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82章 完全懵掉了
    “天哪,造反了呀,居然是他干的好事呀,你还为这样的王八蛋瞒着真相?看我不一擀面杖打死他再说……”郎婶儿一旦从郎嘉茵那里确认是伍佰强干的好事,立即怒发冲冠不可遏制,歇斯底里地抄起擀面杖就朝伍佰强砸来……

    伍佰强当时完全懵掉了,还以为郎嘉茵真的要把虐待她的那几个家伙给供出来呢,哪成想,末了她居然将全部罪名都像屎盆子一样,一下子扣到了自己的头上,天哪,这样的冤枉一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简直就是旷世奇冤吧!

    然而,我哪里还有争辩的机会呢!

    无奈中,伍佰强就去看郎嘉茵的眼睛,似乎想从她哪里找到答案……

    可是伍佰强跟她的眼神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她居然直勾勾地看着他说:“咋了,你做的好事儿还不肯承认呀!”

    “我,我,我……”伍佰强突然觉得自己彻底无话可说了!

    假如伍佰强此刻进行争辩的话,说出她跟几个男人在这样的时候到县城去约会,反而遭受了如此巨大的虐待和痛苦,郎婶儿这样的女人会相信?

    我女儿陪你到县城去买明天订婚的衣服,你小子居然将她送给别的男人去糟蹋,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男人呢!

    虽然事实就是这样的,可是由于自己跟郎嘉茵的关系就是如此荒谬绝伦,所以,产生的后果当然也会荒诞不经,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和思维来跟郎家的人讲出什么道理来……

    而且连你申辩的机会和可能都没有,反而是你越是争辩对方可能越是暴怒,可能真的会一擀面杖将我给打死还不用偿命吧……

    所以,在郎婶儿高高地举起擀面杖,停在空中质问伍佰强:“你给我跪下!”的时候,伍佰强居然膝盖一软,扑通一声真就跪下了……

    伍佰强可能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冤情可以为自己申辩,郎嘉茵这样真的不是我干的,非但没干,而且还成了她的保护者,假如没有我呵护她的话,现在连这个样子都没有啊!

    可是,就在他跪下的一瞬间,他决定了,既然郎嘉茵都狠心将全部的罪责都扣到了自己的头上,那好吧,应了那句话——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所有的罪责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吧,虽然我是冤枉的,虽然这些勾当都不是我伍佰强干的,但这样的时候,我能说什么呢,我说什么郎婶儿能相信呢?

    一旦是郎嘉茵说出口的是我,那就板上钉钉不会再是别人了!

    而且,假如我真的揭穿了郎嘉茵在外边乱搞的真相的话,即便是郎家的父母真的相信了,那又会怎样呢?会处罚她吗?不会,会拨乱反正给我赔不是道歉吗?也不会,只能是我越争辩他们越是变本加厉地伤害我!

    那好吧,既然是这样,索性我就来个变相的英雄救美,将全部的罪责都揽到自己的头上,看看自己能不能承受这样的荒唐的后果!

    伍佰强当时之所以一句都不想申辩,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那就是,郎嘉茵在受到严重伤害之后,那么依赖我帮她安抚疗伤,特别是让我帮她洗里边的时候,我真觉得好像她从那一刻起,就算是我的女人了!

    尽管不是真正的发生关系,但那样的接触对于伍佰强这样一个从未有过经历的男生来说,简直跟真的跟她发生关系没什么差别,假如一个女人不是对你百分之百信赖的话,是绝不会让你那样帮她忙的,尽管伍佰强知道,他在她眼里连个下人都不如,就是一个窝囊废的男人,可是对于他本人来说,那样的行为却认定是一种特别的行为,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那样跟女人接触,那种惊心动魄,那种蚀骨铭心,真的让他仿佛飘飘欲仙了一样……

    就好像伍佰强在野地里突然捡到了一个美丽的器皿,显得有点污垢有点脏,他就拿到河边去清洗,从里到外清洗之后,它就焕然一新,拿在手里也就感觉十分亲切,也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感觉了……

    尽管什么实质的都没有,但他还是认定了郎嘉茵已经算是自己的女人了,所以,在她需要我帮助的时候,他也就责无旁贷了吧,哪怕是受到了奇耻大辱,哪怕是蒙受了天下奇冤,也该咬牙坚持住,让郎嘉茵的秘密不至于败露,让她保全名声,由我来为她承受一切罪名吧……

    而令伍佰强有点感动的是,当郎婶儿举着擀面杖,呵斥让他跪下的时候,伍佰强说出了一句:“对不起郎婶儿,都是我走火入魔鬼迷心窍,伤害了郎嘉茵,您要打要罚只管来吧……”的时候,郎嘉茵居然对她妈妈喊:“千万别打他的脸……”

    “咋了,我为你报仇雪恨你还护着他呀!”郎婶儿完全不理解,她要重罚这个肇事者,被害者的女儿为啥还为他求情。

    “妈妈打坏了他的脸,明天还咋跟我订婚呀……”郎嘉茵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他都把你虐待成这样了,明天你还跟他订婚?”郎婶儿立即这样叫喊起来。

    “不跟他订婚跟谁订婚呀?”郎嘉茵则十分淡定地这样回答说。

    “我宁可一擀面杖打死他,让你明天的婚定不成,也不能饶过他对你的伤害!”郎婶儿还在火冒三丈的气头上下不来呢。

    “我都说了可以处罚他,但请妈妈不要打他的脸,回头破了相,跟我照结婚照的时候多难看呀……”郎嘉茵则边摆弄自己的指甲,边这样来了一句。

    “就他这样对你,你还要跟他结婚!”郎婶儿再次这样咆哮起来。

    “妈,不都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演一场戏嘛,何必这样认真呢……”郎嘉茵居然还这样来了一句。

    “妈不认真还不被他这个小王八犊子给欺负死呀……”郎婶儿再次这样大声吼道。

    “我说了,妈妈可以随便处罚他,但请妈妈不要打他的头,也不要打他的脸……”郎嘉茵这样说的时候,着重看了伍佰强一眼,伍佰强终于明白了她为啥要为自己求情不打脸了,原来是因为她将所有罪名都让我来扛,我没反驳也没辩白,这算是她对我的一种恩赐和回报吧!

    “那好吧,那妈妈就给你这个面子,但我今天一定要打折他的胳膊打折他的腿!”

    虽然郎婶儿使出最大的劲儿将那个擀面杖雨点儿一样打在伍佰强身上,但由于是郎嘉茵为他求了请,避免了打他的头脸儿,也才避免他被她的擀面杖给打死的可能吧……

    而且,正是由于郎嘉茵为伍佰强求情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郎婶儿殴打他没多久,郎副镇长就回来了,一看这样的场面,立即予以制止了……

    伍佰强差不多已经被郎婶儿给打得站不起来了,郎副镇长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让焦急等在一边,不敢说话也不敢阻拦的苏妈把伍佰强给搀扶回了西厢房的小客房……

    “大小姐身上的伤——真的是你给打的?”苏妈显然有点不信伍佰强会如此暴力,抑或是有如此胆量敢教训郎家大小姐,所以才要这样问的吧。

    “苏妈最了解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呢?”伍佰强还真是没法隐瞒苏妈,只好这样说了。

    “那你咋承认了呢?招来这么一顿毒打……”苏妈看见她能看见的伤口,很是心疼地这样问道。

    “不承认不行啊……”伍佰强咬牙坚持着浑身的疼痛,这样回答说。

    “咋了,大小姐又威胁你什么了?”苏妈以为又是郎嘉茵逼迫伍佰强承认的,就这样问道。

    “她没威胁我,是我自愿替打她的人背黑锅的……”伍佰强则这样强调说。

    “为啥呀,你不要命了,你郎婶儿发起飙来会打死人的!”苏妈则这样提醒伍佰强说。

    “即便是被打死,这个黑锅我也得背呀……”伍佰强则再次这样强调说。

    “到底为啥呢?你也不彪不傻呀,咋帮人背这样的黑锅呢?”苏妈的确是不可思议,就这样问。

    “别问这些了苏妈,我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有我的道理的……”伍佰强不想把细节告诉苏妈,因为他不想披露郎嘉茵到底是个多乱的女孩子,或许这样对谁都好吧,也就这样对苏妈说。

    “好吧,我不多问了,我先帮你把伤口都消毒擦碘伏,然后给你换上一身干净衣服——你这些新衣服都是今天新买的?”苏妈也知趣,这样回应说的时候,发现伍佰强的衣服都是里外三新的,也就这样问。

    “对呀,就是为了明天订婚仪式上穿的……”伍佰强直接承认说。

    “啧啧啧,看被打的,都有皮没毛了,你脱下来交给我好了,我保证明天你穿上的时候跟新的一样——对了,你明天还打算跟大小姐订婚吗?”苏妈看见伍佰强的西装被打得不像样子了,还有里边的衬衣粘了血多的血渍,就这样问道。

    “就是能实现明天跟她订婚,我才把什么都认下的……”伍佰强则这样回答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