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08章 真是急死人
    赵无底还真算是经验丰富,使出浑身解数,让裴同同充分热身之后,几乎实现了他承诺的无痛开启她健康之门的操作……

    只是在那个瞬间,裴同同无限惊喜地发现,仿佛暗黑的世界突然敞开了一扇透进灿烂阳光的大门一样,让她感觉到,那些回到自己身上的躯体四肢开始有了相互联系,稍加努力,明显感觉自己的胳膊已经可以动弹了……

    那种狂喜让她不是因为痛感而惊呼,为的是自己重获新生而呐喊!

    就这样,裴伴伴在赵无底完成与她结合的瞬间,大声地叫出了那声石破天惊的“啊……”来,将门外急得团团转的姐姐吓得差点儿魂飞魄散……

    关键是,这声呐喊还被手机另一端的母亲给听到了,再次强烈要求裴同同告诉地点,否则立即报警!

    裴同同被逼无奈,只能说出了具体的小区和地址,母亲那边才挂断了手机……

    裴同同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上前前门,对里边轻声说道:“伴伴呀,妈妈来电话了,非要问具体地址,不说就要报警,姐没办法,只能告诉妈妈这里的地址了,你们开始了没有?最好是抓紧时间,在妈妈感到之前,尽快结束才好啊!”

    “不行啊姐,现在不能结束啊……”隔着房门,传来了裴伴伴气喘吁吁的声音。

    “为啥不能结束啊?爸妈可能很快就到了呀……”裴伴伴心里别提多急了,就这样问道。

    “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刚刚有感觉,中途断了可能就前功尽弃了……”裴伴伴这样回答说。

    “可是万一爸妈到了看到你这样,还不一棒子打死你呀!”裴同同这样吓唬妹妹说。

    “宁可让爸妈一棒子打死我,我也不会停下来的……”裴伴伴边这样回答,边不停地伴随着欢叫的声音……

    “天哪,真是要了亲命啊!”裴同同一听妹妹这样回答,顿时陷入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裴同同就更加心惊肉跳了,这若是父母真的到了,非要见到裴伴伴不可,这可咋办呢?

    不接或者是推迟的话,母亲那样的性格一着急肯定报警,这回好,具体地址都知道了,一报警的话,那还不……真是脑子乱成一锅粥了!

    被逼无奈,裴同同还是接通了妈妈的电话,试图通过对话再拖延点儿时间。

    “妈您现在到哪里了?”裴同同心里还在祈祷,妈妈是在路上或者的堵车暂时无法抵达这里呢。

    “我就在门外呢,快点给爸妈开门!”立即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天哪,爸妈咋来得这么快呢!难道是长翅膀飞来的?”本来这家伙是心里喊的,一不留神就给说了出来。

    “别废话了,快点儿给爸妈开门吧!”母亲此刻似乎一心把火就想尽快看到离开她事先已经多时的裴伴伴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几乎是气急败坏地这样呵斥说。

    “稍等一下啊爸妈,我正在洗澡,等我穿上衣服就给你们开门哈……”裴同同实在没什么办法搪塞母亲了,就只好临时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而且挂了电话之后,立即敲门对屋里的妹妹喊:“听到了吧,爸妈已经就在门外了,你们俩赶紧结束,不然的就来不及了……”

    可是裴同同侧耳倾听里边的动静,却只听见妹妹一声比一声舒爽地*不止,完全不理会自己此刻心急如焚到了什么程度……

    “赵无底,你听到了吗,我爸妈已经到门外了,赶紧劝裴伴伴结束吧,不然的话,被我爸妈给堵在被窝里,可就不好解释了……”裴同同听不到妹妹的回答,就只好直接去请求赵无底快点结束屋里正在做的好事……

    可是令裴同同万万想不到的是,赵无底居然置若罔闻一般,完全不给她任何回应,是他没听见,还是他也进入到了某种状态中根本就无暇顾及自己此刻的提醒?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听到了父母有些着急地在使劲儿敲门了……

    裴同同知道母亲的脾气,假如不及时给开门的话,一定会直接报警或者是嚷嚷出去让左邻右舍都出来看热闹的……

    哎呀,真是急死人了,这可咋办呢!

    裴同同使劲儿砸门并且对里边低声喊叫父母已经在门外了,但里边就是没有回应,而此刻大门外的父母敲门声似乎更加邪乎了,裴同同实在没了办法,只好去给眼瞅就要忍不住报警的父母开门去了……

    门一开,母亲直接闯进来,进来就问:“伴伴呢,伴伴现在咋样了?”

    “伴伴现在情况可好了,赵大夫正在给她治疗呢……”裴同同提心吊胆地这样回答说。

    “啥?你让赵大夫单独跟裴伴伴在一起了?”母亲一听赵大夫正在给裴伴伴治病呢,立即一惊一乍地这样问道。

    “没有啊,我这不是听到父母到了,出来给爸妈开门来了嘛……”裴同同则立即找出了这样一个理由来回应母亲的问题。

    “那好,那块点带妈妈去看伴伴现在咋样了——妈可告诉你,现在的大夫,特别的男大夫没一个靠谱的,见了伴伴这样如花似玉又动弹不得的女孩子,身边没人可能就会大手大脚地吃伴伴的豆腐呢……”母亲疑神疑鬼立即这样怀疑说。

    “看妈妈说的,赵大夫才不是那样的大夫呢……”裴同同心说,我的亲娘哎,比你想的还邪乎呢,赵大夫现在可不是简单的揩油吃豆腐了,而是跟裴伴伴做夫妻好事儿呢……但嘴上还在这样为赵大夫据理力争道。

    “是不是的又没写在脸上,你在身边的时候,他道貌岸然像个人似的,可是你一旦离开,他有可能就兽性大发,趁没人在身边,趁伴伴无力反抗就把伴伴给糟蹋都有可能呢……”母亲则继续忧心忡忡地这样说道。

    “妈妈呀,你咋这么疑神疑鬼的呢……”裴同同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怀疑——难道当母亲的有了心灵感应?女儿正在跟男人好的时候,连母亲都能感知到是被男人糟蹋了?但还是这样批评母亲说。

    “不是妈妈疑神疑鬼呀,就在前几天,我听你七姑说,他们村里有个年轻的媳妇儿到砬子上去采集中草药,一不小心摔了下来,人是没死,却成了植物人,家里花老鼻子钱给她治病,但还是醒不过来,她男人没办法,只好到城里去打工赚钱……

    “哪成想,走了半年多,忽然听说他媳妇儿怀孕了——他一听就气炸了,他都离家半年多了,媳妇咋能怀孕呢?身边就一个老娘在照看她,咋会出这样的事儿呢?急忙赶回家去就查个究竟……

    “可是问谁谁都不承认,但最后还是怀疑就是那个村卫生所的韩大夫嫌疑最大,只有他经常去家里给他媳妇儿打针吃药什么的,不是他会是谁干的好事儿呢?

    “他就拿起锄头跑到村卫生所,一锄头就刨在了韩大夫的脑袋上,那血是哗哗地流啊,然后,他还踩着韩大夫的脖子问,说,是不是你让我媳妇儿怀孕的?你猜韩大夫咋回答的?”母亲一旦说起一件事儿,就搂不住闸了似乎,直到发出了这样一个提问,才算是稍事停歇了一下。

    “咋回答的?”裴同同倒是庆幸母亲一旦描述什么事儿就停不下来这个毛病为屋里那俩停不下来的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就好像十分好奇地这样问道。

    “韩大夫居然说,他就是听说他媳妇儿怀孕之后才去给打针吃药的,所以,根本就不是他干的好事儿……”母亲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会是谁干的好事儿呢?”裴同同哪里会关心这样一个旁不相干的人到底是谁干的好事儿呢,但为了给妹妹和赵无底争取时间,就假装十分感兴趣地继续逗引母亲继续往下说。

    “他也这样问呀,韩大夫就支支吾吾地说,这样的事儿,一般战士谁敢干呀,手里没钱没权的百姓谁敢捅这个娄子啊,他一听,立即问,难道是村长敢的好事儿?韩大夫听了就说,村长多大岁数了,哪里还干得动呢……

    “他就继续逼问,难道是村长的儿子干的?韩大夫听了就说,村长的儿子是个废人,白给他干他都不行事儿,咋会是村长的儿子干的呢?他就说,难道是村长的孙子干的好事儿?

    “韩大夫听了就不吭声了,但他却自言自语地说,可是村长的孙子今年才十四五岁呀,咋能干出这样的好事儿呢?韩大夫居然说,别看年岁小,这小子早就把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都给糟蹋遍了……

    “他听了脑袋一热,就丢下韩大夫,蹽到了村长家,砸开人家的门,就大开杀戒,可是把村长家的人老的老小的小都杀得差不多了,才忽然想起来,其中没有村长的那个孙子,就红着眼睛四处寻找……

    “哪成想,早就有人报警了,后来知道的韩大夫报的警,警察赶到,还没抓住他的时候,他一头栽下了村东头的那口好几十米深的枯井……

    “我说同同啊,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啊,你妹妹的情况不比那个小媳妇儿强多少,一旦遇到歹人琢磨她谁拦得住呢,快,快带妈妈去看看你妹妹吧,光顾了说话了,谁知道这工夫那个赵大夫又没对伴伴下手呢……”

    说到这里,母亲直奔裴伴伴的房间,一把就将房门给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