就能重新登录,就能把我寄存在你那里的初吻给找到了呀……”焦典娜天真烂漫地这样回答说。

    “真能这样?”赵无底有点不信焦典娜这样异想天开的办法。

    “也许行吧,从来没试过……”焦典娜这样说,是表明自己这方面并没有过经验。

    “咋试呢,咋找回密码重新登录呢?”赵无底还真信以为真了……

    “这有什么难的,来,咱俩再吻一次,就相当于重新登录了……”焦典娜十分形象地这样回答说。

    “你不是说,还需要找回密码吗?”赵无底居然还强调这样的细节。

    “登录的同时,密码也就找到了吧,别啰嗦了,快点让我帮你登录吧……”焦典娜说完,直接过来,揽住赵无底的脖子,直接就吻住了他的双唇……

    咦,还别说,就在被她吻住的瞬间,赵无底记忆深处关于她寄存初吻的感觉和味道一下子就找回来了——还真是奇妙无比呢……

    而就在“找回”焦典娜寄存在他心里的那个初吻的瞬间,让赵无底再次惊异地发现,假如焦典娜的吻是清冽的甘泉的话,那高依琳的激吻简直就是湍急的山洪了!

    这一清一浊,泾渭分明!

    原本焦典娜的那个清纯的初吻已经被高依琳那些重口味的激吻给荡涤得不见了踪影,但此刻,一旦焦典娜那柔嫩的嘴唇吻住自己的双唇的瞬间,那股清流顿时冲开一条水道,无声无息地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在赵无底的心底静静地流淌……

    “咋样,我寄存在你心里的初吻现在又重新找到了吧?”吻了一阵,焦典娜主动松开赵无底,然后,温柔妩媚地这样问了一句。

    “还别说,真又找到了……”赵无底心旷神怡地立即这样承认说。

    “那,你想不想把这个初吻给锁定在心里,这辈子再也不会再丢失了呢?”焦典娜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当然想啊,就怕我再遇到什么不可抗力的事情,再给弄丢了……”赵无底心说,这哪里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呢?

    “只要你用了我说的办法,这辈子,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肯定都不会再丢了……”焦典娜居然打了这样的包票。

    “有这样一劳永逸的办法?”赵无底一听她这样说,真有点喜出望外,但也怀疑,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办法。

    “当然有啊,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做……”焦典娜则低头顺目地边摆弄自己的指甲,边这样说了一句。

    “若是真能,我当然肯呀!”赵无底一听她有这么好的法子可以板上钉钉让她寄存在自己这里的初吻永不丢失,一下子就动心了。

    “那咱可事先说好了,只要做了,就一辈子都别后悔……”焦典娜看着赵无底那个傻傻的样子,别提心里多喜欢了,但嘴上还要这样说一句前提条件。

    “这有什么可后悔的,动不动就把你的初吻给弄丢了,那才叫我追悔莫及呢!假如真有个办法能让你寄存在我这里的初吻永远定格在我的内心深处,无论是什么办法,我都敢于尝试,在所不辞……”赵无底马上表态,说明自己最想要的是啥。

    “那好,既然这样说,你就把我的衣服都脱掉吧……”焦典娜突然从床上站起身来,一步跨到了赵无底的眼前,这样要求他说。

    “脱衣服干嘛呢?”赵无底一下子就慌了——这是干嘛呢?难道刚才说的那个一劳永逸不再让她寄存的初吻丢失的办法,要从脱掉她的衣服开始?

    “别问了,让你脱你就脱嘛……”焦典娜甚至将身体直接贴在了赵无底的身上,呢喃地耳语道。

    “不行,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我是不会轻易脱掉你衣服的……”赵无底却一下子站起身来,且竭力后退半步,与焦典娜拉开了距离。

    “你这个人,女孩子主动让你脱她衣服还要问个究竟,咋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呢?”焦典娜被赵无底的举动给弄得有点恼火,就这样批评说。

    “别的男人是啥样的?”赵无底居然还认真地这样问。

    “换了别的男人,女孩子领他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近在咫尺,孤男寡女,早就按捺不住直接扑上来脱女孩子的衣服了,可你呢,都送到眼前了,却还要问为什么!”焦典娜居然说出了这样抱怨的话。

    “对呀,为什么呢?你不说清楚了,我哪敢随便乱脱呢?”赵无底这方面的经验不是零封了,但也少得可怜,所以,愣是不懂对方为啥一下子就进入到让自己脱她衣服的程度,不搞明白为啥这样,他哪敢轻举妄动呢!

    “哎呀,真拿你没办法……”焦典娜还真是对这个小神医有点无话可说了,本来以为,几句话,几个动作,他就会懂自己的心意,就会像师哥那样,不管不顾就扑上来直奔主题呢——当然,之前那些男人,包括师哥在内,自己还没一个给过他们这样机会呢,但他为啥自己给了他机会,他却还要问为什么呢?真是没话可说了呢!

    “你别急眼呀,你把为什么告诉我,我自然会判断要不要按你说的做了,你这样冷不丁就让我脱你衣服,不给我个充分的理由,我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赵无底还正儿八经地为自己争辩说。

    “我问你,你有没有跟女孩子谈过恋爱呀……”焦典娜只能这样问了。

    “没呀,我几个小时前是个啥样子你也看到了,那样一个土掉渣的乡下野小子,哪个女孩子愿意跟我谈情说爱呢?”赵无底心想,之前跟自己接触过的那些女孩子或者是女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能算是跟自己谈恋爱吧!

    薛小琪算吗?不算,龙嫂算吗?也不算。难道胡丽晶算是跟自己谈情说爱?也不算,她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才以身相许帮我冲喜,打通我奇经八脉的——而且,这个胡丽晶到底是虚幻还是现实现在还没搞清呢!

    再就是回天中医馆的老板娘高依琳了,跟她在一起,哪里有什么谈恋爱的感觉呢?完全是——算了,不必多想了,大概除了眼前这个把初吻寄存在自己这里的焦典娜,还有那么一点儿谈情说爱的感觉,但也不能因此,俩人一旦有了独处的机会,就直接脱她衣服吧……

    “那现在呢?现在你变成了城市帅哥,为啥还是不懂女孩子的心呢?”焦典娜则直接这样质疑说。

    “我是想懂你的心啊,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啊——平白无故的,我脱你衣服干嘛呢?”赵无底还是转不过这个急弯儿来。

    “你不是想让我寄存在你心里的那个初吻永远都不丢失吗?”焦典娜还是把话题回到了最初的主题上。

    “对呀,我是想那样啊——这跟脱你衣服有啥关系呢?”赵无底还是个一窍不通。

    “算了,索性不跟你绕圈子了,我把实情都告诉你吧,你自己判断,要不要脱掉我的衣服吧……”焦典娜一听他这样说,知道他的思维方式与众不同,不能像正常人那样指望他一点就透一点就通,而是要把自己现在的境遇掰开了给他看清了,或许他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完成自己的心愿吧……

    “就是啊,有话一定要说开嘛,我洗耳恭听……”赵无底的目的终于达到了,还这样来了一句。

    “从医馆回到武馆,师哥趁大家都在忙着准备晚上的party,就把我给拉到了武馆的仓库,把我逼到墙角,直接向我求婚……”焦典娜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那你——是答应他了还是回绝他了?”赵无底对这个并不陌生,因为之前焦典娜跟他说过这个师哥的情况,求婚应该在情理之中吧,但你是答应了,还是回绝了呢?为啥这工夫,跟我说这事儿呢?

    “本来我早就想好了,这辈子是要嫁给他的,可是不知道为啥呢,他动真格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却迟疑了一下……”焦典娜则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还有啥迟疑的呢?你不是说,他救过你一命,为了报答这救命之恩,你也要嫁给他吗?”赵无底知道这些前提,所以,马上这样质疑说。

    “是啊,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一直没回绝他的追求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见到你,特别是你治好了他的脚伤之后,我忽然就有了一个冲动……”焦典娜这才开始将之所以这样的原因在哪里。

    “就是把你的初吻寄存在我这里?”赵无底只好这样想了。

    “对呀,那种冲动连我自己都不可思议,为什么刚刚见到你,就那么信任你,就舍得把我最珍贵的初吻寄存在你的心里……”焦典娜居然这样说。

    “你别担心,你可以随时随地赎回去的……”赵无底以为她会担心再也赎不回去她的初吻了,就马上这样表示说。

    “你觉得还赎得回来吗?”焦典娜一听赵无底这样说,马上这样反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