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484章 我罪有应得
    “是啊,当时感觉可幸福了,辽阔的草原,一望无际的牧场,一家人住在暖洋洋的蒙古包里,真想象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会比我的家里更幸福……”苏妈这样说的时候,从她那沧桑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幸福笑容。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苏妈后来咋到这里来了呢?”伍佰强有点想不明白,既然她曾经有过那么好的生活,为啥要来郎家当老妈子呢?

    “就是啊,做梦都想不到,我最后会落脚在这里……”苏妈听我这样问,免不了一声长叹……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伍佰强预感到,可能在苏妈身上发生了惊天的变化,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吧……

    “就是在我生下儿子吉尔格勒第二年,他刚刚周岁,刚刚会说话,刚刚会走路的时候,有一天我睡过了头,起来一看,吉尔格勒不见了,我就到处寻找,可是连个影子都没有,那个时候我女儿和她父亲出去放牧了,家里就我和吉尔格勒在家,儿子忽然不见了,我一下子就急哭了,四处呼喊,到处寻找,可是始终不见孩子的影子,我都快急疯了……”苏妈说出了毁掉她幸福生活的根源。

    “到底是咋丢的呢?”伍佰强则很关切,苏妈的儿子到底是咋丢的。

    “后来娜仁托娅和她父亲放牧回来了,听说吉尔格勒不见了,也跟着到处寻找,可是方圆几十里都找遍了,也不见他的踪影……”苏妈说这些的时候,眼泪就含在眼圈儿里。

    “那后来知道您儿子是咋丢的了吗?”伍佰强还是关心苏妈的儿子到底是咋丢的。

    “有人说可能是趁我睡着被野狼叼走了,也有的说是趁我不注意被人贩子给拐走了,反正就那么着急上火地找了一两个月还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我就快疯掉了,什么都干不下去,谁劝都不好使,就连我男人说,实在不行咱们再生一个吧,我嘴上答应,但一心把火还是想念我的吉尔格勒,有一天,终于趁我男人不注意,趁我女儿娜仁托娅还没醒,就偷偷从家中溜出来,踏上了寻找我儿子吉尔格勒的不归路……”苏妈说出了她为啥舍弃了原本的幸福生活,离家出走到了这个地步。

    “您这样寻找不是大海捞针吗?”伍佰强凭借想象就知道,这样出去寻找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呀,这样的例子听过很多呢。

    “是啊,但我总是有某种预感,会在某个地方,某个婴儿车里,忽然发现我的小吉尔格勒就躺在里边,当然,当时我完全是疯魔状态,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一去意味着什么,从离家出走到三五年后回到草原去寻找我的家,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人间的苦难……”苏妈的脸上再次出现了那种常人脸上没有的沧桑感。

    “还好,您终于又回到家里了……”伍佰强则这样替苏妈高兴说。

    “可是我回到草原上,却不见了我的家……”苏妈则说出了这样一个悲剧的结局。

    “他们到哪里去了?”伍佰强当时也进入了情况,所以,很是为苏妈担心。

    “我四处打听,有人说去寻找我了,有的说是搬到遥远的地方去了,反正我在我家的原址上等了好几个月,愣是没见到家人的影子,最后没办法,只好再次踏上了寻找我儿子吉尔格勒的路——这一找,居然又是五六年,直到有一天,我在寻找的路上,被一辆桑塔纳给撞到了,才算是结束了这样的流浪日子……”苏妈则把自己最后的归宿说了出来。

    “被桑塔纳撞到了?”就好像有东西把自己给撞了一样,伍佰强立即这样担心地问道……

    “对呀,就是郎副镇长坐的桑塔纳轿车呀,当时他还不是副镇长,只是镇政府的一个办公室主任,出去办事回来路上碰到了我,可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只好将我带回到他的家里,发现我没什么大伤,也就将蓬头垢面面黄肌瘦的我收留下来,管吃管喝地把我的伤养好了,还问我家在哪里,要送我回家,我当时就给他跪下了,说我无家可归了,就让我在你家当牛做马伺候你们一家人一辈子吧,就这样,郎副镇长答应留我在他家里当保姆了……”苏妈将她为什么到了郎家的整个过程都说了出来。

    “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到您的伤心往事的……”伍佰强看见苏妈很难受的样子,就这样抱歉说。

    “唉,其实呢,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起了我的儿子吉尔格勒,假如他还活着的话,也应该跟你一般大了,所以,我总是在梦里把你当成我儿子吉尔格勒,自然也就对你倍感亲切……”苏妈到这里,才说出了为啥对伍佰强有这样的亲切感,原来伍佰强跟她丢失的儿子差不多一般大,她总是能在伍佰强身上,找到她丢失的儿子的影子,所以,才会这样对伍佰强的……

    “这样的话,我真的认您做干妈了……”伍佰强一听苏妈这样说,再次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再等等吧……”苏妈则这样回答说。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伍佰强没懂苏妈为什么还要等。

    “等你真能跟大小姐订婚了,真能跟她结婚了,消停下来,你再认我做干妈也不迟……”苏妈则说出了大概的期限……

    “听您这话,是不是觉得,我跟郎嘉茵订婚结婚还不是一准儿的事儿呢?”伍佰强则怀疑苏妈担心这些才推迟让他认她做干妈的。

    “这话我可没说,我只是觉得,现在当务之急的大事儿不是你认我做干妈这件事儿,而是跟大小姐订婚结婚这件事儿,你可千万别误解我的意思呢……”苏妈赶紧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我都听苏妈的,就等我跟郎嘉茵订婚结婚都办完了,就正式人苏妈为干妈……一言为定!”伍佰强则下了这样的保证。

    “一言为定……”苏妈这样回答着,又问伍佰强:“一碗热汤面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做一碗……”

    “够了够了,吃完我已经好受多了……”伍佰强赶紧这样回答说。

    “那你快点吃完吧,吃完我帮你把伤口都处理一下,明天你还要像模像样地参加订婚仪式呢……”苏妈这样催促伍佰强,他听了她的话,很快吃完了那碗热汤面,然后,脱掉上衣,将背上的多出伤痕展露给她,让她帮他搽药或者是做简单的处理,忙完了这些,才收拾了碗筷,匆匆离开了……

    剩下伍佰强一个人的时候,躺在床上想,假如郎家没有这个苏妈,没有郎副镇长的话,我可能连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吧……幸好有他们俩,我才能侥幸存活下去吧,感激之心油然而生……

    正这样想呢,门开了,居然是郎嘉茵到伍佰强的小客房来了……

    “你咋来了呢?”伍佰强很是吃惊她能亲自到他的房间里来,通常她是绝对不会如此“礼贤下士”的,傲娇到不可一世的她,难道是因为我替她的那些男人们背了黑锅,感动了她,才特地来看我的?

    “是我爸爸逼我过来的……”郎嘉茵则一脸无奈的表情,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他逼你来干啥,安慰我?”伍佰强一听,不是她自愿来的,而是被郎副镇长给逼来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就这样问道。

    “是啊,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理所应当被安慰的,不够我来只是想告诉你,这下咱俩扯平了……”郎嘉茵还是本着她的处世哲学办事逻辑,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咋扯平了?”伍佰强完全不懂,他跟她有什么事儿算是扯平了。

    “我受了那么多的伤,你也受了呀……”郎嘉茵还是从她的角度出发,以她为主来对待人世间所有的事情——居然说她和他都受伤了,所以,他们之间就扯平了!

    “咱俩受伤的性质完全不同吧……”伍佰强一听她这样说,实在是愤恨至极,就这样来了一句。

    “咋不同了?”她一定是觉得她说的没错,所以才会听不懂伍佰强说的话。

    “你是被你所谓的情人们给虐伤的,我是因为背了黑锅被你妈给打伤的,咱俩的伤能相提并论吗?”伍佰强则直接厘清了他和她受伤的性质究竟不同在什么地方。

    “别管谁打的,反正咱俩都受伤了,现在好了,两个伤痕累累的人明天就要订婚了……”郎嘉茵则想混淆是非,就这样来了一句。

    “难道你就对那些虐待你,打伤你的所谓情人一点儿都不怨恨吗?”伍佰强也没法再说别的,只是提出这样的问题——难道咱俩受了这么多的伤,你就一点儿都不怨恨造成这些的那些臭男人?

    “有啥怨恨的,我都说了,是我罪有应得……”一提到跟她好的那些男人,郎嘉茵马上就会变成这样的态度!

    “嗯,你是罪有应得,那我呢,我岂不是……”伍佰强的意思是,你罪有应得该受到惩罚,可是我呢,我又是何苦遭这样的劫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