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295章 应有的尊重
    宽叔猛地回过头去,发现唐老五站立的那边悬崖上空空荡荡,充分证明,他真的被那只死死抓住他不放的山鹰给带下了山崖……

    这样的场面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始料莫及,决斗还没开始,在场包括蓝青青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志在必得一定获胜的一方唐老五居然被他自己玩花样打下来的山鹰给抓住不放,最后带下了深渊,这意味着他死定了……

    这让决斗的司仪段毅强很是尴尬,作为唐老五的人,又不能直接宣布宽叔获得胜利,但又不能不说点什么来结束这次决斗,正在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宽叔忽然觉得,该是我趁机说话的时候了,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宽叔立即大声对那些慌乱中不知所措的学员们喊道:“大家都别慌别乱,听我说几句——大家一定都知道我为什么要拼死跟你们的二师父决斗吧!假如不是他欺师灭祖将咱们的叶师父关进了山洞逼疯了,假如不是他玷污了叶静莲甚至见死不救让她惨死,假如不是他不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何必冒死跟他决斗呢?

    “可是大家都看到了,是他自己率先不遵守决斗规则,停下来搞花样,结果,弄巧成拙,被自己打下来的山鹰给带下了万丈深渊,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他罪有应得,这说明他死有余辜!我可以不追究你们这些追逐者之前的行为,但我不能忍受你们继续追逐一个百分之百死掉的恶魔,那样的下场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吧!我很快就会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唐老五的死因,大家想想,他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警方在调查的时候,一旦发现了他的同伙同谋,会是什么态度,采取什么手段?”

    一口气,宽叔将抑郁在心中的这些话口若悬河地都宣泄出来了。

    “宽哥饶命,我们都是被他威逼利诱才跟随他的,所有的罪孽都是他一个人做的,我们只不过都是随帮唱影而已,我们谁都不想跟他吃瓜捞啊!”居然有学员跑过来,直接跪在了宽叔的面前这样说话。

    “对呀宽哥,我们都是无辜的,都是被他逼迫才前呼后拥他的,现在他死掉了,我们总算获得自由了……”又有人跑过来跪在了宽叔面前。

    “你们这帮墙头草,现在知道害怕了?”蓝青青觉得自己可以大声说话了,就直接站在宽叔的身边,这样扬眉吐气地对那些幡然悔悟的学员们大声叫嚷说。

    “宽哥饶命,我们真是迫不得已的,我们真的什么坏事儿都没干,关押叶师父,害死叶静莲,都是他一个人干的呀,我们真是无辜的,宽哥饶过我们吧……”几乎所有跟随唐老五的学员,甚至包括刚才主持决斗的司仪段毅强都跪在了宽叔的面前这样求饶说……

    面对这样的场面,宽叔哭的心都有了——都是些什么人呀,就在十几分钟之前,还在狐假虎威地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转瞬之间失去了主子,就都拜倒在了宽叔的脚下……

    宽叔该如何处置他们呢?

    “宽哥,我们拜你为师吧,从今往后,你指向哪里我们就打向哪里,你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又有人这样表达中心说。

    “是啊宽哥,就让我们拜你为师,你带领我们大家在这山里继续混吧……”央求的人更多了……

    宽叔当时没想出太好的主意,就先稳定军心地说:“这样吧,等警方处理完唐老五意外死亡的事儿我在给大家一个确切的说法——大家知道警方来了该怎么说吧……”

    “知道知道,他是自己玩花样,打山鹰结果被山鹰给抓下了悬崖……”七嘴八舌的都这样回应说。

    “还有不同的说法吗?”宽叔这样问,并非趁机逼大家说假话作伪证,而是提醒这帮家伙,胡乱说话只会害了你们自己!

    “没有!”这些人还算是聪明,异口同声地这样回答说。

    “段毅强同学,你的意见呢?”宽叔一眼看见了猫在人堆儿里的段毅强,单独点了他的名字,因为之前他与唐老五走得最近,差不多就是唐老五的狗腿子一样,所以,他的看法很重要,就单独问他说。

    “我的跟大家一样,而且,我看的比大家距离还近,场面更加真切呢……”段毅强大概也心知肚明,唐老五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再抱他大腿只能是死路一条,所以,赶紧见风使舵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那好,既然大家的意见一致,那我现在就报警了……”宽叔一听大家统一了看法,这才把山里有人意外死亡的消息报了警……

    警方在百丈悬崖下边找到了摔得粉身碎骨惨不忍睹的唐老五,更令人信服的是,那只与他同归于尽的山鹰就跟他死在了一起,也被摔得面目全非……

    警方差不多给每个学员都做了笔录,而且仔细勘察了现场最终得出了结论:死者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而是意外死亡……

    警方走了,大家围拢过来听宽叔的安排,宽叔则带着大家先将叶师父从山洞里解救出来,并且带着大家给他磕头谢罪,虽然他还是迷茫地望着远方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总算是又回到了师父的位置上,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这个时候,宽叔心里才想好了如何安排这些突然“群龙无首”的学员,宽叔对大家说:“这样吧,现在的山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大家都聚在一起练功习武了,所以,我决定,有地方去的人,尽可能回到社会上去找一份儿正当职业,比如保安保镖之类的,没地方去的,特别是无家可归的,可以留在山里,但要准备过清苦的生活,因为叶师父需要伺候,同时这里也没了来钱道,所以,只能靠化缘和募捐才能维持下去……”

    “宽哥就直接说,我们更应该选择出山还是留下来吧……”这些没脑子的家伙自己总是不能给自己拿个主意,必须听别人的安排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路。

    “我更倾向于大家都下山,无论本事高低,都比那些没学过没练过的要强很多,所以,肯定能得到用人单位的重用,这样的话,有了一份比较体面和收入的工作,大家也就有了一个可以期待的未来……”

    宽叔知道太多的人留下来,只能“坐吃山空”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人多了,矛盾就多,假如再产生新的矛盾,解决起来一定很麻烦,所以,才竭力劝导大家最好都出山,去寻找能让自己过得更好的新生活……

    “那我们都下山了,叶师父咋办呢?”段毅强这样问了一句。

    “我无家可归,我留下来伺候叶师父……”蓝青青直接这样回答说。

    “我也留下来……”一个叫刘冬冬的学员也申请说——他也是无家可归的身世,所以,大家都知道他为啥要留下来……

    “还有我……”另一个叫张宝成的学员也举手说——他是有家可归,但他的家支离破碎,就是为了逃避那个天天闹心的家才跑到山里来混日子的……

    “还有吗?”宽叔最后问。

    一看大家都摇头了,宽叔才说:“那好,那大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到武馆的办公室去领结业证书,吃了饭,就可以下山了……”

    于是,大家吃了散伙饭,就都背上自己的简单的行囊,三五成群地结伴下山去了……

    剩下的蓝青青,刘冬冬还有张宝成跟宽叔一起,先去重新安葬了叶静莲,给她修了一座像模像样的“陵园”让她的魂灵得到了真正的安息……

    然后宽叔又带着他们几个出山去置办了很多生活用品和食物,还留下了足够他们伺候叶师父一两年用的费用,才对他们说:“我该走了……”

    “宽哥要去哪里呢?”他们几个都恋恋不舍地这样问。

    “天涯海角……”宽叔的眼睛遥望遥远的南方,这样说道……

    “宽哥这是要去流浪?”他们以为宽叔因为叶静莲的死而看破红尘,从此浪迹天涯四处流浪了呢……

    “这么说也行……”宽叔没把自己要去海南去完成红颜姐遗愿的事儿告诉他们,所以,只是这样含糊地回应说。

    临行前,宽叔独自去到了叶静莲新的墓地,坐在坟前,就好像跟她促膝谈心一样对她说:“谁能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呢?但结局就是这样发生了——现在好了,尘埃落定,一切又都回到了它本来的面目——只是你我之间再也没法风花雪月谈情说爱了,我们只能将思念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留作今生今世永远的怀念了……”

    这个时候,宽叔又看到了一片突然生成的浮云就在他不远处的天空上,仿佛再次看到了叶静莲的音容笑貌,也仿佛听到了她那带有仙气的叮咛与祝福……

    哭了一阵,又笑了一阵,宽叔才跟叶静莲说了再见,一直向南,直奔姜兰迪所在的海南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