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1章 【来 得 好】
    蓬!一根火把被人熊扔进院子,火光猎猎,照亮了整个院子。

    过山豹扭曲的身体依旧趴在原处,身下是一滩血泊。不远处的屋檐下,罗霄手持一杆长枪,正静静等待。

    人熊身影动了,锒锒之声再度响起。火光映照下,此刻的崩山熊可谓之“崩血熊”了。全身上下足足十几道创伤,最狰狞的是脸上一道,皮肉翻卷,完全破了相;最严重一道是从左胸划拉到右腹,鲜血不停溢出,与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汇聚,顺裤管流下,浸透了鞋底。以至于他每走一步,身后都出现一个黏稠的血脚印。

    崩血……呃,崩山熊一步步走进院子,身后拖着一把断了半截的朴刀,刀身与硬土破石摩擦磕碰,发出锒锒声响。

    崩山熊眼神从过山豹尸体上扫过,抬眼看向屋檐下那柱枪而立的少年,漠然道:“小子,你想怎么死?”

    罗霄双手持枪,慢慢走近,看着衣衫破烂,血人似地崩山熊,嘴角一撇:“崩山熊,你我相比,怎么看都是你更像一个死人吧?”

    崩山熊缓缓将朴刀抬起,半截刀身满是黏稠的血浆与泥沙,将锋芒尽数掩盖。

    崩山熊呸了一口血痰,嘴角牵动,狠酷道:“既然修武堂教习没教你,那就让本大爷来告诉你,三阶武者与一个武士的区别有多大——哪怕是一个重伤的武士。”

    呼!朴刀抡起,暴斩而去,不见寒光,只见血影。

    罗霄大枪抖出枪花,元气注入枪杆,一杆普通长枪,顿时如银龙飞舞。

    罗霄其实没专门学过枪术武技,不过基本枪术如扎、拦、拿、扫、挑等还是练过的。不过,以这样入门级的基本枪技对上用刀好手崩山熊,肯定不够看。

    刀枪相接,一触即分,再触、枪飞。

    崩山熊凶戾的眼神掠过一丝不屑,强提一口元气,迅速近身,一声暴吼:“小子,死吧!”

    断刀挟劲风劈下,直取罗霄颈肩部位,看架式,是要他斜劈成两半。

    就在刀锋贴近肩膀的一瞬,罗霄双手交叉猛然抓住朴刀三尺刀杆,刀势为之一顿。

    崩山熊狞恶一笑:“小子,好生体验一把武士与武者的差距!”

    丹田元力轰然注入双臂,元力如山洪暴发,狂涌而出,一把区区十数斤的朴刀顿时重逾千斤,在这巨力猛压下,竟硬生生将刀锋切入肉中……然而崩山熊的笑意刚绽开数息徒然凝固,他惊骇发现,刀锋切口处,正常情况下早已血如泉涌,然而无论他怎么使劲,甚至拖动刀锋,却仍看不到半点鲜血冒出。更糟的是,此刻刀锋反馈过来的触感,令崩山熊感觉不像在割肉,而似割皮革……

    这小子有古怪!肉身防御惊人!崩山熊终于明白为何罗霄能逃脱过山豹这样的老手的掌控了。

    “野武士就是野武士,不过如此。那么,接下来且看武者的手段吧!”罗霄双手紧扣刀杆不放,却猛然抬膝,贯注全身元气,重重撞击崩山熊左膝盖骨上。

    咔嚓一声脆响,崩山熊发出惊天动地痛苦嘶吼,单足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躯,倾斜跪地。

    这杆枪是罗霄随手从梅花枪桩拔出来装样子的,他的目的就是要给崩山熊一个错觉,以为自己擅长枪术。任何一个使用短兵器的武者,应对长柄武器的本能,就是尽可能破开长柄武器的防御,近身攻击。而崩山熊绝不会想到,罗霄要的就是近身攻击,如此才能发挥他的十绝散手与一身刀枪不入的强悍防御。

    果然,崩山熊入彀,被罗霄一记铁膝撞碎膝盖骨,当场跪。

    罗霄正要再接再厉给对手一记狠的,却见崩山熊眼瞳里血光一闪,咆哮如雷:“给我死!”

    压在罗霄肩膀上的半截断刀表面覆盖的厚厚血痂砰然炸开,显露出森寒刀锋,更惊人的是刀锋边缘迸发出一圈刺目白芒。

    嚓!刀锋切入皮肉,鲜血四溅。

    飞溅的鲜血糊住罗霄左眼,剧烈的疼痛如潮水袭来,更恐怖的是一股锋利的气息顺着伤口窜入经脉,令他半身如遭雷殛,瞬间麻痹。

    “刀气奥义!”

    罗霄瞬间明白那圈白芒是什么,在对手猝然爆发的巨力与剧痛之下,罗霄身体如同一张弓,被一点点压弯,但一双手仍死死扣住刀杆,不使刀锋继续切入对机体造成更大破坏。

    二人身上爆发出的元气与元力激得火把在地上骨碌碌滚动,火光明灭间,映照着两张相距不过尺许,布满汗珠的扭曲面孔。

    崩山熊几乎气疯,自己堂堂一个玄武士,竟被区区一个武者逼成这个样子。他不顾伤势,强行催动全部元力爆发刀芒,本意是想一击劈杀罗霄,但没想到这小子不但肉身强横,臂力更是惊人,在他如此爆发之下,刀锋入肉寸许便被卡住,而他重伤之下难以为续,一时间竟成胶着之势。

    罗霄大口喘息,每一次喘息,肩头伤口都飙射出一溜鲜血,不过十数息,就将半身染透。借着这十数息缓冲,罗霄也终于凭着丹田内已经转化了小半的元力把在体内乱蹿的刀气消融掉,麻痹的身体才算恢复知觉。

    这一刻,罗霄无比庆幸,幸亏他使了一计驱虎逐狼,不但借崩山熊之手干掉一个潜在敌人,更使得崩山熊身受重创。可想而知,如果崩山熊在全盛状态下,只要再催发一道刀气,他就得任人鱼肉了。

    武士,哪怕是野武士,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都不可小看!

    重新掌控身体的罗霄深吸一口气,看都不看不停飙血的肩膀一眼,面肌因剧痛而抽搐,但眼神却一片清明,死盯着崩山熊,一字一顿:“崩山熊,看来你不行了。那么,结束吧!”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令崩山熊毛骨悚然,这一刻,他竟然生出如果不拼死反击必定身死的巨大恐惧感。此时崩山熊一足断,一足支撑,双手又要控刀,唯一能够动用的貌似只有……崩山熊狂吼一声,上身前俯,竟以额头狠狠撞向罗霄。

    以崩山熊玄武士的强横肉身之力,额头又是人体最坚硬部位,如果罗霄面门被撞个正着,绝对是鼻塌骨碎,眼珠爆出的凄惨结果。

    “就等你送人头了!”罗霄大喝声中,低头朝左小臂一碰,再抬头时,嘴里竟咬着一把蛇形匕!匕首尾端咬在两排牙缝间,而闪耀着刺目寒光的匕尖,正正对准一头撞过来的崩山熊!

    崩山熊双目圆瞪,亡魂皆冒,然而二者距离实在太近了,崩山熊又是力量型而非敏捷型武士,除了眼睁睁撞去,根本无法挽回。

    噗!嗷!

    武士豁命一撞,力道何等凶猛,以至于半尺长的匕刃尽数戳进崩山熊脑袋,只留下一个刀柄在额头。

    崩山熊嘶吼戛然而止,怒目圆睁,整个人动作定格。

    罗霄慢慢松开嘴,活动了一下发麻的下巴,用手背抹去额头汗珠及糊住眼睛的血迹,然后伸出一指在刀柄处轻轻一点——嘭!崩山熊巨人似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下,激起一阵烟尘。

    “他娘的,终于都干掉了!”罗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满地狼藉的院子,轻叹了口气,心里明白,这个住了快三年的窝,今后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罗霄取回蛟鳞,收拾现场时,距此不过百步的一棵大树上,一个戴斗笠的黑衣人目光灼灼盯着罗霄的身影:“居然还有这么多蛟鳞,更有瞬毙五阶武者、反杀玄武士之力,还有最后那一招神来之刃……罗霄啊罗霄,看来你身上的秘密真不少……可惜,这愚蠢的彭大彪,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倒成了这小子的脱身契机,否则定能逼出他更多秘密。”

    蓦然,斗笠黑衣人若有所闻,转身看到一队巡骑正从城门方向飞驰而来,火光点点,人影幢幢,不断接近。

    斗笠黑衣人低声哑笑:“很好,试探得差不多了。罗小子,后会有期。”纵身跃下大树,隐入草丛中很快消失不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