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274章 饿得直打晃
    “谁呀,人家没追究您吧?”赵无底一听,果然自己的担心有必要,立即这样问道。

    “那是好多年前了,我在上边正在花洒,忽然听到下边有个女人在高声喊,喂,干嘛哪,你尿到人家头顶上了……”宽叔活灵活现地描述说。

    “您咋回答呀?”赵无底立即来了兴趣。

    “我一看,原来是林场食堂的黄大姐,是个缺男少汉的寡妇,早就表现出对我的兴趣了,一定是来这里找机会套牢我的,所以,我一听是她在下边喊,就对她喊,对不起呀,没看见下边有人啊……”宽叔居然描述了这样的场景。

    “这个黄大姐听了咋说呢?”赵无底一下子就进入了情况。

    “她听了立即朝我喊——没看见就可以随便往人家的头上拉屎撒尿啊!”宽叔还特地勒细了嗓子学那个黄大姐的腔调。

    “您听了咋回答的呢?”赵无底越发觉得有趣了。

    “我就回答,你说吧,你想怎样……她听了居然说——你必须赔我……我就问,咋赔呢?她就说,陪我睡一觉就算是赔了……”宽叔居然连这个都敢描述出来给赵无底听了,说明他已经不忌讳什么了似乎。

    “宽叔咋回答她的呢?”赵无底忽然觉得,宽叔似乎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不然的话,不能这样讲述当时的情景吧。

    “我一听她果然就是冲这个来的,立即对她喊:我把这个月的工资赔给你吧,陪睡就算了……”宽叔则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黄大姐听了咋回答呢?”赵无底很想知道,这个惦记上宽叔的黄大姐听了宽叔这样的回答,会做出什么样的回应……

    “还能咋回答,骂了我好几个挨千刀的,就悻悻地离开了……”宽叔终于讲出了这次“意外”的结局。

    跟宽叔这样对话之后,赵无底的心里似乎踏实了一些,仿佛感觉到,宽叔讲他的故事,未必像于越隆说的那么枯燥无味吧,但是撒个尿,宽叔就讲出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经历,等到他讲他的人生经历的时候,一定也不失精彩,颇有趣味的吧……

    跟宽叔在小木屋外的回廊有说有笑“潇潇洒洒”地方便完了之后,回到小木屋里,就开始分享那些山货野果,吃了一阵,居然有了饱腹感,赵无底就说:“好了宽叔,我吃饱了,您现在可以讲您的故事给我听了。”

    “你确定认我做你的师父跟我学开车学武艺了?”宽叔沉了一阵,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那您也确定收我这个徒弟跟您学各种您会的本事了?”赵无底没直接回答,而是灵机一动这样反问了一句。

    “嗯,反问得好,咱俩问题的答案,就都等到我的故事讲完之后,再做最后定论吧……”宽叔很喜欢赵无底这样的反问,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您能告诉我,您的故事大约能讲多久吗?”赵无底还是没忍住,这样问了一句。

    “现在快中午了吧,我估计,天黑前咋地也讲完了……咋了,你现在就觉得会坚持不住了?”宽叔再次这样疑问道。

    “不不不,我有还以为您真能一口气讲他个三天三夜呢!”赵无底这样不好意思地回答说。

    “假如我真的搂不住闸,真就讲他个三天三夜呢?”宽叔还半开玩笑地这样问了一句。

    “那我就洗耳恭听他三天三夜!”赵无底立即痛痛快快地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讲我的故事了……”宽叔似乎很喜欢赵无底这样的性格。

    “讲吧,您讲多久我就听多久,保证中途不打断您……”赵无底再次保证说。

    “嗯,那就试试看吧……”宽叔说完,沉默了一两分钟,才缓缓地讲起了他的曾经故事……

    “那年我也就十七八岁吧,因为父亲遭人陷害被关了起来,母亲四处求人想把我父亲给捞出来,结果,把自己都搭进去了,也没把我父亲捞出来,一股火,我母亲就病倒了,加上父亲关在里边,说有罪却一直不判决,说没罪却又不放人,我母亲肝火攻心,病情加重,没到半年就因为肝癌晚期去世了……

    “母亲一死,父亲彻底绝望了,在里边找了个机会,一头撞在了墙角上,抢救过来人也废了,植物了小半年,就去找我母亲去了……

    “这样的打击让我不得不辍学回家,但我心中的仇恨在一天天地发芽,通过我的努力,终于知道了是谁陷害了我父亲,我就抄起菜刀去跟对方拼命,结果,人都没见到,就被他的手下给打得鼻口窜血屁滚尿流,回家躺了半个来月才缓过来……

    “复仇无望,前途迷茫,生不如死,还不如去死……

    “可偏偏这个时候,我听一个朋友说,深山老林里有个姓黄的老头专门收徒弟教功夫,学会了可实用了,以一当十都是学得差的,以一当百比比皆是!

    “我听了之后,重燃了复仇的星火,从爷爷那里偷来一万块养老钱,就只身蹽到了深山老林,去找那个收徒弟教功夫的叶师父……传说是叶问的后裔,但也无从考证。但却因此名声大噪,我去到山里找到叶师父的时候,居然有三五十个慕名而来跟他学艺的徒弟……

    “可是见了面却让我大失所望,以为这些叶师父就是收钱的时候对我笑了一下,收完钱就对我代答不理的,就好像没我这个新收的徒弟一样,但为了学会功夫给我父母报仇雪恨,我还是咬牙坚持留了下来……”

    宽叔讲到这里,忽然停下了,对一直静静听讲的赵无底问:“我这样讲,你听起来还好吧……”

    “挺好的呀,您别顾虑我,您只管讲您的就是了,我很爱听您的故事呢……”赵无底立即这样表态说。

    “那好,那我就继续讲下去了……”宽叔似乎渐渐回到了他当年的那个情境中,仿佛再次重新经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样……

    赵无底似乎也开始身临其境,仿佛自己已经成了宽叔故事的见证人一样……

    于是,宽叔的故事就滔滔不绝地在赵无底的耳边响起了……

    那之后,宽叔每天都是早早地起来弯腰劈叉压腿跑步之类的常规训练,可是都一个多月了也没见叶师父教宽叔什么功夫,情急之下,贸然去直接找他,当面问他:“叶师父,啥时候教我真功夫啊!”

    叶师父听宽叔这么说,眯缝着眼睛看都不看宽叔,用尖细的嗓音问宽叔:“真的想学了?”

    宽叔立即回答:“真的想学了……”

    叶师父马上说:“那好,打明天起,你就跟我到山里进行封闭训练吧……”

    可是宽叔被这个叶师父带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山坳里之后才发现,所谓的封闭训练原来是不给饭吃!你饿了,想吃东西,对不起,必须按照他的规定取得了才能吃……

    开始的时候宽叔以为很容易,看见叶师父将宽叔的早饭挂在树枝上,告诉宽叔说,你够到了就有早饭吃,够不到就饿到中午再说……

    宽叔已经饿了一宿了,早上起来就跟他长途跋涉到了这个山坳里,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饥肠辘辘地见到什么都想吃一口了,可是这个山坳里连根儿野草都没有,唯一的一棵大树也早已成为枯树,风干在那里不知道多少年了,连树皮都没有了……

    看着被叶师父高高挂在树枝上的食物,宽叔卯足了劲儿,就跳起来去够,可是不知道为啥,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是够不着,越是够不着,就越觉得自己饥饿难耐,也就越是着急,折腾了一阵子,累得气喘吁吁,一身大汗,但却还是够不到宽叔的早餐……

    那个残忍的叶师父居然只给了宽叔五分钟,时间一到,对不起,高高吊起的食物被他收走了,还留下一句话:“继续练习基本功吧,到了中午再给你五分钟够食物的时间……”

    就这样,一直饿到中午,人都快饿晕个屁的,总算到了可以够午餐的时间了,看见被叶师父吊挂在干巴树枝上的那包食物,就好像饿狼看见了猎物一样,宽叔就不顾一切地扑过去,猛地跃起,本以为这次一定能顺利够到,然后可以大快朵颐地消灭那些食物呢,哪成想,还是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就是够不到……

    可是饥饿让宽叔有点发疯,四处寻觅看看有没又可以辅助宽叔够到食物的树枝之类的,终于看到了一个二尺来长的树枝,就直奔过去,哪成想,刚要哈腰拾起的时候,却被一只脚给踩住了,还来了一句:“不许作弊!”抬头一看,原来是叶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洞察了宽叔的意图,一眨眼就先于宽叔到了那根树枝前,用脚给牢牢地踩住了……

    没有辅助工具,全靠徒手去够,这他娘的不是要了亲命吗,但在那样的环境中,你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只要投到了师父的名下,就要百分之百地听命与他——就这样,午饭也告吹了,饿得宽叔都开始打晃了,还好叶师父允许宽叔喝了半桶凉水,算是没直接饿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