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5章 【丛林喋血(上)】
    出易水城时,由于人来人往,罗霄并未发现洪天刚与蒋风掇在身后。但当他进入龙渊山北麓时,想跟踪他这个猎户出身的武者而不被发现,那就是笑话了。

    除非这二人的修为远远超过他,起码得是武士,才有可能尾随而不被发现,很显然,洪、蒋二人差远了。

    罗霄不认识洪天刚,但他认出其腰系黑带。一个红带的蒋风,加一个黑带弟子,罗霄自信能收拾得了。所以他才那般从容采摘草药、饮马吃食,净手取弓。没想到一嗓子没吼出两个尾巴,反倒把一个隐匿的幕后黑手给唬出来了。

    罗霄迅速抽箭搭于弓把,对准谭六,淡淡道:“谭执事,辛苦了,你要灭口的人变成了三个。”

    洪天刚与蒋风脸色难看,眼角直抽,怎都想不到,只不过想收拾个人,竟然一头栽进这个杀人夺宝的泥坑来,若不是此刻心惊胆战,真想骂娘了。

    谭六显然也没想到还有两人,而且看样子与罗霄还有些不对付,不过对他而言,结果并无二致,淡淡道:“一个也罢,三个也罢,都不会有什么区别。”

    罗霄冷笑:“没区别?或许你确实没把我们放在眼里,随手可灭,但善后呢?杀我一个无足轻重的黄带弟子,或许还可以毁尸灭迹,但再加上一个红带及一个黑带弟子呢?你觉得修武堂还会无动于衷?还是你觉得你这张破纸能包得住火?”

    谭六突然诡异一笑:“你说得没错,执事当然不能杀学子,但若这学子是密子呢?”

    “密子!”罗霄眉头一跳,“怎么,想栽赃啊?”

    “栽赃?说对了,就是栽赃!”谭六哈哈大笑:“这世上最难的是给活人制造证据,最容易的是给死人制造证据,明白吗?”

    洪天刚与蒋风对视一眼,一齐上前数步,弯腰行了个大礼,道:“执事大人,我们与这小子有怨隙,早想收拾他了。执事大人今日之举,实在是大快人心。我们可以发下武道誓言,绝不会泄漏半句!”

    谭六粗眉一轩:“哦,是吗?既然如此,你二人把他杀了,我放你们离去。”

    洪天刚与蒋风失色道:“执事大人,我们……”

    谭六不耐烦打断道:“要么你们动手,要么我来动手,你们选吧。”

    洪天刚与蒋风相视苦笑,一个拔刀,一个取枪,一步步围向罗霄:“罗莽子,对不住了,你死好过我们死。”

    罗霄执弓的手臂稳如磐石,淡然道:“无所谓了,反正都得死。”

    洪天刚突然暴吼:“我们不会死,死的是——他!”

    随着洪天刚的怒吼,原本劈向罗霄的刀锋一转,暴斩谭六。几乎同一时间,蒋风的丈二长枪也枪头一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疾迅如电直刺谭六。

    然而比二人更快的,是罗霄手中的箭矢。

    嗡——

    箭矢如风,后发先至,射向谭六面门。

    “好!不愧是修武堂精心培养的入室弟子。”谭六轻赞道,手里竹笠扔出,旋转如轮,带着尖厉的呼啸在半空中与箭矢相撞,被锋利的箭矢一剖两半,同时箭矢也被击飞。

    罗霄飞快再抽出一支箭搭在弓把,却引而不发,因为此时洪天风的刀与蒋风的枪已双双刺杀到谭六面前。

    洪天刚也好,蒋风也好,都是执行过不少任务的老牌弟子,江湖经验都不差,怎会轻易为谭六所惑?他们都看得明白透彻,今日之局就是一个死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击杀罗霄,事后也难逃灭口,唯一的生机就是联手围杀谭六。成则生,败则死!

    当二人合围上来,背对谭六时,他们的表情与眼色也令罗霄明白过来。于是,从未经过联手训练的三人,在生死交关之下,竟以惊人的默契,齐杀向谭六。

    谭六一拳击出,拳风猎猎,雄浑力道鼓荡如重锤,咔嚓一下将蒋风的钢木枪打断,强劲的拳劲顺枪杆蔓延而上,侵入蒋风的手掌、手臂、身躯……蒋风浑身剧震,嘴角沁血,弃枪急退。

    几乎同时,谭六另一拳挟狂暴劲气,精准而凶猛地重重击打在洪天刚的刀锋上。

    刀拳相撞,竟传来一声金石交击之声,洪天刚虎口震裂,玄铁刀脱手欲坠。

    谭六嘴角噙着冷笑,红带弟子也好,黑带弟子也罢,终究也只是武者,一日不成就武士,就不会明白,武者与武士的区别有多大。

    然而,谭六轰击玄铁刀的拳头还没来得及收回,那看似脱手的玄铁刀竟似被一道无形丝线牵扯般环绕洪天刚手腕打了个旋子,刀锋狠狠劈斩在谭六的未及收回的拳头上。

    “奥义·回旋斩!”

    谭六脸色倏变,低哼一声,拳头与刀锋相触的部位突然迸射一股白芒覆盖整个手背。

    轰!

    洪天刚的玄铁刀仿佛斩在一个惊人弹力的物体上,刀身反弹,刀背以比斩势更迅猛的回弹重重磕在闪避不及的洪天刚面门。

    “元力护盾!”洪天刚闷哼急退,一手抓刀一手捂脸,一缕缕鲜血从指缝间蜿蜒流出,触目惊心。

    谭六脸色阴沉,看都不看罗霄三人一眼,只盯着自家拳头——拳背一道豁裂的血痕格外刺目,一滴血珠滑过手背,滴嗒坠地。

    这一刻,空气突然安静,只有洪天刚急剧的喘息与蒋风不时咳喘声。

    “不错,不错,竟能伤得了我。”谭六瞥向捂着脸但仍从指缝间恨恨盯着他的洪天刚,“能把回旋斩的奥义练成这样确实不错,而且你的刀法中含有一股杀伐之气,想必执行过巡边任务吧。”

    洪天刚吸了几口气,慢慢放开手,但见他脸上满是血污,鼻梁塌陷,从额头到下颔裂了一道大口子,鲆血不断冒出。洪天刚浑不理会,只顾解下缠腕的牛皮索,将右手与刀柄牢牢缠紧,眼里透出一股铁血杀意。

    一旁的蒋风也扔下断枪,拔出备用短刀,一霎不霎盯住谭六。

    谭六甩去手背血珠,从腰间革囊里取出一对如同兽爪般的拳套:“看样子,得认真起来了啊。”

    洪天刚一见那兽爪拳套,脸色顿变,与蒋风交换眼色,蓦然大吼:“再攻!”

    双刀同时斩出,划出两道流光,分取上下两路,一劈脖颈,一斩双腿。

    比两把刀更快的,又是罗霄的箭矢。

    咻——

    一点精光直取中路,射向谭六胸膛。

    谭六只来得及戴上一只兽爪拳套,箭矢便临胸三尺。谭六眼里厉芒一闪,赤手探出一把抓住箭矢,反手挑开蒋风的短刀,箭矢顺势向前一送,深深扎进蒋风肩窝。

    在蒋风惨叫声中,洪天刚的玄铁刀如同电蛇狂斩而至,暗青色的刀刃迸射出一圈刺目的白色微芒——很显然,洪天刚再次摧动奥义,激发刀芒,力求在谭六的脖颈上也留下一刀血痕。

    谭六嘴角噙着一丝鄙夷笑意,不避不让,兽爪探出,如同黑鹰啄蛇,精准无比一把抓住玄铁刀,元力一震之下,刀身发出嗡地哀鸣,锋锐迫人的白色刀芒被震散成点点微光,逸散于空气中。

    谭六握住箭杆的手倏地一扯,蒋风剧痛之下,身不由己踉跄扑来。同一时刻,谭六兽爪一引,在蒋风惊骇欲绝的眼神中,玄铁刀泛着寒光的刀尖竟被谭六强行牵引刺向蒋风。

    “蒋兄——”洪天刚目眦欲裂,死命攥住刀柄,但他一下打出两道奥义,体内元气几乎被抽干,此时别说攥刀,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整个连人带刀被拖拽过去。

    铮!

    一只手凭空幻现,牢牢抓住刀锋,刀尖距蒋风脖颈不足一寸,生生定住。

    “罗霄!你终于肯近身了。”谭六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笑意,将元力注入刀锋,慢慢转动,罗霄握刀的手掌渗出血丝。

    罗霄眉头都不皱一下,仿佛流血的不是自家手掌,眼里精芒倏闪,暴喝一声,抬手一掌砍在玄铁刀上,屡经重击的玄铁刀吃不住劲,生生截成两断。

    “去死!”罗霄暴吼着将血淋淋的半截刀刃凶猛掷向谭六,锋刃闪耀中,刀尖泛起一点微不可察的锐芒。

    谭六眼神不屑,兽爪倏挥,像拍苍蝇一样拍向断刃:“没用的,你……啊!”

    在谭六不可置信的眼瞳里,倒映着他的兽爪,爪掌正中,竟被断刃透背而过,手背鲜血滋滋飙射——半截断刃,以投掷之力,竟能穿透以坚固著称的黑巨蜥爪炼制成的兽爪手套,怎么可能?!

    “你、你、这才三天,你竟然练成了气爆箭奥义!”谭六一脸难以置信,什么时候奥义比武技还简单了?

    他当然不知道,三天,对罗霄而言等于三个月,三个月要是还不能练到奥义小成,白瞎了这身资质。

    “可惜啊,你修炼时间还短,破防劲是练出来了,但爆裂劲却还没影,否则我这手怕就得废了!”谭六面如寒霜,好一帮小子啊,竟然全都藏有杀手锏!

    “看来得认真起来了啊。”谭六一点一点拔出嵌在掌心的断刃,猛然掷向罗霄。

    在罗霄侧身闪避之时,谭六瘦削的面孔泛起一层青意,丹田元核勃然催发,兽爪一翻,爪掌白芒吞吐,元力如潮,直接碾压轰击。

    没有技巧,也无需技巧,就是简单粗暴的纯粹力量——沛莫能御的狂暴元力,先是将罗霄交叉成十字防护的两臂震荡开,露出胸腹空门,余劲如锤,蓬地重重轰击在罗霄胸口。

    罗霄如遭千斤巨槌砸击,整个人打横飞出十多步远,人在半空喷出漫天血雾,嘭地撞在大树上。落叶飞坠如雨,罗霄背贴树干慢慢滑落,跌扑在地,寂然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