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行走于神话的巫〕〔诸天莽帝〕〔离婚后,渣夫成了〕〔See no[电竞]〕〔唐晓晓韶华庭〕〔最强妖孽天王〕〔锦衣卫之风雪传〕〔我竟是个召唤兽〕〔文明与守护〕〔往事如梦2001〕〔贫僧法海佛门世尊〕〔妖孽接法咒〕〔海贼之海军路飞〕〔开局混沌神体〕〔我的双眼变异了〕〔乃木坂中的黑粉头〕〔这剑道还挺好走〕〔国潮1980〕〔武侠惟我独尊〕〔一世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593章 肯定行不通
    “好个屁!”一听媒婆这样问,鬼子刘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地这样抱怨说。Δ.『ksnhu『.co

    “咋了刘镇长,你俩闹矛盾了?”媒婆一听鬼子刘的口气,再看他那副倒霉的样子,就知道他一点儿幸福感都没有,就这样惊异地问道。

    “岂止是矛盾呀,现在连话都快不说了……”鬼子刘继续这样抱怨说。

    “咋会闹到这个地步呢?是她心里有了别的男人?还是你有了新相好?”媒婆能想到的一下子都问出来了。

    “别瞎猜,我跟她谁都没出轨!”鬼子刘生怕媒婆道听途说出去就传扬自己和叶梅香之间都有了别人,那样的话,可就不好收拾了,马上这样纠正说。

    “那你俩为啥闹到这个程度呢?”媒婆有点搞不懂了,你们俩心里都没别人,咋新婚燕尔的,就连话都懒得说了呢?

    “还是老问题……”鬼子刘无可奈何,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样回了一句。

    “啥问题呢?”媒婆居然想不起来鬼子刘与叶梅香之间存在什么问题了。

    “还是她记恨我婚前用了你告诉我的手段跟她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耿耿于怀,说是一时半会儿过不来那个劲儿,所以,从新婚之夜开始,就一直没让我碰过她一根儿手指头,而且还说,也许一年半载甚至更长时间也未必就让我再碰她……”鬼子刘说明了自己目前的困境。

    “我说刘镇长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咋连自己的媳妇儿都摆不平呢?”一听鬼子刘说出了这样的现状,媒婆反倒揶揄起鬼子刘来了。

    “我当然是男人啊,可是面对这样的媳妇儿我的确拿她没办法呀!打不得骂不得,更是强迫不得啊……”鬼子刘像是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就趁机继续大吐口水……

    “还是脑子不灵光,亏你外号叫鬼子刘,连这点儿鬼心眼子都没有,活该你娶了媳妇儿还捞不着快活……”媒婆似乎一点儿颜面都不给鬼子刘留,居然这样揶揄说。

    “你这话啥意思啊,难道这都怪我喽……”鬼子刘被媒婆说得十分恼火,咋闹了半天责任都在在自己了呢?

    “不怪你怪谁,俗话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咋能把媳妇儿娶回家了却连碰都碰不得呢?是个男人都有哄女人开心顺从的法子,咋轮到你就这么费劲呢?”媒婆还是觉得问题出在鬼子刘自身上,就这样埋汰他说。

    “我什么办法都想过了呀,可就是不奏效啊……”鬼子刘还是觉得自己很无辜。

    “未必吧,还是你点子太少了,之前那次若不是我给你出招儿的话,怕是现在你跟她连生米都未必煮成熟饭吧!”媒婆又拿出这个作为埋汰鬼子刘的证据。

    “那好,你作为媒人,不能眼巴巴地看着我这样不管吧,那你就再给我出个招儿,让叶梅香能成为我真正的媳妇儿……最起码,能跟我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吧!”鬼子刘又发出了这样的央求。

    “那办法可多了去了,难道还要我叫你不成吗?”媒婆还是一副鄙视的口吻这样说道。

    “当然要教我呀,我真的黔驴技穷了,什么法子都用过了,完全不好用啊……”鬼子刘这样解释说。

    “那你说说,你都用过什么法子?”媒婆生怕自己说的招法鬼子刘已经用过了,所以,要先知道他都用过什么法子……

    “比如她过生日,我买贵重的礼物讨她开心不好使,比如每天晚上我给她打洗脚水试图趁机碰碰她的脚,可是洗脚水端到她睡觉的房间就把我轰出去……还有到了夜里她就回到她睡觉的房间,将房门给反锁上,我根本就没法靠近她……”鬼子刘说出了这么多他试图接近叶梅香的招法……

    “就这些办法了?”媒婆还要确认一下。

    “当然还有其他的,反正总归起来,就是无论我怎样讨好她,都换不来她对我网开一面,都不允许我碰她一根手指头……”鬼子刘这样总结说。

    “知道吗,错就错在你只是一副哄她求她的姿态……”媒婆却这样分析说。

    “咋了,难道你还让我凶巴巴地逼她就范不成吗?”一听媒婆这样说,鬼子刘以为媒婆是这个意思,就立即这样反问道。

    “谁让你动粗了?”媒婆立即否认鬼子刘的猜测。

    “那你这话什么意思呢?”鬼子刘搞不懂媒婆到底什么意思了。

    “你靠哄这招儿对于叶梅香这样的女人肯定不行,当然,靠动粗强迫的话,可能结果更糟,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让她尝到跟男人做夫妻好事的甜头,这样才会渐渐地让她对你产生某种渴望甚至依赖,也才会跟你过上你想要的夫妻生活……”媒婆给出了这样的指导意见。

    “可是,我连她的手指头都碰不到,咋样才能让她尝到做夫妻好事儿的甜头呢?”鬼子刘懂了媒婆的意思,但似乎觉得没有操作的余地和可能性。

    “要不咋说你脑子不转弯儿呢,你跟她就睡在一个屋檐下,白天她防着你你没法靠近她,可是到了夜里她还能争着眼睛不睡觉?”媒婆这样提议说。

    “我都说过了,她为了防止夜里我偷袭她,到了晚上九点之后,就猫进她的卧房里,还将房门反锁上,即便是她睡着了,我也根本进不去呀……”鬼子刘还在强调客观条件的限制。

    “真的进不去?”媒婆这样问道。

    “真的进不去,那把门锁我研究过很多次,只要在里边锁上,外边拿钥匙都打不开,所以,我也就放弃了……”鬼子刘认真地这样回答说。

    “那我问你,你家有没有蚊子呢?”一听鬼子刘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媒婆忽然这样问。

    “你问这干嘛呢?”鬼子刘觉得莫名其妙。

    “我问你就答!”媒婆的语气和态度都很强硬,直接这样命令说。

    “当然有蚊子呀,但按了纱窗之后少多了,只是夜里睡觉还是要挂蚊帐才不会被蚊子咬到——我搞不懂,这工夫你问我这个干嘛呢?难道你是让我多放些蚊子进叶梅香的房间,夜里闹得她睡不着,就会喊我进她房间抓蚊子,然后,我趁机对她下手?”鬼子刘这样猜测媒婆问及家里是否能进蚊子的用意。

    “才不用那样的笨拙的手段呢……”媒婆却予以了否认。

    “那你问我蚊子的事儿干嘛呢?”鬼子刘着实搞不懂,媒婆如此跳跃的问题用意何在。

    “我问你这个问题,就是想让你知道,即便是你家叶梅香在屋里将房门反锁上,也难免有疏漏的时候,让蚊子潜入,换句话说,你这个大活人,总比蚊子的智商高吧,总能想出比蚊子更高明的手段来潜入叶梅香的房间吧?”媒婆终于说出了自己拿蚊子做例子的用意是什么。

    “可是我的身体大于蚊子几万倍都不止,蚊子是有个小缝隙就能飞进去了,可是我这么个大活人,又如何能找到可以潜入的缝隙呢?再说了,即便是我潜入了,像叶梅香这样过敏的女人,可能还没等我碰到她,就已经惊醒了,然后一定会大喊大叫以为是进来蟊贼要伤害她,说不定从枕头底下摸出电棍一下子将我给电晕了也说不一定呢……”鬼子刘直接描述出了这样可怕的后果……

    “算了,就你这样的智商,基本上无药可救了,我走了,你这辈子该着就是个无福消受漂亮媳妇儿的命……”媒婆似乎对鬼子刘的说法有点没话可说,就边这样说,边做出了一副起身要走的姿态。

    “你别走啊,我的问题还没解决呀!”给拉住急忙将媒婆给拉住……

    “没法帮你解决了……”媒婆这样回答说。

    “咋没法帮我解决了呢?你不是说,办法有的是吗,赶紧告诉我一两个,让我把这个难题给解决掉啊……”鬼子刘继续央求说。

    “你真肯按照我的法子做?”媒婆这样反问道。

    “是啊,你也知道了,我什么法子都想了,可就是不行啊……”鬼子刘直接认怂了。

    “那好吧,那你把你家房子的结构画个图给我看吧……”媒婆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话房子的结构干嘛呢?”鬼子刘不懂媒婆这又是要干啥。

    “让你画你就画,干嘛那么多废话……”媒婆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好好好,我画我画……”鬼子刘只好言听计从,给媒婆画了他那套婚房的房间结构图,摆在了媒婆眼前……

    “嗯,房门被反锁,肯定进不去了,窗户与阳台相连,这里是否可以找到突破口呢?”媒婆面对鬼子刘婚房的结构图,就好像指挥战斗的军师参谋一样,问鬼子刘这样的问题。

    “这里应该有可能,但我家楼层在三层,虽然掉下去不至于摔死,可一旦掉下去,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从阳台爬过去跳窗户进去危险系数太大,我又不会什么功夫,这条路肯定行不通……”鬼子刘知道了媒婆的意图,但立即予以否决说。

    “那这里呢?”媒婆似乎发现了重要途径。

    “这是哪里?”鬼子刘急忙凑近了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我的巨星老婆〕〔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