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527章 使出了阴招
    “当然能呀,只要大表姐不再这样怀疑我,放我一马,今后咱们还是最好的姐妹呀!”梁满香则是一副原因和好的样子。『→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呸,谁还稀罕跟你做好姐妹呀,在我的婚礼上,勾搭我的男人,说出去你这辈子哪里还有脸跟我做好姐妹呢?啥都被说了,这就跟我出去,到别的房间,我一定要查出你到底有没有跟他做过那样的好事——跟我走吧……”郎嘉茵边说,边四处蛮力,将梁满香给拖拽出去了……

    伍佰强眯缝着眼睛看到了这一切,也听到了这一切,但伍佰强此刻,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醒过来”阻止郎嘉茵的暴力行为,似乎那样的话,会让情况变得更糟,但他心里琢磨着,一旦她们俩出了这个房间,他就立马起来去找小表弟梁满仓,然后让他闯进去解救他姐梁满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梁满香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表姐夫快点醒来救我呀!”

    伍佰强睁眼一看,原来是梁满香两手死死地抓住门框不肯撒手,这样喊了一句分明是在告诉他,这样被大表姐给拽到别的房间可真就露陷,真就没法说清楚,没法逃过这场劫难了呀!

    一旦看到这样的情景,伍佰强知道不能在这样装死了,必须醒来面对这样严酷的现实了,不然的话,可能梁满香真的要面对无法挽回的局面了,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晚了吧……

    也来不及多想了,伍佰强立马大声地叹了口气表示他一口气上来,自己醒了,以此来回应梁满香的呼唤,然后,还是用醉酒的声调喊道:“你们干嘛这么大吵大闹的,还让不让人清净一会儿呀!”

    “大表姐,表姐夫醒了,表姐夫醒了,快点问问他,他能证明我跟表姐夫什么都没干的,大表姐,求求你了……”梁满香趁机这样央求说。

    “不用求,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对间夫银妇!”一定是郎嘉茵一听到伍佰强醒来的声音,对他所有的仇怨立即超过了对梁满香的妒恨,立马放开了梁满香,直接冲进屋里,朝伍佰强奔来,到了他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就高声问道:“说吧,为什么带梁满香到这里来,你们俩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儿!”

    “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伍佰强当然还是借酒劲儿装傻充愣。

    “再叫你装傻,信不信我直接就一刀捅死你!”郎嘉茵居然再次亮出了她总是随身携带的那把锋利的小刀指向了伍佰强。

    “我说郎嘉茵,你还讲不讲理,刚才明明是你搀扶我进来的,咋这工夫又赖在别人身上呢?”伍佰强从地上站起身来,直接这样质问她。

    “放屁,搀扶你的是她不是我!”郎嘉茵一听伍佰强说搀扶进来的人是她,立即这样责骂说。

    “怎么不是你呢,明明就是你呀,假如不是你,我也不能让别人搀扶我到这里来呀!”伍佰强一口咬定就是她搀扶他进来的——至少要让她知道,除了她之外,我是不会让别人搀扶我到这里来的——只有这样,才会撇清梁满香想主动跟表姐夫好的嫌疑吧。

    “好好好,暂时就算是我搀扶你进来的,那咱俩进来之后都干啥了呢?”郎嘉茵一听伍佰强如此坚持,居然灵机一动,顺从了他的说法,却这样问道。

    “咱俩还能干啥,你是新娘我是新郎,咱俩到了一起,那肯定是天经地义要……”伍佰强一听郎嘉茵居然认可了他的说法,立即警觉起来——这家伙一定是想趁机套出真相来——好,就算是我搀扶你进来的,那,咱俩这样的关系,进来之后,都干了些啥呢?这回你该承认了吧……

    “要做好事儿了对不对!”郎嘉茵则直接说出了结果——她想通过这样的错位来证明伍佰强跟搀扶他进来的女人做过好事儿了。

    “我倒是想啊,可是你不同意呀……”伍佰强立即识破了她的诡计,直接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我咋不同意,我把什么都敞开了,主动投怀送抱给你,难道你没要?”郎嘉茵立即用这样的话语来引领伍佰强朝她想要的结果上说。

    “多少次都这样了,哪次我要了?这次也不例外,别以为我喝多了就不能明辨是非了,你每次敞开给我的时候,都是在给我设计一个圈套,一旦我钻进去,你把绳索一勒紧,我就会被你死死地来住,不是上不来气儿就是窒息而死,我知道你的把戏,所以,这次还是没上你的当……”伍佰强则趁机说出了他跟她的真正关系——别看你好多次敞开了让我要你,可是老子却一次都没上你当,难道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当然,伍佰强这样说也算是在告诉梁满香,别看我跟郎嘉茵已经是法定夫妻了,别看今天就是我们俩大喜的日子,可是在婚礼之前,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发生过,一次都没有过,反倒是,在我跟她的婚礼上,咱俩成了真正的新郎新娘,你想吧,咱俩的缘分又多大,咱俩的情分有多深吧……

    “你给我说清楚,这次我又脱了裤子,把什么都敞开给你,然后你没要了?”郎嘉茵一看用刚才那招伍佰强没上当,转而又想从这个细节上找到突破口了——虽然你没要,但假如是梁满香假装是她脱了裤子把什么都敞开了魅惑表姐夫,这也是无法容忍的,一旦被证实,也可以兴师问罪的呀,所以,就这样问了一句。

    “你以为我喝多了,就可以糊弄我呀,你扶我进来就把我丢在了地上不管,我求你给我弄点水喝你都不给,我说我是你合法丈夫了,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却一声不吭就站在那里看着我,我忽然觉得你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对我不再那么凶巴巴了,可是对我却是那么的冷淡,一直都不敢靠近我,就好像一旦靠近我就能把你吃掉一样……

    “我心里一个劲儿地问,我做错什么了你忽然对我改变了态度,为什么对我忽然这样陌生,这样保持距离,不像之前那样,要么魅惑我,要么虐待我,今天咋忽然变成一个对我代答不理的人了呢?”伍佰强极力用这样的说法来证明梁满香跟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是如何的清白……

    “伍佰强,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啥都别说了,还是那句话,我这就让她把裤子脱了,当着你的面儿查验她到底是不是姑娘身了,假如还是,我就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假如不是,那就证明你刚才说的都是谎言,看我如何收拾你们两个!”

    郎嘉茵一听伍佰强说了这么多话来证明梁满香扶他进来之后的情景,根本就一点儿毛病都没有,立即恼羞成怒地继续她之前想要解开真相的做法。

    “千万别当着我的面儿让她脱裤子,那样的话,大家今后还咋见面呢?”伍佰强则继续用这样的说法来拖延时间——梁满香的那个中年对象咋还不到呢!

    “不行,我必须查明真相,必须证明她还是姑娘身才行……”郎嘉茵一看她的诡计被伍佰强识破了,就再次捡起了她之前放弃的那个做法。

    “想咋证明随便你,但我作为一个大男人,不宜在场这是最起码的道理,我这就离开了,你们俩爱咋检查就咋检查吧……”伍佰强这样说的时候,给了梁满香一个眼神,意思是,我出去了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想办法来救你……

    “就是啊,想检查我没问题,但表姐夫在场算什么呢?我的身子被他看见了又算什么呢?”梁满香立即配合伍佰强,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不行,今天谁都不许离开这里,想不看你就把脸转过去,等我检查完了你再转回来!”郎嘉茵似乎看出伍佰强与梁满香这是在演戏给她看,所以,立即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郎嘉茵,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过分太野蛮太不给人留余地了吗?”伍佰强再次这样质问她说……

    “我给你们俩留余地,谁给我留余地呢?十有*你们俩做了那样的好事儿,但我没抓到现行,就没法正明你们俩就是间夫银妇,你们俩也就以为这样可以侥幸逃脱了我的追查,可是我不傻,我知道如何才能让真相大白,只要梁满香脱了裤子让我看上一眼,一切答案就都出来了,所以,谁都别想拦着我,我必须立即就要她脱裤子让我检查……”郎嘉茵这次是彻底发狠了,居然用刀逼迫梁满香必须立即按照她的意思办……

    “大表姐,求求你了,别这样好吗……”梁满香似乎也没了退路,用眼光去寻找伍佰强的意图,却看见他也是满眼的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所以,她只能这样绝望地请求说。

    “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立马按照我的指令办,否则的话,信不信我这就把七姑八姨都叫来,让她们决定到底该咋处理你们两个?”郎嘉茵又使出了这样的阴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