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5章 【宿怨的挑战】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罗霄白天到修武堂练习十绝散手,同时还强化训练步法身法,晚上则回到八里屯的窝居进入洞天修炼,修为节节攀升,一日千里。现在的他,再也不缺钱,也不缺资源,更不缺时间,修行之路可谓一片坦途,再有上品筑基打底,资质暴涨,如此若还不进步神速,那就别在武道这行混了。

    罗霄隔几天就会观察一下洞天里的肉灵石与赤玉草,果然发现肉灵石在生长,皮色越来越黄,褶痕越来越深,其中两块五十年份的中品肉灵石,色如橙橘,莹然有光,已有几分上品之相。而两株两叶赤玉草,更是长出了第三片叶子,就连他放入一些培植赤玉草的黑土,都发生质变,隐隐有向灵土转化的趋势……这一切都表明他的推测完全正确,看样子再有个把月,他就能收获在整个天镜域都罕有的真正上品肉灵石与灵草级别的赤玉草了。

    纵然有所预料,罗霄也为这个结果激动,有这两样重要炼体资源辅助,自己踏入武士之境将会大大缩短。

    清晨,当罗霄进城时,明显发现城门盘查严格许多。而当他进入南街那条小吃巷子时,更注意到各早餐铺前多了不少眼生的人。这些人身上有着浓浓的江湖气息,一看就知是四方游荡冒险的武者,虽然穿戴寻常,气息内敛,但一双双精芒四射的眼睛,昭示着他们的不同寻常。

    “这么多武者?甚至还有武士级别强者,发生了什么事?”罗霄心下暗惊,寻了一家熟悉的铺子,边吃边低声向跑堂打听。

    跑堂也以抹布遮面,压低声音道:“这些人都是来自各郡城的武者,我也不知道这些人的目的,只知道他们都在打听龙渊山的天火地震之事……”

    罗霄悚然,顿时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龙渊山的震动,传得并不远,只有舞阳郡内的三城有感应。然而那道天火流星,只怕整个天镜域都能看到,必定会惊动各方势力及众多武者。舞阳郡辖下三城修武堂的巡查使都曾深入事发地点,知道是什么情况,已向郡守府通报,群守府也已将相关情况张榜说明,所以三城的武者大都很安分,没有大量前往龙渊山。

    但周边诸郡甚至更远的星海国、逐月国武者却不知道啊,于是口口相传之下,各种版本的谣言甚嚣尘上。流传最广的一个说法,就是天降异宝,于是各路江湖龙蛇纷纷向龙渊山方向汇聚。

    此时距离事发那天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这些闻讯而来一探究竟的武者也陆陆续续抵达了。这些武者当然看到了郡守府的通告,且不说会有几个愿意相信,单说他们大老远跑来,不实地探查一番,谁愿意这么两手空空回去?于是人越来越多,易水城是这样的情况,估计岫岩城、燕山城那边也差不多。

    罗霄暗暗告诫自己,这段时间出入得小心,看来龙渊山一时半会是去不得了。好在他从程飞凤及监正那里得到各个年份的肉灵石十二块,自己又有七叶赤玉草两株,五叶赤玉草三株,加上正在成长的两株三叶赤玉草,可以说短期内他不缺炼体药物,因此也不急于去龙渊山采草药,还是沉下心专注于修练武技为好。

    一路往南回到修武堂,沿途碰到不少弟子,也都在纷纷议论最近城里多出了许多不明来路的武者。

    罗霄来到武道馆时,碰上正要外出的孙腾飞。

    孙腾飞叫住他,说要前往监务院议事,就不能亲自指导了,让罗霄与一干学兄们对练。

    孙腾飞神情肃然道:“估计是跟最近城里武者大量出现有关。你是外住弟子,想必也看到了城里的情况,出入要小心,不要去招惹那些武者,尤其里面还不泛一些野武士,对你们这些三四阶的武者而言,都是十分危险的存在。切记!切记!”

    孙腾飞并不知道罗霄就是事件中心人物,否则只怕不会这么简单叮嘱。罗霄点头称是,望着孙腾飞匆匆远去,脑海里闪过小吃巷里那些穿戴寻常,气息收敛,一双眼睛精芒四射的家伙:“野武士么?难怪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危险。”

    所谓“野武士”,指的就是那些独立于修武堂体系之外的散修,他们有武士的实力,但却没有在修武堂认证注册,并不是朝廷承认的“士”,也没有封爵授田,故称之野武士。并非朝廷不想收拢人才,也不是这些武士想“野”,而是他们没有通过考核,无法成为真正的武士。

    正规武士可不止是拳头硬就行,还需要在武技、兵器、功法各方面达到一个标准,同时还要有一定的武道理论基础。坐可论道,起能击强,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这样才称得上是一国之才士。虽说这样的国士哪怕是修武堂这样专门培养武士的机构都没几个,但至少也是一种培养方向。而有不少武士其实是家传技艺,并未进入修武堂系统学习,甚至有不少目不识丁,一身本事全凭师长言传身教。这些武士最多就止于武士之境,多半不会有什么潜力——别的不说,就算给你一本绝世秘籍,不认字也是白搭!

    这些人不受管束,亦正亦邪,行事全凭好恶,他们出现在哪里,哪里的治安就乱象频生,可想而知这段时间从城守府到修武堂上下所面临的压力。

    不过这些都不是罗霄这样一个连武士都不是的小小武者所能操心的,他现在要做的与能做的,就是尽快把十绝散手练至小成,这是训练所能达到的极限,至于大成,则需要在生死搏杀中体悟了。

    罗霄走进武道馆,里面已经有一簇簇聚在一起做着各种热身的弟子了。从一群弟子旁边走过时,一个有些发怯的声音传来:“罗学……弟,你来也训练了。”

    罗霄循声扭头,看到神采奕奕的段青岚,上下打量,笑道:“段学姐修为又有精进了,可喜可贺。”

    段青岚满怀感激,向罗霄欠身致谢:“多谢罗学弟。”她用罗霄“交换”的赤玉五叶草换来了两块二十年份肉灵石,再加两株赤玉二叶草,经过两次药浴浸体,竟在一个月内连开四脉,身体防御也增加了半成,相当于她平日三个月的苦修。而这一切,都是眼前少年的馈赠。

    罗霄随意摆摆手:“段学姐无需如此,我还指望你帮我收拾潘扬那厮呢。”

    段青岚又好气又好笑:“罗学弟,这段时日你训练时我可都看着呢,那潘扬只要不傻,哪敢惹你。”

    罗霄目光瞟向一个方向,淡淡道:“或许别人没有段学姐认为的那样聪明呢。”

    段青岚顺罗霄视线看去,惊讶发现潘扬、刘黑达一伙都在格斗厅,有意无意看过来,神情隐隐带着挑衅。段青岚顿时担扰:“罗学弟,这段时间你一直在苦练……要不,你今日还是歇会。”

    罗霄淡然道:“哪天都可以歇,唯独今天不能。”说罢朝段青岚微微点头,转身朝训练台走去。

    段青岚怔怔看着罗霄背影,眼神复杂,轻叹口气。

    辰时初,新的一天训练开始,随着一声钟鸣,武道馆里很快响起了少年武者们龙腾虎跃的身影与鹰隼试翼的叱喝。

    预料中的挑衅并未出现,罗霄也不为己甚,径直找到对手,开始训练。

    罗霄训练的对手叫郑东平,一般孙腾飞在时,就会亲自下场与罗霄喂招,若他不在,就是郑东平与罗霄交手。目前向孙腾飞学习十绝散手的二十几个弟子中,最资深的就是黄带弟子郑东平了。

    郑东平年方十七,已开三十二脉,达到三阶巅峰了,并随孙腾飞练习十绝散手近半年,是罗霄加入之前身手最强的。然而在罗霄加入半个月后,郑东平这个最强称号就退居二线了。

    其实郑东平在第一天看到罗霄展示五绝时,那奇快的速度与可怕的指劲就令他自愧不如,当时就知道这个学弟早晚会超过自己,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快,才半个月就能压着自己打,这也太妖孽了吧?那自己这半年苦练算什么?最可气又无奈的是,孙教习还指定自己做这位罗学弟的对手,躲都躲不开……

    罗霄其实也有同样的无奈,孙教习的二十几个弟子中,基本都是数息之内就被秒,只有郑东平可以跟自己走上几个回合,但也就是这样了。罗霄自家知自家事,他现在在境界上已达到黑带弟子的阶位,元气的雄厚与肉身强度直追武士,加上他对十绝散手的天赋,与郑东平这样的三阶武者交手,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只是罗霄也没法,他倒想找红带甚至黑带弟子来对练,但学十绝散手的弟子本就少,仅有的几个入室弟子又多数外出做任务同时实战磨练去了,想找个合适的对手也难。

    第三回合,郑东平刚抬手以缄腕缠住罗霄左手,另一只手迅速扣向罗霄咽喉,不料指尖还没碰触到颈肌,就被罗霄下巴一合牢牢夹住,以郑东平的手劲竟无法挣脱。

    “停停停!”郑东平急忙大叫,几乎就在他叫停的瞬间,罗霄的右手已成锁喉之势,扣住他的咽喉,含劲未发。

    “你这家伙……不打了不打了。”郑东平苦笑不已,这是正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十足碾压之势,还打个什么劲。

    罗霄松手后退,笑着正要说话

    这时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既然这位学弟难以做你的对手,那就让学兄我指点你如何?”

    罗霄抬眼望去,目光一硬。

    十步之外,一个腰束红带,年约十八九岁,身量瘦高,长脸鹰鼻,面无表情的青年正冷冷看着他。

    四道目光半空相撞,激起无形火花。

    蒋风!曾经与罗霄火拼并成就他“罗莽子”凶名的红带弟子蒋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