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很会撩:高冷〕〔妖魔世界里的捕头〕〔扎啤屋〕〔陆剑十一〕〔我真不想谋反啊〕〔隐相公〕〔柯南之我的怪盗生〕〔重生之黑科技首富〕〔万亿资产〕〔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钱我是拒绝的〕〔顶级富二代〕〔绝世富豪〕〔我怎么这么有钱〕〔齐昆仑〕〔我在水浒开了个挂〕〔取我匣中斩仙剑〕〔今夜星辰似你〕〔羁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64章 小小的不甘
    可是郎嘉茵听见我如此激烈的反抗和咒骂,居然一点儿愧疚和反应都没有,又来了一句:“别以为你做过的事儿谁都不知道,别以为趁我喝多了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该到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一听郎嘉茵这样说,伍佰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早已铺设好的陷阱中……

    去县城接郎嘉茵的途中,她的干呕自己以为是喝多了,其实是她的妊娠反应,后来她去撒尿站不起来,应该就是她设计圈套的第一步吧——裤子没提上就让自己抱她上车,现在想起来,就是要给自己这个傻小子设局让自己上套呀!

    特别是回到家里,抱她进屋的时候,估计她都是一直在假装昏迷不醒,就是想让自己看见她迷人的风景之后,直接办了她,那样的话,将她跟别的男人造下的罪孽赖在伍佰强的头上,结果呢,伍佰强只不过是掰开她的地方多看了几眼而已,并没有真的办了她,这一定让她很失望,但面对母亲对她突然有了妊娠反应的质问,她必须找到一个无力反抗的替罪羊,才能保护那个跟她做过好事的男人,这样的情况下,她才一口咬定,肚子里孩子,就是父亲的专职司机伍佰强……

    伍佰强的心里一旦理清了郎嘉茵一口咬定是他干的好事的来龙去脉,也就更加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白说:“苍天有眼,到底是谁让你怀上了孩子真相迟早会***的!”

    “伍佰强,你小子现在还不乖乖承认是你造的孽吗?”郎副镇长的老婆升高八度再次这样质问道。Δ书阁ん.『k→shu→.co

    “天大笑话,我什么都没干过,为啥要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种呢?”伍佰强当时下定了决心,即便是直接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郎嘉茵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干坏事的结果的……

    “那好吧,既然你死活不认账,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郎副镇长的老婆一看到了这样的时候,这个小破司机还是死活都不肯承认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干的好事,也就咬了要她肥厚的嘴唇,像是作了出了一个什么重要决定一样,这样说道。

    “你要干嘛……”伍佰强当时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估计这只母老虎一定会使出阴招来让我乖乖就范,所以,立即跟着心惊肉跳起来……

    “不干嘛,先用剪刀剪下你干坏事儿的物件儿,然后,要么让你失血过多自己死掉,要么报警将你这个强间犯绳之以法……”郎副镇长的老婆边从八仙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剪刀,边说出了她对伍佰强到底要实施什么样的惩罚……

    “你敢这样对我,那就是重伤害,回头要坐牢的不是我,而是你!”伍佰强多少还了解一些法律条文的,像她这样的做法纯属乱动私刑,造成的伤害是真的要被判刑的……

    “能割下你那个祸害了我女儿的物件为民除害,我坐几年牢算得了什么……”郎副镇长的老婆边说,边真的向伍佰强扑来……

    天哪,这是什么世道啊,还有没有道理可讲啊!

    在那一瞬间,伍佰强有看见了无法阻止郎副镇长老婆如此暴力行动的苏妈朝他挤咕眼睛,他才懂了她的意思——还愣着干嘛呢,快点跑啊,夫人动怒的时候,天王老子都拦不住她呀!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伍佰强居然一点儿想逃离的冲动都没有,伍佰强当时只认准了一个理儿,那就是,我什么坏事儿都没做,所以,不怕任何的惩罚和报复,假如真的受到了伤害的话,等真相***的时候,伤害我的人必将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所以,伍佰强就那么耿着脖子跪在地上,等待暴怒着朝伍佰强奔袭而来的郎副镇长的老婆对伍佰强做任何残酷的制裁……

    眼看郎副镇长的老婆已经将伍佰强扑倒,然后,扯开伍佰强的裤子,就要伸手进去掏出来,然后,一剪刀将她认定的那个罪孽的源泉给剪掉的时候,苏妈先一步跑过来对伍佰强说:“小伍呀,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就先认下吧,回头有机会再为自己正名也不迟呢……”

    “我什么都没做过,为什么要承认,她要杀要剐随她便,只要我什么都没干,将来真相大白了那一天,看到底谁该受到法律制裁!”伍佰强完全没听苏妈的规劝,还在死犟中,为自己的无辜和清白辩白呢……

    一定是伍佰强的话进一步激怒了郎副镇长的老婆,她一手拿着见到,一手拿着擀面杖,暴怒中听见他还是这样说,直接抡起擀面杖,就朝他脑袋轮了过来……

    伍佰强当时是可以躲避的,但伍佰强知道,即便是躲过了第一次,她还会打来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将他打死她才会罢休住手吧……

    那好,那就让她打死我好了,反正这样窝囊地活着也没啥意思……

    于是,伍佰强就那么耿着脖子,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就等着郎副镇长的老婆一擀面杖将他活活打死!

    伍佰强当时已经笃定了主意,与其背负着一个这样污浊的罪名苟活于世,还不如被她一擀面杖打死,那样的话,警方一定会查验自己的死因,一旦查明的话,你这个副镇长的夫人也该一命抵一命地为我这样一个小破司机搭上一条尊贵夫人的大命吧,这样算下来,我的死也算是值了……

    所以,即便是可以躲避的,郎副镇长老婆打来的擀面杖,伍佰强也硬挺着愣是没躲避,听见一声巨响在自己的头顶轰然爆裂,眼前一黑,就晕死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伍佰强才醒来,由于四周一片昏暗,看不清自己在哪里,也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这是咋了,所以,即便是醒了,也很懵懂,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为啥待在这里……

    缓了好一阵,感觉自己嘴里有很多黏糊糊的东西,使劲儿吐出去,才感觉自己的嘴有些漏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两颗门牙不见了,吐出去的应该是嘴里积攒起来的污血吧……

    一旦被这两颗打掉的门牙提醒,伍佰强才想起了之前发生过什么,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妈呀,在昏迷之前,郎副镇长的老婆是要用剪刀让自己变成太监的,自己宁死不屈,她才用擀面杖打晕自己的,那后来呢,是不是真的剪掉了我的物件呢?

    立即想用自己的手去摸摸,东西在还是不在,可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手脚都被死死地捆绑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这是咋回事儿呢?到底是谁捆绑了自己,丢在这里了呢?

    自己的东西到底在还是不在了呢?自己现在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呢?

    虽然两手不能去触碰抚摸到底在还是不在,但两腿使劲儿夹了一下,感觉没什么痛感,似乎该有的还都在,这是咋回事儿呢?难道是那个郎副镇长的老婆在最后关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居然放过了我这个被她女儿诬陷为强奸犯导致她女儿身怀有孕的十恶不赦的家伙了?

    还是在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别的什么事儿,才避免让自己成了太监?

    伍佰强想努力挣扎起来,但因为被捆绑得太紧,只要一动,就浑身疼痛,所以,努力了几次没行,也就放弃了,继续那么躺在干草上……

    渐渐的,眼睛适应了,才发现,这里是郎家的下房,是放粗糙物件和柴草的地方,这才明白,自己一定是被他们给捆绑起来,丢在这里等候发落的……

    唉,真是想不到,我伍佰强从来都是本本分分地做人,正正派派地做事,从来都不做那些不三不四的勾当,平时连一般小伙该有的,对女人的那些本能的反应都几乎没有,生怕被人认为我是个不正经的年轻人,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可是万万想不到,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被郎副镇长家的两个女人给祸害成了这个样子,掉了俩门牙还是小事儿,这若是传扬出去,自己将郎副镇长的女儿肚子搞大了,而且还是用了强迫的卑鄙手段,完事儿还死不承认……

    看来,工作丢了都是小事儿,怕是真的没法在当地安身立足了吧,年纪轻轻的就名声臭了大街,今后还咋有脸在江东父老面前混日子呀,哪里还有什么可以期待的未来呀——这样想着,还真有点但求速死的心理了……

    只是在内心深处还有点小小的不甘,自己才二十出头,连人间烟火还没尝到呢,就这样被人诬陷成了臭大街的人,假如真的就这样死掉了,爹娘会多么伤心欲绝呀,假如儿子是因为见义勇为,或者是抗洪救灾什么的牺牲了,他们也会引以为骄傲!

    可是假如听说儿子的偷偷摸摸地用了强迫手段,把自己老板的女儿肚子给搞大了,而且还死不承认,被人家活活地给弄死了,可能连爹娘的名声都臭大街了,今后的日子都没法过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