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96章 邪恶之心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高依琳还真是越来越心惊肉跳了——原先不是没怀疑过艾本草和华继佗俩人给于苗苗用的特殊药物有问题,可是无论如何都打探不出他们用的祖传秘方到底是什么,加上于苗苗的病一直靠这样的药物维持,给医馆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高依琳也就没再深究……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小神医一旦出现,势必就有于苗苗这样的患者急于求成想更换主治医生,找可以快速解除痛苦的小神医来治病,而这头一个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难题,这让高依琳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但愿不严重……”赵无底真觉得很累了,不想再多跟高依琳说一句话了:“我很累了,我要回宿舍休息了……”

    “我知道你累了,但有一件事儿你务必在今天做了……”高依琳却没有放赵无底回去休息的意思。

    “还有什么事儿呢?”赵无底没懂她的意思。

    “你必须到艾教授那边去一趟……”高依琳说出了他说的务必做的事儿。

    “为什么要见他?”一听艾教授的名字,赵无底的头就大,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把一个好端端的于苗苗给治成了那样,真恨不能自己具有一种神奇的能力,直接灭了这个为了赚取医药费,对患者丧心病狂的家伙!

    “去拿于苗苗的病例,顺便向他咨询一些关于于苗苗病情的问题。”高依琳说出了见艾教授的目的。

    “没什么好问的了,我已经对于苗苗的病情一目了然了……”赵无底一听就是却问于苗苗的病,马上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即便是这样,我劝你也一定要去见他……”高依琳却还在坚持她的要求。

    “为什么一定要见他?”赵无底实在是搞不懂,高依琳为什么逼自己一定要去见艾教授,难道是让自己给这样一个坏东西一个台阶下?接手了他治不好的病人,还要毕恭毕敬地先到他面前表示歉意,别让他有什么想法?

    “因为这是医院的规矩和程序——更换主治医生,必须有正式的交接手续,这样的话,病人治疗的好坏才会责任分明……”高依琳则说出了问题的关键——没正式交接的话,跟换主治医生一旦出事儿,责任就不明确,后患无穷!

    “您是说,一旦于苗苗移交到我手里的话,无论死活都是我的责任了?”赵无底这才意识到了高依琳让自己去见艾教授的核心目的——去见那个该死的艾教授,就是要撇清他跟于苗苗的关系,将来死活都不会问责到他的头上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你现在后悔来得及!”高依琳给了肯定的答复,同时,也这样跟了一句——假如你感觉自己承担不了这样的责任的话,现在放弃对于苗苗的治疗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一听高依琳这样说,赵无底的心里咯噔一下——都这个时候了,您咋还说这样的屁话呢?

    “为什么来不及了?”高依琳想不到,从小神医的嘴里会说出“来不及了”这样的话,一时间没懂他此刻的心里到底在想啥……

    “您都看见了,于苗苗已经充满了希望,假如我再给推掉了,相当于直接将她推到万丈深渊了一样,不行,我做不到……”赵无底说出了“来不及了”是个什么概念。

    “既然做不到,那就乖乖跟我去见艾教授吧,也许,见了他之后,你还会对于苗苗的病有更新的认识呢——走吧,别耽误时间了……”一听赵无底是这个意思,高依琳反倒觉得,她抓住了对方的话柄,直接拉住他的胳膊,就往外走……

    此刻,在艾本草的办公室里,华继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

    “听相大姐说,那个小神医已经接触于苗苗了……”华继佗这样焦急地说道。

    “接触了又怎样?”艾本草倒是显得从容不迫,捻着他的山羊胡子,这样问道。

    “万一被他看出是咱们给于苗苗吃的定魂丹有问题咋办呢?”华继佗这样担心道。

    “首先我敢打赌,他还没那个道行,能凭肉眼或者是嗅觉知道咱们这个祖传秘方的内容,其次是他也未必能了解于苗苗现在真正的状态——单凭号脉和肉眼,根本就没法知道于苗苗深层的问题,除非是到正规的大医院,去做各种ct、磁共振之类的高科技检查,也许才能略知一二,所以,他连这两点都搞不清楚,凭空怀疑咱们给于苗苗的诊疗有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艾本草胸有成竹地这样回答说。

    “可是我总觉得,这个小神医不一般,可能凭借肉眼就能看清病人的病灶在哪里,像于苗苗这样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隐患的病人,他会感知不到?”华继佗又从这个角度担心地问道。

    “即便是感知到了,又会怎样呢?要么急流勇退,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直接放弃接手于苗苗,还是回到咱们手里,继续吃咱们给她配的药,继续成为咱们的摇钱树;要么铤而走险,接手治疗于苗苗,但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不但于苗苗活不成,这个小神医怕也会因此栽个大跟头从此声名狼藉一蹶不振,弄不好,还要给于苗苗偿命都说不一定吧……”艾本草直接说出了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后果……

    “真会像师父说的这样?”华继佗还是将信将疑,凭直觉他总觉得这个小神医可能会有神奇的能力,不费什么气力就会将师父和他扳倒,可是师父咋就一点儿危险都没感知到呢?

    “师父行走江湖半个多世纪,什么鸟没见过?就凭他这样一个野地里冒出来的小神医,就能撼动咱们爷俩苦心经营多年才打造出来的铁桶江山?”艾本草一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可是我看见相大姐把那个破旧的出诊箱放在医馆橱窗里的时候,我问了她,她说这是小神医的神医爷爷留下的传家宝——师父啊,这个小神医不是石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而是有独门秘籍深远渊源的不速之客呀,咱们务必要多加小心才行啊……”华继佗又说出了小神医邪乎的新证据。

    “神医爷爷?我咋没听说过?这一带,但凡有些医术的高手师父都知道,也都曾经过过手,没一个医术在师父之上的,哪里冒出个小神医,背景还是什么神医爷爷,弄个破旧的老式出诊箱就想来医馆蒙事儿立足?我看那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艾本草眯缝着眼睛,仿佛一览众山小地俯瞰方圆百里,哪有可以入眼跟自己竞争的同行呢?就这样回答说。

    “师父真的这么有把握?”华继佗还是将信将疑。

    “你就?好吧,一切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艾本草干脆把眼睛完全合上,来了个闭目养神的样子,仿佛完全感觉不到,或者是不屑这个小神医的“雕虫小技”完全没必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样子……

    但华继佗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惧,占据着他那颗弱不禁风的邪恶之心……

    艾本草似乎预料到了高依琳会带小神医来他这里,所以,看他们俩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艾教授啊,对不起来打扰您,这也是没办法,谁让那个于苗苗治病心切,一心把火要更换主治医生,而且她这么一闹,您还就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她就像得到了尚方宝剑一样,跑到我那里,死乞白赖地要小神医帮她治病,我听了很生气,但一听她说,已经得到了您的认可和同意,我也就没了办法,现在只好带着赵无敌,来您这里办理患者移交手续,同时,也来求教您一些关于于苗苗病情的相关问题——您不会回绝吧?”高依琳身为馆长,在艾教授面前说话都要这样主意角度和用词,可见这个艾教授在医馆的位置有多么的尊贵。

    “既然已经答应了患者的请求,我咋会回绝呢——直接跟我徒弟办理移交手续吧……”艾本草衣服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那您能不能把之前给于苗苗诊疗的病志一并移交给赵无敌呢?”高依琳提出了具体要求。

    “病志很简单,都在档案柜里呢,想要只管拿去复印好了……”艾本草一点儿障碍都不设。

    “那——您给于苗苗服用的定魂丹的配方,是否也能……”高依琳想趁机得到这个之前一直想,但却没有理由得到的配方。

    “不能……”艾本草斩钉截铁地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不能?”高依琳有点惊异,他凭什么如此理直气壮地回绝自己很正常的请求呢?

    “因为这副药方是艾家祖传秘方,不可以公之于众……”艾本草直言不讳,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现在您将于苗苗移交给了赵无敌来医治,他就有权知道您之前用药的成分配方,也好对症下药,给于苗苗治好她的疾病啊……”高依琳也说出了必须得到此药配方的充分理由。

    “这个您还真是难住我了……”艾本草微微一笑,捻着胡须这样回答说。

    “此话怎讲?”高依琳没懂对方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