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小神医 第610章 渐渐适应了
    进到衣帽间,叶梅香看见妹妹叶兰香正在太妃椅上酣睡呢,就急不可耐地叫醒她:“快醒醒,快点告诉姐,昨天夜里难道你一点儿动静也没听到吗?”

    “什么动静啊……”叶兰香因为昨天夜里亲眼看见姐夫是如何偷袭姐姐的,弄得心旌荡漾无法平静,等到姐夫完事儿回到他的房间里,央求姐夫再次稀罕了她个把小时,知道弄得筋疲力尽了才回到衣帽间,让姐夫恢复了隔板,才在太妃椅上睡着了,也就睡了两三个小时,一大早的,就被姐姐给叫醒了,所以,困劲儿还没过来,就边打哈欠边这样问道。

    “还能是什么动静,就是有没有谁潜入姐姐房间,再次偷袭姐姐的动静啊……”叶梅香一看妹妹呵欠连天的样子,心里就有些恼火,但又不能把妹妹怎么样……

    “我还真就……”叶兰香一听姐姐再次提出这样的质疑,就知道姐夫昨天夜里做的好事儿,还是让姐姐有所察觉,尽管什么痕迹都没留下,但姐姐的身体不会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吧,可是她此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或者是劝导姐姐了。

    “真就听到动静了?”叶梅香以为妹妹真的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了呢,立即这样问道。

    “哪有啊,我是说,我还真就什么动静都没听到——难道姐姐没查看一下,昨天夜里布控的那些防御措施吗?”叶兰香立即这样反问姐姐说。

    “都查过了,根本就没有谁潜入的痕迹……”叶梅香如实回答说。

    “那姐姐还怀疑啥呢?”叶兰香故意这样引导说。

    “可是虽然没有人潜入的痕迹,但姐姐还是感觉昨天夜里被一个活生生的男人给变着花样搞过了呀……”叶梅香说出了这样的事实。

    “那可就见鬼了,我跟姐姐布控的那些防御措施一点儿都没被破坏,说明根本就没有人进过姐姐的房间,但姐姐却还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被男人搞过的感觉,这不是见鬼了又是什么?”叶兰香心知肚明,姐姐的感觉和怀疑一点儿错都没有,但为了与姐夫建立的攻守同盟不被姐姐发现,所以,愣是这样强调说。

    “姐也怀疑过是否是见鬼了,可是仔细回想那个真切的梦境,还有醒来之后身体的各种被男人搞过的感觉,姐还是觉得,一定是有人,或者直接说是你姐夫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进了姐的房间,上了姐的床,趁姐昏睡的时候,跟姐做了那些好事儿!”叶梅香还是这样认定说……

    “要我说呀,一定是姐姐打心里往外想跟姐夫过夫妻生活了,但又不好意思下这个台阶,主动允许姐夫跟姐姐同房,结果,将这样的欲念压抑在心里,由于过于强烈,所以,夜里才会反复做这样的噩梦,我说我的好姐姐呀,假如你真的想姐夫了,自己不好意思跟姐夫说的话,我帮姐姐说和去,干嘛总是这样疑神疑鬼,无中生有硬要赖姐夫夜里偷袭了姐姐呢?”叶兰香还是想趁机劝导姐姐,尽早跟姐夫重归于好,原谅姐夫之前给姐姐造成的那种心理伤害……

    “绝对不是无中生有赖他做了这样好事儿,姐姐的身体不会撒谎的……”叶梅香还是笃信,自己的身体一定被人搞过,不然绝不是这样的感觉……

    “可是姐夫是如何进入姐姐房间的呢?别说姐夫没长翅膀,即便是姐夫长了翅膀,那么大个身体,也没法从任何缝隙里飞进姐姐的房间吧——所以,我亲爱的姐姐,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再这样吓琢磨下去,非得了癔症不可……”叶兰香继续这样劝导姐姐说。

    “姐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每天夜里都做那样的梦,每天早上起来,都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男人尽情搞过,换了谁会听之任之,会不产生强烈的怀疑呢?”叶梅香还是这样强调说。

    “可是无凭无据的,就这样怀疑姐夫,也不对劲儿吧,我都说了,姐夫没有任何可能性潜入姐姐的房间,姐姐就别再瞎怀疑了……”叶兰香继续为姐夫争辩说。

    “可是,假如你被你姐夫给收买了,里应外合配合你姐夫,从某个途径进入了姐姐的房间,那样的话,即便是你姐夫进入过姐姐的房间,有你做各种配合和善后的话,也就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了吧,就会让你姐夫来无踪去无影,明明是他偷袭了姐夫,却又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吧……”叶梅香终于将自己的怀疑给说了出来。

    “姐若是这样说,妹妹也就无话可说了——可也是,换了我,可能也会像姐姐这样胡思乱想——这也好办,打今儿起,我就不再陪伴姐姐了,这样的话,再有夜里姐姐被男人偷袭的情况发生,也就不会怀疑是我这个亲妹妹与姐夫里应外合来坑害姐姐了……好了,我还真该离开了,家里很多事儿需要我来处理呢……”

    叶兰香一听姐姐开始怀疑她与姐夫勾连配合才有了夜里那样的偷袭情况发生,觉得自己是该离开了,不然的话,还真就逃不了干系了……

    “难道你就忍心把姐姐一个人留在家里,夜里再次被那个神出鬼没的男人给糟蹋祸害吗?”一听妹妹要撂挑子不干,离开她回家去了,叶梅香一把抓住了妹妹的胳膊,这样央求说。

    “可是我留下来,只能让姐姐进一步怀疑跟姐夫里应外合坑开姐姐呀!”叶兰香立即用这样的话来堵姐姐的嘴。

    “姐不是实在想不出到底为啥会每天夜里被男人偷袭吗,怀疑你也是姐姐一时昏了头,你可别因此就恼恨姐姐了,姐姐真的快被这样的状态给逼疯了……”叶梅香赶紧说软乎话,来解释自己为啥会有那样的怀疑。

    “我也理解姐姐目前的状态,但我觉得,想要摆脱这样的状态,姐姐必须调整心态,尽快解除对姐夫的制裁,尽快与姐夫同房,也许一切烦忧怀疑也就迎刃而解,不复存在了……”叶兰香趁机这样劝导姐姐说。

    “可是现在让姐姐直接妥协原谅你姐夫,允许他与姐姐同房的话,姐姐似乎更是过不来这个劲儿啊,可能那样的话,还不如就这样维持现状呢……”叶梅香一听妹妹再次这样劝导自己,与鬼子刘重归于好,就说出了自己的心理状态。

    “既然姐姐这么说,我也就没话可说了——这样吧,今天夜里我先离开一个晚上,假如今天夜里姐姐不再做那样的梦了,就说明我在这里陪伴姐姐反而会发生令姐姐不愉快的事情,姐姐也就从此清净了,但假如今天夜里还是发生了跟从前一样的情况,那姐姐就该好好反思了,是否是潜意识里,已经特别想跟姐夫过夫妻生活了,但理性上去总是强迫自己不予接受,这才导致夜里总是做那样的噩梦——无论如何都该这样试一把了……”

    叶兰香心想,即便是自己今晚离开了,姐夫已经掌握了潜入姐姐房间如何规避风险的办法,也会继续对姐姐进行安全偷袭的,所以,趁机提出离开一个晚上,让姐姐不再怀疑自己跟姐夫里应外合地坑骗她,也许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吧——也就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那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再试一个晚上吧……”叶梅香居然同意了妹妹叶兰香的建议……

    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叶梅香还是感觉到了昨天夜里再次被男人变本加厉搞过的各种感受,居然也开始怀疑,这些所谓的感受,是否是自己真的像妹妹说的那样,潜意识里已经十分渴望与丈夫过夫妻生活了,但理性上总是竭力压抑,才导致每天夜里都会做这样的噩梦,至于身体上的那些特殊感受,也许会像妹妹说的那样,是自己动手肆意乱摸导致吧……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叶梅香似乎不想再做什么防御了,不但不再要求妹妹来陪伴她,甚至将之前的防御全都放弃了,而且经过几天之后,居然对这样的状态有些“上瘾”了,好像夜里不做这样一个曼妙快慰的“噩梦”就浑身上下不舒坦一样……

    果然,有一天夜里没做这样的噩梦,第二天叶梅香明显感觉到浑身不舒服,恨不能白天立即过去,夜晚立即到来,也好让她再次进入那种梦境中,被那个貌似鬼子刘的男人,尽情变花样地舞弄,才会让自己的身心愉悦快活起来……

    但一到白天独自面对鬼子刘的时候,叶梅香还是没办法直接将俩人之间的藩篱给直接拆除,直接答应与鬼子刘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还是保持那种“防御”状态,不肯放下身段,原谅鬼子刘曾经对她的伤害……

    就这样持续了半个多月,正当叶梅香适应了这样的状态,甚至渴望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让自己获得更多不可告人的各种舒坦快慰的时候,有一天中午的时候,到露台上去晒被子,被阳光那么一晃,居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一下子就栽倒在地……

    幸好怀里抱着被子,人没摔着,也幸好叶兰香来家里着姐姐有点什么事儿,发现姐姐晕倒了,立马送到了医院……

    结果检查结果一出来,大家都傻眼了——叶梅香的突然晕倒,是因为她已经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