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1992〕〔劫生宝鉴〕〔炮灰女妖在西游〕〔旺门佳媳〕〔我真是万亿大佬〕〔美女总裁的超级高〕〔帝国总裁霸道宠〕〔我真是练气期啊〕〔单生花开〕〔我在战锤当职玩〕〔不会修炼的狂人〕〔重生南非当警察〕〔灭宋〕〔浮醉三生〕〔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锦绣风流一代天子〕〔妖女宋姬传〕〔我只想安静的加点〕〔灵核战纪〕〔诸天万界裁决降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66章 什么都没干
    “他们还能原谅我?”伍佰强却不觉得,郎家会偏向他这边。『→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这个我可说不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好了,我这就把热汤面给你端过来,趁热吃了,郎副镇长还在厅堂等你说话呢……”苏妈也觉得,她也左右不了大局,还是赶紧做自己分内的事儿吧……

    在那个小客房里,伍佰强等苏妈给我送热汤面的时候心里想,也许自己并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吧,只要郎副镇长能主持公道,能用事实说话,自己的命运不会惨到没有活路的程度吧……但愿能像苏妈说的那样,但愿接下来自己不会再受到那种不人道的虐待,但愿从这一刻起,自己的霉运能得到转机……

    很快,苏妈的热汤面就送到了伍佰强的手里,吃完这碗热汤面,他的精神恢复了很多,加上头脸也洗了,干松衣服也换上了,就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又活过来了一样……

    只不过在吃面的时候,感觉被打掉的两个门牙有点漏风,很不习惯,好几次嘴里嚼的东西,就从那俩豁牙处跑到了嘴唇外边,险些掉到地上去……

    看来苏妈很是同情他,还偷偷在热汤面下卧了个鸡蛋,吃在嘴里,暖在心里,假如这次能逃过这劫,还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一定想办法好好报答一下这个慈母一般的苏妈给自己在这样的时候带来的安慰和温暖……

    吃完了热汤面,感觉好多了,正当伍佰强打算直接去郎家正房的厅堂去见等候在那里的郎副镇长呢,门一开,他却进来了,还对苏妈说:“我要单独跟小伍说几句话,你先去干别的去吧……”

    苏妈答应着,低头顺目地离开之前,对伍佰强再次挤咕了几下眼睛,这回他看明白了,她的意思是,你的机会来了,人家郎副镇长要单独跟你说话,就是要听你咋说,你可要抓住机会,多争取郎家老爷的同情啊——苏妈离开了,屋里就剩下了伍佰强和郎副镇长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时候,伍佰强忽然觉得一阵从未有过的委屈,或者是在受到了极大的不公待遇之后,遇到了青天大老爷一样,居然扑通一下子就跪在了郎副镇长的面前,边给他磕头边说:“郎镇长啊,我冤枉啊,快点救救我吧……”

    “你起来说话,我之所以单独过来先跟你说话,就是想听听你是咋说的,那你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如实说出来吧,至于怎么处理你,我自有我的办法,记住了,千万别撒谎,一定要实话实说,让我看出破绽来,你小子可就彻底没救了……”郎副镇长边把我扶起来,边这样说道。

    “那要,我一定实话实说……”伍佰强当时觉得这个郎副镇长还真是想公平对待他,才单独跟我见面谈及发生的这件事儿的,所以,趁机将自己的经历都如实说了出来。

    当然,关于他老婆到乡间别墅去私会情人的事儿,伍佰强只字未提,只把他女儿突然说要去县城去参加一个什么舞会,让他去送她,等回来的路上,她说恶心要吐,他就停车让她下车去吐,结果她没吐出什么来,却解开裤带开始拉尿,完事儿之后硬说站不起来,非要他去搀扶她不可,后来在她的一再要求下,才抱着裤子没提上的她,到了车子的后座上,一路送她回家,到了家里,她居然睡着着了后座上,他就只能将她抱回到了正房的东屋里……

    “整个过程就是这些,完事儿郎婶儿说,天色晚了,你就别回去了,反正明天你也要听家里人使唤的,我也就住了下来,哪成想,快半夜的时候,被郎婶儿给叫醒,拉到厅堂就是一顿毒打,问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是郎嘉茵怀孕了,硬说是我强迫她之后才有的,可是我对天发誓,我从来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呀……”伍佰强讲完了整个过程,又进行了这样的争辩……

    “你从来没动过郎嘉茵,她是咋怀上孩子的呢?”郎副镇长听完伍佰强的讲述,别的没提出质疑,单单对这个提出了异议。

    “这个我哪里知道啊,之前我跟她根本就没机会做那样的事儿呀,她咋会血口喷人,将这样的事儿赖在我的头上呢?郎镇长可得查明真相,为我做主啊,我可是清白的,可不能青天白日下冤枉一个无辜的好人呀,我求您了,快点帮帮我吧……”伍佰强情不自禁再次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敢发誓跟郎嘉茵从来没有过那样的关系?”郎副镇长很是严肃认真地这样盯着伍佰强的眼睛问。

    “从未有过……”伍佰强勇敢地迎着他犀利的目光,这样回答说。

    “一次都没有过?”他再次确认说。

    “一次都没有过,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做梦都没想过……”伍佰强反复这样强调说。

    “哎呀,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他听了伍佰强的话,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阵,然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咋不好办了?”一听郎副镇长这样说,伍佰强忽然有点发蒙——他问我有没有跟他女儿有过那种关系,我说没有,这都是实话实说呀,他听了,为啥还说这事儿不好办了呢?他究竟出于什么心理什么目的要说这样的话呢?

    “你说你没碰过我女儿,可是她却怀孕了,一个姑娘家,平白无故就怀孕了,这可咋办呢?”郎副镇长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我发誓,郎嘉茵怀孕真的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伍佰强当然要继续坚持自己的说法,绝不会因为任何人在我面前说什么,就改变了我什么都没干过的说法。

    “可是她一口咬定就是跟你怀上的呀……”郎副镇长则十分平静地看着我这样说。

    “可是我真的没碰过她呀!”伍佰强一听他这样说,就有点急不可耐地想为自己辩解。

    “没碰过她咋就怀上了呢?”郎副镇长听伍佰强还是如此坚持自己的说法,居然阴着脸这样反问他!

    “那应该是——这得问她自己呀!”伍佰强一听顿时脑袋发炸,这样的问题咋会问我呢?我根本就没碰过她,咋知道她为啥怀上孩子了呢?

    “问了,反复问过了,她就说是你强迫她几次之后,就怀上了孩子……”郎副镇长则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怎么可能呢,我什么时候强迫过她,我哪有那样的胆子去强迫她呢,平时我见了她,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躲闪还来不及呢,我哪里敢去碰她呢!”伍佰强竭力想出各种比喻来形容自己根本就没胆量没可能碰他那个宝贝千金大小姐的女儿的……

    “于是,你就产生了逆反心理,越是猫鼠关系,遇到了机会,你就越会产生报复心理,所以,趁她没法反抗的时候,比如酒喝多了,比如昏睡过去的时候,你就趁机下手了……”郎副镇长则不动声色地做出了这样的推理判断!

    “天哪,我真的没有啊……”一听他这样说,伍佰强差点儿就崩溃了,这样的事儿,咋能凭借主观臆想就做出这样的推断呢?这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呀!

    “你拿什么证明没有呢?比如那天你从县城接她回来,她喝多了,撒尿的时候,连裤子都没提上,这样的时候你抱她上车,按理说,你就有了机会,回头送她回房间,裤子还没提上呢,这个时候,你就更有机会了……”郎副镇长步步紧逼,似乎他从郎嘉茵和他老婆那里知道了很多具体情况。

    “苏妈可以作证,我真的没碰过她……”伍佰强一听这还了得,必须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才行啊,可是,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自己无罪呢?一时冲动,居然将苏妈给说了出来。

    “我问过苏妈了,她说你抱郎嘉茵进了东屋之后,她就出去给大小姐弄温水去了,这段时间你完全有可能就上了她吧……”郎副镇长还真是做过各种询问调查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从容地找我单独谈话吧。

    “时间是有,可是我没敢动她一根汗毛呀……”伍佰强一听,他连这样的细节都知道了,怕是不能不承认有这样的时间和机会,但还是一口咬定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干。

    “你敢说,你没趁机看过她没穿裤子的样子?”郎副镇长则趁机发力,这样问了一句。

    “这个……我承认,我是偷看了她几眼……”伍佰强一听,郎副镇长连这个细节都问道了,忽然觉得可能自己当时的行为被谁看到了,已经告诉他了,再想隐瞒怕是不行了,也只好乖乖地承认了。

    “仅仅就是简单的偷看?”郎副镇长则不满足伍佰强承认看过郎嘉茵的春色了,还要顺藤摸瓜挖出更多他想要的东西。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伍佰强越来越觉得形势对自己不利了,就好像他弄了个绳子已经勒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且越来越紧,让他已经透不过起来来了,这样下去可能他很快就坚持不住,被屈打成招了吧!但嘴上还在坚持原本的说法。

    “回答我的问题!”郎副镇长则继续保持那种高压态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