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506章 目标很简单
    “也就是说,今天咱俩面对你妈的时候,暂时形成了一条心?”伍佰强这样理解她的意思。Δ书阁ん.『k→shu→.co

    “是啊,不然的话,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的效果呀……”郎嘉茵也承认这一点。

    “那以后咱俩就一直一条心呗……”伍佰强故意这样戏弄她说。

    “怎么可能呢,这辈子你就别想了,根本没戏了你!”郎嘉茵立即这样毅然决然地给出了没有任何可能性的回答。

    “难道你在我身上就一点儿优点都没看出来?”伍佰强是一种戏耍她的心理,才这样问道。

    “除了刚才糊弄我妈看出你有点儿歪才,别的,真是看不出来……”郎嘉茵立即撇了撇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难道我跟你那些情人们比起来,有天壤之别吗?”伍佰强则一下子就跳到了这个话题上来。

    “没比过,谁知道差多少呢?”郎嘉茵则不屑一顾地这样来了一句。

    “对呀,都没比过,你咋就知道我比他们差呢?”伍佰强则继续挑衅地问道。

    “给你不止一次机会让你一比高低了,可是你那胆子比芝麻还小,都给白白错过了,我记得有一回我都要死要活地逼你了,结果呢,你居然逃脱了,现在傻眼了吧,没机会让我了解你,跟我那些个情人一比高低了吧……”郎嘉茵则立即这样嘲笑伍佰强,曾经好几次敞开了让他弄她,伍佰强都错过了机会……

    “应该还有机会吧……”想想所谓的那些机会,伍佰强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谁知道那些表面上看似机会的机会,不会是郎嘉茵这样刁蛮的女孩子设下的一个陷阱,除非我不跳,只要我一跳,对不起,你中奖了,倒霉大奖得主就是你——这么想来,也就没什么后悔的了似乎。

    “啥机会呀,你是说明天晚上入洞房?”郎嘉茵以为伍佰强说的还有机会,指的是明天伍佰强跟她举办完婚礼,入洞房之后可能会发生点什么呢,就这样问。

    “对呀,入了洞房就咱俩,咋说新婚之夜也得发生点什么吧……”伍佰强一听她这样问,索性就顺杆儿爬吧。

    “你想发生点儿什么呢?”郎嘉茵居然一脸色眯眯的表情这样凑近了问伍佰强。

    “这还用问呀,就是新婚夫妻应该发生的那点儿好事儿呗!”伍佰强当然是成心逗弄她。

    “你不怕一觉醒来变成太监,你就只管撒欢儿了弄!”郎嘉茵则拉着长声这样来了一句。

    “你别吓唬我,我可是你合法的丈夫呢,你若是那样伤害了我,我成了太监,你这辈子也得在监狱里度过了……”伍佰强则这样提醒她,伤害了我,你也不好过……

    “可能吧,也许,会因为我身怀有孕他们就从轻发落?判个缓刑什么的,让我在家生养孩子?或者他们根据我的一再哭诉,是你用了残忍手段强间了我,我才防卫过当让你成了太监,从而无罪释放,让你白白成了太监还没处说理去——谁知道呢,不试试还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呢……”郎嘉茵则慢条斯理地这样描述,一旦伤害伍佰强之后,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情况,似乎这样的结果,哪一种都是对她有利对他不利……

    听她这么说,伍佰强还真的有点傻眼,别看有时候这个家伙就像白痴无脑一样,可一旦涉及到她的切身利益,她立马就有了条理,有了章程,有了应对的办法——这个女人不寻常啊……

    “要不咋说你这个人太过阴毒呢,知道之前你给了我很多机会为什么我没上你吧,就是怕你秋后算账,明明是你敞开了让我弄的,结果,回头还是说我是强迫你做的,像你这样的女人,不碰拉倒,碰过一次,可能这辈子就万劫不复了也许!”伍佰强则毫不客气地解读了之前多次机会他没上她的心理因素是什么,都和盘托出给她听了。

    “知道这些利害关系就好,免得你明天跟我入洞房的还是,还想入非非有被的打算——咱俩呀,这辈子是典型的有缘无份,都结婚拜堂入了洞房了,可是跟你睡在一个床上的却是别人的媳妇儿,肚里怀的是别人的孩子,你不觉得,你这辈子亏大了,是全世界最窝囊的男人吗?”郎嘉茵则趁机这样损毁伍佰强说。

    “那你有没有这样想过,跟你睡在一个床上的男人也不是你的新郎,而是另外一个女人的男人呢?”伍佰强立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这样反问道。

    “咋了,你在外边有人了?”郎嘉茵立即抓住这句话不放。

    “咋了,兴你在外边三宫六院的,就不许我在外边有人了?”伍佰强则这样反问她。

    “我可以,但你不可以,快说,你到底在外边有没有女人!”郎嘉茵又开始了她的混蛋逻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说呢?”伍佰强一听她如此较真儿,故意不直接回答,反问她说。

    “说吧,你是不是跟你们办公室的主任刘大姐有一腿!”郎嘉茵居然直接说出了具体人选。

    “天哪,你有点想象力好不好,那个刘大姐眼瞅就退休的年龄了,比你妈都大,你说我跟她有一腿,是成心恶心我,还是成心埋汰我呢?”伍佰强一听郎嘉茵想象中可能跟他有一腿的女人,是那个又老又丑的办公室主任刘大姐,立即这样回答说。

    “那就是食堂的白寡妇了!”郎嘉茵还真是来得快,马上就有了第二个人选。

    “呵呵,你咋专挑那不可能的女人往我身上靠呢?”伍佰强一听,居然是镇政府食堂的白寡妇,心里还真的为之一颤——我倒是想啊,可是人家白寡妇从来没正眼看过我呢,但回答郎嘉茵不能这么说,这么说的话,可能会被她抓住话柄不放的。

    “怎么不可能了,在镇政府的大院里,就她是最缺男少汉的,只要是个男人,她就稀罕,只要是婚姻不幸的男人,就都能在她那里找到温馨的港湾——难道你的婚姻很幸福?不需要她的怀抱来温暖你,接纳你?”郎嘉茵似乎觉得,伍佰强在她身上得不到宣泄,就一定会找白寡妇那样的女人来解决问题。

    “很可惜,这个白寡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能说白给我都不要,至少是见了这样的女人我不会硬!”伍佰强则用这样的大实话来回应她说。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呢?实在找不到的话,我帮你介绍一个咋样?”郎嘉茵则立即表现出了很很关心伍佰强冷暖的样子来。

    “不用介绍了,我就喜欢你这个类型的,见了你这个类型的,我就忍不住放下所有尊严和本色,心甘情愿地被其虐待折磨,但还是死心塌地地跟她步入婚姻的殿堂……”伍佰强趁机这样揶揄她说。

    “少跟我贫嘴,说吧,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我真有很多要好的闺蜜呢,她们也都很寂寞,没有男人慰藉她们呢,我觉得自己出去找别的男人是对你有点不公平,所以,我主动帮你找个可以解闷儿的女人,这样的话,下次再出去来的时候,我去会我的情人,你就可以去找这个女人了,这样的话,咱俩就各得其所皆大欢喜了不是?”郎嘉茵居然描述了这样一个十分令人向往的境界……

    “你真有这样的闺蜜?”伍佰强虽然知道打死郎嘉茵都不会成心介绍女人给他的,但还装傻充愣地让郎嘉茵以为他真的很感兴趣对这个话题。

    “当然了,比我长得还漂亮呢——你刚刚不是说,就喜欢我这个类型的吗,都说物以类聚,我的闺蜜跟我都是一个类型的,都是家里有男人却不喜欢,专门爱到外边来吃野餐,这样,想不想要一个,我今天顺便介绍给你,免得让你在外边干等我……”郎嘉茵煞有介事地继续这样介绍情况说。

    “我倒是真想啊,可惜我与生俱来的良心不允许我背叛自己的婚姻,在和婚姻以外的女人有任何瓜葛来往了……”伍佰强则不想再往深里被她带坏了,赶紧道貌岸然地说出了这样一段三观贼正的话语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呢?是在含沙射影我,还是在变相讽刺我?”郎嘉茵一听伍佰强这么说,立即跟他急眼的样子了,就好像他是在批评她不守妇道,不珍惜婚姻一样。

    “我的话只对我自己有约束力,对你无效,你只管按照你自己设定的人生目标去追求属于你的幸福……”伍佰强则立即这样解读自己的意思说。

    “那你呢?你的人生设定是什么呢?你人生追逐的目标又是什么呢?”郎嘉茵居然关心起伍佰强的人生目标和设计了。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吧,我心中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为了维护郎镇长的名誉,为了辅助他步步高*到他仕途的巅峰,我也借光一步一步步步高升,最后到县里任个较高的职位,也就算为我们伍家光宗耀祖了!”伍佰强边这样说边看郎嘉茵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