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6章 【乱世修武】
    牛车载着罗霄慢悠悠走着,天将擦黑时,来到易水城郭外的一个叫“八里屯”的小村庄,因为这里距离易水城正好八里,而这就是罗霄寄住了近两年的居所。

    易水城房价虽不算贵,但也不是他这样的底层草根能居住得起的——或者说,他勉强能住得起,但真心不划算,还不如居住在城外的小集镇或村庄,来回虽波折了点,就当是锻炼了。

    修武堂里倒是有学员宿舍,宿费也便宜,毕竟是官办学堂,但他不敢住。他从不敢与他人同住一屋,怕哪天说梦话,泄露不该说的东西,断了他来之不易的武道之路。

    所以,居住在城外小村庄,是他最合适的选择。

    一般城郭周围都星罗棋布着大量集镇村庄,大小不一,即便在这些村庄里,八里屯也属于垫底那一类,全屯总计不过二十多户,百余口人。在屯尾倒数第三户,一个用石块砌就的破旧两进院子,就是罗霄的住处。

    院子虽然破旧,但胜在结实,面积也够大,在前院还有个被罗霄平整出来的练武场。对这个居住了两年的住处,他还是满意的。

    山村里一到天黑,基本没人活动,所以罗霄一路进村,并未遇到任何乡民。他直接打开院门,回到小屋,点亮油灯,再打开所有门窗,让晚风吹散长时间无人居住而产生的各种异味。同时举灯把屋里各角落及床柜桌椅都检查一遍,看是否有鼠虫蚁类光顾。

    四下打扫清洁,弄完之后,罗霄拎着木桶到井边打水,就着冰凉的井水冲洗一番。擦拭身体时,右手碰到左臂仙石图案,心念一动,手上凭空幻现一株赤红草药,长着七叶,其叶晶莹如红玉,在暗夜中散发出淡淡毫光,更有奇异芬芳沁人心脾。

    罗霄嘴角勾起,对于随意能从洞天里收纳物品的功能极为满意,相比之下,这株在平时足以让他狂喜的名为“赤玉七叶草”的名贵草药,反倒不是太在意了。

    罗霄随手把赤玉七叶草往左臂一按,啪地一响,赤玉七叶草就像变魔术一样消失不见。

    虽然很想再进仙石洞天体会灵气如潮的洗礼,但已经两天没睡好觉的罗霄还是抵不过疲惫,回到让自己最安心的小窝,那种疲倦感更为强烈,回到床边一头倒下,就此沉沉睡去。

    ……

    清晨,易水城南门刚开启一会,罗霄就准时出现在城外,他是回修武堂交任务的。

    今天罗霄穿上了正式学员服,一件有些发黄,在手肘、膝盖等关节处打着厚厚补丁的白色劲装,腰系青带,代表了他武道二阶的修为;而青带带穗上的一条金色鱼龙印徽,则表明他出身易水修武堂。

    从进城时守卒对他含笑打招呼,到长街沿途各家早餐铺的店主、跑堂及围坐满座的食客纷纷向他问好并邀请他一块进食,可见罗霄的人缘之旺,以及,他这个修武堂学员在平民眼里的份量。

    天下修武堂,皆是朝廷官办武学,学制十年,目的是为国培养“武士”这一社会最基础且最重要的士族阶层。在十年内成为武士者,可得王国授予田宅及士人爵位,有身份有地位有实惠,从军至少是校尉起步,亦可入宗门修行更高层次,获得更大富贵。若十年期满无法成为武士,则肄业离堂,自谋出路。

    即便如此,只要不是太愚钝,苦修十年怎么着也能冲到开脉境,只要达到武道三阶,再专修一门武技,肄业后无论是入伍、走镖、看家护院或投入帮派,都能有碗稠的吃。脑筋活络的或者还有一定潜力的,说不定还混得不错。

    如果罗霄的命运没有改变,他基本上也就是走这条路,武士阶层对极度缺乏资源的他而言,可望不可及。

    与此相对应的还有个叫“文德馆”的学堂机构,是遍布天下的基础学堂,为蒙童开慧启智,学而有成者亦可入郡府宝文阁深造,将来考取功名,以文进士,同样可以与武士一样成为士人。

    自古以来,任何一个架构稳定的王朝,都需要文武之道两驾马车,缺一不可。区别只在盛世时文昌而武颓,乱世则武兴而文弱。而近百年来整个域界动荡不安,诸国相互征伐,乱世之象就算是一个普通百姓都能看出来。

    值此大争之世,诸国武道大兴,武者地位尊高,完全压制文道,无论贵族平民都以入修武堂为荣。只不过,学文不一定要天赋,但习武一定要,过不了聚灵关,就算是将门贵族出身也没法修武。而对一般平民而言,哪怕有天赋也很难取得成就,因为修武与习文不同,每一个有所成就的武道强者,都意味着所消耗的数量庞大的恐怖资源——穷文富武,自古如此。

    从某种意义上说,武道上能取得多大成就,并不取决于天赋、勤奋,而是取决于所占资源的多少——罗霄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所有考入修武堂弟子,只提供基本食宿、功法。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要想提升,所需的灵气、丹药、武技、灵兵等等,都是自己解决。可以通完成本堂任务获得奖励,或者外出历炼获取机缘,总之成龙成虫全看自己本事。

    当然,如果有个好的出身,以上问题统统不是问题。本事固然重要,出身更重要,毕竟你一个人再能折腾,也比不过一个家族源源不断的强力支持。而这,往往是一个武者能走多远的决定性因素,极少有人能跳出这个窠臼。

    而像罗霄这样的低阶弟子,还没有外出历炼的资格,而他的平民出身,也决定了他想获取资源,只有完成本堂任务这条唯一渠道。所以,哪怕是只有很少的功绩点,并极有可能直面恐怖兽潮这样的危险任务,他也咬牙接下。

    只不过,世事难料,机缘莫测。昨日之前,罗霄也只是这窠臼里一只蝼蚁;而今日之后,他已经爬了出来,一切,都不同了。

    从长街头走到街尾时,罗霄正好把最后一个大馒头咽下,仰脖饮尽碗里豆浆,把碗往桌上一放,扔下十几个大钱,向店家道了声谢,快步向修武堂方向而去。

    身后隐隐传来店家惊讶的声音:“罗小哥这食量见涨啊,居然吃了八个!”

    罗霄摸摸半饱的腹部,也有些无奈,自从他进入开脉炼血之后,灵气吸收倍增,气血搬运加快,食量大增,饭量翻倍。照这样下去,他怕是连那小破院子都住不起,得搬回修武堂了。好在此次进龙渊山收获不小,等把那些草药处理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大概不会为生计发愁了。

    修武堂是易水城最显眼的一座建筑群,就在城南千尺峰下,茂林修竹,绿水环绕,一座座院落鳞次栉比,如鳞的瓦面在朝霞映照下反射着淡淡红光,远远看去像一条条露背红鲤,所以易水修武堂又有“易水红鲤”之称。

    山门前站着两个身着白衣青带弟子,都是十五六岁模样,负手挺胸,气势昂然,也有那么几分架式。看到拾阶而上的罗霄,其中一个方脸少年神情一振,叫道:“罗莽子,你可算回来了,下月可是轮到你值守山门,真怕你任务还没结束,我又得要顺延值守,还好还好。”

    “罗莽子”是罗霄的绰号,这里的“莽”并非莽撞的意思,而是指这个人“很莽”,也就是凶猛。

    罗霄笑了笑:“这木桩子,你怕是还会继续当下去。”

    方脸少年瞪眼:“啥?么子意思?”

    罗霄却没理他,头也不回摆摆手,步入山门远去。

    修武堂山门值守,一般只在初阶堂下弟子里轮值,三阶以上,基本不用再承担堂内杂役,只需专心修行。罗霄虽然腰系表示二阶的青带,但其实力已进入四阶,只需找个时间通过考核,就能更换三阶黄带甚至四阶红带。到那时,在这修武堂八百弟子里,他也算是出挑的了,哪还会要当木桩子把门?

    随着罗霄一路深入,身边渐渐多了许多白衣弟子,只有腰带颜色不同,纷纷奔向演武场,聚武演练。这种大型的几百人联合演武,只限堂下弟子,四阶以上的入室弟子,不需要参加这样的“早操”。当然,像罗霄这样的走读生也不需要参加。

    修武堂只有两类弟子:堂下弟子与入室弟子。一、二、三阶为堂下弟子,四、五两阶为入室弟子。各阶以五色腰带区分,分别对应武道筑基五阶。

    无论是堂下弟子还是入室弟子,皆身着白衣,只以腰带识别等级,由低到高分别为灰带、青带、黄带、红带、黑带。

    除了弟子为白衣,执事、教习等教官级皆着黑衣,系犀皮带,只以带扣识别等级,分别为铁龟扣、铜雀扣、银虎扣、金龙扣等四级,对应不同阶位职务。

    由于此为官学,采取的是半军事化管理,故等级森严,低阶弟子对学长要保持起码的尊敬,学长可在一定程度上指使低阶弟子。而执事、教习等主要管理人员,更是可指令弟子在堂内行事,并有一定的奖惩权利。这就像军队一样,下级必须服从上级,无等级无以体现荣耀,无阶差无以激励向上,这也是修武堂千年传承下来的良好机制之一。

    罗霄正走向任务交纳所在的鹰扬堂,刚刚转过堂下弟子修炼的七号乙级修炼场,就听到侧后角落里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把肉灵石交出来!别惹黑皮哥发火,哥发起火来,你这小身板折了都扛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