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77章 幸亏你提醒
    “必要,就像刚才,你是跟一个大叔去约会,回来你就哭成这样,我也算是知道是他欺负过你,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知道他一定是欺负过你,这个仇我也好帮你记住,省得下次你再去跟他约会的时候,怪我没提醒你!”伍佰强其实没什么真正的理由知道她要见的这个情人又是谁,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坚持自己的说法了。

    “不用你提醒,其实我不是以为他哭的……”郎嘉茵居然透露出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来。

    “那是因为什么哭的?”伍佰强则一下子不懂她什么意思了。

    “那是因为他今天没来……”郎嘉茵开始透露今天她跟那个大叔约会的情况了。

    “你是因为扑空了,他放你鸽子了你才哭成这样的?”伍佰强一听,原来是她没见到那个约好的大叔啊,所以才哭鼻子的呀,就这样猜测说。

    “不是啊……”郎嘉茵居然又眼泪叭嚓地哭了起来。

    “那你为啥哭呢?”伍佰强更是莫名其妙不可思议了。

    “他之所以没来,是因为我跟他的事儿被他的一个手下给发现了,所以,要挟他,假如不让我给他一次的话,就把我们的事儿宣扬出去,所以,大叔才把我们约会的地点告诉了他,所以,我一进屋就被他给抓住,狠狠地糟蹋了一顿……”郎嘉茵还真是忍不住将她的遭遇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你不是对这样的事儿不是很在乎,谁上你你都没那么在意嘛……”伍佰强一听原来是这样的结果,居然有了幸灾乐祸的心里,还趁机这样揶揄了她一句……

    “伍佰强,你个王八蛋,你还有没有人性啊,我都被人给糟蹋了你非但不同情,反倒嘲笑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郎嘉茵明显听出伍佰强是在幸灾乐祸,似乎听了她被糟蹋很解恨的意思,就立即从后座上对伍佰强一阵抓挠厮打……

    “我不是——假如我是个男人的话,明天就要跟你订婚了,今天就打死不会送你去见任何情人的,所以,我早就不是你说的男人了,所以,你也就别怪我这样想这样说了……”伍佰强被她这样“暴打”却没觉得很疼,心里反倒越来越舒爽了感觉。

    一听伍佰强这样说,郎嘉茵忽然没电了,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伍佰强说:“啥都别说了,快送我去见冯赟吧……”

    “冯赟是谁!”一听郎嘉茵说出了具体的名字,伍佰强知道她是开始妥协了,因为她不告诉自己具体去见谁,那是不会送她去的。

    “一个高中生……”

    “他也是你情人?”

    “对,就是我情人,我现在心情特别不好,我要去见他,在他身上找回点儿幸福的感觉……”郎嘉茵这样表明了她要见这个冯赟的具体意图。

    “一个高中生能给你什么幸福的感觉?”伍佰强则用鄙视的口吻这样对她说。

    “他父亲是县里首富,家里有几亿的资产,我跟他是一见钟情,本来他海誓山盟要娶我为妻的,可是我现在突然怀孕了,而且不住地是谁的,所以,才要找你跟我结婚,给这个孩子找个名正言顺的父亲,但等孩子生下来,我就会跟你离婚,然后,跟冯赟结婚的……”郎嘉茵则这样强调她跟这个估计也就十七八岁的冯赟是个什么关系吧……

    “哎呀,到了那个是,这个冯赟可能就不稀罕你了吧……”伍佰强则借题发挥地这样替她担心起来。

    “放屁,他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咋会不稀罕我了呢?”郎嘉茵则笃信那个冯赟会爱她一辈子,甚至海枯石烂心都不变。

    “你不但是个离婚的寡妇,而且还生过一个孩子,他那样身世的富二代,一旦有了一手的好姑娘,哪里还会再兑现娶你的承诺呢?”伍佰强则这样客观地描述将来可能发生的情况。

    “你是在咒我找不到幸福对不对!”郎嘉茵则立即狐疑伍佰强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不是我诅咒你找不到幸福,这是最起码的人情世故啊,那么多的影视剧你都白看了,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别的不说,就说你深爱的那个大叔吧,不是还没咋地就把你出卖了吗,害得你本来是满怀热情地去跟他约会,结果,却被威胁他的另一个男人给糟蹋了一通,所以,我担心,你带着这样的心情去见那个冯赟的话,结果肯定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伍佰强一听她说自己是诅咒她,就只好将自己真正的意图解释给她听。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跟冯赟好得如胶似漆,他不知道对我发过多少次的海誓山盟,只因为他是个高中生,现在还不能跟我结婚,不然的话,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你跟我结婚吧……”郎嘉茵再次表明了她跟这个冯赟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必须声明,咱俩结婚只是在演戏,其实不可能有什么实质的内容,所以,咱们的婚姻形同虚设,所以,今后你不必再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谈及咱们的婚姻,不存在我剥夺了任何人跟你结婚权利,占了你什么便宜之说……”伍佰强则立即厘清了他与郎嘉茵之间的关系是个什么性质的关系,免得总让她把什么“轮不上跟我结婚”之类的话总挂在嘴边。

    “至少你得到了郎家乘龙快婿的荣誉吧!”郎嘉茵一副恩赐了伍佰强什么巨大恩德的口吻这样说道。

    “那你告诉我,这个荣誉值多少钱,我最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像你说的,等孩子一出生你就要跟我离婚,然后跟这个冯赟的高中生结婚,那我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吗,回头我再找谁搞对象的话,就成了二婚的,哪里还有什么本钱呢?”伍佰强则索性将这个所谓的荣誉掰开了给她看,到底里边有什么具有价值的部分……

    “我不也是二婚了吗!”郎嘉茵立即从她的角度来回应伍佰强的问题。

    “咱俩的性质可完全不一样……”伍佰强则要在这个问题上据理力争,绝不能让她黑白颠倒混淆视听。

    “咋不一样了?”看来郎嘉茵还真觉得伍佰强和她在这桩婚姻中的角色是一样的了。

    “你这个二婚是因为你不检点跟很多男人鬼混怀上了孩子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所以才跟一个我这样的男人结婚的,而我则是被你们郎家下了一个套,不得以才答应跟你演一出真结婚的假戏的,所以,咱俩玩去不能同日而语,不能相提并论……”伍佰强立即将他与她的巨大差异说了出来。

    “少跟我说这些,我现在心情坏透了,快点送我去见冯赟吧,再晚了,时间就来不及了……”郎嘉茵一看说不过伍佰强了,就赶紧打住,让他立即送她去见她的这个小鲜肉情人。

    “你真决定要去见他了?”伍佰强其实还是在拖延时间。

    “当然决定了,难道你能阻止我去见他吗?”郎嘉茵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见他可以,但我提醒你,你刚刚被那个大叔的下属给糟蹋过,身上免不了会有那个男人的味道,还有你是妆都哭花了,很难看的样子,假如你现在去见这个年轻的冯赟的话,就不怕他知道你刚刚被别的男人给糟蹋过,而一下子就开始嫌弃你了吗?”伍佰强完全是出于某种与生俱来的善良之心才这样提醒她的……

    “对呀,我咋没想到这个呢,幸亏你提醒我了,可是,咋把自己洗干净了再去见他呢?”郎嘉茵这才从包里翻出镜子来照她的样子,也才算头一次对伍佰强的提议给予了这样的肯定,但也立即提出了具体解决问题该咋办。

    “两个选择,一个是取消去见他,直接跟我回家去,一个是找个可以洗浴的地方,洗干净自己然后再去见冯赟——你自己选吧……”伍佰强则直接给她提了两条可选的路径。

    “可以洗浴的地方?你让我去那种地方?”郎嘉茵立即埋怨伍佰强不该提议让她去洗浴中心那样的地方。

    “要不,到旅店开个带卫生间的房间,也可以把自己洗干净吧……”伍佰强有点无奈,但已经帮她出主意了,也就只好再帮她想办法了。

    “这个行,那你就快帮我开个房间吧,等我洗完你就送我去见冯赟,你送我回来就可以在那个房间里休息等我,然后等我跟冯赟约会完毕,你接我之后直接回家——就这么定了……”郎嘉茵立即同意了伍佰强的这个建议……

    “不过这个咱可事先说好了,开房的钱我可不出……”伍佰强觉得在这样的时候,他要给自己争取一点儿权利了,也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看把你小气的,不用你出啊,快点帮我找个说得过去的旅店就行了……”郎嘉茵知道,这样的钱还让伍佰强出的话,也实在说不过去了,也就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