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6章 【奥义技初现】
    “刚完成堂口任务回来,就看到这么有趣的事,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蒋风缓缓登上训练台,他身后是潘扬、刘黑达一伙,他们眼里带着戏谑,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看到蒋风登台,郑东平忙欠身行礼:“蒋学兄,你回来了。”

    蒋风目不斜视点头,目光一直锁定罗霄,神情木然,眼神却有着难掩的恨意。无论谁,只要是个男人,被重创那个部位,差点萎了,都会恨意涛天。近年来他要么在养伤,要么修练,要么执行任务,积累功绩点,再加上罗霄也很谨慎,一直没机会堵住报复。不过,现在机会来了,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理由,他的内心在这一刻简直是喜怒交集。

    这时突然听到一个似乎鼓足勇气的声音:“蒋……学兄,你是红带弟子,罗学弟是黄带弟子,你们不可以交手……”

    蒋风目光从罗霄身上移开,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瘦弱的黄带女弟子正怯生生看着自己,表情有些害怕,但眼神却倔犟。

    蒋风木然的表情稍稍绽开一丝笑纹,却并不给人以温和之感,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寒意:“你叫什么?”

    “段青岚。”

    “段学妹,你说得没错,我比罗学弟高一阶,当然不能交手,就算我们是同阶,也不能在这交手,而应该上武斗台。不过,你可能没听清我刚才说的是什么。”蒋风嘴角微勾,怪异一笑,忽然对郑东平道,“郑学弟,你告诉她,也顺便让罗学弟知晓。”

    郑东平迟疑一下,轻声道:“蒋学兄,也是孙教习的弟子,练习十绝散手已经一年多了。”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蒋风就是少数几个练习十绝散手的红带弟子之一,他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在训练台上对罗霄进行“指点”,哪怕罗霄被“指点”得很惨,也不算触犯堂规。不少知道二人恩怨的弟子都是无语,只能说这罗莽子运气太糟,选什么不好,选十绝散手,这下撞到刀口上了。

    训练台上,从蒋风出现到登台,罗霄神情一直没变,等大概弄清楚情况,才缓缓向蒋风行了个礼:“原来蒋学兄也是同好,太好了!今日我的运气也不错,能有一位红带弟子当陪练。只可惜……”

    蒋风本想从这张脸上看到的惶恐失措慌乱等情绪,却一丁点都没有,有的只是令他牙痒痒的从容,阴着脸道:“不知罗学弟可惜什么?”

    罗霄展颜一笑,牙齿泛着白光:“可惜不是黑带弟子,不过瘾啊。”

    蒋风顿觉胸肺间有股怒气在膨胀,杀机四溢,拳头不由得攥紧,怒极而笑:“罗学弟武学课上得真不错,深谙激怒对手,令敌方寸大乱之道,不过,容学兄告诉你一件事——当实力差距太大时,激怒对手就是取死之道!”

    话音未落,蒋风就挟着一股狂风扑过来,五指如钩,直取罗霄咽喉——这是一上来就碎喉的架式啊!

    罗霄眼睛一眯:“蒋学兄很自信啊。”

    身体猛然蹿出,不闪不避,同样五指叉开,同样一记碎喉抓出,不过目标却不是蒋风的咽喉,而是他的五指。

    嗯?拼功力么?蒋风差点要大笑,眼神一狠,加速迎上。

    啪!

    二人指掌半空交击,爆开一股强劲气流,旋即十指互扣,同时发力猛板。这完全是放弃技巧,拼的是指力、腕力、臂力及元气的强弱。

    一旁观战的潘扬拍拍手,笑道:“这家伙完蛋了。”

    刘黑达恶恨恨叫道:“蒋老大,把他的手废了!”

    二人同伙们无不咧嘴大笑,看罗霄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蛋。不是么?红带弟子,那可是进入炼血期,开完三十二脉的高手,无论是丹田元气的深厚程度还是元气输出通道(经脉)都远不是开脉期弟子能比的。如果罗霄以技巧周旋,以刘黑达等人平日观察来看,这罗霄还是有几把刷子,一时半会拿他不下。然而,他竟然一交手就硬拼,简直就是找死!他凭什么拼?就凭他刚开的十脉么?

    此时训练台上,蒋风眼里闪过一丝残忍,元气狂涌,沿经脉源源不断输入手臂指掌,意欲一举板断罗霄指掌,彻底废了这个带给他羞辱的家伙,脸上却是风轻云淡,以教训的口气道:“罗霄,我知道你一气开十脉,也知道你能抓碎钢木,不过我要告诉你,开脉期在炼血期面前,什么都不是;而且抓碎钢木也没什么了不起,指力强不算真的强,只有元种强才是根本——啊!”

    咔啦啦!训练台上响起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骨节磨擦声。不过,却不是众人以为的罗霄,而是那一付胜券在握风骚模样的蒋风。

    “啊!啊!我的手……”蒋风四指反折扭曲成一个近乎九十度角,这样的角度已经是指关节反曲的极限,只要再稍稍用力掰一下,其结果就是指骨折断。这一刻,蒋风五官扭曲,汗水涔涔而下,眼里满是难以置信,还有一丝惊恐。

    “蒋学兄不愧是学兄,说得很有道理。还好,我的元种也很强。”罗霄神情平淡,紧紧扣住蒋风指掌,缓缓下压,剧烈的疼痛迫使蒋风不得不随着被控制的指掌而弯腰屈膝。

    “放……放手……”蒋风咬牙竭力支撑,汗如雨下,双膝颤抖,但无论怎么挣扎,都止不住下跪之势……

    围观的弟子们都惊呆了,这可是红带与黄带之战,结果这才一交手,红带就被碾压,而且还没完,还要摁脸在地,反复摩擦……这两人谁是红带谁是黄带?不会是互相掉换了吧?

    潘扬嘴巴张大,半晌才回过神来,怒斥道:“罗莽子,快住手!你要是敢这么做,就是与我们龙虎会为敌!”

    罗霄看都不看潘扬一眼,只盯着蒋风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冷然道:“我不想惹人,同样也不想别人惹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听说过事不过三吗?这次你可以当是一个警告,如果再有第三次,你我之间,就要躺下一个才算完……”

    话没说完,罗霄就从蒋风眼睛看到一抹狂暴凶戾,顿时心生警兆,丹田元种急速旋转,元气四溢,输入四肢百骸,同时另一只手提至胸前,竖掌遮护。

    几乎同时,蒋风喉咙发出一声嘶哑地咆哮:“既然如此,姓罗的,你就躺下吧!”

    咔嚓!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脆响,蒋风竟生生拗断自己四指,使身体摆脱罗霄掌控。所谓十指连心,这一下剧痛,令蒋风牙龈都咬出血来。

    他娘的,这家伙够狠!

    罗霄悚然,立即放手后退——其实若是生死之战,他完全可以不用放手,而是继续扣住对手断指,除非对手能狠到自己把手指撕断,否则绝难逃脱他二次掌控。但这是在武道馆切磋,哪怕是带着私怨性质的切磋,断指已经是极限,如果出现残肢,后果太过严重,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然而罗霄放手了,蒋风却暴走了,他拼着断指摆脱对手控制,可不是为了免受折辱那么简单。

    “罗霄,去死吧!”蒋风面赤如血,目眦欲裂,单掌竖胸,掌心隐隐可见一团白雾状漩涡形成,空气倏然变得凝滞而沉重,令人呼吸都因难。

    “这是……”刘黑达仿佛想到什么,眼睛一下瞪大,黑脸上满是惊恐。

    潘扬脸色发白,暗道糟糕。

    训练台下围观的弟子有识货的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这家伙,竟然敢用奥义……”

    段青岚以手掩口,目露惊恐。

    下一刻,蒋风纵身跃起,扑向罗霄,怒吼如雷:“奥义·奔雷掌!”

    嘭!

    一股强烈的劲气从蒋风掌心喷涌而出,激射三尺,如同实质般撞向罗霄胸膛。

    元力外放!竟然是奥义!拼了!

    罗霄咬紧牙关,气运双臂,交叉成十字,奋力格挡。

    轰!

    强劲元力轰击在罗霄交叉的双臂上,顿时衣袖炸裂,黑发激扬,罗霄整个身体向后滑行十余步,直到训练台边缘才停下。

    “你断我四指,我断你双臂!”蒋风脸色青灰,几乎虚脱,却张口狂笑,牙龈渗出的血将白牙染红,配上那扭曲的面目,看上去格外瘆人,“龙虎会的兄弟都给我上,重重给我打,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潘扬身体动了一下,想想还是止住了。刘黑达却没那么多顾虑,一挥手,身后一伙跟班叫嚣着围向罗霄。

    “都给我住手!”

    一声怒吼传来,震得刘黑达一伙脚一软,差点瘫倒。

    轰!

    训练台一震,一人凌空跃下,气势张扬,无形劲气从训练台中心呈环形喷涌,令蒋风胸口一闷,蹬蹬蹬连退十余步,差点摔下训练台。而刘黑达一伙纷纷闷哼,终于一个个趴倒。

    “孙……孙教习!”

    孙腾飞怒气冲冲:“我才走开一会,就搞成这样,这是修武堂的训练台还是城里的阴暗巷子?”

    刘黑达一伙早已吓坏,根本说不出话来,潘扬干咳一声,抢先申诉道:“孙教习,蒋学兄手指被罗霄所伤,黑皮他们也是担心……”

    “当我瞎了!”孙腾飞双眉倒竖,一声咆哮,吓得潘扬再说不出话。

    “好你个蒋风,竟敢擅自在训练台使用奥义。”孙腾飞转过脸,怒视蒋风,“明目张胆违反堂规,好大胆子!”

    蒋风捧着伤手,强辩道:“弟子与罗学弟切磋,被他折断手指,一时激愤,这才……”

    孙腾飞怒斥道:“十绝散手本就是分筋错骨之术,切磋过程中伤筋折骨再正常不过,受不了就不要学!你蒋风是第一天才知道?!打不赢就用奥义,你当这里是武斗台吗?咹!”

    蒋风面如土色,捧着伤手,又是剧痛又是难堪,咬着牙半句话说不出来。

    孙腾飞面沉如水:“红带弟子蒋风,在与同门切磋武技时擅自动用奥义,破坏武道馆规则,按堂规,罚功绩点五十点,此项奥义,中止修行半年,并领鞭笞二十!蒋风,你可心服?”

    蒋风咬牙垂首:“弟子心服口服。”眼皮子撩起扫了一下训练台边缘垂手而立的罗霄那破烂的衣袖,心头才好受些,冷笑不已:“中了我一记奔雷掌奥义,两条小臂折断无疑,这家伙倒是挺能忍。”

    “罗霄,你过来。”孙腾飞担心地盯着罗霄果露的两条手臂,“你的手……”

    “教习放心,我的手没事。”罗霄这时才慢慢走来,边走边交叉双掌,旋转活动,神态自若,怎么看都不像有事的样子。

    “这、这不可能!”蒋风不由自主张大嘴巴,一副见鬼的表情。

    孙腾飞也惊奇不已,蒋风那一掌他看得很清楚,劲气外放三尺,这是风雷掌入门的标志,武士以下很难无伤,除非是同样使用防御奥义或曾用大量肉灵石淬炼筋骨,形成极强的防护力。这罗霄是哪种情况?

    孙腾飞让罗霄伸臂过来,快速按捏一番,确实没事,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霄淡淡道:“大概蒋学兄这招奥义技没练到家吧。对了孙教习,惩处措施里是不是该加上一项——赔偿练功服一套。”

    轰隆一声,训练台一震,旋即传来潘扬、刘黑达等人惊慌的叫声:“不好!蒋兄(老大)晕过去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