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369章 不能吃独食
    高依娜带着赵无底回到车里,对六个女孩子说:“遇到了特殊情况,现在必须人车分离才能过河……”

    “具体咋过呢?”芊芊代表大家这样问道。

    “我带大家下车在这岸等待,然后派他开车过河,到了对岸把车子停好锁好,然后再回来接咱们过河……”高依娜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他——开车有把握吗?”芊芊似乎要趁机了解一下这个打乘车的男人是个什么男人,因为刚才趁高依娜和哪个男人下车去打探情况的时候,她们几个在车里有了一番议论:“我咋觉得这个搭便车的男人有点熟悉呢?”芊芊第一个提出了异议。

    “是啊,我越看越像来的时候那个摸骨大师……”浅浅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不是吧,来的时候大家都戴在眼罩,你是咋看见的呢?”关关这样提出了质疑。

    “他给你们摸骨的时候,趁大家都没注意,我掀开眼罩从一个缝隙看见了他的身材体型,跟现在的这个男人几乎一样,别看他换了一身衣服,但整体感觉应该就是他……”浅浅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原来你敢偷看呀!”关关立即这样批评说。

    “我不偷看现在能帮大家辨别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嘛!”浅浅却觉得自己偷看有理,而且她也认定,其他姐妹未必没像自己这样,找到机会偷偷从眼罩不严实的地方偷瞄一下这个男人的样子。

    “我倒是觉得他应该是今天在乡间别墅里跟咱们第一个好的那个男人……”倩倩却跟浅浅的的看法不一致……

    “你为啥这样认为呢?难道你掀开帘子也偷看了?”芊芊马上这样问。

    “我对味道特别过敏,刚才这个搭便车的上来之后,我就嗅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子特殊的气味,就跟刚才第一个上咱们的男人身上的气味几乎一样,所以,我断定这个男人就应该是咱们接待过的那个男人……”倩倩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倩倩说得对,我也是通过气味闻出了这个搭便车的男人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应该就是给我破身的那个男人……”雎鸠这个时候也出来证明这一点……

    “那你们觉得,这个搭便车的男人到底是摸骨大师,还是今天享用咱们的男人呢?”芊芊再次提出了大家都亟待解开的问题。

    “我觉得这俩个角色应该是同一个人,也就是之前的摸骨大师还有后来享用咱们的男人都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这个搭便车的男人……”一直没说话的乾乾这样来了一句。

    “你用什么有力证据来证明这个说法呢?”芊芊代表大家这样问乾乾。

    “就在之前高姐踩刹车的时候,大家都只顾了尖叫,却没听到其实这个搭便车的男人还开口说了一句话,具体是啥我记不得了,但声音完全就是摸骨大师的声音,而且在乡间别墅被那俩男人享用的时候,他们小声对话的时候,我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我的听力比一般人好很多,所以,哪怕他们是用气声说话我都能听得见,综合这些声音的特点,我才断定,这个搭便车的男人就是摸骨大师,同时也是今天享用过咱们的男人……”乾乾从这个角度来证明,这个搭便车的男人到底是谁……

    “天哪,闹了半天,这个男人如此神奇神秘神道啊!”芊芊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就是啊,给我摸骨的时候我就已经迷上他了……”浅浅毫不隐晦自己的想法。

    “我是嗅到他的气味就马上不行了,就被他的气息给迷得找不到北了……”倩倩这样回答说。

    “我是在他给我破身的时候爱上他的……”关关则这样补充说。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让别的男人碰我了……”雎鸠也跟着这样说……

    “既然大家都认定这个搭便车的男人就是之前的摸骨大师,也是后来第一个享用过咱们的男人,那接下来咱们该如何面对他呢?”芊芊再次提出了问题想听大家的意见。

    “直接问高姐咱们的猜测对不对吧?”关关这样提议说。

    “绝对不行,绝对不能让高姐知道……”芊芊立即否认关关的提议。

    “要不,就找个机会直接问他本人?”雎鸠这样提议……

    “这个也不可能,因为高姐根本就不会给咋们单独跟他接触的机会……”芊芊再次否决了雎鸠的提议。

    “也许过河的时候,车子出了故障什么的,就会给咱们这样的机会呢!”浅浅这样来了一句。

    “闭上你的乌鸦嘴,若是在河中间出了故障咱们还不都死定了?”芊芊直接这样骂了浅浅一句。

    “我觉得还是见机行事比较好,假如谁有了机会,就一定抓住不放,问清楚到底是不是咱们猜测的这个人,一个人知道了,岂不是就是咱们大家都知道了吗?”倩倩则提了这样的方案。

    “倩倩说得有道理,谁逮住机会就一定跟他核实一下,假如他真的是那个摸骨大师,或者是今天享用过咱们的男人,那就跟他要个联系方式,或许,将来咱们都有可能跟他有再见的机会吧……”乾乾则顺势提出了这样的设想……

    “我看乾乾和倩倩说得有道理,但凡咱们谁有了跟他接触的机会,都要抓住了别放,问清楚他是谁,留下联系方式,但我提醒大家,无论是谁得到了他的联系方式都不能吃独食儿,都要拿出来姐妹们共享……”芊芊算是给了大家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就是啊,谁吃独食儿让大家发现了,就不再认她是好姐妹了!”浅浅立即这样响应说。

    “谁也不会这样做吧,反正我是不会……”倩倩也算是表态了……

    “大家都知道,我乾乾最无私了,一旦让我逮住机会知道了他的联系方式,我立马告诉大家……”乾乾也立即给出了这样的表示。

    “我们俩就更不用说了,各位姐姐这样照顾我们,体谅我们,回头我们俩若是知道了他的联系方式,哪能不告诉各位姐姐呢……”关关代表雎鸠,也算是表达了心愿。

    “既然这样,那大家就多留个心眼儿,一定要搞清楚这个男人是谁,最好是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或许将来会给咱们大家带来无尽的美好未来呢……”芊芊对大家的表态都很满意……

    正好这个时候,芊芊看见高姐带着那个男人回到了这里,还听高姐说:“遇到了特殊情况,现在必须人车分离才能过河……”芊芊代表大家这样问:“具体咋过呢?”高姐就回答说:“我带大家下车在这岸等待,然后派他开车过河,到了对岸把车子停好锁好,然后再回来接咱们过河……”芊芊趁机问了一句:“他——开车有把握吗?”

    高依娜一听芊芊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质疑,立即回答说:“你们觉得他开车不靠谱?”

    “具体我们也不知道啊,一直都是高姐开车的……”芊芊这样回答说。

    “说实话吧,他明天才考驾照,今天开车就属于无证驾驶……”高依娜似乎成心在吓唬这些爱提问题的女孩子们。

    “天哪,那高姐敢把车子交给他开吗?万一开到中间出了问题可咋办呢?”芊芊马上这样担心地问道。

    “现在是这样的,假如我开车过河,你们留在这边,这个人就会跟你们在一起……这让我很不放心……”高依娜表明的意思是,将你们这些女孩子交给一个陌生男人回头出点儿问题我咋跟唐姐交代?但真正意图却是不能给你们了解这个男人真实面目的机会……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个男人还能把我们几个给吃了?”芊芊一听这个方案,立即觉得单独跟这个搭便车的男人接触的机会来了,所以,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他是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但刚才他却对我开车过河表示了担忧,说万一中途出问题,可能车子和人都保不住了,所以,他坚持要自己开车过河,让我带你们在河这边等他回来接咱们……”高依娜只好说出了这样的实情。

    “那他回来咋接我们几个呢?”芊芊代表大家提出了这样一个急切需要答案的问题。

    “理论上是他在前边带头,然后引领大家蹚过河去……”高依娜则说出了这样的答案。

    “哎呀,我最怕过河了,看见流水就头晕……”关关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我也是,从前跟同学蹚水的时候就栽倒在河里过……”雎鸠也跟风这样说。

    “我一下水腿就抽筋儿……”乾乾这样添油加醋。

    “我在河里被蛇咬过,所以……”倩倩也帮着敲边鼓。

    “我体质寒凉,一下水可能就会闹毛病……”浅浅也找出了不可能蹚水过河的理由……

    “我不怕水,也不怕蹚水过河,但我的脚前几天穿了一双新高跟鞋给磨破了几个地方,假如蹚水过河的吧,万一感染了可就麻烦了……”末了,芊芊也表态,不可能脱掉鞋子赤脚蹚水过河……

    “那你们觉得怎样过河才行呢?”高依娜一听,这几个女孩子居然都找出了不能赤脚蹚水过河的充分理由,心里就觉得有点蹊跷——难道她们在梦想着让赵无底挨个背着或者是抱她们过河?

    居心何在?

    居心叵测!

    但高依娜还是耐着性子这样问,就想听她们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