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0章 【暗夜杀戮】
    蛇形匕终于落到罗霄后颈,薄而利的锋刃泛着透骨的寒意。

    罗霄没有动,任由匕首加颈,当敲门声响起的一瞬,他就改变了杀出一条血路脱逃的主意。不管外面敲门的是谁,终究是一个变数,他要尽量利用这个变数改变不利局面,不管怎样,总比他硬拼的好。

    崩山熊与过山豹交换一下眼色,低声道:“小子,你去应门,把来人打发了。”

    过山豹蛇形匕一滑,从罗霄颈部划到后腰,锋利的刃尖几乎将罗霄的衣衫划成两半,将刃尖抵在罗霄后腰,过山豹那喷着难闻气息的声音传入耳边:“小子,我会一直盯死你,最好识相点,否则可就不是三刀六洞的事了,爷会一刀刀剐了你!”

    罗霄抬手端起桌上烛台,点点头:“二位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出厢房,朝院门走去。而崩山熊则提起脚边的长柄朴刀,闪到厢房门后,从门缝盯住二人身影。

    嘭嘭嘭!

    沉重的声响怎么听都不像是敲门而像砸门。

    罗霄目光闪动,光从这砸门声他就断定不会是邻居,极有可能是……

    咣!门栓刚抬起,柴扉就被一股大力震开,出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个壮汉,头发蓬乱,满面横肉,穿着单衣,坦胸露怀,背后背着一把宽大的连鞘鬼头刀,气势凶戾。

    这竟是之前罗霄遇到的那个打探消息的野武士——“搏虎刀”彭大彪。

    彭大彪一见罗霄,顿时惊怒如狂:“小子,果然是你,竟然敢摆爷爷一道……”

    下一刻,彭大彪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罗霄手往怀里一掏,然后一翻掌,就见掌心出现一片闪着蒙蒙乌光如同墨玉一般的鳞片,那扑面而来的强大灵兽气息令他呼吸一窒,胸膛发闷,几乎喘不过气来。哪怕他从没见过这玩意,也能猜到必定是不得了的宝贝。

    “这是……”

    没等彭大彪反应过来,罗霄猛地扬手,将蛟鳞抛给身后的过山豹,嘴里大喊:“豹哥,这家伙是来抢咱们蛟鳞的。点子扎手,宝物交给豹哥保管了。”

    “蛟鳞!”彭大彪眼睛一下红了,反手从背后拔出鬼头刀。

    同一时间,罗霄身形急闪,从过山豹的蛇形匕尖逸走。由于匕尖仍顶在他腰间,所以他这一下闪逸相当于用身体在匕尖划了一记。若是换一个人比如过山豹本人,这一下必定皮开肉绽,血如泉涌。而罗霄却只是衣衫破裂,腰肌出现一道红痕,毛事没有。

    罗霄这一闪,过山豹顿时完全暴露在彭大彪面前。

    这一刻,过山豹有两个选择:一是紧追不舍,重新控制罗霄;二是放弃罗霄,抢夺蛟鳞。

    电光石火之间,过山豹已经有了选择——事实上是某样东西选择了他。罗霄抛出的蛟鳞近在眼前,无论是贪婪本能还是内心倾向,都驱使他伸出手,一把抓住那片蛟鳞。

    “又到手一片!”过山豹狂喜,正要塞入怀里,眼前寒光一闪,一声厉喝入耳:“跟彭爷抢宝贝,找死!”

    血光迸射,过山豹惨叫后退,一只断手飞起。

    彭大彪一把抓过断手,把蛟鳞扯下,咧嘴大笑着收入怀里,断手则被他扔过墙院。

    少倾,墙院那边的邻居传来惊恐的叫声。

    “敢伤我兄弟,抢我宝物,找死!”房门轰然撞飞,崩山熊双手执刀,如同一头发狂的黑熊,连人带刀撞向彭大彪。

    彭大彪悍然无惧,挥舞鬼头刀相迎。

    铮!

    双刀交击,火星四溅。两人都是力量型武士,巨力撞击之下,两把刀都磕崩出指头粗的缺口,互相咬住,一时竟分不开。

    “给我死!”崩山熊借着冲撞的优势,加上他的朴刀是双手执握,力量更足,随着他一声暴吼向前猛推,竟将块头不亚于他的彭大彪推得踉跄后退,轰地撞塌院墙,一起滚跌出院子。

    暗夜之中,只听得院外不断传来呼喝怒骂,金铁交鸣,不时可见火星四射,人影幢幢,打得那叫一个热闹。

    整个八里屯都被惊动了,家家户户都点燃火把出来看个究竟。结果不到半分钟,一声声惶急地嘭嘭关门声响个不停,间或传来某户院墙被刀砍崩半边或被整片撞塌,惊得那户人家鸡飞狗跳,尖叫不已。

    “狗杂碎!啊!老子一定要亲手……嘶……亲手撕了你!”院落中的过山豹捧着血如泉喷的断腕,脸色灰败,疼得浑身发抖。当务之急是立即敷金创药止血,并包扎伤口,否则再这么流血下去,他定会失血而死。可是,敷药也好,包扎也好,他都得把蛇形匕放下,更是完全失去防护之力……过山豹惊怒的目光看向隐在墙角暗影里的那个造成这一切的少年。

    嗒!火石闪耀,火苗窜起,蜡烛重新点燃,一轮淡淡橙晕映亮了墙角那暗影的面庞。

    罗霄持烛台一步步走出阴影,神情似笑非笑:“过山豹、豹哥,这血再这样流下去——会、死、人、的。”

    过山豹眼珠子通红,咬牙切齿:“小崽子!别得意——老子先宰了你!”

    刀光一闪,直刺罗霄咽喉。

    罗霄眼睛眯起,滑步侧身,手里烛台脱手掷出。

    嚓!刀闪烛灭。

    下一刻,罗霄已贴近过山豹右侧,五指并拢朝过山豹执刀的右腕一切一揽。

    过山豹手腕一麻,蛇形匕脱手——十绝散手之“缄腕”!

    罗霄化切为握,扬手接住下坠的蛇形匕,闪电般向上一刺。噗!直接从过山豹的下颔扎入颅脑。

    “呃……呃……”过山豹大口吐血,鼓着一双死鱼眼,右手死死抓住罗霄衣襟,身体慢慢往下滑。他做梦都想不到,以他一个五阶武者,竟然会被区区一个黄带弟子瞬杀!就算失去一只手,战力大打折扣,也不至于差到这个程度啊!

    罗霄摇摇头,叹了口气:“谁让我是个好人呢,就让你死得瞑目吧——我今天刚晋升红带,而实际上,我已经是淬腑期巅峰。所以,按你们野武者的说法,我也算是个五阶武者。”

    噗!匕首拔出,失去支撑的过山豹像破麻袋一样摔倒在血泊中。

    罗霄没有骗死人的习惯。野武者与正规武者的区别,就在于正规武者要达到某一阶,必须通过相应的考核,达到相应的标准,少一项都不算数。而野武者的晋级标准则相对简单,只要境界达到了就行。达到炼血期,就是四阶武者;达到淬腑期,就是五阶武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罗霄的确是“五阶武者”,境界与过山豹相当,而雄厚的元气更远在其上,兼有上乘武技。过山豹重创之下,如何是他的对手?怎能不被秒杀?

    院子里安静下来,院外的激烈打斗还在持续。又过一会,蓦然传来一声如濒死野兽的厉吼,划过夜空,旋即一切转为死寂。

    锒锒锒……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奇怪声响,声音越来越近,然后一个人熊般的巨影出现在院子那被撞塌的缺口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