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63章 还不止一次
    “捅了这么大个娄子你小子还敢嘴硬,信不信我一擀面杖直接打死你!”郎副镇长的老婆真的火冒三丈,举起擀面杖就要直接往伍佰强头上削……

    “哎呀,嘉茵她妈,有话慢慢说,别动这么大肝火,回头气坏了身子那可就雪上加霜得不偿失了……”幸亏苏妈及时一把擎住了郎副镇长的老婆高高举起的擀面杖,才避免了她气头上,一棍子将伍佰强打死的举动……

    “你说说,这小子咋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呢?真是胆大包天,真是肆无忌惮,真是无法无天,哎呀,真的快把我给气死了呀!”郎副镇长的老婆似乎还在气头上,强压心头怒火,这样对苏妈说……

    “您别生气,他这不是跪下了嘛,慢慢跟他核实情况,假如真是那样的话,再严惩他也不迟呀……”苏妈将她搀扶回到了太师椅上坐下了,还这样规劝说。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还有什么可核实的呀,都摆在那里了,这样铁的事实面前,他还有什么可狡辩抵赖的呀……”郎副镇长的老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伍佰强当时无论如何都猜不到,郎副镇长的老婆如此兴师问罪,如此大动肝火,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她今天出去给郎副镇长戴了绿帽子的事儿看来不像,因为她已经用钱封了他的口,就没必要回到家里再这样大张旗鼓地宣扬出去,弄得尽人皆知吧,所以,这一条悬索可以放在一边不去考虑了……

    那问题就该处在郎嘉茵的身上吧……

    可是伍佰强跟她之间实在是没是太过分的举动呀,理论上算得上是一根儿毛儿都没碰过她呀!

    虽然是把下边啥都没穿的她抱上了车,后来抱她回房间的时候,偷看了几眼眼她的风景,但这也不足以让她如此兴师问罪吧……

    而且,这样的事儿谁会知道呢?

    难道是自己抱着下边啥都没穿的郎嘉茵进到屋里的时候,被苏妈看见了,后来在郎嘉茵房间偷看了她的光景也被苏妈看见了,等到郎副镇长的老婆回来,她就打了小报告,说了这些事儿,她才这样暴跳如雷要拿我兴师问罪?

    不太可能呀,这个苏妈一向都很本分老实,每次来郎家,就是她对我这个小破司机很客气,从来没难为过,也没当成下人看待呀,不会轻易“出卖”我吧……

    那,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是起因呢?

    难道她家在郎嘉茵的房间里装了监控探头?将自己偷看她女儿的行为都从监控录像里看到了,所以,才要如此兴师问罪的?

    这也不应该吧,这样的事儿,你只管单独将我堵在西厢房里,直接暴打一顿,说我小子是臭流氓,该去法办,但因为家丑不可外扬,打你一顿解解气,也就算完了吧,咋会如此高调地对我兴师问罪呢?

    搞不懂,真是搞不懂,她到底为啥发了这么的大的肝火呀!

    于是,伍佰强硬着头皮跪在地上争辩说:“什么铁的事实,我有什么错误需要争辩的!”

    一听伍佰强这样说,郎副镇长的老婆居然差点儿被气抽过去,暴怒中,眼睛都仿佛往外冒火了一样,顺手抓起苏妈刚刚递给她的一只带盖儿的茶杯直接奋力抛掷到伍佰强的脸上……

    伍佰强当时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躲闪不及,正好打在伍佰强的鼻口之间,顿时就觉得鼻口热乎乎的在流淌什么,用手一摸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鼻口窜血呀!

    而且吧,那只带有巨大仇恨的茶杯在伍佰强的人中处摔碎的时候,他感觉有两个硬硬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嘴里,伍佰强忽然明白,这是门牙被打掉了两颗呀,居然没吐出来,直接连嘴里的血一口咽了下去……

    可是即便是打掉了牙咽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但他还是没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应该受到如此残酷的惩罚,他就大声喊道:“凭什么这样对待我,我究竟干了什么该死的罪行!”

    郎副镇长的老婆听了,居然又抄起了擀面杖,想要冲过来直接一棒子把我打死的架势,还好被苏妈给拦住了,劝慰道:“您息怒啊,息怒,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呢……”

    “你小子,死到临头还不承认你犯下的罪孽……”郎副镇长的老婆还在愤怒中气喘吁吁呢。

    “必须说清楚,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孽了,要死,我也得死个明白呀……”伍佰强则再次拼尽全力为自己据理力争。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承认!”看见伍佰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郎副镇长的老婆好像眼瞅就不要被气死过去了一样……

    “我没做什么对不起郎家的坏事儿呀,您让我承认什么呢?”伍佰强觉得自己就快争辩成功了好像。

    “哈哈,你居然说没做过对不起郎家的事儿!”伍佰强的话将郎副镇长的老婆气得嗝喽一下差点儿没一口气没上来……

    “对呀,我从来都没做过一件对不起郎家的事儿呀!”伍佰强想乘胜追击地再为自己继续争辩。

    “那你说,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郎副镇长的老婆到了这个时候,才第一次说出了她到底是为啥跟伍佰强动了如此大的肝火!

    “她肚子里有孩子了?”伍佰强一听郎副镇长的老婆终于说出了问题的关键,一下子就懵掉了,难道是郎嘉茵怀孕了?这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消息呢,就赶紧这样问。

    “对呀,难道你小子还想提上裤子不认账,还想抵赖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天哪,原来是因为这个您要打死我的呀……”伍佰强这才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郎副镇长的老婆如此暴怒,原来是把郎嘉茵怀上孩子的罪过都赖在了我的头上啊!

    伍佰强当时一下子懵掉了,这是咋回事儿呢?

    伍佰强只是把下边什么都没穿的郎嘉茵抱上了车子,回到家里,又给抱下了车,然后抱到她的房间里,趁没人的时候,偷看了她几眼,这就能让她怀上孩子了?

    不可能啊,虽然这方面自己没什么经验,但最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呀,男人让女人怀孕首先得一起过夫妻生活吧,至少得把生米煮成熟饭吧,可是我跟她之间,没有过任何那样的接触,她咋就能怀上了呢?

    即便是今天在她的房间里,趁她昏睡的时候直接办了她,那也得等到十天半月之后,才能怀上孩子吧,也不会一俩小时前的事儿,她就说她怀上了孩子,而且一口咬定是我让她怀上的吧,这不科学呀,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说吧,你小子想怎么个死法……”郎副镇长的老婆手持擀面杖,一副就要来个“就地正法”的架势这样问道。

    “我死不死的无所谓,但道理要讲清楚,我跟您女儿什么关系都没发生过,咋会让她怀上孩子呢?”伍佰强则宁死也要为自己证明清白地这样回应说。

    “死到临头了你还想抵赖?”郎副镇长的老婆好像真的要将我置于死地了。

    “我没抵赖呀,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承认呢?”伍佰强当然要死扛着不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啊……

    “你敢对天发誓你没做?”郎副镇长的老婆这样问道。

    “不用对天发誓,只要跟你女儿当面对质就能真相大白……”伍佰强没有像她说的那样立即对天发誓,他直接提出了一个最行之有效的办法,那就是让她女儿亲口说出事实真相,比什么赌咒发誓都来的快,来的管用。

    “那好,那我现在让我女儿亲自控诉你的罪孽——嘉茵啊,快点当面揭穿他的禽兽行径吧,我看这小子真的不想活了,死到临头还嘴硬……”郎副镇长的老婆直接面向了斜躺在沙发里,一直不吭上的女儿郎嘉茵,这样说道……

    “郎嘉茵,你可想好了再说,咱俩可是从来没发生过任何关系的,你可千万别血口喷人,把无中生有的罪孽赖到我的头上,你可要凭良心说话呀……”伍佰强一看郎嘉茵几乎没什么表情,好像只要她坐起来,开口就能直接指认他就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呢,就先发制人地这样来了一句,试图阻止她真的把这个罪名按在我的头上……

    然而,她一开口,只说了一句话,伍佰强就差点儿崩溃了……

    郎嘉茵的声音很弱,但却很清晰,大家都在屏息静气地听她说话,所以,她说出的每个字,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她居然说:“一个月前,伍佰强趁家里没人我一个人洗澡的时候,就把我给那个了,我竭力反抗也没用,后来又有过几次,今天发现,我怀上孩子了……”

    “郎嘉茵,你血口喷人,你诬陷好人,你不得好死!”伍佰强一听,郎嘉茵居然亲口说是他强迫跟她发生了关系,而且还不止一次,才导致她现在怀孕了,简直气得脑袋都快爆炸了,立即这样咒骂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